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綠色航油為環保,亦為平抑油價

  • 發佈時間:2015-06-25 16:30:51  來源:中國民航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王疆民

  生物燃油作為清潔的可再生能源,理論上可替代由石油制取的汽油、柴油,減少污染,其研發和利用日益受到重視。航空生物燃油更是如此,甚至在使用方面已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然而,這種“高大上”的産品在燃油價格走低之際卻遇到了麻煩。我們不禁要問:難道發展綠色航油也受“銅臭”影響嗎?

  眾所週知,在油價高企之際,人們尋找新能源的熱情高漲,研發生物燃油的積極性也很高。但是,從2014年下半年油價急劇下跌開始,人們尋找新能源的熱情就大不如前了。例如,美國頁巖氣的産量在此期間就出現了大幅萎縮,甚至有一些中小型頁巖氣企業無利可圖,被迫停止了生産。據報道,今年1月,一家名為WBH Energy的美國頁巖氣開採公司已提交了破産申請。這家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民營公司的債務總額達1000萬美元~5000萬美元,貸款人也拒絕再次提供貸款,使其成為了這一波石油價格戰中的第一個陣亡者。

  同樣,對於方興未艾的航空生物燃油的研發和生産而言,這也是一次非常大的打擊。儘管油價波動帶來的票價下降讓一些旅客歡欣鼓舞,但新能源的研發和生産者卻愁眉不展。有專家指出,油價大跌對於石油替代産品的行業來説就是一大利空,如新能源受到的衝擊就很大。這些行業在高油價時存在價格優勢,而且從長遠來看值得投資,但目前需要重新對其經濟性和可行性進行評估。

  實際上,不少人認為,這次油價的大幅波動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些石油生産國擔心在市場上失去話語權而進行的一次博弈。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這次博弈最大的痛點並不是石油,也不是新能源,而是資本。或許很多有環保理想的人對此十分反感,認為生物燃油這種為全人類謀福祉的“高大上”項目,怎麼會因為幾個“銅臭”就被玷污了呢?難道我們就沒有其他可選擇的道路了?

  其實,“銅臭”的作用遠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在人類近代歷史中,幾次大的産業革命都離不開資本的推動。不可否認的是,資本在現實中確實有其貪婪的一面。但正是這種貪婪讓我們的市場更加繁榮,讓我們的生活有了多樣性的改變。只是資本這頭“猛獸”需要我們駕馭。

  從表面上看,在油價大跌時,航空生物燃油的開發和利用突然就沉寂了下來。但是,一些有實力的航空公司依然沒有放棄其雄心大志,繼續投資研發和生産航空生物燃油,甚至還要提高生産能力。

  例如,英國航空在這方面算得上是投資最早的一家航空公司。2012年,該公司與索列那燃油公司簽署了投資建設“倫敦綠色天空工廠”和購買綠色燃油的協議,其生産能力可達到每年處理64萬噸城市固體垃圾。該工廠將於2017年正式運營。屆時,英航每年將購買生産的1600萬加侖生物燃油,大約佔英航燃油消耗的2%。現在,英航不僅沒有改變他們的初衷,而且還計劃在歐洲、大洋洲和北美洲投資建設生物燃油工廠。

  此外,2014年8月,國泰航空成為了美國加利福尼亞法克羅姆生物能源公司的戰略投資人。其工廠産品也是將城市固體垃圾轉變為液體燃料,計劃于2016年底正式運營。目前,國泰航空正在研究在香港建廠的可行性。

  不可否認,這些航空公司在石油價格持續走低之際,依然對綠色航油情有獨鍾,投入了大筆資金。但是,他們繼續投資的衝動,有一部分來自於自身生存和發展的需要。首先,曾經的高油價是航空公司發展的噩夢;其次,在油價高企之際,綠色航油是他們可利用的資源,用來平抑油價;最後,綠色航油比燃油套保更具優勢,風險更小。

  當然,也有人擔心:生物燃油的原料如果來自於自然,會與糧食生産爭搶土地和水源。但是,歐美國家對此已有限制,其生産原料主要是可迴圈的廢棄物。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