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加息給美國經濟帶來變數

  • 發佈時間:2015-11-29 20:29:38  來源:國際商報  作者:榮鬱  責任編輯:羅伯特

  自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國儼然成了發達經濟體中經濟復蘇的榜樣。即便如此,面對經濟數據的時好時壞,美聯儲依然不敢邁出加息的步子。不過,輿論和分析均認為,美聯儲在12月宣佈加息是大概率事件。如今,在發達經濟體佔全球國內生産總值不到一半的背景下,如果美聯儲加息必將導致新興市場進一步放緩,美國及其他工業化國家是否會受到影響?

  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Yellen)就表示,其實年底前加息將是“恰當”的,美國加息將影響整個世界,從中國到巴西和土耳其等國,這些國家已習慣美國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及其催生的廉價資金。

  對本國經濟影響偏負面

  多位市場人士均表示,目前,市場對於美聯儲明年1月加息的預期較今年12月加息的預期更強。基於美國歷次加息週期的表現,今年美國市場尚不具備經濟風險過熱、某些行業存在嚴重泡沫等特點。美聯儲加息的“完美時點”在臨近,但加息的頻率趨緩。“10月美國新增非農就業人數大幅回升,失業率降至2008年5月以來的低點。另外,美國房地産復蘇穩健,新開工面積和新建住房銷量都在逐月上升。在10月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上,美聯儲取消了‘對外部金融環境波動表示憂慮’的表述,但仍表示將繼續關注。”華泰證券研究所首席策略研究員薛鶴翔認為,美聯儲正在等待加息的“完美時點”,即使是12月啟動加息,後續操作也會更加謹慎。顯而易見,在國際金融危機發生之後,美國的資本市場確實復蘇較快,道瓊斯指數也創出新高。但是,多方面的數據都反映出,美國實體經濟的復蘇基礎仍然不牢固。美聯儲的決策表明,當前的加息條件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充足。

  在民生證券研究院宏觀研究員朱振鑫看來,美聯儲加息對美國經濟的影響總體偏負面。美聯儲加息一定是以美國經濟復蘇為基礎,這意味著外部經濟和市場需求好轉,對出口又是有利的,不過由於目前美國的復蘇伴隨著糾正貿易失衡,所以中國從美國復蘇中獲得的好處在逐漸減少,而中國經濟放緩又反作用於美國經濟。“總體來看,美聯儲加息對經濟並不是什麼好消息。”朱振鑫稱。

  中美利益休戚相關

  美聯儲三號人物、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達德利(WilliamDudley)曾公開表示,海外局勢,特別是中國經濟可能潛在地拖累美國經濟。

  Dudley指出,海外經濟整體走弱,特別是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可能潛在地拖累美國經濟。強勢美元對美國出口也有負面影響。當前形勢很複雜,美國國內經濟大體向好,但庫存方面對經濟有暫時拖累,貿易方面對經濟的拖累更長久。

  美聯儲會議紀要也表示,美國仍走在年內加息的道路上,但認為威脅經濟和通脹的風險因素在增加。

  美國加息的最深刻影響將是加速中國資本流出,讓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強國可能變得更不穩定。中國是最近全球市場動蕩的源頭。“這可能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另一層風險。”花旗銀行(Citi)的新興市場經濟主管戴維·盧賓(DavidLubin)表示,“對於新興市場而言,(美聯儲加息)最為重要或者最意想不到的影響是對中國的影響。”

  他補充稱,這是因為過去6年外國銀行向中國發放的貸款大幅增加。這些銀行的融資成本受到美聯儲短期利率的影響,而後者上升幅度預計將超過長期利率。隨著利率上升,中國借款者的這一資金來源可能會被切斷。

  這可能進而直接反作用於美國,導致中國減少購買美國國債。分析師擔心,在中國將人民幣貶值後引發的市場動蕩期間,中國可能必須出售其持有的超過1000億美元美國國債,以支撐人民幣匯率。

  如果中國開始定期拋售美國國債,可能導致美國政府融資短缺,並增大美國利率上行壓力。中國持有1.27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是美國國債最大的外國投資者。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何帆對此認為,美聯儲一直強調自己維護國內金融市場和物價水準穩定的角色,而不提美元在全球經濟中所起的重要作用。當前,全球經濟復蘇基礎仍然比較薄弱,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各自面臨新的問題。日本在量寬刺激無力之後,結構改革逐漸停止,長期增長動力不足;歐洲內部經濟分化愈加明顯,內部協調困難重重;大宗商品價格自年初以來大幅下跌,許多依賴出口的新興經濟體收入下降,經濟增幅減緩;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凸顯,經濟結構亟待優化。

  美聯儲在2014年10月宣佈退出量化寬鬆之時,便引發了市場恐慌,大量資本流出新興市場。美聯儲此時加息,會促使國際資本流回美國,給世界其他國家特別是新興經濟體帶來巨大的負面溢出效應。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