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旦知識介紹

武旦是表演一些精通武藝的女性角色,也可以分成兩大類。一類是短打武旦,穿短衣裳,這類的武旦,一般是不騎馬的,也有騎馬的,比較少。她重在武功,重在説白,還有一種特殊的技巧,就是打出手。有的還以跌撲取勝。在唱上和表演上稍為差些,不太注重,這樣的戲很多,例如《打焦讚》的楊排風,《泗州城》的水母,《打店》的孫二娘,《無底洞》的白鼠精,《搖錢樹》的張四姐,《三岔口》的店主婆等,都屬於短打武旦。另外還有長靠武旦,就是婦女也穿上大靠,頂盔貫甲。這樣的角色,一般都是騎馬的,拿著一把尺寸比較小的刀,所以有個專門名詞叫刀馬旦。刀馬旦和武旦也有一些區別。刀馬旦一方面要有很好的武功,同時還得長于做工,而且有時候説白、工架都很重要。我認為刀馬旦實際上是武旦和花衫合起來的—種行當。這種行當現在比較受歡迎,例如《穆柯寨》、《穆天王》、《破洪州》的穆桂英,《七星廟》(又名《佘塘關》)的佘賽花(就是楊家將故事中的佘太君,余太君年輕的時候叫佘賽花),還有《棋盤山》的竇仙童,《三休樊梨花》的樊梨花,《珍珠烈火旗》的雙陽公主,《扈家莊》的扈三娘等。包括現在的新編歷史劇,《劉金定》和《平陽公主》等,都是屬於刀馬旦這個範疇。實際上我認為刀馬旦跟花衫已經沒有什麼太大區別。因為演花衫的人,一般都是兼演刀馬旦的。純粹的刀馬戲並不太多,因為純粹的刀馬戲,由武旦來應工就可以了。可是像我剛才舉的那些刀馬旦的例子,説白跟表演都是非常重要的,梅蘭芳演《穆柯寨》,王瑤卿演《破洪州》,都是以説白和表演取勝,而不是以武功、工架取勝的。所以很多的刀馬旦戲實際上跟花衫是分不開的。而且從發展上來看,純粹刀馬戲會逐漸減少,而大量發展的是花衫戲。我的看法,在旦行裏,將來最有發展前途的行當是花衫,也就是説演員必須是文武全材。有意思的是,武旦或刀馬旦這個行當所刻畫的都是古代的女英雄、女將軍、女俠客之類的人物,像這樣一種行當,在我們中國人看,是很習慣、很熟悉的,可是在國外看來卻感到很新鮮。因為在國外,女將軍、女俠客之類是很少見的,有些外國朋友看了這樣的戲以後,非常驚訝,都説中國是這麼多年的封建社會,婦女受到無比沉重的壓迫,可是中國婦女的形象在舞臺上出現時,卻是這樣使人敬佩,這樣可愛又可敬,而且表現的是這樣英勇突出。中國戲曲舞臺上,塑造了這麼眾多英勇、豪邁、爽朗、可愛的婦女的藝術形象,這是我們的驕傲。(吳同賓)

中國京劇藝術網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