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清理倒計時,配資公司何去何從?

  • 發佈時間:2015-09-15 05:34:21  來源:今日早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昨晚,證監會公佈清理配資業務的最新數據

  清理倒計時,配資公司何去何從?

  □本報記者 褚睿雅

  9月,“配資公司”再次成為市場的焦點,證監會清理配資賬戶升級,違規存量資金亦被要求退出市場。據證監會發言人昨晚公佈的數據,有待清理的配資賬戶尚有2094個,持股市值約1876.27億元。據悉,此次清理場外配資進程是按以下標準執行——“存量10億以下的要在9月11日前完成;10-50億要在9月18日前完成;50-100億要在9月25日前清理;100-150億則在9月30日前;300億以上有兩家證券公司,清理工作要在10月31日前完成。”

  這份時間表,無疑是一份“最後通碟”。這一輪的清理配資賬戶,被配資業內人士稱為是“末日輪”。此前,雖然證監會也多次表示要清理場外配資,但仍有部分配資公司不以為然,繼續用存量資金低調開展配資業務。“末日輪”一開啟,還沒有停止業務的場外配資公司都崩潰了。

  杭州一配資平臺負責人加班加到流鼻血

  張先生是杭州一家配資平臺的負責人。今年1月A股行情如火如荼之際,他的公司開始介入配資業務。

  “前幾個月都很好。我們有投資人,不缺資金。借款人也很多。借款人的賬戶掌握在我們的手中。到了平倉線,我們就可以對客戶的股票進行平倉。可以説,股票配資是所有網際網路金融産品裏資金最安全的一種。自從我做配資以後,我認識的好些做P2P平臺的朋友也都準備改行來做配資了。”

  然而,美夢稍縱即逝。好日子大約只持續了半年,6月以後市場翻天覆地,配資很快變成他手上最燙手的業務。

  “股市開始持續暴跌,一開始大家都認為是短暫調整,還追加保證金死扛。後面你也知道了,非常慘烈,爆倉的客戶很多。我們被強平弄得疲憊不堪,每天都得讓員工盯著客戶,要麼平倉,要麼補保證金。當時公司所有人幾乎時時刻刻都在公司加班,一方面應付客戶的諮詢,另一方面,還要催著行將爆倉的客戶追加保證金。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半夜就把客戶的股票挂在跌停板上。那段時間我每天就睡幾小時,看到K線圖頭就疼。”

  7月份,杭州有些配資公司感覺風向不對,逐步停止了配資業務。張先生也想過中止配資業務,但是轉念一想,手上還有很多客戶,貿然把業務停了會很麻煩。何況公司有一部分籌集來的資金利息已經先付到年底,如果停止,公司就要倒賠很大一筆利息。

  張先生説他當時心存僥倖,認為存量資金應該不會被清,這業務做到年底應該沒有問題。未曾想到,9月份,證監會就出手清理存量資金了。

  “看到證監會説要清存量配資資金的時候,我感覺被潑了一盆冷水,馬上就召開公司高層開會,連夜商討清理配資的方案。我叫業務員也立刻行動起來,馬上給客戶發短信,通知他們停止配資。短信的內容怎麼説,我們也是再三斟酌,既要請求客戶的諒解,又要表示我們的無奈,還要讓客戶明白不清倉後果有多嚴重……總而言之,這回一定要清倉!那個星期,我們幾乎就在客戶的電話轟炸中度過,公司的幾路電話此起彼伏,有的客戶態度還好是來詢問,有的直接就是來質問的,員工們感覺累得脫了一層皮。好在之前杭州已經有做配資的同行停止配資業務的先例,客戶經過勸解漸漸地接受了現實。最終所有客戶都被我們説服。”

  張先生説,這一個星期忙下來,鼻血都流了三次,都是因為著急上火鬧的。“我活了快40年了,從來沒有這麼焦慮過,把我老婆嚇得不輕。她給我熬清心茶,叮囑我一天喝三次,生怕配資清完,我也進醫院了。好在現在配資都清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部分停牌股沒有辦法清理,只能集中管理,一旦股票復牌,馬上幫客戶清倉。”

  “我們5月份的時候資金規模接近2億。7月份以後,我們就開始有意識地減少配資資金,公司資金規模收縮到只剩下幾千萬,所以清理起來還算是快的。如果還有幾個億的資金,那我估計就不是流鼻血那麼簡單了,會被逼瘋的。”張先生説,他身邊做配資的公司也基本上都清光了,估計配資公司這邊剩下的可能不到1000億了。

  溫州配資行業,80%已經退出

  陳先生是溫州一家配資公司的負責人。他告訴記者,月初他們接到券商口頭通知要求清理存量資金後,一直在努力清理配資,到上週四除了少量停牌股,已經把持倉股票全部清光。他現在正考慮接下去該轉型做什麼,畢竟還有員工要吃飯。

  “我們公司規模不算大,資金量最高的時候也不足1億。後面行情不好,配資的客戶也少了,所以清理起來也沒有那麼痛苦,客戶都還是比較理解的。”

  “4月底的時候,我去烏鎮參加一個配資行業的大會。當時參加配資大會的有500人,非常熱鬧。那個時候,有機構統計過配資公司的情況。國內有配資公司近萬家,從業人員8萬人,我估計,大跌後這個數字得除以二,至少有一半人不做了。到現在,已經有80%的公司都退出這個行業了,剩下那20%的,要麼轉為最初的線下民間配資模式,要麼還在努力清配資。”

  陳先生還告訴記者,退出的這些配資公司中,有些甚至是今年四五月份才成立的。“那個時候正是配資行業最好的時候,所以大家都往裏涌。我們公司一個小夥子,看配資這行業錢好賺,4月底就辭職去杭州單幹了。聽説他租了寫字樓,買了幾臺電腦,買了一個軟體,招了兩個員工,去微信朋友圈、微信群裏推了一些廣告,也就做起來了。他們自己沒錢的,其實就是給別的配資公司做配資仲介。但他們運氣不好,大部分客戶是5月份建倉的,6月大跌,幾乎完爆。這個月月初,我聽説這家公司也清光了配資賬戶,不做了。他們總共就做了3個月。”

  有配資老闆光還民間借貸

  就要賠上幾十萬利息

  記者了解到,之前籌資多的配資公司,現在日子普遍艱難。

  配資公司的出借資金來源於很多渠道,其中有不少是從民間借貸來的。按照現在的“規矩”,這些資金借來時要先支付利息,錢才會到賬。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我知道有個配資公司的老闆,資金就是民間借貸來的。現在開始清配資了,他這筆資金就砸在手裏了,要賠上幾十萬利息。”

  除了民間借貸,還有很多是銀行、信託渠道過來的資金。經過之前的大跌,很多上市公司選擇了停牌。那些停牌的股票不能賣, 配資公司就得給客戶墊資,償還銀行的優先級資金。不少配資公司只能從民間借貸渠道借錢替客戶還銀行的錢。如果客戶多,配資量大,墊資就多,付的利息也多。在配資業務都叫停的情況下,這就是一筆純支出。

  陳先生説,“我知道有個配資公司,是兩個老闆合夥的,當中一個老闆除了給客戶墊資,自己也在配資炒股,結果爆倉了,賠了好幾千萬元,最近跑路了,把爛攤子都留給另外一個老闆。留下的那個都快崩潰了。”

  最早清配資的P2P公司已經轉型

  新業務轉向為創業企業融資

  比起還在忙著清配資的公司,在7月份已經把配資業務停了的公司現在就輕鬆多了。經過一個多月的整理,他們已經開始上新産品了。

  杭州的米牛網,是國內知名的“線上股票配資P2P平臺”之一,也是行業內最早主動叫停配資業務的公司之一。從去年上線到今年7月,不到一年時間裏,投資者通過米牛網總計借款人民幣50億元。

  7月12日下午6點42分,證監會辦公廳官方微信“證監會發佈”發佈《關於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彼時,正在開另外一家公司董事會的米牛網CEO柳陽,微信都快爆了,一看都是熱心朋友們的報信。當晚8點半,他召集管理層開緊急會議。

  7月13日0點38分,米牛網發佈《致米牛網用戶的公開信》,公告停止股票質押借款的仲介服務業務。

  7月13日淩晨2點,米牛網完成官網改版。

  7月13日淩晨4點22分,柳陽給公司全體員工發了一封《致所有米牛人的公開信》,信中説:“成功的路上不會一帆風順,今天經歷的一切,都是將來我們成功時可以述説的故事,希望我們能一起回憶”。

  昨天,米牛網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米牛網從5月就已經開始減少股票質押借款仲介業務。到5月底,公司借款資金存量已經比高峰期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至7月30日,米牛網基本完成除停牌股票的所有存量清理工作。

  在連續50天沒有可投資産品後,米牛網基於創業企業股權抵押的創業借款理財項目在9月初上線,並獲得了平臺投資客戶的熱情支援,第一個産品于5分鐘內即告售罄。至9月9日,該平臺已經上線了15個産品。

  而據記者了解,杭州另一家配資平臺“銀子鋪”自7月13日起也逐漸停止了配資業務。之後,“銀子鋪”于8月中旬轉型做起了汽車金融,目前也已經上線了多款産品。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