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廣告法》應“全面禁煙”

  • 發佈時間:2015-03-15 10:30:28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當全國政協委員報到時,每人都收到了一份禁止吸煙的文件,規定會議及休息區域、各委員駐地的室內區域以及人大常委會規定的區域一律禁止吸煙,不擺放煙缸、火柴等煙具,並增設“禁止吸煙”標識,不得設置煙草廣告。今年的兩會真的做到了“無煙會議”。

  當然,控煙仍是今年兩會提案議案中的熱點話題。比如全國人大代表、江蘇鹽城市疾控中心主任沈進進將提交的“關於在《廣告法》中明確全面禁止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的建議”。他建議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和全國人大常委會,以保護人民健康為重,以不讓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成為吸引消費保持銷量的手段為出發點,秉承《公約》要求修訂《廣告法》,全面禁止所有的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

  1月19日是《廣告法(修訂草案)》二次審議稿公開徵求意見截止的日期。應該説,現在是《廣告法》修訂的關鍵時期。筆者在期待中,心中也有隱憂。

  隱憂之一是擔心《廣告法》再玩文字遊戲。

  從目前情況看,二次審議稿雖比第一次審議稿嚴格,但並未對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給予全面禁止。為什麼?因為控煙專家和煙草專家在為文字博弈。煙草專家認為,徵求意見稿遵循了《煙草控制框架公約》所確立的“廣泛禁止”立場,符合我國履行《公約》所承擔義務的要求,“全面禁止”則是隨意增加我國承擔的義務,有損國家利益。而控煙人士反駁,《公約》本身就是要求“全面禁止所有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只是我國在翻譯時把“全面”譯成了“廣泛”。

  “翻譯”應該成為決定“全面禁止煙草廣告”是否寫入《廣告法》的根據嗎?控煙是全人類的共識,否則也就不會有控制煙草的國際公約。中國已在2003年簽署該公約並於2006年正式生效,然而該公約至今沒能在中國真正生效。按照約定,早在2009年1月就應該把“黑牙爛肺”等警示圖形印在煙包上。在國際控煙大會上,中國曾被授予“臟煙灰缸”獎。我們已經丟臉已經落後很遠了,到如今卻還在為“全面”和“廣泛”浪費時間,僅從這一點就讓人覺得《廣告法》的控煙決心還不堅定。

  二審稿中給煙草廣告留下了多大的“口子”呢?煙草專賣點的煙草廣告未被禁止,煙企的贊助、促銷活動未明確禁止,印刷品煙草廣告未被禁止,日常用品上的煙草廣告未被禁止,各種公開活動中使用煙草製品名稱、品牌名稱、商標、包裝、裝潢以及類似內容未被禁止。現在,煙草企業已經喊出了“決戰在終端,決勝在終端”的口號,因為這樣的“口子”將讓我們有機會在全國可能超過540萬的煙草專賣點看到張貼或陳列的煙草廣告。

  筆者以為,法律是有滯後性的,但制定法律修訂法律應具前瞻性,要列出不可逾越的原則底線。就控煙而言,那就是“全面禁止”!

  隱憂之二是對“法”與“條例”的力度。

  2014年11月24日,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發佈了《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送審稿)》,其中第二十五條明確提出,全面禁止所有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對此《條例》,社會輿論普遍點讚,並期待它審議通過,從而成為我國史上最嚴格的“禁煙令”。

  眾所週知,法律效力有等級之分,法律效力有排序之別。在我國,法律是最高級,其次是國務院行政法規,再次是地方行政法規;法律是上位法,行政法規是下位法,下位法要遵從上位法。換句話説,即便被人們點讚的《條例》的送審稿通過了,它也是《廣告法》的下位法。

  儘管《條例》中“全面禁止所有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贏得人們的交口稱讚,但這一至關重要的內容卻未進入《廣告法》的修訂稿。下位法是“史上最嚴”的,上位法卻是“寬容大度”的。假如《條例》通過了,而“全面禁止所有煙草廣告、促銷和贊助”卻未入《廣告法》,那麼兩者就會在法律層面發生衝突,在法律適用時只能以《廣告法》為準。

  目前,已有100多個簽約國制定了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法,其中44個簽約國施行了全面無煙法律。在這些國家中,也曾有煙草利益集團採用各種手段阻撓《煙草控制框架公約》施行。但最終,人們還是選擇了健康。

  《廣告法》即將進入全國人大常委會三審。期待“健康”與“權益”在“立法控煙”的博弈中獲勝。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