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8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如何破解服務貿易逆差?

  • 發佈時間:2016-03-27 22:29:50  來源:國際商報  作者:聶平香  責任編輯:羅伯特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我國服務貿易加速發展,2015年進出口總額達7130億美元,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服務貿易大國。同時,我國服務貿易逆差額快速攀升,成為全球最大服務貿易逆差國,2014年,金額是全球逆差排名第二的德國的3倍。

  服務貿易逆差進入新階段

  危機後,我國服務貿易逆差進入新階段,呈現井噴式增長,從2008年的116億美元增長至2014年的1599億美元,年均(下同)增幅54.9%。受旅遊服務統計口徑調整影響,2015年逆差降為1366億美元。

  服務貿易逆差行業集中。旅遊服務是我國服務貿易逆差最大來源。旅遊服務是我國傳統的具有一定國際競爭力的行業,一直保持順差狀態,但金融危機爆發後,受旅遊進口高速增長的帶動,2009年從順差轉為逆差,進入逆差高速增長通道。2009年~2014年,旅遊逆差從40.3億美元增為1078億美元,增幅93.0%,佔我國服務貿易逆差總額比重從13.6%升為67.4%。從2012年起,旅遊服務超越運輸服務成為我國最大服務貿易逆差領域。

  運輸服務是服務貿易逆差重要來源。一直以來運輸服務是我國服務貿易最大逆差來源,儘管2012年退居第二,但其貿易逆差額一直保持穩定增長,1997年~2014年,從69.9億美元升至579.0億美元,增幅13.2%。2014年運輸服務逆差額佔服務貿易逆差總額比重為36.2%,遠低於1997年的78%。

  高技術含量和高附加值服務行業逆差明顯。我國金融及智慧財産權等高附加值領域服務貿易一直處於逆差,且金額穩步增長。1997年~2014年,保險服務貿易逆差額從8.7億美元增至179.4億美元,增長19.4%;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逆差額從4.9億美元增至219.7億美元,增幅25.1%。2014年保險服務及專有權利使用費和特許費逆差額分別佔我國服務貿易逆差總額的11.2%和13.7%。

  海外購物是短期內推動逆差擴張的主要因素。2009年~2014年,我國旅遊進口增速30.4%,高於同期旅遊出口增速23個百分點,而境外消費成為旅遊進口的核心。國家統計局和中國旅遊研究院公佈的數據顯示,2008年~2014年,我國因私出境人員快速增長,從4013.12萬人次增為11002.91萬人次,增幅18.3%;出境旅遊花費從409.9億美元升至1648億美元,增幅26.1%。2008年起,中國遊客購物退稅消費連續七年居全球首位。《全球旅遊購物報告2015》數據顯示,中國遊客出境旅遊目的中,53.6%以購物為主,平均用於購物費用佔每人平均境外消費55.8%。中高端消費群體佔出境遊比例近半,單次出境旅遊花費1.5萬元以上的超40%。2014年全球47%的奢侈品被中國人買走,其中大部分是通過海外渠道。

  産業發展的滯後決定了逆差的長期性。

  産業是對外貿易的基礎和條件。我國服務業整體發展水準滯後,高附加值的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的服務行業發展還處於起步階段,決定了服務貿易逆差將長時期存在。

  2014年世界前十強服務貿易國家的服務貿易競爭力指數分別是:美國0.204,中國-0.264,德國-0.101,英國0.271,法國0.037,日本-0.092,荷蘭-0.028,愛爾蘭-0.033,新加坡0.011,相比其他國家,我國服務貿易競爭力水準明顯偏弱,最根本原因在於我國服務經濟發展明顯滯後,服務産業基礎薄弱。2015年我國服務業增加值佔GDP比重首次超過一半,為50.5%,而美國、日本和歐盟等國家和地區,比重早已超過70%。

  從世界前五強國家服務貿易結構看,儘管運輸服務和旅遊等傳統服務業佔據重要位置,但新興和高附加值服務出口方面的優勢是核心競爭力所在。縱觀我國,除了在旅遊和運輸服務等傳統領域保持較高服務貿易逆差外,更為突出的是,我國高技術和高知識密集服務行業的國際競爭力水準非常低,導致在智慧財産權、金融、保險等領域逆差顯著。

  中長期應從供給側著手

  短期內,應引導境外消費轉向國內,削減旅遊服務貿易逆差。一方面進一步降低進口關稅和調整消費稅制。我國居民出國購物消費的主要品種有:箱包和服飾(佔比37%)、化粧品(佔比18%)、電子産品(佔比11%),境外消費高企不下的主要原因是國內外價格差別大。以進口化粧品為例,進口到國內增加10%的進口關稅稅率、17%的增值稅、30%的消費稅,不包括批發零售運輸等流通環節,相比國際市場,國內市場成本價至少高出57%。從現有服務貿易大國的平均最惠國關稅水準看,美國為3.5%,歐盟國家為5%,日本為4.5%,而我國還保持了9.6%的高關稅水準。同時,隨著我國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人們消費水準極大提高,原先被認為是奢侈品或高端消費品的世界知名品牌的箱包、化粧品、護膚品以及煙酒等都逐漸成為普通民眾必需品。因此,一方面,我國需大幅降低主要境外購物商品的進口關稅水準,逐步實行零關稅;另一方面,需要調整消費稅制,對徵收消費稅的産品進行動態管理,將徵收消費稅尤其是高額消費稅的化粧品、煙酒等産品設定徵收單價金額,對屬於奢侈品的産品徵收消費稅,對已屬於必需品的産品免征消費稅。單價金額設定可根據消費水準來定,一般應高於中産階級能承受的金額,並且單價金額應定時動態調整。同時,對於徵收大類中已基本成為必需品的産品免征消費稅,包括護膚品、電子産品等。

  另一方面,完善免稅店。在消費能力高以及出境購物集中區域如北上廣等大中城市增設免稅店,包括入境免稅店;依據國內出境購物主要品種不斷擴大或調整免稅店的産品種類,放寬免稅店金額限制。

  中長期,應從供給側著手,提升服務國際競爭力,促進服務貿易由逆差向順差轉變。政府高度重視,將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發展上升為國家重大戰略。從強國發展經驗看,服務貿易國際競爭力的提升離不開政府對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發展的高度重視。美國早在1995年就提出“服務先行策略”,將促進服務出口上升到國家戰略地位。2012年,第三産業超過第二産業成為我國的第一大産業,這標誌著我國經濟步入服務經濟時代,服務業和服務貿易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斷提升。新常態下,我國政府需進一步提高對發展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的重視程度,將其上升為國家重大戰略,形成統一戰略部署,匯集主要資源支援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發展。

  確立重點行業,夯實産業基礎。我國服務貿易從逆差轉為順差,産業的強大是基礎。但是服務行業種類繁多龐雜,在國家服務業發展的整體戰略中,我國首先應確定重點服務行業,給予重點支援。作為世界製造業大國,我國生産性服務業發展有重要依託,同時新常態下,要提升我國在全球産業鏈、價值鏈中的地位,製造業亟須轉型升級,生産性服務業是重要支撐。此外,世界強國經驗表明,一國服務貿易國際競爭力強弱主要是通過高技術、高附加值行業來體現。因此,我國重點服務行業選擇應包括:能夠優化生産和製造環節的服務業,如研發、設計、維修、金融、運輸、電信等生産性服務業;高技術、高附加值服務行業,如智慧財産權相關服務業。其次,需不斷夯實産業基礎。加大服務業市場化改革,實現對內對外開放,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加強公共服務建設,包括物流和網路基礎設施、人力資本以及公共服務平臺;完善政府管理,建立健全服務法律法規,完善行業仲介組織等。

  完善政策支援,促進服務出口。我國擴大服務出口還需進一步創新體制機制和完善政策體系,建立健全服務貿易管理體制、法律、統計體系以及促進措施等。針對不同類型服務出口,政策著力點有所不同。如旅遊、娛樂、教育等生活性服務業,其重點在於加大供給側改革,根據國際消費需求,改善産品和服務品質。生産性服務業出口,除了自身能力提升外,更應關注境外市場準入壁壘,利用全球貿易投資規則重構和我國高標準自貿區網路建設的機遇,為我國服務企業“走出去”創造條件。

  (作者係商務部研究院國際服務貿易研究所副研究員)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