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8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券商動態 > 正文

字號:  

中信證券與張育軍被指合演“無間道”:賊喊捉賊

  • 發佈時間:2015-10-19 08:57:21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楊菲

  救市主力變身“套利先鋒”賊喊捉賊,中信證券收購失敗國際化戰略遇囧途

  一邊是“券商一哥”,一邊是“救市主導”,中信證券與張育軍的故事儼然成為現實版的無間道。

  10月13日,人社部公佈最新國務院任免國家工作人員名單,免去張育軍證監會主席助理職務,而此成為證監會有史以來落馬最高級別的現任官員。

  公開資訊顯示,作為此輪A股“救市總指揮”的張育軍在被查前,“救市主力”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多名高管被查。而在金融投資圈的幾大派系裏,張育軍與程博明同屬一大派系,且是師兄弟,兩者之間的關聯不禁讓人浮想聯翩。

  有市場人士猜測,張育軍主導“救市”,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業內高管研究策略。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享有資訊優勢的“救市主力”搖身變成“套利先鋒”頗有點賊喊捉賊的味道。

  屋漏偏逢連夜雨,受“內幕交易”事件影響,身陷輿論旋渦的中信證券收購羅素投資佈局海外資管業務也是一場空,其國際化戰略戛然而止。

  10月15日,一名研究金融的法律界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救市”策略不應是張育軍與券商商量出來的,監管要轉型,應從制度上杜絕道德風險,如組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規範、穩定資本市場發展。

  中信證券與張育軍“淪陷”

  在A股動蕩的節骨眼上,作為“救市主力”,中信證券多名高管被查,“總指揮”張育軍也轟然倒下。

  10月13日,國務院免去張育軍中國證監會主席助理職務,而此前的9月16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張育軍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張育軍的被查無異於在動蕩的中國證券市場上炸響了一道驚雷,不僅打破了此前“張育軍將調任央行副行長”傳聞,更加劇了市場關於其與中信證券“內幕交易風暴”關聯的猜想。

  今年52歲的張育軍獲有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和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文憑,在中國證券界擔任領導職務20多年。他的履歷顯示,30歲時被提拔為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處長,1995年5月任證監會辦公室副主任,同年10月任深交所副總經理,1997年任證監會副秘書長,1999年任深圳證券監管辦公室黨委書記、主任(正廳局級),2000年任深交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2008年任上交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2012年9月任證監會主席助理。一人執掌滬深兩個交易所,張育軍開了先河。

  此外,張育軍算得上學者型官員,且業務精通。自1993年到2007年,他共出版了8部著作,內容幾乎全是圍繞證券市場的制度建設與法律監管。

  然而,有報道稱,張育軍並不具有儒雅氣質,個性強硬,霸道貪婪,跟券商開會時,他總會半躺在椅子上發號施令。

  在擔任證監會主席助理後,張育軍主管證券、基金、期貨等機構,外界稱其為“首席”證監會主席助理,頻繁代表證監會公開講話。去年9月前,證監會主席處理吳利軍赴任深交所理事長,主席助理僅張育軍一人。今年3月,趙爭平和黃煒升任證監會主席助理,不過二人極少在公開場合露面。A股市場動蕩期間,張育軍更是頻繁公開露面,代表證監會發佈護市措施。

  一個值得關注的事實是,張育軍極力推動的業務創新“兩融”(融資融券),餘額一度高達2.7萬億,還有1.4萬億的配資。巨量杠桿資金推動股市暴漲,但緊隨其後的是暴跌。而此時,張育軍搖身一變成為“救市總指揮”,“券商一哥”中信證券成為絕對的“救市主力”。不過,“賊喊捉賊”的鬧劇很快被發現,中信證券被指套利,成為做空主力,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多名高管被查,張育軍的“朋友圈”也被撕開了一道裂口。

  在金融投資圈的幾大派系裏,張育軍與程博明同屬一大派系,二每人平均來自五道口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師從第一任證監會主席劉鴻儒,是名副其實的同門。有消息稱,張程二人私交甚好。

  公開資訊顯示,程博明等中信證券高層被查係因涉嫌內幕交易、洩露內幕資訊。外界猜測,張育軍主導“救市”,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業內高管研究策略。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享有資訊優勢的“主力”鋌而走險並不奇怪。

  然而,“內鬼”很快暴露,程博明被查當天,國家外匯管理局原副局長李超出任證監會副主席。次日,張育軍“落馬”。此前,證監會幾名官員涉嫌內幕交易等被拘留。

  張育軍如今的結局,仿佛印證了其“未來的犯罪分子就坐在這房間裏”的預言。

  中信證券國際化戰略“很受傷”

  股市暴跌“內鬼”的爆發,也使得中信證券國際化戰略戛然而止。

  10月9日,英國《金融時報》刊登消息稱,倫敦證券交易所準備以11.5億美元的價格向私募股權集團TA Associates 出售羅素投資(Russell Investments)。這意味著中信證券收購羅素投資的計劃功虧一簣。

  羅素投資是全球最大的資産管理公司之一,成立於1936年,在全球的資産管理總額達2468億美元。羅素也是全球僅有的幾家可以提供資本市場研究、管理人研究、投資組合構建、投資組合執行以及指數服務的公司之一。

  今年1月,倫交所計劃出售羅素投資,預期價格14億美元。7月10日,有報道稱,中信集團正在與倫交所集團洽談收購羅素投資,估計成交價格在18億美元左右。溢價高達4億美元,顯示中信志在必得。

  業內分析,中信收購羅素投資,是想讓其承擔中信證券海外資産管理業務。羅素投資擁有強大的研究能力和海外的融資能力,在海外擁有龐大的客戶群,這對中信證券的國際化戰略至關重要。

  翻開中信證券的國際化進程記錄發現,其海外戰略儼然是一路囧途。

  2008年,因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中信證券與貝爾斯登合作夭折。中信證券轉而與美國投資銀行Evercore Partners在香港成立合資公司,開展中國與海外市場之間的並購諮詢服務。

  2012年,中信收購法國里昂證券,但法國監管層將其定性為“銀行控股”而受到政策限制。

  2013年8月1日,中信證券曾表示,已完成以12.5億美元從法國農業信貸集團手中收購里昂證券亞太區市場的交易。但由於中信證券的最終持有人中信集團被定性為銀行控股公司,因此,在美國、歐洲等地中信證券仍無法獲得證券承銷牌照。

  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中信集團持有中信銀行67.13%股份,也是中信證券的控股股東。

  據了解,根據美國對銀行控股公司的定義,中信集團被認定為銀行控股公司,而登記為銀行控股公司持股10%或以上的關聯公司或者子公司不能開展承銷業務。

  中信證券將海外資管業務的希望寄託在羅素投資身上。同時,為了擺脫銀行控股的定性,中信集團有意減持股份。然而,因為股市劇烈波動,證監會發佈不得減持公告,中信證券的計劃落空。

  屋漏偏遭連夜雨。因涉嫌內幕交易及洩露內幕資訊,包括總經理程博明在內的多名高管被查,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信證券收購羅素投資的負面影響。

  果不其然,9月底,市場上就傳出消息,稱中信證券與倫交所就收購羅素投資的談判破裂。

  一券商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作為中國券商的龍頭,中信證券國際化戰略顯得較為急迫。收購羅素投資失敗,使得其國際化進程很受傷。

  資訊優勢蘊藏道德風險漏洞

  張育軍的落馬,對於中國證券市場法制化,無疑具有里程碑意義。

  公開資訊顯示,中信證券董事總經理徐剛、金融市場管委會主任劉威等4名中信證券高管交代的犯罪事實顯示,他們都是此輪股市暴跌中的“內鬼”。“內鬼”獲取內部資訊後,通過散佈虛假資訊操縱市場,自己暗度陳倉,從中牟利。

  中信證券多名高管為何會淪為“內鬼”?一名財經評論員稱,資本市場是個名利場,投資者一入市場就會失去理性,叱吒中國資本市場的中信證券也不例外,也會利令智昏。究其根源,在於巨大的利益誘惑。張育軍主導的“救市”措施,都是在一些會議上與券商、基金等大佬商量出來的,而其“指揮部”就設在中信證券大樓下,資訊優勢蘊藏了道德風險漏洞。

  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不願具名的律師向長江商報記者稱,資本逐利的屬性,在巨大利益面前,道德是脆弱的。

  10月16日,一券商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違規操作、內幕交易是中國證券市場的頑疾。證監會監管證券市場,但證監會缺乏監管,只有建立、健全法律法規,嚴格監管,股市才能健康。“一個好的制度會讓壞人幹不了壞事,但是一個壞的市場氛圍會讓好人忍不住去做壞事。”該人士説,防止內幕交易關鍵在於制度。

  10月15日,一名研究金融的法律界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護市策略不應是張育軍與券商商量出來的,這表明監管存在較為嚴重的問題。在他看來,應從制度上杜絕道德風險,如組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監管“一行三會”,規範、穩定資本市場發展。

  近日,中國(海南)發展改革研究院院長遲福林也在一次會議上提出金融監管轉型建議。他認為,金融業混業發展已成為現實,但金融監管仍保持著分業監管的傳統體制,金融監管轉型嚴重滯後,已不能適應金融體制改革的需要,再加上金融監管“三會”屬國務院事業單位,執法能力相對不足。他建議,儘快組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將中國銀監會、保監會和證監會整合到新組建的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加強金融業的統一監管,提升執法監察水準。

中信證券(600030)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