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美聯儲加息措辭微變令市場震蕩

  • 發佈時間:2015-03-20 01:00:14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美聯儲18日結束貨幣政策例會後發表聲明稱,美國經濟增速自1月以來略微放緩,未來美聯儲仍將根據美國經濟發展情況決定何時啟動加息,同時下調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另一方面,美聯儲取消了利率前瞻指引中的“保持耐心”這一措辭。此次整體基調謹慎而保守的聲明推遲了美聯儲加息時點的市場預期,引發全球範圍內的強烈市場反應。但加息措辭的調整表明,美聯儲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已勢在必行。分析人士警告稱,美聯儲未來的利率決定在給國內經濟帶來深遠影響的同時,也可能給包括新興經濟體在內的全球金融市場造成負面的“溢出效應”,引發新一輪全球資本流動大變局。

  效 應 “鴿派”聲明提振全球風險資産市場

  美聯儲在當天貨幣政策例會結束後發表聲明説,1月以來美國經濟活動增速有所放緩,但勞動力市場進一步改善,勞動力資源利用率不足的狀況繼續好轉。美國家庭消費溫和增長,能源價格下跌提高了家庭購買力。美國企業固定投資繼續增長,但房地産市場復蘇仍然緩慢,出口增長有所放緩。美聯儲預計,隨著勞動力市場進一步改善以及能源價格走低等暫時性因素消退,美國通脹率將朝著2%的水準發展。

  與此前不同的是,美聯儲在此次貨幣政策會議後將“保持耐心”的措辭從利率前瞻指引中刪除。分析人士認為,美聯儲此舉意在為未來啟動加息做鋪墊。

  不過,美聯儲主席耶倫在貨幣政策會議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利率前瞻指引措辭的修改不意味著美聯儲在啟動加息問題上已經“沒有耐心”。在決定何時啟動加息時,美聯儲將綜合考慮勞動力市場指標、通脹指標和通脹預期、金融市場和國際市場情況等一系列因素。美聯儲強調,目前仍未確定首次加息時間,至少在4月的下一次貨幣政策會議上不會啟動加息。

  此外,美聯儲18日公佈的季度經濟預測顯示,今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從此前的2.6%至3%下調至2.3%至2.7%;美聯儲聯邦基準利率2015年和2016年將分別達到0.625%和1.875%,低於去年12月預測的1.125%和2.5%。耶倫表示,美元走強將繼續拖累出口,壓低通脹水準,對經濟增長帶來一定壓力。

  結合美聯儲的政策聲明以及季度經濟預測來看,美聯儲對經濟前景持謹慎態度,在對啟動加息時點和節奏上仍然保持靈活性。有分析指出,聲明整體的保守基調令市場推遲了加息時點的預期,而利率預期的下調則表明未來加息的節奏將慢于美聯儲官員之前的預測。

  受美聯儲偏“鴿派”政策聲明的鼓舞,紐約股市三大股指18日全線上漲,其中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重回18000點之上。除日本之外,亞太股市當日大部分走高,MSCI亞太股指跳升0.9%,錄得5周來最大漲幅。另據路透社報道,聲明發佈後,近期走勢良好的美元指數一度大跌1.5%,黃金、白銀、鉑金等貴金屬大幅上漲,其中黃金現貨盤中一度大漲2.2%至每盎司1173.40美元,為近十日以來最高水準。國際油價當日也出現大幅反彈,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漲幅近4.5%。

  警 惕 機構警示加息負面“溢出效應”

  儘管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時點推遲,但美聯儲對於低利率承諾的措辭調整向市場傳遞了加息的信號,這意味著美國自金融危機以來一直保持接近於零的基準利率將面臨終結。美聯社分析指出,一旦美聯儲啟動加息,將對借貸利率造成上行壓力,進而給國內投資、銀行信貸業務、居民儲蓄等多方面帶來深遠影響。更重要的是,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從來不只是自己的問題,它對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影響不容小覷。

  市場人士的共識是,不論時間點在6月還是9月,中長期來看,美聯儲遲早將要步入加息週期,近來一直上漲的美元走勢反映了這一市場預期。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EPFR最新數據報道,截至3月11日的一週,亞洲新興市場資金流出規模為24億美元。其中,中國資金流出為13.5億美元,南韓為9.65億美元。另外,今年以來,印尼盾、土耳其里拉和巴西雷亞爾等新興市場貨幣遭遇貶值風暴,對美元匯率均創下歷史新低。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日前就表示,她擔憂美聯儲加息將會對新興市場造成負面的“溢出效應”,導致包括印度、土耳其等新興市場重新上演約兩年前美聯儲剛開始暗示加息時發生的市場動蕩。“我擔心,這可能不是一次性的事件。加息的時機以及此後的加息節奏,可能仍然會讓市場吃驚。”拉加德説。她還説,新興經濟體還面臨近期強勢美元的風險,即擁有美元負債的新興市場企業,將面臨水漲船高的債務成本。

  不過,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外界不必對美聯儲加息的“溢出效應”過分擔憂。花旗銀行澳大利亞市場部主管伊泰·塔奇曼指出,美聯儲對前瞻指引措辭的修改不太可能造成太大衝擊,因為市場早已做好準備。大部分市場參與人士已經接受美聯儲未來將提高利率的事實,關鍵問題在於美聯儲開啟加息時點以後收緊貨幣政策的速度和程度。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宏觀研究員趙慶明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資本是逐利的,今年以來,除了巴西、俄羅斯和烏克蘭,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出現了復蘇跡象,這些國家的實體經濟以及股市表現也有所好轉。由於資本的本質是趨利的,因此,在有好的投資回報的情況下,資本未必會離開,因此不必過分誇大資本外流的趨勢。

  趨 勢 我國跨境資本雙向流動將更明顯

  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由於有比較嚴格的資本項目管制,且經濟發展的穩定性較其他一些新興市場國家要好得多,大部分市場人士認為,中國不會面臨大規模的資本外逃。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兩會”期間也表示,世界上有一些其他的國家資本外逃是由於對該國的環境喪失了信心,認為財富沒有保障,所以資本外逃。中國也有這種現象,但是與正常的投資貿易相比,這個數量也不是很大。

  不過,中國也會受到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影響,人民幣匯率近期的貶值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儘管最近幾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又漲回來”了,但從年初至今,人民幣兌美元曾多次在交易時段內觸及或逼近跌停點,市場對於未來人民幣的走勢分歧明顯。受到貶值預期的影響,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2月,銀行累計結售匯逆差1558億元人民幣(254億美元),其中2月份逆差1054億元人民幣(172億美元)。

  “儘管我們不認為目前的資本外流很嚴重,但人民幣短期大貶無疑會激發資本外逃動力,同時,貶值帶來的進口成本大幅上升,會惡化目前進口負增長的局面,更加不利於中國的貿易平衡。”招商銀行總行金融市場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表示。

  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此前曾表示,從不確定的方面來看,市場還會關注國內經濟運作狀況以及其中的財政、金融風險等問題,本外幣利差縮小將加速境內市場主體的資産負債幣種結構調整。國際上也有很多不確定性因素,比如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將繼續分化,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歐洲、日本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繼續加碼,再如大宗商品價格調整、新興市場貨幣動蕩、地緣政治衝突等。總體上看,今後一段時期,我國將繼續呈現“經常項目收支基本平衡、跨境資本流動雙向波動”的國際收支格局。

  “不必過度誇大資本外逃,資本有進有出、國際收支平衡一直是我們追求的目標。”趙慶明説。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