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尷尬的政府之手:扶了乳企坑了奶農

  • 發佈時間:2016-02-17 07:22: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尷尬的政府之手:扶了乳企坑了奶農

  受低價洋奶粉衝擊,一些乳企對生鮮乳壓價收購,乳業大省黑龍江的奶牛養殖業面臨行業“洗牌”。記者近期在當地採訪了解到,由於多種原因,部分乳企在一些區域已經處於近乎壟斷奶源的地位,雖對地方經濟發展和穩定奶農收入起到積極作用,但也因其市場份額過大等原因,易引發乳企失信、壓低價格侵害奶農利益等問題。一位當地奶農稱,當地政府要求他們只能把奶交給指定的公司,不允許賣給別的企業。

  業內人士認為,目前我國乳品加工企業與養殖者利益聯結機制尚不完善,亟須在産業轉型升級過程中破冰,行業協會和地方政府在這方面都應有所作為。

  交易參考價“失靈”

  在此輪低價進口奶粉衝擊過程中,黑龍江省一些地方的交易參考價再度失靈。肇東市宋站鎮一位奶農告訴記者,現在養牛就是賠錢,眼看奶價連續往下掉卻無能為力。

  因奶農在生鮮乳定價方面缺少話語權,黑龍江省曾探討如何保護奶農利益,規範生鮮乳交易行為。2010年7月,黑龍江省多部門制定的《關於進一步完善生鮮乳購銷價格管理的意見》提出,實行生鮮乳購銷交易參考價和政府指導價相結合的定價機制,省裏成立生鮮乳價格協調委員會,制定全省生鮮乳交易參考價和上下浮動空間,交由各地執行。

  意見同時明確,在生鮮乳購銷交易參考價失靈時制定生鮮乳政府指導價,適時在部分生鮮乳購銷價偏低的地區啟動政府指導價。由省物價監管部門會同省畜牧獸醫部門對當地生鮮乳生産成本和市場供求狀況進行監審和調查,制定生鮮乳購銷政府指導價並監督執行。

  黑龍江省在這項政策出臺的當月,就對肇東市、富裕縣和雙城市(現為哈爾濱市雙城區)實行了政府指導價管理,使三地一度過低的奶價得到緩解。按照有關部門的説法,黑龍江省生鮮乳交易參考價與政府指導價的實施,一度維護了黑龍江省奶農的利益,奶農養牛熱情高漲。

  但記者採訪發現,在此輪低價進口奶粉衝擊過程中,黑龍江省一些地方的交易參考價再度失靈。肇東市宋站鎮一位奶農告訴記者,現在養牛就是賠錢,眼看奶價連續往下掉,前幾年最多達3.4元一公斤的奶,至2015年8月已掉到2.6元一公斤,遠低於黑龍江省第三季度規定的交易參考價最低限值2.94元。

  哈爾濱市雙城區畜牧獸醫局局長張國林介紹,省裏制定的交易參考價對小區和牧場來説,能執行到位,但對往奶站交奶的奶農來説,就難以執行了,2015年第三季度價格最低時奶農能得到的奶價為每公斤2.20元。

  記者了解到,富裕縣企業收購散養戶生鮮乳的結算方式,是企業直接支付給奶站,再由奶站扣除管理費成本後,支付給奶農。富裕縣奶辦主任楊東利介紹,2015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富裕縣的奶農已拿不到交易參考價確定的價格了,比如第三季度是每公斤2.94元,企業支付給奶站是3.00元,奶站再扣除成本,奶農根本拿不到2.94元。

  對於企業不執行政府制定的交易參考價,黑龍江省奶業管理辦公室副主任李亞立認為,目前企業受國際低價進口奶粉的影響很大,用本地生鮮乳生産就是賠錢,政府沒辦法再硬性約束企業執行交易參考價。

  奶農:乳企給的價低還拒奶

  部分奶農及業內人士認為,現在部分企業收購生鮮乳的價格這麼低,除了受國際低價奶粉的影響外,還在於有的地方政府支援個別企業對當地奶源的壟斷,一直沒有形成健康的市場定價體制。

  肇東市宋站鎮一位奶農説,奶價這麼低,“原因都在肇東市政府這呢,政府只支援伊利,而伊利控價控得狠。”有奶農説,當地只讓交給肇東伊利乳業責任有限公司,不允許賣給別的企業。如此支援伊利,是為了招商引資以及財政收入。

  有關資料表明,2001年肇東市領導十次赴伊利,終於請來了伊利在肇東投資建廠。伊利入駐後,肇東市又提出了促進奶業發展的15條政策。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伊利累計為肇東市貢獻利稅2.16億元,其中2008年肇東市10億元稅收中,伊利貢獻了5000萬元。

  與肇東市類似,富裕縣則大力扶持了足以壟斷奶源的黑龍江省光明松鶴乳品有限責任公司,哈爾濱市雙城區則扶持了足以壟斷奶源的雙城雀巢有限公司。這些大型乳企的進入,對促進當地乳業發展、帶動奶農增收、拉動地方經濟均發揮了積極作用。與此同時,“一企獨大”的弊端隨著市場形勢的變化也逐漸顯現。

  富裕縣塔哈鎮一位奶農説,富裕縣曾一度禁止其他企業來高價收奶,只讓賣給光明松鶴。光明松鶴不但給的價低,而且時有拒奶發生。富裕縣奶業管理辦公室主任楊東利認為,“因為當初對企業放縱得太狠了”,才導致光明松鶴如此壓質壓價。

  哈爾濱市雙城區的雙城雀巢有限公司,也在當地奶源收購中處於壟斷地位,全區最多時日加工鮮乳1500萬噸,僅雀巢就拿走1200萬噸。而雙城雀巢的稅收支柱地位,也一直沒有其他企業可以撼動:2004年雙城財政收入5.8億元,雀巢納稅3.7億元,佔60%。2010年雙城財政收入16.38億元,雀巢佔2.8億元,仍處於支柱地位。

  記者採訪發現,這些扶持企業壟斷奶源的地方政府,在此輪猛烈的市場風浪衝擊下,在大量奶農殺牛倒奶退出養殖業的情況下,顯得尷尬而無奈。部分政府官員的反思發人深省。

  楊東利告訴記者,由於光明松鶴拒奶,為了奶農少受損失,縣委書記已到上海光明總部跑了好幾次,但效果不理想。富裕縣畜牧局局長牛明志説,當年政府確實不讓奶源外流,以至於今年光明松鶴公司的拒奶量很大。現在看,在企業發展上不能一家獨大,特別是將來一定要形成競爭。原來政府在資源配置中起了決定性作用,現在不行了,要讓市場起決定作用,再也不能扶植壟斷企業了。下一步,富裕縣就得探討跟外埠奶企溝通了。

  肇東市畜牧局副局長王樹立説,自上世紀90年代肇東市乳品廠被伊利收購後,肇東就僅有伊利一家乳品企業。現在看到中小養牛戶活不下去的情況感到很悲哀,企業有時低價收奶也沒有賬算,不得不看政府的面子收一些奶,政府顯得尷尬。在市場經濟下,一個區域或城市,在引進企業時,最好不要形成壟斷。

  建立利益聯結機制

  部分養殖業人士抱怨地方政府部門在制定行業政策時缺少長遠的市場眼光,造成政策缺乏連續性。業內人士指出,在政府主導的交易參考價失靈、第三方檢測制度均無明顯效果的情況下,當務之急是探討建立企業與養殖戶之間的利益聯結機制。

  甘南縣興十四鎮興業村農民徐玉森有個100多頭牛的小型家庭牧場,目前瀕於破産邊緣。徐玉森説,前幾年政府部門鼓勵上家庭牧場,承諾又貸款又貼息的。後來很多養殖戶沒得到貸款,規模化沒上來,現在只有等死的份了。

  地方政府部門缺乏對企業的監管也遭到詬病。根據黑龍江省乳業管理條例,企業與奶農必須簽訂收購合同,而記者在多個市縣採訪,很少有奶農能拿出收購合同,均表示企業不給。此外,對於生鮮乳第三方檢測制度,雖然一些地方制定了規定,但實際效果並不明顯,保障不了奶農利益。有奶農表示,不敢檢測,不敢得罪企業,得罪了企業“一把贏把把輸”。

  記者發現,行業利益聯結機制被各地政府呼籲了多年,但除了少數企業自發建成全産業鏈模式外,鮮有建成企業與養殖戶風險共擔、利益均沾的利益聯結機制。

  哈爾濱工業大學食品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張蘭威説,我國有乳製品工業協會,還有奶業協會,這些協會在乳業發展過程中發揮了不少作用,但其作用發揮得仍遠遠不到位。像日本,是由行業協會把各方利益捆綁在一起的,我們的協會,多半是開開會,起不到更大的作用。

  黑龍江省畜牧局副局長孫文志認為,北歐發展乳業的模式,其上下游是連在一起的。這件事不單是黑龍江省,其他乳業大省甚至農業部都在考慮。他認為,建立利益聯結機制當然首先靠市場的自發力量,但政府在這個時候的行政推動也不可或缺。下一步在進行政策設計時,應設置財政資金激勵政策,鼓勵把企業與上游基地聯結在一起。

  齊齊哈爾市畜牧局局長、中國奶業協會理事齊曉彤認為,我國應在保護生鮮乳安全的前提下,適當通過種養一體化、先進技術和管理水準的導入,來降低生鮮乳和奶牛養殖的系統成本。可通過加快推動農村土地流轉改革,推動産業組織模式升級、促進農村金融市場發展拓寬融資渠道、加快奶牛養殖補貼和保險政策等方法,推動我國乳業轉型升級。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