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4日 星期六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水井坊主動終止23億邛崍項目 壯士斷腕是唯一選擇

  • 發佈時間:2015-06-11 08:37:04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志偉  責任編輯:馬藝文

  在白酒深度調整的寒冬中,*ST水井(600779.SH)有點熬不住了,主動終止了四年前想做大做強的邛崍項目。

  6月10日,*ST水井公告稱,因宏觀形勢及市場情況發生較大變化,公司2013年7月決定暫緩成都邛崍“中國名酒工業園”內投資實施公司新産品開發基地及技術改造項目(下稱“邛崍項目”)。目前,白酒行業環境未有根本好轉,公司生産、經營依然面臨較大困難。鋻於此,公司決定終止邛崍項目,不再按原計劃繼續投資建設。

  “當時(2011年)正值白酒黃金時期,擴産能是為了做大做強品牌;但如今水井坊市場下滑,不需要那麼多基酒了,當生存都是問題的時候,終止邛崍項目也是順勢而為的表現。”白酒專家鐵犁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分析稱,如今水井坊面臨嚴峻的市場壓力,壯士斷腕是唯一選擇。

  按照邛崍項目原計劃投資進度,建設工期為5年,總投資22.83億元,前四年應累計投入15.85億元。關於目前已經投入多少,本報記者並沒有從*ST水井方面求證到。

  *ST水井:壯士斷腕

  四年前,整個白酒業處於高速發展時期。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水井坊決定做大做強。

  2011年2月15日,水井坊召開2011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公司決定開工邛崍項目。根據項目可行性報告,該項目包括名酒工業園區(本項目佔地1200畝)和食品工業園區(本項目佔地525畝)兩部分。名酒工業園區內本項目功能定位為:不同香型基礎酒生産、勾貯;食品工業園區內本項目功能定位為:酒類包裝及新型酒類的生産。

  項目投資總額為22.83億元,其中,固定資産投資(含土地)總額為20.09億元,鋪底流動資金為2.74億元,所需資金由公司自籌及借款解決。主要是建設年産2.8萬噸的基酒釀造設施、10萬噸的儲酒設施,年包裝2萬噸酒類産品的包裝設施,成品庫建設和配套的變配電、消防設施、辦公設施、生活設施及道路綠化工程建設。

  “公司現有産能已不能滿足銷售市場未來的戰略發展需求。因此,邛崍項目的投資將彌補公司未來産能缺口,為公司中長期健康、快速、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保障。”*ST水井方面當時稱,該項目生産工程技術方案合理可行,公用工程配套合理,建設週期短,擬定的技術、經濟、品質指標高,總體而言,是一個投資效益高、市場前景好的項目。

  然而計劃沒有變化快,2012年底,終結白酒黃金十年的“八項規定”頒布,持續至今的反腐讓白酒行業陷入深度調整的寒冬。

  2012~2014年*ST水井的營收分別為16.36億元、4.86億元和3.6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38億元、-1.54億元和-4.18億元,也因為連續兩年虧損,根據交易所規定,公司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與邛崍項目終止公告一起發佈的還有*ST水井董事會換屆選舉的議案,提名部分具有外資方工作經歷的人為董事候選人。

  2006年12月,帝亞吉歐以5.7億元購入水井坊第一大股東全興集團43%股權,由此間接持有了水井坊16.87%的股份。隨後通過多次增持,2013年7月,帝亞吉歐收購全興集團剩餘股權,進而通過全資控股全興集團,持有水井坊39.71%的股份,而這也意味著外資控股了這個擁有600年曆史的民族白酒品牌。

  盛初諮詢項目總監侯帥向本報記者分析稱,被外資控股後,水井坊近年面臨內部和外部環境因素困擾。“內部方面,因為中西文化溝通問題導致管理團隊頻繁換帥,以運作洋酒的方式來操作白酒,這一直讓水井坊拘泥于高端品牌形象定位,但在渠道行銷上很難落地;外部方面,這輪調整讓全行業都意識到轉型大眾民酒的緊迫性,但水井坊在産品結構上卻沒有調整,甚至沒有100元以下的低端酒。”

  侯帥認為,當全行業都在由政務消費轉向大眾消費的時候,所有企業都在爭著做20~30元的光瓶酒,但水井坊卻無動於衷。“因此,該公司的問題是內外部共同疊加的結果。”

  而在鐵犁看來,*ST水井的煎熬遠未結束。“銷售持續下滑令渠道商利益受到極大傷害,合作夥伴積極性受挫。目前公司在全國市場僅有3個多億的銷售額,意味著沒有主打産品和市場,這是極其危險的,且短期很難改善。”

  項目:騎虎難下

  事實上,*ST水井邛崍項目的遭遇並非個案,而是全行業的一個縮影。

  2008年4月,杏花村被評為“中華名酒第一村”,山西省政府作出“以汾酒集團為龍頭,推進對周邊和省內白酒資源的有效整合”的決策,並提出在杏花村建設汾酒園區。

  按照規劃,汾酒園區面積5平方公里,投資50億元,白酒産量10萬噸,銷售收入100億元,吸納3萬勞動力就業,帶動20萬戶高粱、豌豆、大麥種植農戶致富……據稱,汾酒園區計劃于2010年開工,三年後建成。

  然而不久後,汾酒園區建設即因資金問題深陷困境。

  一位長期研究白酒企業的資深人士介紹,“環境好的時候改善基礎設施,擴建産能,這在白酒黃金十年是非常正常的,洋河、古井貢酒、金六福和孔府家酒等企業都這樣做過。”只不過,在這輪突如其來的調整之前,有的企業已經完成了擴建,而有的企業還正處於建設過程中。

  “如今這種慘澹的經營環境,擴建未完工的酒企根本拿不出錢來,連生存都是問題,哪有精力再搞擴建!”該人士告訴本報記者,這不是*ST水井一家企業的問題,如今其他白酒企業日子也不好過。

  與水井坊同樣被打上ST標簽的白酒上市公司還有*ST皇臺(000995.SZ)和*ST酒鬼(000799.SZ),其中,處於甘肅的*ST皇臺如今也是入不敷出。

  本報記者去年底曾實地走訪*ST皇臺,當時該公司正在為“出城入園”而煩惱。根據武威市委、市政府印發的方案,自2014年起,主城區不再布點建設工業項目,列入出城入園搬遷改造計劃的工業企業要按照要求遷至位於高壩鎮的武威工業園區。

  按照武威工業園區管委會草擬的《皇臺酒業10萬噸白酒、20萬噸紅酒搬遷擴建項目投資協議書》,項目佔地面積1000畝,總投資26億元,分三期投資開發:一期投資6億元,搬遷現有1萬噸白酒及1萬噸紅酒産能,開發期限為兩年;二期投資4億元,將紅酒産能擴大到5萬噸,開發期為1年;三期投資16億元,將白酒産能擴大至10萬噸,紅酒産能擴大至20萬噸,開發期限為1年。

  在*ST皇臺主管財務工作15年的公司現任副董事長吳生元向本報記者表示,這兩年,受到行業環境的影響,皇臺酒業業績持續下滑,目前産能還沒有滿負荷生産。“搬遷需要費用,新建項目更需要投入,如果將有限的流動資金投入到項目建設上,那現有正常生産就會捉襟見肘。”

  對於目前行業之困,侯帥給出了他的建議:“企業要努力去改變經營困局,比如以往拿出8~10個億砸向央視拿個標王就萬事大吉,但如今這種品牌投入方式必須要改變,需要加強跟消費者的溝通;單一品牌結構在黃金十年或許可以,但現在不行了,要實現全價位覆蓋,且每個價位都有特色産品。”在他看來,*ST水井目前內部整合問題尚未解決,談外部市場如何深耕有點勉強。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