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5日 星期三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證監系統人才危機:離職潮+腐敗案頻發內耗是主因

  • 發佈時間:2016-01-11 07:48:39  來源:大河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楊菲

  “如果監管部門人才危機不解決,中國股市的危機,可能還會一波一波地到來。”孫冶方經濟科學基金會理事長、證監會前副主席李劍閣9日表示,監管部門人才危機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危機。作為曾經的監管者、經營者,李劍閣的觀點引發市場熱議。

  2016年第一週,A股跌宕起伏,再現千股跌停。實施僅4日的熔斷機制,被監管層連夜叫停。從清理場外配資去杠桿到推出熔斷、暫停熔斷,監管層的專業能力受到質疑。作為資本市場的監管主體,證監會被推上炙熱的“火山口”。

  且不論監管層專業能力如何,回顧過去的2015年,人才的流失、人員的損耗,監管層內部確實經歷了不容忽視的重大變動,亟須“補給”。

  一位證監系統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證監系統曾于2011年、2013年進行過公開招聘,引進了大批專業人才;2012年曾通過公務員內部轉崗的方式,補充了部分人才;2015年年初又進行過公開招聘。

  “離職潮”中的“外流”

  在一些成熟市場中,監管部門與被監管企業之間的人才雙向流動較為常見。但在中國,人才從體制內流出較為容易,引入相對困難。

  在李劍閣看來,監管部門正面臨人才危機,根源主要分“外流”與“內耗”兩方面。他表示,證監會前期曾出現大規模離職潮。金融機構這邊,聚集了許多流失的官員、海外華爾街回流的精英、在資本市場摸爬滾打的本土專家。相反,監管部門的人才危機則非常嚴峻。

  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證監會出現了一次相對集中的“離職潮”。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統計,僅2015年前5個月,證監會就有6名司局級幹部離職,這樣的級別和規模比較罕見。

  2015年1月,證監會宣佈免去江向陽辦公廳副主任、黨委辦公室副主任兼新聞辦公室(網路信息辦公室)主任職務,隨後江向陽赴博時基金擔任總經理一職。

  2015年3月,證監會創新業務監管部原副主任王歐離職,去了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的專項投資部。同時,證監會黨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原辦公室主任韓燕也從原崗位離開。

  到了2015年5月,又有三名局級幹部同時離開,他們分別是證監會稽查局原局長歐陽健生、證監會證券基金機構監管部原副主任徐浩、證監會私募基金監管部原副主任楊文輝。

  事實上,“離職潮”在2014年就已經出現。2014年11月赴大成基金擔任總經理的羅登攀,此前曾在證監會擔任規劃委專家顧問委員、機構部創新處負責人;同赴大成基金的還有周健男,離職前在證監會上市部任職。

  根據媒體公開報道,羅登攀雖然是公募基金界新人,卻擁有明星般的個人履歷。資料顯示,羅登攀被稱為“耶魯海歸”,曾經師從2013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席勒教授。

  有媒體統計發現,2014年全年,證監會約有30名處級以上幹部離職,其中大多數投身市場機構;2015年3月,尚有20多人在辦理離職手續。

  上述人員從業背景深厚,大規模離職也引發證監會內部的政策調整。可以看到,2015年下半年證監會人員離職相對較少。上述證監系統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是因為下半年證監會出臺了一項政策,規定處級以上幹部離職之後,3年內不得在監管對象內部任職。

  雖然無法證實該政策的出臺是否為了限制人員離職,但客觀上確實遏制了“離職潮”。

  據本報記者了解,2015年上半年離職現象不只出現在證監會,地方證監局、交易所、結算公司等也出現了明顯的離職現象。

  “證監系統內人員流向券商、基金等機構及上市公司,這種現象一直有,因為機構的薪酬比體制內一直都要高得多。”上述內部人士説。

  腐敗案頻發的“內耗”

  除了人才外流,另一方面是內部損耗。

  “去年是中國監管機構被捕人數最多的一年,也是被捕級別最高的一年。”李劍閣説,這個情況應該引起高度的重視。

  2015年股市危機以來,證監會一直處於風口浪尖,加上幾名重量級人物落馬,市場眾説紛紜。

  6月,被證監會開除並移送司法機關的發行監管部原處長李志玲,因其丈夫違規買賣股票被調查。

  8月初,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原局長李量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他曾多年負責創業板發行審批,被查是因收受禮金、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等問題。

  8月末,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劉書帆,亦曾在證監會發行部任處長一職,其被查原因,係利用職務便利,幫助某上市公司定向增發事項順利通過發審會,幫助該公司股票價格維持穩定並上漲。同時,利用自己獲得的內幕消息非法獲利。

  隨後被查的證監會原主席助理張育軍、原副主席姚剛,以及近日被帶走的稽查總隊副隊長習龍生,過去多年裏都在中國證券發行體系中擁有強有力的話語權。直接操刀改革的姚剛,還被業內稱為“保薦之父”,張育軍去年還被稱為“救市總指揮”。

  “15年前我在證監會當副主席,這次抓的人很多都是我的老部下,我感覺到非常的痛心,很可惜。不能説他們十幾年以前就是壞人,我認為十幾年以前他們很優秀,非常優秀,也很勤奮。”面對當前腐敗頻發的證監會,李劍閣頗有感慨,“至少當時我認為他是好人,為什麼現在就變成了一個正在接受司法調查的人?”

  在他看來,當前的監管體制、審批體制導致監管機構內部存在巨大的尋租機會,這對內部會形成損耗。重審批、輕監管的機制,對人員會形成腐蝕。

  當前的A股市場內部仍然脆弱,但是註冊制改革不得不繼續推進。從核準制到註冊制,不是簡單的行政放權,而是資源配置機制的變革,是資本市場平衡權責結構的變革。如中國人民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所所長吳曉求所説,不能因為危機就停止改革,要繼續大力發展資本市場,這一點不容置疑。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