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日本財閥住友商事時隔16年再虧損:上財年虧731億日元

  • 發佈時間:2015-08-04 01:18:00  來源:人民網  作者:陳言  責任編輯:羅伯特

  原標題:日本財閥住友商事時隔16年再虧損:上財年虧731億日元

  日本“財閥”商事企業座次更替

  【國際】伊藤忠取代住友躋身前三

  住友商事16年來首度虧損,伊藤忠憑藉投資中國擠入前三

  《中國經濟週刊》特約撰稿人 陳言|日本東京報道

  “財閥企業”在今天的日本已經説得不多,但所有人心裏有數:三井物産、三菱商事、住友商事是日本商事企業的前三。在普通日本人心裏就是這麼排的,這麼多年雷打不動。

  但今年住友的情況有相當大的變化。今年5月,住友商事發佈的2014財年財報顯示,住友商事最終虧損731億日元,這是時隔16年住友商事再度出現年度虧損。

  如果僅以投資及貿易的商事企業的資産規模排座的話,如今是三菱商事、三井物産及伊藤忠商事位居商事企業前三名。住友差不多和緊緊跟在後邊的丸紅商事一樣,只是在第二方陣中艱難前行,能不掉隊就很不錯了。

  導致這樣變化的原因在於過去三年間,住友在能源上的投資發生了巨大的虧損,這個虧損讓住友在其他方面賺的錢已經不能全部填補能源投資的虧損,不少日本評論家已經很難想像住友商事還能鹹魚翻身了。

  “住友商事本來是商社中財務基礎最好的企業,而且本來就是做房地産的企業,在東京有相當多的房地産。他們行事謹慎,肯花時間去做長項業務,在商事企業中過去是家大放異彩的企業。”一位商事企業的高管對筆者説。現在住友商事遭遇赤字,令人大跌眼鏡。

  相比之下,在商事企業中,因為和泰國正大公司一起向中信公司投資1.2萬億日元,讓人覺得非常異類的伊藤忠,現在已經把住友商事從三大商事企業中擠了出去,自己坐上了第三把交椅。2014財年,伊藤忠的利潤突破3300億日元。

  “伊藤忠有意坐日本商事企業頭把交椅的。”報道商事企業的日本記者對筆者説。以伊藤忠對業務及市場的選擇能力看,這並不是不能實現的目標。

  住友商事:失敗的美國頁巖氣投資

  日文中有個比較讓人覺得新奇的詞:“原燃料”。説的是原材料與能源材料。住友商事的失敗,就失敗在原燃料的投資上了。

  首先在美國頁巖氣方面的投資讓住友商事虧損1992億日元,在巴西的鐵礦石開發上又虧損了623億日元。住友商事在國外有電力、租賃方面的業務,而且賺了一些錢,但這方面的業務不足以彌補原燃料的虧損。2014年4月到2015年3月的2014財年,住友商事最終虧損731億日元,相隔16年,在經營上出現了赤字。和2013年財年獲得2230億日元的盈餘比,這次的虧損不可謂不大。

  “不追浮利”,這是住友商事所有公司都遵循的一個原則,也是400年來住友這家企業傳承的一種事業精神。“浮利”其實就是一種能看到的眼前的利益。和住友的人接觸,聽他們講經營原則的時候,“不追浮利”是他們首先會提及的內容。

  但從10年前開始,筆者訪問商事企業,聽他們談得最多的便是對包括能源在內的礦山等的投資。眼看著原油從30美元飆升到了120美元,投到油礦煤礦上的資金,幾乎數年就能賺回來,之後便是坐享其成,看著商事企業一天天地愈發富有了起來。

  原燃料能賺錢,談到這方面的投資時,“已經沒有人再去考慮不追浮利的原則,集團內有種空氣,讓人呼吸了以後都會覺得,投資資源該不會有問題的,該馬上投資資源能源。”已經從住友商事轉調到集糰子公司任職的一位住友高管對日本媒體説。

  前面是三菱、三井在原燃料上一年賺取數年的利潤,後面是伊藤忠緊追不捨地追趕。一種焦灼的空氣,在住友公司內部,所有人應該都能夠感覺到。特別是到了2010年,岡藤正廣出任伊藤忠商事總裁後公開宣稱,“我們會超越住友,成為商事業界第三位企業。”住友內部的焦灼更深了一層。

  筆者就伊藤忠總裁的發言,徵求過住友高管的意見。“我們已經不在乎其他企業説了什麼,幹好自己的事更重要。”對方淡淡地回答,但語氣及眼神中帶著某種不服、不信。

  在截止到2012年3月的2011年財年,伊藤忠在最終效益上超過住友商事後,人們看到,2012年8月,住友商事終於開始做出決定,參加美國得克薩斯州的頁巖氣開發。此時原油價格已經超過每桶120美元,考慮到原油風險,便是降到60美元,這個項目也能堅持下去。

  美國人看清了住友焦急的心願,簽協議時,給出了開發成本大部分由住友承擔,但權益只給30%的條件。行事謹慎的住友,即便面對這麼個不平等條約,卻也答應了。

  接著人們看到的是這兩年原油價格暴跌,60美元早已經成為過去,出現了短暫的回歸30美元的時期,維持40美元成了可能,50美元已經相當不錯。住友的市場預期落空。

  “我們能在資源能源上賺錢,是在別人不肯投資礦山的時候,冒風險投資的結果。”三菱商事的一位高管對筆者説。市場規律一再證明,看到別人能大賺特賺,相信資源能源能賺錢,去投資,這個時候大都不可能沒有風險。不追“浮利”,住友似乎在過去幾年裏忘卻了這個原則。

  伊藤忠商事:押寶中國市場

  筆者曾就伊藤忠與泰國正大公司入股中信一事寫過一篇報道(詳見本刊2015年第5期報道《伊藤忠打中國牌 意在挑戰三菱、三井 》),不少日本商事企業的員工,看到這篇報道後,私下裏對筆者説,伊藤忠行事風險很大,自己的企業絕對不會對中國投資數千億日元的,總公司那裏也不可能同意這樣的項目。

  看看這半年的伊藤忠股票,在決定投資中國後,先是沒有什麼反應,接著在其他商事企業股價未動的情況下,伊藤忠小幅下滑,能明顯感覺出,日本股市對伊藤忠也不看好。

  在住友宣佈虧損731億日元的時候,筆者看到在另外一個宣佈2014財年營業狀況的會場,伊藤忠公佈的經營結果。雖然也在原燃料上出現了虧損,但畢竟通過食品等的盈餘,不僅填補上了虧損,還讓伊藤忠商事的凈利潤增加了23%,今年到手的利潤是3005億日元。

  “對中國投資的股票進行重新評價後,這方面給該公司帶來了1000億日元的效益。”《日本經濟新聞》在其的報道中,鮮有地對伊藤忠的投資做出了比較正面的評價。

  在2010年向住友提出挑戰的伊藤忠,今後穩定地“超越三井”似乎不是不可能實現的目標。從財報上看,今年三井物産的最終利潤只有2400億日元,從利潤看,伊藤忠做得更好。

  商事企業該如何走出一條新路,是日本相關企業面對的一個重要問題。今後能源、礦山再度出現較好的勢頭,是可以預見得到的,但何時出現,企業能否堅持到這個商機出現的時候?從住友商事的做法上看,原燃料的投資風險依舊相當的大。

  伊藤忠和其他商事企業不一樣,看好的是中國市場,認為這裡有每年7%左右的GDP增速,一年就能在中國出現一個泰國加印度尼西亞兩個國家大小的市場,而其他企業去精耕泰國,拓展印尼,能得到的也就那麼大。

  到2016年3月,伊藤忠把最終利潤鎖定在了3300億日元上,2018年則要實現接近三菱商事規模的4000億日元的最終利潤。“發揮日本企業在紡織、食品等方面的優勢特點,和中國企業一起,進一步拓展中國市場。”伊藤忠總裁岡藤正廣對外公開説。能夠在賺取最高利潤以後繼續前行,是因為伊藤忠在原燃料方面沒有太多的包袱,在開拓中國市場還是精耕泰國等東南亞市場方面,做出的選擇與其他商事企業很不一樣。

  日本商事企業的盈與虧,今後或將更加分明。

  商事企業 (Sogo-Shosha)

  商事企業在日本經濟活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因這些企業在掌控工業同時積極介入金融業,也被人稱作財閥企業。日本商事企業規模巨大,經營項目多,交易金額大。最為著名的包括三井物産、三菱商事、住友商事、伊藤忠商事、丸紅商事以及雙日株式會社。中國經濟週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註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