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四川眉山土地流轉激活現代農業

  • 發佈時間:2015-08-12 01:00:23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記者 陳健  責任編輯:羅伯特

  作為30多年前全國農村改革的發源地之一,西部農業大省四川如今正吹響新一輪農村改革的號角,其中,眉山市推進土地集體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三權分離”,放活土地經營權,並以此為農村改革突破口,培育農業新型經營主體,使農業生産由分散經營走向適度規模經營,提高了農業勞動生産率和農業現代化水準。

  土地“三權分離”解放農民

  50歲的四川眉山市彭山區農民張碧華種了半輩子地,前幾年曾因家裏的土地“賣也賣不掉、種也沒法種”而發愁。如今,隨著新一輪農村改革鋪開,她開始真正嘗到土地帶來的“甜頭”。

  岷江現代農業示範園區跨眉山市東坡區、彭山區兩個區,北部是四川天府新區,南部是眉山市主城區,屬於典型的都市近郊型農業園區。盛夏時節,記者在園區內的彭山區公義鎮馬林村見到村民張碧華時,她正在果怡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葡萄架下剪枝。

  “原來家裏的5畝多地,先是種水稻,不掙錢,後來種川芎、澤瀉,最好的一年才掙了三四千元錢。”張碧華説,現在年輕人都在外打工,不願回家種地,家裏的地“賣也賣不掉、種也沒法種”。

  果怡農業總經理賈強説,公司2014年在當地流轉土地260畝種植葡萄,畝産葡萄3000斤,批發價每斤10元,每畝地年産值達3萬元。

  眉山市委副秘書長宋良勇説,園區內類似這樣的農業公司很多,目前,土地租金一般按每畝800斤稻穀的市場價付給農民,農民就近在農業公司打工,每月工資1500元至1800元。

  “我們把土地流轉給農業公司,又在農業公司幹活,租金加務工收入一年接近2萬元,比原來強多了。”張碧華説。

  地處成都平原南端的眉山市是一個農業大市,其轄區內有重要的糧經作物基地東坡區、彭山區,有四川第一、全國第三人口大縣仁壽縣,這使得眉山農村改革探索歷來舉足輕重。

  在新一輪農村改革中,眉山以推進土地集體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三權分離”為核心,放活土地經營權,培育農業新型經營主體,使農業生産由分散經營走向適度規模經營,提高了農業勞動生産率和農業現代化水準。

  在位於仁壽縣的眉山天府花海觀光農業園區內,千畝花卉爭奇鬥艷,不少遊客穿梭其間。園區管委會主任陳青松説,園區2013年成立,有耕地2.5萬畝、林地2.6萬畝,集休閒、觀光、攝影等於一體;目前,園區內土地流轉率達到40%,花卉園林産業面積達1萬餘畝。

  園區內“蝶彩花卉園”經營者范世明告訴記者,他經營的花卉園面積1500畝,主要種植非洲菊、玫瑰,非洲菊,每畝年産值4萬元以上,玫瑰每畝年産值2萬元以上;在花卉園內常年務工的當地農民有130多人,年每人平均務工收入1.5萬元。

  將土地流轉給“蝶彩花卉園”又在此打工的清水鎮石鼓村村民徐孝明説,“現在一個月掙的錢,比以前一年種地都多。”

  眉山市委書記李靜説,新一輪農村改革是在工業化、城鎮化加速進程中展開的,推進土地集體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三權分離”是這一輪生産關係調整的核心;目前,眉山市正按照中央和四川省決策部署,從加快確權登記頒證、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培育新型經營主體、健全農業社會服務體系、深化農村金融制度創新等幾個方面著力,抓好新一輪農村改革。

  記者了解到,當前,農民已從城鄉“兩頭跑”變成“兩為難”:既不甘心守著家裏幾畝地過日子,又放不下家裏的土地。有些農民是在農忙季節回來種地,還有些農民讓親戚幫著種。這樣一來,土地出産率降低了,還有些地沒人管就荒廢了。對此,土地集體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三權分離”這一改革新舉措,鼓勵外出打工的農民將自己承包的土地流轉出去,使農民從土地中解放出來。

  土地經營權抵押破解貸款難

  在彭山區觀音鎮果園村,青年種植大戶張籍友5年前大學畢業後,流轉土地33畝種植葡萄,建成了自己的紫藤家庭農場,如今,規模已發展到66畝,種植品種不斷增多。嘗到家庭農場的甜頭,張籍友決定今年將葡萄大棚進行改造,但由於改造大棚、購買肥料和新流轉土地都需要錢,資金短缺讓他頭痛。

  “沒想到,現在我們能憑土地向銀行抵押貸款了。”今年6月,張籍友憑藉其66畝葡萄、草莓、紅心蜜柚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基礎設施和種植存續期的預期經營收益等,作為銀行抵押物,獲得郵政儲蓄銀行100萬元貸款。

  彭山區是國務院2014年確定的全國農村改革第二批34個試驗區之一,張籍友獲得的這類貸款,就是改革試驗其中一項。

  彭山區委常委郭茂説,為穩妥推進農村産權抵押融資貸款試點,彭山區與郵儲銀行彭山支行共同確定了農機具抵押、存貨抵押、訂單抵押、土地流轉收益保證、涉農直補資金擔保、林權抵押、蔬菜大棚抵押、應收賬款質押、廠房抵押、畜禽産品抵押、水域灘塗使用權抵押等多個創新業務。目前,彭山區建立了1000萬元的農村産權抵押融資風險補償資金基金;郵儲銀行彭山支行每年匹配貸款資金1億元,農戶單筆貸款金額最高可為200萬元。

  眉山市委副秘書長、市深改辦常務副主任王軍説,新一輪改革解決了長期困擾農村的“抵押貸款難”。承包權和經營權分離之後,原來承包土地的農民仍然有長期穩定的承包權,能夠一直收取租金,獲得比較穩定的收入,而經營土地的人則可以用他的經營權來抵押。

  “經營權抵押給金融機構,但這並不影響農民作為承包農戶和集體土地的承包關係。”王軍告訴記者,即使經營者到期不能償還貸款,農民作為土地承包人的權益也不受損害,金融機構只能以土地經營獲得的農産品收入或者地租收入先進行償還。

  引導農村居民實現身份轉變

  在王軍看來,“三權分離”後農民通過農村土地的轉讓承包獲得租金,就是轉讓了經營權獲得收益,如果需要時還可以再拿回來。農民把地轉包給別人,讓農民沒有了後顧之憂,兩口子去城裏可以安心打工,一年下來,土地租金加上打工掙的錢,家庭收入比以前提高了。而對於租種土地的種植大戶、專業合作社、農業公司等,土地經營規模上去了,農業生産效率也隨之提高。

  土地制度是農村的基礎制度,當前各地農村改革進入深水區。從四川等我國南方地區實際情況來看,包産到戶後一家一戶的家庭生産經營發展至今,30多年來,小塊、分散農業生産的投入、産出效益已到極限;同時農村勞動力大量向城鎮轉移,“誰來種地”問題凸顯。

  記者採訪的相關幹部認為,從目前實踐來看,以“三權分離、家庭承包、多元經營”為基本特徵的新一輪農村改革,能夠有效放活土地經營權,且兼顧了城鎮化、工業化背景下保護土地資源和農民土地財産權益,兼顧了農業生産的效率與公平。結合四川農村的探索,他們認為幾個方面需重視:

  ——土地流轉需堅持群眾自願與政府引導結合。各地推進農村改革,既要避免農民對業主“坐地起價”,又要避免農民土地“被流轉”。

  宋良勇説,岷江現代農業示範園區的做法是,在土地流轉中充分尊重農民意願,成立公益性、專業化的土地信託流轉服務公司,引導農戶通過信託方式規範流轉土地經營權;由村委會收集、整理、匯總農戶流轉意願,向鄉鎮土地流轉服務公司提出委託申請,並簽訂土地信託流轉協議。

  ——解決好農民從土地中解放出來後“身份轉變”問題。

  “眉山整合産業發展規劃、城鎮佈局、基礎設施建設等要素,引導農村居民實現身份轉變。”王軍説,例如通過縣城集鎮購房、拆遷安置、土地“雙掛鉤”貨幣化安置等方式,引導天府新區、集鎮周邊農民轉變為城鎮居民;通過免費技能培訓、勞務推薦等,引導農村適齡勞動力轉變為産業工人;鼓勵有技術懂經營的農村能人、專業大戶成為農業業主;對留守農村的群眾,引導其就近就地在農業業主處務工。

土地流轉 詳細

漲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
1 北大荒 11.56 4.52%
2 新農開發 6.80 4.46%
3 羅 牛 山 10.77 4.26%
4 海創B股 0.46 3.37%
5 杭鋼股份 6.75 3.37%

跌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
1 步森股份 21.30 -4.44%
2 威華股份 15.99 -3.09%
3 廣宇發展 12.71 -2.83%
4 永安林業 12.07 -2.19%
5 中國武夷 8.85 -1.78%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