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財經 > 消費 > 消費警示 > 正文

字號:  

重症乘客被耽擱 南航公開致歉稱剎車故障

  • 發佈時間:2015-11-24 07:52:23  來源:新華網  作者:楊耕身  責任編輯:金瀟

  當艙門遲遲不能打開、“誰來將我抬上急救車”等疑問被一名病患以生命為代價逐一體驗而成為問題時,生命意識在某些領域到底匱乏到了何種程度,值得拷問。

  “幸好我還活著,我才可以告訴你們,我遭遇了什麼。”近日,一篇名為《生死間,一個記者有話想對你們説》的文章刷屏網路,微博名為“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的乘客張先生自稱,11月9日乘坐南航CZ6101航班時突發腸梗阻,飛機降落時他已疼痛到渾身汗水濕透,急救車正在等候,但大約50分鐘後飛機艙門才打開,隨即地面急救人員和機組人員又為誰將他抬下飛機爭執,最終幾經輾轉才被成功救治。

  在患者與急救車之間,隔著一道整整50分鐘才打開的艙門。“誰來為我打開生命之門?”這讓人關注。對此,涉事航空公司方面回應,艙門開啟延誤是因飛機剎車系統故障需待拖車拖行。但這仍令人不解。即使發生故障,也不代表艙門打不開。更重要的是,正像一些空管資深從業者所説的,“開艙門按規定一定要到停機位,給指示才可以開門,但如果有特殊情況機長有權下開門指令。”那麼航班與機場事前是如何溝通的?機場方面是否予以有效應對?但無論如何,事情已然明顯,那隔在病痛與得救之間的,是一種未肯履責的門。

  “誰來將我抬上急救車”是另一個令人心寒的問題。當艙門總算打開,又發生救護人員與空乘為“誰來抬病患僵持不下”的一幕。當患者自行“半蹲半爬下梯子”和“爬上救護車”時,居然無人扶他一把。這一“爬”字,讓人不忍直視。這樣的情形是不是似曾相識?這個在眾目睽睽下的艱難爬行者,是不是像極了那曾經倒在大街上無人上前搭一把手的老人?就倒地老人而言,旁人終究是“路人”,但那些環立於張先生身邊的,沒一個是不負有責任者。機組人員對乘客伸手攙扶,醫護人員對病患救死扶傷,至少都是責任所繫。

  每一個細節與拖延,都攸關生命。然而,讓人心寒的遠不止此。“誰來陪護我就醫?”“誰來將我儘快送到醫院?”“誰來為我第一時間診治?”……當所有這些疑問被一名病患以生命為代價逐一體驗而成為問題之時,我們只想知道在某些行業,在這樣一個社會,生命意識及公共資源供給的意識到底匱乏到了何種程度。動用一切資源,極盡一切手段,本來是生命救援的題中之義。然而,我們看到的是,不論是空乘還是醫護,航空公司還是醫療機構,這些本該為消費者提供基本服務的專業機構,都不約而同地表現出對生命的推諉塞責。就像網友感嘆的那樣,“這個世界真的還會好嗎?”

  昨日,南航方面作出了回應,並表示“將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完善相應工作流程”,首都機場急救中心也道了歉。這也正是當事人張先生所要求的,“我訴求兩個:1,理清急救流程,不能讓下個人再遇到我的遭遇。2,我放棄賠償補償,但我要搞清楚,我的病情被耽誤,該不該有賠償和補償。”張先生表示,這是為所有人問的。

  為所有人問,亦是為所有人痛。也正是以所有人的名義,我們希望所有涉事的有關方面,有必要的追責,有真正的反思,有有效的應對。或許當包括航空公司在內的市場服務主體及公共機構,現有應急保障資源都能為一個普通公民的生命而動用,個體生命尊嚴才不會在瀕危時刻倒地不起。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