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5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金融脫離實體經濟就是泡沫

  • 發佈時間:2015-11-04 11:31:14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日前,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監會、中國證監會、中國保監會為支援單位的“2015金融街論壇暨第十一屆北京國際金融博覽會”在京召開。受邀的政府有關部門領導、金融監管機構領導、金融領域知名學者、國際金融組織和金融機構負責人就“新常態、新功能、新金融”等相關主題展開了討論——

  “新常態”早已不是一個舊詞,當前中國經濟也已經進入了新常態。從目前來看,在這樣一個新常態下,實體經濟和金融行業都同樣面臨著非常大的挑戰。實體經濟在“三期疊”加的影響下,面臨産能過剩、結構調整的陣痛,金融行業也面臨著有效需求不足、不良資産加速暴露的壓力。金融當然要服務實體經濟,不過究竟金融能夠做什麼?實體經濟需要什麼?仍是一個需要認真探討的話題。

  企業首先應該自己找出路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談到適應新常態的兩大要求:企業必須適應市場化,自己找銷路籌資金;適應第三産業為主的國內經濟。在他看來,中國過去增長率之所以高,是因為我們處在第二階段:工業化階段。但現在,中國已經從工業化階段向後工業化階段過渡,“過渡的時候能保持這麼高的經濟增長率嗎?不可能的。”

  厲以寧認為,在後工業化階段,如果還和過去一樣保持8%以上的經濟增速,如此一來只有産能過剩。“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下來,能夠下到7%,下一步到6.5%,再到6%,這已經是從第二階段向第三階段過渡的過程中算是高的了。如果能長期保持5%,那也是不錯的。”他表示。

  在談到金融所起到的作用時,厲以寧談及金融的幾大作用:一是參與解決農村的改革問題;二是大力建設公共投資基金;三是鼓勵創新、鼓勵創業;四是鼓勵國有大企業改革。

  “金融如果離開了實體經濟就是一個泡沫,這次危機産生,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金融業的發展脫離了實體經濟的需要,使得這個事情有了非常壞的結果。”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著名經濟學家李揚表示。

  李揚表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發展的一個金科玉律,它産生之初就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不過他緊接著表示,在實踐中大家説到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經常就被這樣一個命題簡化為金融業要無條件地為實體經濟所提出的需求服務,要滿足實體經濟提出的資金需求,在中國甚至被簡化為金融業要無條件地滿足實體經濟的貸款需求。

  “我認為這是一種誤解,大家知道新常態很重要的特徵就是經濟結構進行劇烈地調整。這個調整自然要涉及到企業,涉及到産業,涉及到各种經濟活動,自然會有一些企業發展會走下坡路、有些産業要衰落、有一些産品可能甚至會被消滅,如果説我們對這樣一些企業、這樣一些産業、這樣一些産品都提供資金支援的話,應當説這不是新常態的一個要求,我們金融就需要來為新常態、為經濟結構調整,為淘汰掉一些落後産能,淘汰掉一些落後企業提供服務。”李揚如是表示。

  全面綜合發揮金融的功能

  “簡單地把金融是不是提供錢作為是否服務實體經濟這樣一個標準的話,那是比較片面的。我覺得在新常態下,特別是在有劇烈的結構調整需求的情況下,特別要綜合地全面地發揮金融的功能。”李揚認為。

  李揚認為,金融除了媒介、儲蓄和投資的功能外,還具有提供支付清算的便利、資訊和風險管理機制的功能。不過,他認為,在新常態下,不能簡單地把金融是不是提供錢作為是否服務實體經濟這樣一個標準的話,在目前這種有劇烈的結構調整需求的情況下,特別要綜合地全面地發揮金融的功能。

  “根據新常態的需求,我覺得下一步可能應當重點地發展金融的某一些功能,或者某一些市場。第一個,我覺得是要發展資本市場,儘管中國的股票市場,最近出了一點兒問題,還在調整過程之中,當然這些自調整的功能已經逐漸地恢復了。但是資本市場的不可或缺性,尤其是在新常態下,必須充分地認識到。”李揚表示,面對這種情況,銀行為主的金融體系顯然是不能滿足需求的,因為銀行的功能它是以謹慎為基本原則,所以依靠銀行體系來支援創業創新勉為其難。

  “此外,應當發展一些支援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一些金融機構和金融安排。比如説金融租賃,它是一種金融活動,它的起點,它的第一步需求是來自産業,因為有這樣一種對設備,或者對一種設施,或者一種實體的廠房什麼等等的需求,首先是有這個需求,傳統的思路自己去借錢,但是各種原因使得他不能借錢。這個時候如果能提供一個有效的金融租賃的機制,很多活動就可以展開了。”李揚指出。

  “當然,還有供應鏈金融,這個概念已經提出了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如何來發展供應鏈金融?應當説我們現在還沒有很好的制度安排。所謂供應鏈金融,沿著實體經濟産品交易的線索來提供金融。”不過,李揚也表示,目前中國在這一塊供應鏈金融不是沒有,但是基本上是被淹沒在商業銀行的一些貸款活動之中。他希望在這個過程中開發出各種各樣的商業範例,能夠開發出各種各樣的短期的融資工具。

  此外,李揚也認為,但是用網際網路來發展各種各樣的金融活動,如P2P網貸、眾籌等模式,確實對滿足小微企業的需求産生了一定的作用。

  推廣産融結合

  針對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兩個主體互相的關係,李揚指出,為什麼不考慮讓這兩種功能居於一體呢?“我們應當看到包括像美國這樣的完全依賴市場的國家裏,它也有産融結合的例子,它可能大企業基本上都是産融結合的,德國基本也是,甚至有很多企業不上市,但是每個企業既有産業功能,也有金融功能。”他指出。

  對此,招商局集團總經理李曉鵬表示贊同。他認為,在新常態下保持經濟的穩定發展,需要很好地研究一下金融和實業怎麼聯合起來走出困境。

  “以招商局在産融結合方面的實踐為例,我個人認為産融結合本質上是企業在産業與金融之間的一種全局性的資源配置,通過對資源的高效配置形成産融兩者之間相互依存,又各自獨立,同時又相互聯繫的這麼一個促進的作用。通過産融結合,雙方可以獲得在客戶、業務、資本等多方面的協同作用。”李曉鵬認為,一般而言産融結合可以發揮增加生産、促進銷售、降低成本、盤活資産、提高收益等基礎性的作用。他指出,隨著經濟發展逐步進入新常態,産融結合的作用會更加明顯,一個是産融結合可以推進實體産業和金融的協調發展,這裡包括了兩個層次,首先産融結合可以更好地協調産與融的關係,産與融本應該是夥伴關係,共生共榮的關係,金融業不可能脫離經濟基礎而孤立發展,不可能在經濟下行通道中獨善其身。

  “我認為,産融結合的第二個作用是有利於提升綜合管理水準。在實體産業領域擁有豐富的經營和管理經驗,在人才儲備、企業運營等方面均有深厚地積累,可以在客戶轉接、客戶共用、風險管理等方面給予金融機構各方面地支援,尤其是在風險管理方面,在當前資産品質下行的背景下,可以利用在實體領域的業務經驗,可以幫助分散、吸收、抵禦、消化相關領域存在的風險,對於目前已經形成不良資産的企業,也可以輸出實體産業優秀管理的經驗,通過重構戰略目標,提升精細化管理等多項措施來改善不良金融資産標的企業的運營狀態,幫助金融機構進一步提升金融品質和防範技術風險。”李曉鵬指出,産融結合還使得金融服務更加接近市場,突破了業務合作的傳統框架,使金融深入到實體工作的戰略當中,更加了解實體需求。他認為,在産融結合的背景下,金融機構的董事會得以引入大批在市場和實體經濟方面非常專業的專家,這些既懂金融又懂實業的專家,能夠更加理解中央政府的宏觀調控意圖,從而更好地推動管理層去落實這些經濟政策。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