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東錢湖

    

     東錢湖,浙東第一大湖,水勢遼闊,面積足有4個西湖那麼大。我第一次遊覽東錢湖,發現大湖極靜,來這兒的人少得可憐,終日稀稀拉拉,表現得很是寂寞。我納悶大湖竟可以如此坦然地承受寂寞。每每讀書寂寞時,我總會朝大湖奔去。東錢湖腳下的一處淺灘是我最為得意的發現,在這裡我可以盡情地揮灑,玩水嬉戲,驚得腳下的魚蝦四處逃竄,是我驚醒了它們寧靜的生活。等我盡興時,全身早已濕漉漉了。提著鞋子上了岸,坐在斑駁的堤岸上,雙腳高蹺,等待風兒來吹乾。落日下的東錢湖波光瀲艷,宛如金色美人魚。

    夕陽一落,這世界便更靜謐了,只有大湖還散發著汩汩水聲。我曾無數次問自己,在大湖我找回了自己的快樂,而大湖的寂寞又有誰來排遣呢?東錢湖並不缺少美麗的色彩,為何他要忍受這寂寞呢?是不是那些文人騷客的目光沒有投射到他的身上,還是他們根本就遺忘了浙東大湖?我用世俗的眼光試著去尋找答案,因為我知道任何一處風景的成名都少不了那些文人的讚美,離開了文化的支撐,再美的山水也是孤掌難鳴。我把希望寄予了歷史。

    自宋元以來,東錢湖也曾是官宦文人耕學嘆咏勝地,書院遍佈,環湖有東湖書院、二靈書院、月渡書院、二程書院等10余處,給美麗的大湖注入了文化的潤澤,他們留下過不少讚美東錢湖的絢麗的詩詞。可詩人們美好初衷並未改變浙東大湖的窘境,大湖至今依舊孤寂地睡著。

    我曾經把東錢湖的未名歸咎於西湖的光芒萬丈,是西湖的光芒淹沒了大湖的色彩。可是後來我在參觀一位本地畫家的作品展中找到了新的答案。畫家畫的是東錢湖的夜景,深藍的天空下,雲霞月影朦朧,二靈山的影子依稀可見,惹人的是挂在漁船上的夜燈,燈光散射到水面上,晃蕩成一波碎金,與空中的銀色月光交相輝映,構成了一幅靜謐的“漁舟唱晚圖”,一幅同樣寂寞卻美麗可愛的大湖圖。我猛然領悟了,原來大湖的魅力就在於他的悄無聲息,他的默默無聞,甘於寂寞。大湖的美是一種超自然的美,不加任何修飾,與遊者作著近距離接觸,是排斥那些千篇一律的矯揉造作式的美。原來,他堅守著一個千古不變的審美觀念———自然最美。李鋒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2年04月12日


浙江錢塘奇觀“海寧潮”將申報“世界遺産”
“碧海仙山”——浙江平陽南麂列島(圖文);
海上第一名山——普陀山(圖文)
中國首個女性文化主題公園——“女兒村”開村
去烏鎮看“水上吊腳樓”(圖文)
3日內均可退 浙江蕭山機場推行無理由退貨
浙江隱居地搜索(圖文)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