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1月25日 星期二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配資公司1個月狂卷3億 90後新生代囂張跑路

  • 發佈時間:2015-06-15 08:09:33  來源:環球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在資金涌動的牛市裏,跑路被更多人所知、所聞,但是在迭代的社會中,跑路也出現了新的迭代現象。一方面,跑路從P2P蔓延至股票配資平臺,另一方面,跑路的平臺負責人呈現年輕化趨勢——“90後”居然也加入了這一群體。

  昨日,一份囂張的跑路公告吸引了人們的眼球。這份來自漳州匯霖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漳州匯霖”)的公告赤裸裸地稱:“這點小錢不可能退還給你們,再説也沒差你們多少錢,我要東山再起,需要這個錢,不可能還你們,我現在先回老家,不用來找我,找我也不會給你們,特此公告!”

  雖然,多名平臺投資人和曾經同平臺有過業務來往的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並沒有看到過這份公告,但是在本報記者調查過程中,多名事件關聯人認為,漳州匯霖法定代表人、出生於1991年的朱振霖發表這樣的公告是完全有可能的,“囂張”是他帶給多數人的印象。

  全國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顯示,朱振霖是漳州匯霖的法定代表人兼股東。該公司成立於2014年9月5日,註冊資本金100萬元,並於2015年5月12日在廈門開設分公司。

  “牛市激發效應”在朱振霖身上得到了完美體現。曾經老實做配資業務的朱振霖,從2015年5月12日之後開始“劍走偏鋒”打起了利用投資人打入資金和平臺為其開設賬戶之間的時間差,試圖在股市撈一筆的想法。

  但是,股市的風險用現實告訴他:行不通。

  打入資金後第二天平臺“關門”

  2015年6月3日,封健(化名)在一名業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漳州匯霖的辦公地點,當時,公司有將近20名員工正在工作,並給他提供了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法人登記證等相關資料,在這些資料面前,封健得出了公司比較正規的結論。這是封健第一次接觸配資公司。

  當天晚上,封健在19:30和20:00兩個時間點,分別將15萬元和40萬元,共計55萬元資金打入漳州匯霖平臺負責人朱振霖在泉州建設銀行的個人賬戶,承諾利息為每月1.4%,並被通知HOMS系統賬戶將於隔天即6月4日開通。

  到了第二天,一直等到下午,封健都沒有收到來自公司開通賬戶的任何資訊。6月5日,他懷著疑慮的心情來到漳州匯霖,發現公司已經“關門大吉”。

  封健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他本想做1:3的配資業務,但是業務員向他介紹,平臺的配資杠桿比例可以做到1:4,因此他做了更高比例的配資,上述兩筆投資中,其中一筆還是他的朋友以他的名義打過去想要開設配資賬戶。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獲得的一份《股票配資合同協議書》中關於交易品種和限制條件的內容顯示,針對資金5000萬元以上的客戶,乙方累計買入任何一隻股票的市值不得超過原始總資産的15%,而原始資産在5000萬元以下的客戶買入任何一隻股票的市值不得超過原始總資産的50%,如果超出以上限制條件,甲方有權立刻平倉。超額資金購買的股票盈利歸甲方所有,虧損由乙方承擔,乙方盈利部分買賣自由,無15%~30%限制。

  在這份合同中,除了首頁的賬戶名、第二頁的投入資金數額以及最後一頁的簽字,其他條款上對應需要填寫資金或者相應內容的空白處並沒有填寫,仍舊空白。

  本報記者輾轉了解到,漳州匯霖已經人去樓空,沒有任何業務員或留守人員。上述網路盛傳但並未獲得封健證實的公告內容顯示,由於股票賬號被恒生凍結了1000多萬元保證金,虧損650多萬元只追回370多萬元到朱振霖賬號,公司已經關閉。

  打時間差砸出大洞

  調查中,本報記者聯繫到曾為漳州匯霖做業務代理的莊宏(化名)。“公司後來其實做的是資金批發業務。”莊宏為《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了公司運作的方式。

  “這是一個實盤,”在講述之前,莊宏肯定了漳州匯霖的確在從事相關配資業務,並非將資金用作其他用途,但是問題出現在資金運作的方式上。從事配資業務、為客戶資金加杠桿的朱振霖這次也為自己加了一回杠桿。舉例來説,朱振霖5月1日以1分的利息從用戶處獲得1000萬元配資額的資金10萬元,但是獲得資金後他並沒有即刻為客戶開設HOMS系統賬戶,而是在半個月之後的5月15日再行開設,那麼,資金在這15天中,去了哪?莊宏肯定地説,“去炒股了”。

  朱振霖試圖利用牛市高漲的契機,用15天的操盤時間,將這10萬元拿去炒股,在他看來,資金入市後,返回給他的不是10萬元,而是20萬元,再從這20萬元中拿出給付資金方的利息。“漳州匯霖代發的是一個信託産品。”莊宏表示,給朱振霖提供資金的是一家在江浙的信託公司。

  在這樣的思路和邏輯之下,朱振霖操作的並不是10萬元。

  然而,朱振霖低估了股市風險,在股市受挫之後,並未能及時支付保證金,導致漳州匯霖被平倉,連帶公司的所有客戶都被平倉。

  封健表示,朱振霖稱,公司配資規模已經達到幾個億,而這一説法也獲得了與他面談的多名業務員的印證。“公司規模有2~3個億,目前了解到的已經有十幾名客戶,1500萬~2000萬元的保證金資金損失。”封建稱,他所了解到的損失最多的是一名來自成都的客戶,共損失800萬元。

  如果按照3億元的資金規模計算,朱振霖撬動私自用來炒股的資金就是300萬元。而他想要在15天之內,在股市賺上一筆。

  牛市催生騙錢新招

  “他説話的時候很囂張。”封健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是他對朱振霖最深刻的印象,這一印象也深刻地烙在莊宏的腦海裏。“‘90後’太敢了,太有信心了。”在採訪中,莊宏多次重復著這一説法。

  本報記者獲得的關於朱振霖的身份證資訊顯示,該男子係1991年8月19日出生。莊宏表示,2015年5月份之前,朱振霖還在從事正常的配資業務,如實收取客戶的保證金,及時為客戶開設配資賬戶,賺取配資過程中的利差。

  “牛市來了,大家都想賺錢,他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認為能夠賺到錢,但是這個玩太大了。”莊宏對本報記者表示,朱振霖曾經從事過貴金屬交易,在他耳聞中,朱振霖一直在風險圈攀爬。

  事件發生後,在6月5日、6月6日,陸續有受損投資人報案,6月7日,封健也正式報案,但是封健表示,經偵至今未予立案,“經偵方表示,事件仍需調查,且該案件的作案手法較新,之前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案例。”封健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他已經諮詢相關律師,試圖獲取一些未來追回資金、解決事件的方向和辦法。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