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用真情撫慰歷史的傷痛

  • 發佈時間:2015-08-31 05:47:06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團隊簡介

  衢州市是抗戰時期日軍細菌戰中浙江省受傷害最大的地區,至今仍有39名受害者長年飽受爛腳病痛折磨。該市柯城區人民醫院成立了一支由萬少華帶隊的醫療小組,7年來免費救治這些爛腳病人。“萬少華團隊”由12名來自一線科室和後勤部門的醫護人員組成,多為80後和90後,平均年齡不到30歲。因平時工作繁忙,“萬少華團隊”都利用節假日為細菌戰受害老人出診,沒有加班費、補貼和調休,共到府醫治、換藥2000余人次。

  70年前,日軍在中國發動了慘絕人寰的細菌戰;70年後,硝煙散盡,戰爭的創傷卻仍在繼續。在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區,有一群細菌戰受害者長年飽受“爛腳病”的折磨。

  幸運的是,在柯城區人民醫院,有一支由年輕醫護人員組成的“萬少華團隊”,7年來風雨無阻,利用節假日義務到府救治、關愛細菌戰受害老人。據統計,他們共到府醫治、換藥2000余人次,併為這些爛腳病老人建立起翔實、特殊的病例檔案和個性化治療方案。

  日寇暴行的見證

  魏洪福14歲那年在衢州城郊的龔家埠頭村種地,染上了怪病。起初是腳上起水泡,奇癢無比,沒過多久,便潰爛開來。

  8月底,記者走進柯城區九華鄉塢口村。夏日的陽光照耀著綠意蔥蘢的小山村,卻照不進陰冷的老宅大廳。87歲的魏洪福身著長衣長褲,兩隻褲腳卷到膝蓋。他骨瘦如柴的右踝上,包紮著厚厚的紗布,仔細看去,還有發黃的液體滲出。褪去紗布,一個手掌大小的創面躍入眼簾:血肉裸露橫陳,發黑的傷疤觸目驚心。

  這是70多年前侵華日軍的細菌戰給他留下的傷口。在衢州,像魏洪福這樣深受爛腳折磨的老人,還有近200人。

  1940年10月4日,日軍向衢州空投了第一顆細菌炮彈。6天后,衢州上營街一帶居民發現了大量死老鼠。不久,一種急性流行病快速蔓延。此後,日本又在浙贛戰場實施了兩次較大規模的細菌戰。

  為什麼是衢州?這與衢州所處的戰略位置密切相關。衢州位於浙贛閩皖四省交界處,戰略位置相當重要,而且城東建有當時中國東南各省最大的軍用機場。通過細菌戰攻擊衢州,是侵華日軍早已定好的重要軍事計劃。據稱,衢州成為日軍細菌戰在浙江造成傷害最為嚴重的地方,更與著名的“東京上空30秒”相關。為報復日軍偷襲珍珠港,1942年4月18日,美國16架B-25型轟炸機從太平洋上的大黃蜂號航空母艦起飛,轟炸了東京、大阪、神戶等城市。等日本軍隊反應過來,轟炸機隊早已飛離日本。

  但離開日本本土後,16架轟炸機卻由於天氣惡劣和燃料耗盡,均未能平安降落在原定的衢州機場,大部分迫降或墜落在衢州附近區域。在衢州及周邊地區中國軍民的幫助下,80名機組人員中的64人獲救,最終全部安全返回美國。此後,衢州遭到日軍細菌戰的殘忍報復。到1948年,細菌戰致使衢州累計發病多達30余萬人,死亡高達51407人。

  儘管戰爭早已結束,但日軍留下的傷害,依然留在老人們的身軀和記憶中。魏洪福告訴記者,14歲那年,他在衢州城郊的龔家埠頭村種地,染上了怪病。起初是腳上起水泡,奇癢無比,沒過多久,便潰爛開來。解放後,魏洪福到衢州城裏的水亭街找中醫徐清祥看病。徐清祥給他開了一服藥,但一週後復診時,徐清祥看著他毫無起色的“爛腳”直搖頭:“你這腳恐怕要爛到死了……”這以後,魏洪福又輾轉浙江杭州、金華、衢州等地的多家醫院診治,不僅傷口沒有好轉,還花光了家裏的積蓄。

  讓受害老人好好活著

  “活著,就是一種抗戰。我們要讓受害老人好好活著!”萬少華説,“作為年輕醫生,我們應該有擔當,扛起自己的責任,為細菌戰受害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正當魏洪福萬念俱灰時,一支特殊團隊的出現重新點燃了老人對生活的希望。2009年3月,浙江省決定對日軍細菌戰受害者實施醫療救助,並率先在衢州市柯城區人民醫院試點。當月起,柯城區民政部門和衛生部門試點為當地細菌戰“爛腳病人”實行醫療救助,由柯城區人民醫院組織治療小組開展工作。

  外科醫生萬少華聽到消息後,主動請纓加入這支特殊的“抗戰”隊伍。不久,柯城區人民醫院組成了由萬少華帶隊的“日軍細菌戰爛腳病”12人治療小組。他們以流行病學調查為依據,共確定了39名細菌戰受害者。魏洪福也是其中一員,得到了團隊專業的救護,創面漸漸減小。

  “活著,就是一種抗戰。我們要讓受害老人好好活著!”萬少華説,“作為年輕醫生,我們應該有擔當,扛起自己的責任,為細菌戰受害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然而歷史的傷口,連經驗豐富的醫生們都為之震驚。萬少華至今還記得第一次到魏洪福家的情景:沒進門就聞到陣陣惡臭,躺在床上的老人,瘦得皮包骨,兩條腿大面積腐爛,仔細看都看得到蛆……

  給他們留下沉重記憶的還有劉四古老人。離家十幾米就能聞到傷口的惡臭,走進家門,螞蟻、蒼蠅、蛆蟲等在腿部亂爬,老人的腿因為潰爛發膿,只能敞露著。“爛腳的水、皮屑會掉在地上、床上,所以睡覺的地方都墊著塑膠布,長年不打掃、不換洗。”團隊成員鄭新華告訴記者,他第一次為劉四古完成清洗雙腿、消毒、上藥、包紮等治療過程後,全身上下都沾染了那股腐爛的臭味,走在路上,路人都掩著口鼻繞著他走。回到家裏,新婚的妻子問他:“你這是怎麼了?這麼臭!”鄭新華默默洗完澡、洗好衣服又去上班了……

  看到爛腳老人長年忍受著這樣的病痛,治療小組更加堅定了為老人們醫治的決心。團隊成員余志斌説:“從來沒見過一個人的腳能爛成這樣,那種難受就好像有人拿著刀子在我身上劃!我們當醫生的,看著他們一點點好起來就是最大的安慰,我能堅持這項工作的理由就是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

  但是,潰爛了70年的傷口,想要癒合卻並不容易。

  面對從未接觸過的特殊病況,治療小組結合流行病學調查、患者病史,自發組織學習《創傷外科學》等書籍;他們向原衢州衛生防疫站站長、細菌戰的研究者邱明軒請教;對病人取樣細菌培養、取樣送病理檢查,初步掌握了細菌的特點。同時,他們還向浙二醫院燒傷科主任韓春茂教授、北京301醫院付小兵院士等專家學習請教,共同探討治療方案。

  在不斷調整治療方法的過程中,治療小組還針對不同創面的病人制定了個性化的治療方案,確保治療效果。

  用真情撫平心理創傷

  有的老人對萬少華團隊的做法不理解,十分抗拒他們的救治。團隊7年如一日的堅持,終於換來了老人們充滿溫情的一舉一動,也把他們當成了自家人。

  在治療團隊的救治下,老人們潰爛了70多年的傷口漸漸癒合、好轉,但對於這些長期獨居的老人們來説,身體的創傷遠沒有心理的傷痛沉重。

  “我們剛開始摸底調查爛腳病人時發現,有的患病老人就一個人住在村裏。因為氣味太臭,大家都躲著他們。他們非常自卑,把自己封閉在家裏,有個老人甚至連妹妹的葬禮都不敢參加。”衢州柯城區人民醫院黨委辦公室主任張桂芬説。

  溝溪鄉碗窯村的巫雙良老人,從1942年起便出現爛腳的病狀,至今已經73年。因為爛腳、貧困,巫雙良終身未娶,靠政府發放的低保金生活。

  “2009年,我們團隊到府為巫雙良老人治療,起初他是非常抗拒的。”萬少華回憶,當時老人大聲喊著:“我窮了、爛了幾十年,從來沒人給我免費治療,天上怎麼可能掉餡餅呢?你們肯定是騙子!”他一邊説,還一邊將家中物品直接甩向萬少華,把他們趕出了家門。

  老人的憤恨並沒有讓他們就此止步。為化解誤會,萬少華只好求助村幹部做溝通工作,一再跟巫雙良耐心解釋勸説,告訴老人,他們免費為他治療,是來幫助他的。幾番勸説後,巫雙良將信將疑,終於將潰爛的左腿伸向了萬少華。

  “我很理解老人痛苦的心情,這麼多年的爛腳毀了老人的一生。”萬少華告訴記者,對於這種不理解,他有心理準備。

  經過一次次到府救治,老人原本潰爛的左腿有兩三處創面開始結痂。看著漸漸好轉的腿,巫雙良滿心歡喜。此後,只要看見萬少華,他臉上都堆滿了笑容,平時頭痛發熱也找他,把萬少華當成了自家人。

  從抗拒到信任,從醫患到家人。“萬少華團隊”7年如一日的堅持,換來了老人們充滿溫情的一舉一動:“來來來,先吃顆家雞蛋,營養營養。”“這些筍幹都是自己家曬的。”……

  7年來,這支可能是全國唯一有固定排班表的醫療團隊,奔波在鄉間,從未停歇,從無怨言。當被問及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他們?年輕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説,“是老人們需要我們!”

  1992年出生的護士佔倩穎,自2011年參加工作後,一直參與“萬少華團隊”的工作,從未見過爛腳病的她,得知這是日軍細菌戰造成的很氣憤。

  去年,佔倩穎懷孕,家人在家裏貼滿了漂亮寶寶的照片,希望她多看看寶寶。可佔倩穎依然選擇定期下鄉,為爛腳老人換藥,直面血肉模糊的創傷。

  “和老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常看到老人們流淚。老人們的淚水,掉在地上,也點點滴滴落在我們的心裏。”柯城區人民醫院護理部副主任徐麗芳説,“很奇妙,那一刻,什麼臟,什麼臭,都沒有了”。

  如今,“萬少華團隊”的事跡感動著衢州這座“最美之城”。連日來,由衢州4家醫院的醫護人員、衢州職業技術學院護理專業的學生及市民自發組成的救助“爛腳病”患者的志願者服務隊,主動加入愛心接力的隊伍,撫慰受害老人群體。當地媒體推出“關注日軍細菌戰倖存者”活動,衢州市福利彩票中心決定捐贈120台輪椅,並安排10余萬元公益金。9月初,上海的專家團隊將到柯城人民醫院,對這些爛腳病老人進行會診。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