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1月

1987年本年

為朱德同志故居紀念館題名。1987年八十三歲

1987年1月1日

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送審的鄧小平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稿,批復:“同意”。講話稿擬收入《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學説著作選讀》一書。

1987年1月2日

晚,在人民大會堂參加橋牌冠軍賽。

1987年1月4日

上午,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

1987年1月7日

下午,出席黃克誠的追悼會。

——————

黃克誠,1986年12月28日逝世,終年84歲。逝世前任中央軍委顧問。

1987年1月10日

審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加強法制教育維護安定團結的決定(草案)》,作出批示:“同意,紫陽同志處理。” 二十二日,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十九次會議通過這個決定。

1987年1月13日

上午,會見日本自民黨幹事長竹下登。在談到學生鬧事問題時指出:問題在於我們思想戰線上出現了一些混亂,對青年學生引導不力。這是一個重大失誤。我們要改變這種引導不力的軟弱狀態,要用我們自己的歷史來教育青年,也要揭露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因為他們這次的口號是反對共産黨的領導,反對社會主義道路。這些人恰恰就在共産黨裏。共産黨要有紀律。學生鬧點事,影響不大,搞不垮我們。學生鬧事不會出大問題,不會影響我們既定的方針政策。處理這樣問題的結果,只會使我們的政治局面更加安定,更加團結;只會使我們既定的方針政策,包括開放、改革、建設的方針政策,更加順利地、穩步地、堅定不移地貫徹執行。當然,我們也會在處理這種事情的過程中,總結經驗,逐步消除弊端,如消除工作中的官僚主義等等。這樣做,最終會使壞事變成好事,使領導者更加清醒,使人民更加清醒。搞改革、搞四化可不簡單。我們從來沒有自我陶醉,沒有認為會一帆風順。一定會有來自多方面的干擾,有“左”的干擾,也有右的干擾。沒有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不可能搞建設,更不可能實行改革開放政策。開放不簡單,比開放更難的是改革,必須有秩序地進行。如果沒有秩序,遇到這樣那樣的干擾,把我們的精力都消耗在那上面,改革就搞不成了。學生鬧事,要向他們講清楚危害在哪,這就不能對他們只用拍拍肩膀的辦法。要把是非講清楚,要把利害講清楚。是非是涉及我國根本利益的是非,利害是關係到我國社會主義發展能不能達到本世紀目標和下個世紀目標的重大利害。這才是對青年的愛護,對青年的真誠引導。還指出:從一九七八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我們就反對無政府主義,反對極端個人主義。而現在有些人卻想把我們的社會引到無法無天的境地,這怎麼行呢?連資本主義社會也不允許無法無天,何況我們堅持的是社會主義制度。觀察中國問題,一定要認識中國問題的複雜性。中國有十億多人口,幾十個民族,建國後三十多年又經歷了曲折的歷史,所以,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奇怪。“文化大革命”時搞“大民主”,以為把群眾哄起來,就是民主,就能解決問題。實際上一哄起來就打內戰。我們懂得歷史的經驗教訓。這個談話的一部分已收入《鄧小平文選》第三卷,題為《排除干擾,繼續前進》。

△ 下午,在住地同楊尚昆等談胡耀邦的失誤。在談話中提出“軟處理”。大家表示同意。

1987年1月15日

上午,會見阿爾沃阿爾托為團長的芬蘭共産黨代表團。在談到中芬兩黨關係時説:很高興地看到我們兩黨恢復了關係。結束“文化大革命”後,我們黨總結了國際共運的歷史經驗,確立了一點,就是我們黨歷來反對黨與黨關係中的不平等狀況是正確的。所有的黨,不管大小和歷史長短,都應當平等,相互尊重。真正的馬列主義者就是要把馬列主義的基本原理同自己國內的情況相結合。我們過去在這方面也有責任。有一個時期我們黨對其他黨的事情發表過一些議論,有些議論並不妥當。我們兩黨關係的恢復是在一種新的基礎上,即在平等的、相互尊重的基礎上。我們黨根據同樣的原則,處理和發展跟蘇聯黨、東歐黨、西歐黨以及世界上所有黨的關係。在談到當前國內的情況時指出: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的方針,是堅定不移、一心一意地搞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具體説就是兩大任務,一個是維護世界和平,另一個是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産力。要完成這兩項任務必須要有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排除阻擋我們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一切障礙。

——————

阿爾沃阿爾托,當時任芬蘭共産黨主席。

1987年1月16日

上午,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胡耀邦在會上檢討他擔任黨中央總書記期間,違反黨的集體領導原則、在重大的政治原則問題上的失誤,並請求中央批准他辭去黨中央總書記職務。會議對胡耀邦進行了嚴肅的同志式的批評,同時也肯定了他工作中的成績。會議通過公報,決定:一、一致同意接受胡耀邦辭去黨中央總書記職務的請求;二、一致推選趙紫陽代理黨中央總書記;三、以上兩項決定,將提請黨的下一次中央全會追認;四、繼續保留胡耀邦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職務。會議指出:全黨要繼續執行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中央的路線、方針和各項內外政策,繼續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反對資産階級自由化,繼續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集中力量發展社會生産力,繼續實行全面改革,實行對外開放、對內搞活經濟的政策,繼續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完善社會主義法制、鞏固和擴大愛國統一戰線,動員、組織全黨同志和全國各族人民,團結一致,艱苦奮鬥,努力完滿實現第七個五年計劃的任務。

1987年1月20日

中午,會見辛巴威總理羅伯特穆加貝。在談到學生鬧事問題時説:為什麼學生會鬧事?根本上是反映了我們領導上的軟弱。我們講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就需要經常用四項基本原則教育人民。學生鬧事和總書記更換都不是小事,但我們黨有足夠的能力處理這些事情。這兩件事的處理,都不會影響我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不會影響我們對內、對外開放的政策,不會影響經濟體制的改革,也不會影響政治體制的改革,而只會使我們的黨和人民更加清醒,更加相信我們走的道路是正確的。在談到中國取得的成績時指出:八年來,我們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制定的路線、方針、政策得到了順利的貫徹,國家得到了明顯的發展,人民生活確實有了比較明顯的改善。學生鬧事也否認不了這個現實。八年來的成功,主要是因為我們政策的制定立足於中國的實際情況,立足於我們自身的努力。我們的目標是現實的,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是個長期奮鬥的過程。建國以來我們犯的幾次錯誤,都是由於要求過急,目標過高,脫離了中國的實際,結果發展反倒慢了。在談到對外開放時指出:一個國家要取得真正的政治獨立,必須努力擺脫貧困。而要擺脫貧困,在經濟政策和對外政策上都要立足於自己的實際,不要給自己設置障礙,不要孤立於世界之外。中國執行開放政策是正確的,得到了很大的好處。如果説有什麼不足之處,就是開放得還不夠。我們要繼續開放,更加開放。因為我們的承受能力比較大,加上我們有正確的政策,即使有一些消極的東西也不會影響我們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教育人民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這就為我們事業的健康發展從根本上提供了保證。這個談話的一部分已收入《鄧小平文選》第三卷,題為《加強四項基本原則教育,堅持改革開放政策》。

1987年1月24日

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二十日報送的《鄧小平文選(一九三八——一九六五年)》選目,批復:“同意”。

中國網 2004年8月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