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財經 > 消費 > 消費體驗 > 正文

字號:  

市民坐"專車"意願弱 計程車司機暫無轉行打算

  • 發佈時間:2015-01-20 07:41:00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崔潔 何俊  責任編輯:時習

  

  對於的寶安來説,“打車難”一直受到部分地區市民的詬病,專車軟體的上線,是否能緩解的“打車難”。

  自去年年中開始,一股“滴滴一下,專車接駕”的熱潮迅速席捲市場,並引發諸多爭議。在“專車”服務日益紅火的同時,這一業務在全國多個城市遭遇政策瓶頸,被作為非法營運予以打擊。1月份以來,包括北京、上海、濟南、青島等在內的十個城市叫停了滴滴專車、易到用車和快的打車等專車服務,並一刀切地稱之為“黑車”。

  就在輿論一邊倒對禁止專車服務表示反對時,交通部及時釋放了積極的信號。1月8日,交通運輸部公開表示,“專車”服務對滿足運輸市場高品質、多樣化、差異性需求具有積極作用,同時,交通部禁止私家車接入平臺參與“專車”經營,以確保使用“專車”服務的乘客出行更加安全放心。而在深圳,對於專車服務如何界定,行業如何監管,尚未給出明確態度,滴滴專車、一號專車等經營活動仍照常開展。

  對於深圳西部的寶安來説,“打車難”一直受到部分地區市民的詬病,專車軟體的上線,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寶安的“打車難”,寶安市民對專車又抱有怎樣的態度?近期,記者展開了一系列調查。

  現狀:十人中僅有一人坐過“專車”

  與原特區外的“紅的”不同,寶安的計程車以“綠的”為主,長期以來,“打車難”一直是寶安市民挂在嘴上的一句抱怨。

  在寶安人民醫院附近上班的劉小姐上下班經常打車。劉小姐住在南頭關附近,因為地理位置較好,她從家裏打車去公司不是問題,可每次從公司回去,打車卻著實不容易,“如果等車的話,20分鐘都不容易等到一輛。”而住在福永的黃先生則告訴記者,在整個福永片區,打車都是一件麻煩的事。

  近幾年,隨著打車軟體的興起,寶安“打車難”的問題得到了一些緩解,一些年輕時尚的市民也逐漸習慣用打車軟體叫車出行。劉小姐就表示,如果下班在公司門口不好打車的話,她就會用滴滴打車事先約車,較以前確實方便了很多。

  但是,近半年火熱起來的專車似乎沒有像大家想像中一樣在寶安火熱。記者詢問了近十人,大部分人都表示聽説過“滴滴專車”、“一號專車”等專車軟體,但沒有坐過,僅有一人上周去南山辦事時,出於好奇叫了一輛專車來體驗。

  “我覺得寶安坐專車的人少是正常的,”一名受訪的市民認為,用打車軟體約計程車的大多是年輕人,但寶安的年輕人以勞務工為主,經濟上不如原特區內的白領寬裕,專車價格比普通計程車至少貴一半,很少有年輕人願意花這個價格去坐專車;而對於年紀稍長的人來説,他們要麼已有私家車,要麼不熟悉手機APP這些“時尚先進”的玩意。

  記者調查還發現,寶安市民對乘坐專車的意願也不是很強烈。從事餐飲行業的吳先生表示,他在新年倒數、看球這些打不到車的時候才會考慮專車,平時還是願意等等正規的計程車。

  不過,寶安市民中也不乏對專車表現出濃厚興趣的人。王小姐是記者詢問的十人中唯一體驗了專車的,她對專車服務的評價是“還不錯”。一個星期前,她去南山辦事,出於好奇心,就利用滴滴專車約了一輛專車:“服務特別好,上下車幫忙開門,也挺耐心,我和司機聊了會天,司機很熱情。”王小姐説,因為那天下雨,專車司機還給她打傘。至於價格上,她覺得專車不會比計程車貴太多:“現在滴滴專車幾乎每天都送券,一張券就是15元,如果用上這些券的話,坐專車比打計程車貴不了幾塊錢。以後有機會,我還是會叫專車的。”

  計程車:打車軟體業務量僅兩三成

  專車軟體出現後,在鋪天蓋地的對“專車”報道和討論中,一個備受關注的焦點就是專車對現有計程車的影響。甚至有報道稱,由於專車定價高,不用上繳月租,APP有獎勵,行業監管也暫時缺乏,一個專車司機月收入可達上萬元,以致不少計程車司機都想轉行去開專車。

  不過,記者調查了解到,“轉行去開專車”的想法目前還未在寶安計程車司機中盛行,大部分計程車司機認為,專車業務目前在政策上還未明朗,軟體公司也好、汽車租賃公司也好,它們對司機都還未有成熟的保障制度,因此寶安大部分計程車司機還是願意留守現在的崗位。

  “寶安計程車司機的這些想法大概與寶安叫車方式有關係。”寶安某計程車隊負責人文女士告訴記者,她所在的計程車隊業務來源還是以市交委的電召平臺為主,打車軟體的業務量還不是很大,大概只佔到全部業務的兩到三成左右。“其實與‘紅的’相比,‘綠的’的業務來源還是以傳統的電召為主,因為‘綠的’的司機大多是從農村或者工廠裏轉行來的,整體素質不算高,還有些司機開計程車十幾年了,早就習慣了傳統的方式。打車軟體業務要求會操作手機和軟體,能搶到單,但很多綠的司機連下APP軟體都不會。”

  計程車司機譚師傅表示,計程車公司雖然要上繳“月租”,但是計程車公司已經形成了較為完善的福利保障制度,所以他並不打算去涉足那個“看上去很美”的專車行業。以他所在的車隊為例,他開的車是車隊的,車況也不錯,雖然每月要交8000多元的份子錢,不過公司給他買好了五險一金,每個月還有固定的底薪,逢年過節還會組織活動,他對現狀比較滿意,“開專車雖然聽起來收入會多些,但保障就少了很多,所以我暫時不會去的。”

  不過,文女士坦言,如果專車軟體持續發展下去的話,勢必會對寶安的計程車市場、尤其是計程車長途客運業務造成影響,“現在生意不好做是眾所週知的,如果再出來一個專車軟體搶生意,壓力可想而知。”

  市民:希望規範“專車”運營和管理

  正如譚師傅和寶安大多數計程車司機所言,專車服務的行業規範和安全保障仍是其最受關注的部分。對於“專車是不是黑車”等爭議,“滴滴專車”和“一號專車”兩家打車APP公司通過官方微網志發聲,表示公司一直堅持與正規的租車公司合作,提供公開、透明、合規的出行服務,和沒有服務規範、沒有定價標準的黑車截然不同。

  但是市民的反應似乎與打車APP公司的回應並不同步。一個街頭隨機調查結果顯示,女性敢單獨乘坐專車的比例不到10%,大部分市民雖然對專車服務比較認可,但對專車的規範性和安全性仍存懷疑態度,呼籲政府早日出臺行業規範。

  寶安某公司業務員董先生明確表示,他不會乘坐專車,擔心出了事情理賠很難,“雖然軟體公司説買了保險,出了事情會賠,但感覺會很困難”。從事餐飲行業的何小姐也表示,她絕對不會單獨打專車出行,“如果實在叫不到計程車的話,也會跟男生結伴乘坐專車。”

  寶安某車隊負責人文小姐告訴記者,她所在的車隊,每一輛計程車都安裝有GPS、監控攝像頭、行車記錄儀等設施,公司也會對司機的行為進行監管,以保障乘客的權益和安全,但專車在這方面仍舊是空白。

  與此相對應的,則是社會各界對行業規範的急切盼望。在1月8日交通部肯定專車服務模式並做出一些要求後,“快的打車”就表示,希望有關部門能給出更清晰的行業規範,以幫助企業快速發展,更好地為用戶服務。滴滴方面也表示,會與各地交委和汽車租賃公司保持密切聯繫,構建更加完善的監管體系,在專車運營的時候能夠提供更加安全可靠的模式。

  不少市民也認為,對於專車軟體這種新鮮事物,不能簡單地“一禁了之”,有關部門應儘快完善對新行業的監管制度,既有效防止“黑車”洗白,又保障乘客權益。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