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騰訊阿裏紅包大戰互相封殺 專家:或涉嫌不正當競爭

  • 發佈時間:2015-02-06 17:52: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導讀】騰訊阿裏“紅包大戰”烽火急,微網志、陌陌也將加入混戰。《央廣財經評論》本期觀點:不要辜負公平、共贏和互通的網際網路精神。

  央廣網財經北京2月6日消息 據經濟之聲《央廣財經評論》報道,春節將近,各大商家都在想盡辦法促銷推廣,對於微信來説,去年過年時紅包滿天飛的情況依然歷歷在目,今年過年的紅包,現在又開始發。不過今年,微信的紅包發得有點亂。

  正當大家在微信上快樂地發紅包的時候,2月2號,支付寶錢包上線了紅包分享到微信和QQ的功能,當天,這項功能就被騰訊全面封殺。面對封殺,支付寶棋高一著,又推出了“紅包密碼”功能,分享紅包密碼到微信裏,就可以發紅包。只要記住圖上的數字,在支付寶錢包裏輸入數字密碼就能搶紅包,而微信目前還沒有應對辦法。

  騰訊和阿裏的紅包之戰似乎暫告一段落,大家又發現,微信、陌陌等移動平臺也推出了紅包功能。眼見著越來越多的商家加入這場紅包大戰,會不會有更多的封殺,或者,大家能不能捐棄前嫌,打破壁壘,共同合作,我們還得拭目以待。

  經濟之聲:發紅包圖的就是一個喜慶,越多的人收到紅包,收紅包和發紅包的人都會更開心。但是在微信平臺上發支付寶的紅包,卻有點麻煩。微信這次封殺的,不僅有支付寶的紅包,而且還包括了網易雲音樂。這種顯得有些粗暴的做法,被有些網友認為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您認為,從法律、信譽和合理性的層面來講,微信的這種做法是否適當?中國移動網際網路産業聯盟秘書長李易對此進行解讀。

  李易:在中國這個網際網路歷史上巨頭們彼此封殺不是第一回。大家都知道2012年的時候,馬雲旗下的淘寶就封殺過百度,後來百度有反封殺淘寶,這個中間還發生過3Q大展二選一的這種事,這個不是説今天微信或馬化騰的首創了,這個已經延續了很多年。但是從法理或者相關的法規來講,某種意義上已經違反了不正當競爭相關的規定。坦白講中國的網民現在已經面臨選擇,我在這上一個紅包,沒法分享,那的沒法轉到那,這個已經有違網際網路精神了。網際網路精神本身就是開放、自主、民主,但是現在它已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它現在是人性,現在玩的是我的底盤我做主,我説了算。我想它已經不是在講這個原則了,這個原則現在看起來已經突破了這個底線,從我個人來講,這不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

  經濟之聲:“封殺”這種行為在網際網路企業的相互競爭當中,已經屢見不鮮,從之前的情況來看,爭端的各方,最後不是對簿公堂,就是大打口水仗,最後不了了之。這次騰訊和阿裏的紅包大戰,能否突破之前的惡性迴圈?

  李易:我覺得這個可能只能是因為這兩家公司,第一個是中國網際網路的驕傲,也是中國現在新經濟的標桿體,坦白講,一般的力量可能很難阻礙它的主觀意識,這是只能是類似國新辦、網信辦或者工信部相關這些主管部門,它們如果要出面,無論是做調節,還是把它上升到一個突破性案例角度,就像上次3Q大戰一樣,事後會有一個料段,可能會給後面的人會有一些震懾。否則,這次僅僅只是行業內,僅僅是大家第三方有一個評論,這個很難影響事情的結果。

  我們認為,網際網路精神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精神內核之一,而網際網路精神的實質就是公平、共贏和互通。但是眼下我們所看到的一場場封殺鬧劇,卻明顯和這種精神相違背。退一步説,即便在網際網路之外,合作共贏也是行業發展的必然選擇。對於網際網路企業來説,首先要遵守相關法律,如果封殺觸犯了相關法規,則必然收到法律的懲罰。即便不違法,也可能因為忽視用戶的權益而受到市場的排斥。網際網路的“大佬們”,請不要辜負公平、共贏和互通的網際網路精神。

  經濟之聲:阿裏、騰訊這些知名的網際網路企業,可以説是網際網路的開拓者,靠著網際網路精神崛起。但是眼下的這場紅包大戰,卻和網際網路精神背道而馳,商業利益成為這次事件的推動力量。您如何看待阿裏和騰訊的做法?如果他們有錯誤,那麼他們錯在哪?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IT觀察家冀勇慶對此進行評析。

  冀勇慶:我覺得它們這個做法是不合適的,這個不合適可能有三個方面。第一,它確實像剛才説的,違反了網際網路公開、平等分享的精神,讓網際網路從開放的平臺變成了自己帶圍墻的花園。第二個錯誤就是傷害了用戶的體驗,用戶希望在手機網際網路和網際網路上實現一個很平滑的過渡、分享,但是現在互相的封殺使得用戶的體驗打了很大的折扣,其實讓用戶用起來不是那麼爽快了。第三個涉及到一個不正當競爭,我們看到雙方利用自己在第三方支付上相對比較壟斷的地位,利用自己在社交平臺上壟斷地位,來封殺對方。這樣就把競爭對手給排擠出市場了,這個如果嚴重的話,可能會涉嫌到不正當競爭的問題。

  經濟之聲:現在網路平臺都強調用戶體驗,在網際網路平臺的相互封殺中,用戶成為最無助的群體。對於用戶來説,我們有沒有可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影響或者引導網際網路平臺競爭步入正軌,真正讓用戶體驗成為網際網路企業發展的基礎?

  冀勇慶:這個可能會比較難。因為無論是支付寶還是微信,它們都擁有幾億的用戶,説明用戶是比較分散的,這樣龐大的用戶,實際上很難達成一致的意見。但是我們也看到這些年用戶對企業的反作用力越來越大,如果用戶可以通過它們的這個平臺,比如通過新浪微網志、QQ和微信這些雙方的社交平臺,發起一個反封殺的運動,在一定程度上給它們施加一定的壓力,迫使它們雙方能夠坐下來,把這個事情,通過談判好好解決。

  經濟之聲:網際網路平臺的封殺。已經成為一種不時出現的現象。對於這種做法,用戶感到不方便,但是也無處申訴。同時,這種以鄰為壑的做法甚至可能傷及網際網路的基礎。面對不時出現的封殺,整個行業如何扭轉這種不良現象?

  冀勇慶:這個可能要通過協會的力量,比方説通過網際網路協會,或者其他組織,來共同發起呼籲,雙方看看能不能簽署一個公約,能夠互聯互通,不要去做這種以鄰為壑的事情。另外還可以通過媒體,來給封殺的雙方一個更大的壓力,讓它們明白這麼做是不恰當的。此外就是向有關監管部門,比方説網信辦工信部主管部門在這個時候能不能站出來,對封殺行為進行一些勸解,進行一些調節,真正從對用戶有利這個角度來解決這個問題。

  其他觀點:

  新華社評論認為,充分的競爭對於消費者來説,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這使得各路商家為討好消費者,而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勁兒”,去迎合消費者,也進一步促進了我國網際網路金融市場向著更便捷、更安全、更高效的方向邁進。不過競爭行為一定要在合理合法的基準線上展開,而不能演變成“損人利己”甚至“損人不利己”的方式。這一點,可以借鑒一下當年我國通訊行業的“互聯互通”,合作共贏才是大家共同發展的新起點。

  有網際網路人士分析,對於阿裏和騰訊來説,聲勢浩大的紅包大戰一方面是用來培養用戶移動支付習慣,通過紅包這個渠道共同把移動支付市場做大;另一方面是搶佔移動支付話語權,誰能贏得更多用戶,誰就能在以後的嫁接模式中擁有更多話語權。

  微信側重於社交,支付寶側重於交易。因此支付寶在社交功 能上比較薄弱,對用戶的情感把握有所缺乏。支付寶的優勢在於通過電商和網際網路金融的發展積累,用戶已經習慣跨平臺使用其,微信支付則尚未達到這個水準。微信在應用場景上不如支付寶成熟,因此如果同樣的用戶數量導入支付寶,那麼支付寶紅包的活躍度很有可能超越微信,這也是微信拒絕向支付寶開發介面的最大原因。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