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日本央行很無奈

  • 發佈時間:2016-03-20 23:30:53  來源:國際商報  作者:李高超  責任編輯:羅伯特

  3月15日,日本央行在結束例會後宣佈,維持當前負利率以及資産購買政策不變。

  與上次議息會議突然宣佈實施負利率相比,此次日本央行的決定顯得頗為平淡。不過,日本央行同時小幅下調了對本國經濟的基本評估。

  日本經濟的頹勢並未見明顯起色。官方的數據顯示,去年第四季度日本國內生産總值(GDP)環比下降0.3%,換算成年率下滑1.1%。其中,國內個人消費環比下降0.9%,出口減少0.8%,內外需持續不振大大拖累了日本經濟增長。

  面對這樣的經濟形勢,日本央行在1月的議息會議後宣佈實施負利率,對金融機構存放在央行的部分資金收取0.1%的利息,希望以此壓低利率,鼓勵銀行、企業和儲戶消費和投資。

  然而,這一做法並未取得預期效果。在負利率正式實施之後,三菱UFJ、瑞穗和三井住友日本三大行紛紛將一年期普通存款利率從0.02%下調至創紀錄新低的0.001%。對此,標普稱,負利率將壓低銀行的經營利潤8~15個百分點,這令日本銀行股大幅下挫。在日本央行政策委員會宣佈實施負利率以後的11個交易日內,日經指數累計下跌了8.5%。股市的動蕩再次打擊了投資人的信心,給經濟造成了負面影響。

  另一方面,10年期日本公債收益率在日本央行宣佈放鬆政策後起初跌破零水準,成為七國集團(G7)中首個10年期公債收益率跌至負值的國家。雖然該收益率目前已從此前的負0.035%回升到正值區間,但由於投資者已不知如何評估合理價格,日本市場變得更加動蕩。同時,日本10年期公債期貨隱含波動率超過5%,創兩年半高位,且是年初水準的三倍以上。有市場人士分析,高波動率的情況可能持續,這將讓日本央行頗感無奈。

  原本日本央行還想為自己辯護,聲稱負利率推出後給日本經濟造成的“副作用”是“過度的厭惡風險情緒”造成的,但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美國升息和油價大跌導致全球市場萎靡不振的情況下,日本央行的“負利率”推出的時機顯得有些不合時宜。這讓日本央行更加無奈。原本是“好心”,想拉動經濟,沒想到遭遇了當頭一棒,不僅經濟不見起色,負利率政策更是遭遇質疑,甚至令經濟雪上加霜。

  更為糟糕的是,日本央行原本希望借助低利率措施刺激民間借貸,進而實現拉動通脹目標,可數字顯示,在國際油價低迷的拖累下,1月剔除生鮮食品價格後日本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持平,與日本央行設定的2%通脹目標相距甚遠。即使在負利率政策實施之後,該政策對物價和經濟的刺激效果也可以説是近乎為零。與此同時,由於全球金融市場動蕩,作為避險工具的日元匯率保持堅挺,這與日本央行希望日元貶值以拉動日本出口的設想背道而馳。

  總之,負利率政策實施1個多月以來,遭遇到的可謂是“罵聲一片”。在這種情況下,日本央行不得不鬆口。原本在1月的議息會議上還強調,日本“經濟正在溫和復蘇,其中出口出現回升”;這一次的議息會議上,則把對日本國內經濟形勢的評估下調為“總體上持續緩慢復蘇”。在對負利率政策的表述上,日本央行的態度也有了轉變。在1月的議息會議上,日本央行明確,“若有必要,將進一步降低負利率”;在3月的會議上,日本央行的表態則換成了“若有必要,將加大寬鬆”。會議同時認為,日本未來一段時間有必要關注“負利率”政策對國內經濟和物價造成的影響。從中不難看出,日本央行對負利率的態度已經出現了變化。

  不過,日本央行依然沒有放棄寬鬆政策,表示將繼續審視風險,如有必要,將進一步從量化、質化及利率三個角度來加碼寬鬆。目前,市場的共識是日本央行年內加碼寬鬆是大概率事件。多數觀點認為,短期內擴大量化、質化規模的可能性較大;從中長期來看,日本央行將通過進一步下調負利率來加碼寬鬆。

  不過,面對國內對負利率的不滿情緒,日本央行對實施負利率政策可能會三思而行,短期內不會進一步下調利率。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