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解決“大城市病” 北京如何破局

  • 發佈時間:2015-07-13 07:41: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烏夢達 孔祥鑫  責任編輯:羅伯特

  11日閉幕的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屆七次全會表決通過了《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貫徹〈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的意見》。其中,涉及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一些重磅資訊首次向社會披露:北京將聚焦通州,加快市行政副中心的規劃建設,在2017年取得明顯成效;“控”與“疏”雙管齊下,嚴控新增人口,2020年人口控制在2300萬以內,中心城區力爭疏解15%人口……

  專家表示,將北京從單中心模式變為多中心模式,解決人口擁擠、交通擁堵、公共資源緊張等“大城市病”的困擾,是政府和社會近年來達成的共識。此次會議透露的資訊意味著,北京真正在功能疏解方面實現歷史性破局。

  焦點一:如何把功能疏解出去?建設通州行政副中心以政府帶動企事業單位外遷

  11日閉幕的北京市委全會提出,北京將聚焦通州,加快市行政副中心的規劃建設,在2017年取得明顯成效。坊間傳説多時的將通州建成行政副中心之舉,終於塵埃落定。

  一些專家指出,行政副中心的遷移,是北京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破解首都大城市病、實現功能疏解的關鍵和標誌性動作。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華南城市規劃院院長胡剛表示,這是落實好中央對北京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四個中心”定位的務實之舉。將政府的部分行政功能從過度擁擠的中心城區疏解出來,不僅能夠通過資源和服務的流動,帶動遠郊新的副中心真正建設起來;同時,在涉及巨大利益調整的疏解問題上,政府率先帶頭,也會給央企、事業單位等起到表率和帶動作用。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趙弘表示,建設行政副中心要認真總結北京中心城發展的經驗教訓,一是進行前瞻性規劃,把軌道交通建設提早謀劃,做到規劃引領人口産業佈局,防止在副中心“攤大餅”,要留下永久的農田、綠地,預防新的“城市病”,而不是等人來了資源到了再建設;二是儘快疏解北京公共服務資源,增強副中心服務能力,爭取在2017年取得明顯的進展;三是按照跨區域的戰略思路,謀劃通州副中心與燕郊、大廠、香河、武清、寶坻等河北和天津區縣的聯動發展。用一張藍圖,把通州打造成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先行區、先導區。

  此外,專家認為,要警惕房價先行炒作,影響整體大局。近期,通州不少樓盤單價已經從原來的2.5萬元左右漲至3萬元以上,燕郊近期有樓盤已經漲到單價1.8萬元。12日,記者致電通州和毗鄰的河北燕郊、大廠多個售樓處,均被告知目前“預售暫停”,稱“接下來售價肯定要上漲,具體漲幅開發商還在研究”。

  國際金融論壇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鵬表示,京津冀協同發展對北京周邊的衛星城市房價肯定會有一定的上漲帶動,但如果過度炒作上漲預期,把協同發展異化成借北京疏解大搞房地産開發,會導致要素難以流動,削弱産業轉移和人口流動的動力,又建成新的“睡城”,缺乏持續長遠發展動力。

  焦點二:如何把人口疏解出去?産業、教育、醫療資源向外疏解引導

  北京市委全會表示,規劃綱要中明確了2300萬的人口控制目標,這是我們必須堅決守住的底線。為此,北京將加大“以業控人”“以房管人”力度,城六區爭取下降15%左右,使人口資源環境與首都城市戰略地位相協調,讓市民的工作和生活更加便利。

  事實上,近年來,儘管北京採取了全國最嚴格的落戶政策,但從2000年到2013年,常住人口仍增加857萬人,年均增長超過60萬人。2014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1.6萬人。專家指出,如果嚴守底線,在5年多的時間內,北京還有不到150萬人的增長空間,換算下來,每年不到25萬人。

  趙弘表示,人口過多是“大城市病”的核心表現,尤其在北京這樣的缺水城市,地下水超採嚴重,通過南水北調依然不能解決北京的用水矛盾,要考慮“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産”,防止人口規模失控。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劉治彥表示,人口疏解是首都功能疏解的核心和敏感問題,光靠戶籍制度和行政限制調節行不通,必須從城市功能設置這一源頭進行引導。只有通過産業、醫療、教育資源的對外擴張,讓住在北京郊區的人可以方便地就業、上學、就醫,才能吸引人們外遷。

  目前,北京在産業限制目錄、城市改造方面正在加大力度。2014年,北京市已關停退出一般製造業和污染企業392家,搭建了30個産業疏解合作平臺,推進産業轉移疏解項目53個,拆除中心城商品交易市場36個。西直河石材市場、動批市場等具有標誌性意義的産業已經陸續開始搬遷,3月20日,長安街上的最後一根煙囪——國華北京熱電廠熄火,全年還將再調整300家一般製造業和污染企業。

  除此之外,一些中心城區內的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業也在控制規模。東、西城區已嚴禁再增加醫療機構床位數量,位於二環的天壇醫院將整體搬遷至豐臺,而位於河北燕郊的燕達醫院與北京天壇醫院簽署協議共建京東地區最大的腦科中心。同時,不少高校也在北京遠郊和河北等地建設新校區,中央民族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等都在良鄉建設本科新校區,北京化工大學的秦皇島校區也即將啟動開工建設。

  焦點三:如何破除行政區劃“一畝三分地”?一體化不能“甩包袱”

  “有的地方在前一天開會時還討論要疏解人口,第二天又討論怎麼發展産業,鋪攤子。”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工高揚表示,這種思路還沒有擺脫對傳統産業的依賴,一方面經濟發展要以人造城,以業興城,另一方面人口臃腫又不得不因城限人。

  專家指出,無論是行政副中心建設、人口調控還是京津冀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建設,要落實好目標,最關鍵的是如何打破既有“一畝三分地”的行政區劃,調動各方積極性,讓協同真正見實效而不流於口號。京津冀一體化不能變成北京向天津、河北兩地“甩包袱”的行為。非首都核心功能並不等於落後的産業和功能,一些高端的非服務首都的行業和企業都可以與天津、河北實現有序對接,相關部門在執行中要敢於“捨棄”。

  北京市委主要負責人表示,在經濟發展問題上,我們的確存在“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有聚集資源求增長的路徑依賴,尤其是一想到增速、就業、財政收入等現實問題,就自覺不自覺地對如何發揮首都優勢促進北京發展考慮多了一點,而對怎樣更好地服從和服務於首都功能的特定要求考慮少了一些,思想深處確實有求增長的情結和捨不得的糾結。

  北京市發展改革委和經信委介紹,2014年北京通過新增産業禁止和工業污染行業、生産工藝調整退出及設備淘汰目錄,全市範圍內限制或禁止建材、造紙、紡織等一般製造業,燃煤發電,區域性物流基地等;包括東城區和西城區在內的核心區還要額外禁止建築業、批發業,禁止新建和擴建高等學校、大型醫院等。對於淘汰污染企業,也從“號召”變成“強制”。

  北京市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介紹,這些做法,都體現了北京“做減法”態度之堅決。

  而對於承接轉移一方的河北,2014年從京津兩市引進資金3757億元,佔引進省外資金總量的51%。

  專家指出,要真正打破“一畝三分地”,還應在兩方面加強突破。北京師範大學資源學院教授王玉海表示,應該以産業地域集群為載體來推進京津冀的産業轉移橋梁:研發可以放在北京,但生産製造和銷售都轉移出去,由此而來的稅收分享機制下一步也要突破。如果沒有利益共用機制,稅收都在轉出地,轉移地只解決了就業,稅收很少,會導致各地競爭大於合作。

  此外,專家指出,京津冀協同發展,高考、退休保障、醫療異地結算等民生工程應當先行破解。

  新華社北京7月12日電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