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易憲容:沒有基礎制度創新 發展戰略難以驅動

  • 發佈時間:2015-03-26 08:00:35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實施國家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就得從一些基礎性的、重大的制度改革入手,從各行各業每個具體環節的制度安排入手,形成及造就相應的環境、條件與制度。不然任何大躍進與超越都是不可行的。有了這樣的激勵創新的條件、環境及制度,才可能讓每一個人的創新火花爆發出來,並由此引發出思想創新、觀念創新、技術創新、知識創新、産品創新等滾滾創新大潮。

  新華社週一公佈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總體思路是強調破除思想障礙和制度樊籬,營造激勵創新的公平競爭環境,建立技術創新市場導向機制,強化金融創新的功能,完善成果轉化激勵政策,構建更加高效的科研體系,創新培養、用好和吸引人才機制。簡言之,《意見》要求從市場機制、金融創新、法律及教育等方面來確立創新驅動的制度基礎,以此推進我國在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

  從古至今,任何創新都是社會經濟發展與企業發展的動力或引擎,如蒸汽機、電燈、飛機、電腦網路、智慧手機等,每一次産品的創新或技術的重大革命,都會掀起一場前所未有的經濟革命,這些革命都會引發整個社會各個方面的重大變革。而這些變革是全面推進現代社會文明進步的動力。

  不過,創新不是一個單獨的事件而是一個曲折過程。創新,並不只是個創意的概念,也不僅是一種新儀器的發明或一個新市場的開發,而是所有這些事物以一種整合方式共同行為的過程。創新既有重大理論上的突破,也總伴隨著技術革命及商業開發,並由此而形成一場經濟、社會、人的觀念意識與行為方式的重大革命。而這些都需要用一系列制度來保證,如果沒有創新驅動的制度基礎,要達到中國創新上的重大革命是不可能的。

  那麼,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何以可能?

  創新,並非一個戰略規劃、一項政策、一個指導意見,或某些資源的大量投入就能一蹴而就,而得從價值觀的形成、創新觀念的培育、教育科技制度改革入手,僅靠經濟層面及技術層面,是無法建立起中國的創新驅動體系的。比如,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今天,國家對自然科學投入不可説不多。在這階段中,國家對自然科學的投入都是優先的,人力、物力、財力等哪一方面都是如此。特別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的大項目規劃,政府對自然科學的投入更是無可復加,但是國家這些投入的結果又如何呢?國外的科學與技術引進了不少,對現代自然科學技術知識的傳播也功不可沒,但我們所做的大多還是模倣,原創性的成果則屈指可數,重大的創新更是鳳毛麟角。我國的經濟規模、實力及人口數量均位居世界最前列,可是科技實力、創新能力、科技品質等在世界上都排在20名外,與國家的整體實力完全不對稱。最根本之原因,在於我國創新的基礎制度有大毛病。

  別看國內各種層級的評獎一個又一個,科學大獎也蔚為可觀,但是在幾十年的時間裏,國內不少科學技術成果就是不為世界同行所認可,就是不能出現世界級的創新性的思想、産品及技術。是中國人不聰明嗎?不少中國人一到國外,個個都生龍活虎,不少做出了重大原創性成果。不説別的,華人獲諾貝爾自然科學獎者就不乏其人。所以,説當下中國人創新能力差,根子並不在於其資質、投入等技術性原因,這只是表層,最大的問題在於創新的價值觀、教育體制及相關機制的不足。老實説,如果我們依然還停留在就創新而創新的水準上,要實施創新驅動的發展戰略是不可能的,進入創新型國家更將遙遙無期。

  且看我國目前的教育體制,素質教育喊了多年了,可現實不僅還在繼續完全的應試教育,學生評級標準完全以分數為準,而且學生培養的目的就在於如何就業。在如此短視的教育體制下,學生分數決定了他的未來發展前途,學生的創新能力非但得不到發揮,反而會受到來自各面的抑制。還有,既然學生進入大學只是為就業,那在選擇專業時,就一定會朝眼前掙錢多的領域鑽,一定會把專業及課程學習當作一種工具而不是目的,什麼有實用價值就學什麼。這種導向不僅造成人力資源培養的嚴重浪費,更使得學生全然喪失了創新觀念。須知,無論是科學發展還是科技創新,必定是日積月累的結果,都不是實用與可預期的。當培養出來的人早已磨平了棱角,失去創新能力時,還怎麼去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科研機構也同樣如此,事實證明,當前的這套科研管理體制根本就無法讓每個研究人員靜下心來做基礎性研究,去探索新的領域,而是在官本位下,整日忙著爭奪資源與經費,科研上的各種資源就在這種爭奪中消耗掉。此外,我們的研究更強調成果轉化及技術轉讓,總認為這樣才能讓新技術研究轉化為生産力,促進經濟增長。卻不想想,假如大學及相關機構基礎研究能力差,本來就沒有可轉化的東西,這種成果的轉化從何而來?創新又從何而來?

  因此,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先得從教育體制改革、創新價值觀念的重大轉變入手,從科研體制的重大改革入手。

  還有,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能否要在國家集中財力優勢的條件下才有跨越式發展?我以為這種提法很值得商榷。這還是計劃經濟下的趕超思維。事實上,創新完全取決於個人自由想像,絕不是靠行政手段用資源與金錢堆積起來就能實現的。有些新産品看上去很風光,但由於創新含量低,對社會經濟發展所起到作用其實十分有限。所以,《意見》特別強調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但市場機制不僅需要一套有效的制度來保證,更需要有相應的制度基礎保證創新驅動。換言之,如果中國的勞動密集優勢不改變,如果中國經濟在短期內不能與發達國家並駕齊驅,如果中國的制度安排沒有個人自主創新的條件與土壤,而試圖以國家集中財力的方式來大躍進與超越,那麼實施創新驅動發展也是不可行的。所以,當前中國要實現創新為驅動的發展戰略,除了從基礎性環節入手,還須從提倡思想自由、智慧財産權保護等方面入手,為自主創新創造條件與環境。這些才是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制度基礎。

  總之,實施國家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就得從一些基礎性的、重大的制度改革入手,從各行各業的每一個具體環節的制度安排入手,形成及造就相應的環境、條件與制度。不然,任何大躍進與超越都是不可行的。有了這樣的激勵創新的條件、環境及制度,才可能讓每一個人的創新火花爆發出來,並由此引發出中國思想創新、觀念創新、技術創新、知識創新、産品創新等滾滾創新大潮。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