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1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中國股市操縱調查:“莊股”魅影頻現背後力量

  • 發佈時間:2014-11-23 12:56:59  來源:新華網  作者:劉詩平  責任編輯:林海

  當前,人們期待股票市場以更加健康的狀態運作,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也需要股市更加有效地發揮資源配置作用。然而,市場上的操縱行為仍或明或暗存在,嚴重危害股市的健康發展。新華社記者經過深入調研,從即日起連續兩天播發系列報道,以期引起各方對此的高度重視。

  十年前,隨著“最後一個強莊”德隆係轟然倒塌,加上股權分置改革帶來的股票全流通,市場一度作出“中國股市將告別莊股時代”的樂觀判斷。十年過去,中國股市的制度進步不言而喻,法治也在不斷加強,然而操縱行為卻如影隨形,從未離開。

  今年以來,伴隨著市場人氣回升,股市操縱再度凸顯,“莊股”身影頻繁閃現,嚴重危害股市健康。

  若隱若現的“操縱之手”

  6月13日,星期五,在公開資訊沒有任何利好的情況下,股價徘徊多日的“上海新梅”突然漲停,而當天該股票所在的滬市股指僅上漲0.93%。

  “巧合”的是,一篇專訪稿件在隨後的第二個交易日被廣泛轉載。其中,正與“上海新梅”實際控制人進行股權爭鬥的大股東之一——上海開南相關負責人詳細闡述了擬對上海新梅進行“資産重組”和轉型的規劃藍圖。

  在6月13日、16日、17日三個連續交易日中,上海新梅持續暴漲,漲幅累計達20%。與此同時,股票換手率從平時的1%左右躥升到16日的13.24%和17日的9.73%,一些證券營業部出現大額集中交易。

  “是否有某些力量在主導股價的上漲?先低位進貨,然後通過各種方式透出重組等消息,吸引散戶跟進,再高位出貨,這已經成為當今A股一個典型的操縱手法。”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魯桂華説。

  實際上,早在去年七八月份,上海新梅就曾顯示出被操縱的痕跡。記者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由上海某集團實際控制的6家公司分別買入、賣出、再買入上海新梅股票。在這樣的操作下,上海新梅股價從2013年7月1日收盤價的3.88元連續上漲到8月30日的5.56元,漲幅達43%。

  在隨後的2013年11月6日至21日,法定代表人一致的上海兩家公司,一家不斷減持,一家同步增持,在雙方進行股票交易的大部分交易日中,減持股份數和增持股份數基本相當。

  “作為兩家關聯企業,這兩家公司的上述行為涉嫌在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對敲、對倒股票,操縱上市公司股票價格。”北京問天律師事務所律師張遠忠説。

  在今年的A股市場,類似“上海新梅”的股價異動屢見不鮮。

  7月24日,一則所屬公司項目區域內“初步勘查頁巖氣儲量2000億立方米”的重磅利好,讓股價趴在兩塊三左右長達月余的“永泰能源”猶如火箭般上升。從7月23日收盤的2.74元到8月18日的5.62元,16個交易日股價翻番。

  與“上海新梅”類似,在經歷7月24日、25日兩天漲停後,“永泰能源”從7月28日開始出現大規模換手,當日換手率達到20%,7月30日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出風險提示。這只股票在股價翻番上漲的16個交易日中,有7個交易日換手率超過20%。

  探明巨量頁巖氣儲量的股價上漲理由看似合理,然而問題在於儲量是否符合事實,能否給公司帶來效益。相關頁巖氣專家指出,無論是“永泰能源”勘探公告的發佈,還是對公司“資産增值”的判斷,都不科學、不嚴謹,永泰能源的“發現”還處在“自我發現”階段,尚未見到國家權威機構對其成果的確認。可公司在公告中還特別説明:“該項目將對公司的資産增值産生較大影響,成為公司未來的效益增長點。”

  更讓人無法不産生聯想的是,業績不佳且背負鉅額債務的永泰能源正在進行資本運作,在“頁巖氣公告”後不到3個月內,先後提供四次擔保幫助關聯企業融資,並擬非公開發行募資不超過100億元。

  “很難想像,一個專業做能源的公司不了解頁巖氣勘探的難度和成本。公司如此匆忙而有傾向性地發佈利好,是否與資本運作密切相關?這其中是否存在‘資訊操縱’的嫌疑?”張遠忠説。

  在各類有“操縱”“炒作”嫌疑的股票中,“小”成為一個共同點,也是被操縱者看中的主要原因。

  根據深圳紫金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員陳紹霞的統計,截至今年9月30日,A股市場股價漲幅前十的股票中,4家為創業板、1家為中小板、5家為主機板股票。

  “這些股票有4家今年中期業績虧損,市值小是其共同特徵,今年年初總市值都在100億元以下,其中8家公司年初總市值小于50億元。”陳紹霞説。

  分析顯示,這些股票大多有重組、並購或高送轉題材,表明小盤股的大幅上漲,並不都是基於其盈利能力和成長性,更多是基於各種概念、題材的炒作,其暴漲和高估值,不排除是機構坐莊、操縱股價的結果。

  令人費解的上漲

  記者盤點今年以來的股市發現,股價離奇的股票並不在少數,各種概念股、新題材、新玩法俯拾即是。

  ——並購重組失敗概念股。並購重組帶來股價上漲不稀奇,稀奇的是失敗之後依然漲停:因籌劃重組而停牌的中小板公司“兔寶寶”在 8月18日公告終止重組之後,公司股票當天復牌後漲停,換手率為6.95%;第二天再次漲停,換手率為20.98%。

  分析人士認為,並購重組是一段時間以來A股炒作的熱點,雖然重組失敗,但暴露了重組預期,一些主業明顯呈現頹勢或市場估值低的個股,在“重組仍會繼續”的預期下,仍易成為炒作操縱的對象。

  ——故弄玄虛的“科技”題材股。在經濟轉型期,新經濟無疑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一些前沿科技類股票由此備受青睞,由此引來渾水摸魚者。

  自今年6月開始,石墨烯板塊異軍突起,招商證券數據顯示,該板塊指數從946點漲至10月9日的1359點,不到4個月的時間內漲幅達43%。對此,研究石墨烯的權威專家質疑道:石墨烯的開發和應用離工業化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從論文到工業化轉化,至少需要30年以上,如此漲法難免泡沫。

  ——越減持越漲的股票。大小非減持,在A股市場曾長期被視為洪水猛獸。然而,今年以來,眾多小盤股大小非減持,股價卻不跌反漲。以中超電纜為例,今年8月至9月間,其大股東先後8次減持,減持數量佔總股本的24.98%。如此大規模減持之下,其股票卻由7月末的8.75元漲至9月末的11.59元,漲幅高達32.5%,遠高於同期中小板指數漲幅。

  “大小非越減持,股價漲得越高,這顯然有悖常理。不排除一些上市公司大股東與市值管理公司聯手坐莊、操縱股價,以實現高位減持的可能性。”陳紹霞説。

  ——“搖身一變”的改名族。如果實在沒有題材炒作,改改名字同樣能帶來股價的上漲。根據交易所公開資料,*ST天龍更名為“山水文化”後,從3月26日公告更名至6月11日,股價漲幅143%,換手率421%。“綠大地”7月10日更名為“雲投生態”,迎合目前市場生態環保熱點,到 9月15日股價上漲30%,區間換手率達106%。

  “盤點這些走勢異常的股票,高換手率是一大特點。而高換手率是機構坐莊的一個典型特徵,莊家為了吸引散戶跟風,通過自買自賣對倒操作、製造價漲量升的走勢,成交量大幅放大。”陳紹霞説。

  誰是背後的力量

  這些毫無基本面支撐的股票,動輒連續漲停,背後的操縱者可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那麼,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能量?他們依靠的又是什麼?

  “股權分置改革之前,橫行市場的莊家大都是幾個資金實力雄厚的機構或個人,現在操縱者的組成更加分散而複雜,可能是上市公司、機構或者大戶,是一種新型的‘資訊操縱’。”魯桂華説。

  一位有著近20年資本市場從業經歷的人士告訴記者,十年前的莊股,可簡單概括為蠻莊,單獨或聯合坐莊的機構相對大但數量少。最常見的“坐莊”手法,是利用資金優勢控制有限的流通股市場價格,一些股票的控盤比例甚至高達70%。

  如今,在監管層對拖拉機賬戶、對敲等行為嚴厲打擊下,坐莊的技術含量更高,形式也更隱蔽。“近些年的莊股,可以稱之為‘陰莊’,聯合坐莊的機構相對小但數量多,參與人數眾多且分散,以‘資訊操縱’為主。”上述資本市場人士説。

  記者調查發現,當前在市場較為常見的坐莊操縱大致可分為三大類型。

  ——內外勾結型。“擁有大量低成本股票的部分上市公司股東與有實力的投機者形成利益同盟,上市公司運作炒作題材或利好,投機者負責借題材操縱股票價格,配合上市公司股東減持,吸引中小散戶入場。”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李大霄説。

  他認為,近一年來火熱的並購重組很多看似是向新興産業轉型,或美其名曰“産業鏈整合”,但很多難以帶來協同效應,主要就是為了製造炒作題材,引發股民對其股票的追捧。這其中,一些上市公司扮演了合謀的角色。

  ——投資者主導型。一些“盤子小、機構少”的股票往往成為此類操縱的目標。

  “股吧、網站、微信等新媒體群,都可能成為操縱者合作的對象,他們通過多種渠道誘導股民投資事先埋伏好、並已出現快速上漲行情的股票,待受騙股民入市時逢高派發。”李大霄説,這一現象較突出,也較易界定。此類操縱中,往往不乏私募機構和大戶的身影。

  ——上市公司主導型。一些上市公司為了“大股東脫困”散佈虛假資訊,有意識地公佈利好、回避風險披露,或通過“改名”等噱頭,吸引散戶,拉抬股價,最終解決大股東的資金難題或直接套現。

  “可以説,現在股市的莊家,有點‘潛伏’的意思。”有著20年左右股票投資歷史的陳紹霞説。

   A股進入“新莊股時代”?

  “莊股”身影,像幽靈一樣在A股市場上空遊蕩。操縱股價,正在成為這個市場上“財富再分配”的重要方式。

  “一個直觀的表現是:市值大小幾乎成為當前市場影響股價漲跌的決定性因素,而概念、題材不過是機構操縱、拉升股價、吸引散戶跟風的道具而已。”陳紹霞甚至做出“A股已經重回‘莊股’時代”的判斷。

  一位上海私募界人士更直指,當前的A股市場是“大魔小魔共舞的名副其實的‘新莊股時代’”。

  “‘莊股時代’從來就沒有結束過。”北京聚銳投資管理中心總裁張向陽説,和股權分置改革之前的莊股時代相比,現在的股價操縱、坐莊,本質上沒有區別,只是當年可以明目張膽,現在更加隱晦,操作技術和手段有所提高。

  “如果抓得嚴一些、監管力度強一些、執行力度大一些,加上大盤環境不好,他們會顯得相對‘老實’。不過,一旦有環境並出現機會,立刻就會死灰複燃。”張向陽説。

  也有人對此並不認同。華鑫證券投資總監仇彥英説:“不應該看到股價上漲突出就理解為‘莊股’或者股價操縱,畢竟在成熟的歐美市場幾乎每個交易日都有股價翻倍、甚至更大漲幅的股票出現。”

  “在有真實題材的情況下,在公平資訊披露的前提下,理論上證券市場可以容忍“適度投機”,成熟市場也存在此類投機,但絕不能觸碰公開、公平、公正的‘三公’底線。”前述上海私募界人士反駁。

  有人認為,A股經過七八年熊市之後,市場人氣好不容易積聚,對操縱的適度容忍有利於活躍市場。對此,張遠忠説:“這就好比説‘適度腐敗有利於搞活經濟’一樣,這樣的邏輯是不對的。如果任由操縱活躍下去,將後患無窮。”

  實際上,A股市場的坐莊操縱行為,不僅導致市場配置資源功能的扭曲,而且最終危害的正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是市場的“三公”——公平、公正、公開。

  “由於資訊不對稱、資源不對稱,在證券市場這個食物鏈上有高端和低端,有虎豹豺狼和小綿羊,而散戶無疑正處於食物鏈的低端。通過‘操縱’,莊家的坐莊收益成為散戶的投資損失,財富從散戶轉移到莊家。”魯桂華説。(記者 劉詩平、趙曉輝、劉開雄、陶俊潔、潘清、高亢、華曄迪)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