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5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河南淅川釩業公司被曝排放廢氣廢水 村民不敢喝水

  • 發佈時間:2014-12-30 08:0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有毒!河南淅川釩業公司排放廢氣 村民不敢喝水

  相對於自然環境的承載能力來説,工業垃圾比生活垃圾的污染威脅要更大。2013年6月,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曾經報道了河南省淅川縣九重鎮存在工業垃圾污染、威脅丹江水源和當地地下水的情況。時隔一年,我們欄目又收到觀眾的來信,仍然反映那裏環境污染問題。

  2013年河南淅川釩業公司排放廢氣尾渣遭曝光

  2013年6月,從淅川縣城往南大約70公里,記者來到了九重鎮劉溝村,一條有些異樣的河溝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農民:這河裏的水,莊稼苗都不敢澆。有毒。這河的魚蝦什麼的都沒有了。

  記者:這水看著挺乾淨的啊。

  農民:這釩廠放水不是成天放,有時候放,有時候不放。

  在劉溝村,提起的上游的釩礦加工廠,村子裏的村民都直搖頭。不僅河溝裏的水有毒,這釩廠排出的臭氣,也經常讓他們難以忍受。

  村民:有一次放那嗆嗓子的臭氣,我早上起來後直噁心。

  按照村民們提供的線索,記者跟隨送釩礦的大貨車,在村莊上游約2公里的地方,找到了這家名為玉典釩業公司的煉釩廠。

  繞到工廠背後,記者看到,這裡白色的尾礦渣,堆積了有十多米高,散發著刺鼻的異味,在尾礦底部,還形成了一個水塘,和我們在村莊河溝邊看到的情況一樣,水塘邊只要是能接觸到水的地方,草和樹木都已經枯死。一位曾在多年前做過釩礦生意的知情者透露,釩廠之所以污染嚴重,主要是因為煉釩過程中,需要使用大量有毒化學原料。

  工廠背後白色的尾礦渣堆積了有十多米高

  知情者:你像氯化鈉還有碳酸氫納這類東西,摻到裏面是一種鈉化反應,然後加煤以後高溫锫燒,燒完以後然後通過加水加酸泡。鹽酸和硫酸這兩樣。這個(廢水)一般都是挖個坑排到那個坑裏面,有河溝就排到(河溝)。

  知情者告訴記者,煉製釩礦,還有一個燒礦的工序,會産生大量的有毒氣體,這些毒氣所到之處,草木也都會枯死。

  九重鎮因古代水利工程九重堰而得名。自古以來,這裡的自然環境就非常潔凈而優美。但是工業的發展和工業垃圾的治理不當,對自然環境尤其是水源的污染,卻十分令人擔憂。十多天前,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再次來到了這裡,沿著曾經採訪過的路線進行了再次調查。

  記者重返污染地 隨意排放廢水情況未變 村民飲用水無法喝

  這裡是河南省淅川縣九重鎮,就在這條引水渠北岸不遠的地方,三座高聳的煙筒正在冒著滾滾濃煙,那裏正是我們去年曾經報道過的淅川縣玉典釩業有限公司,工廠距離這條引水渠的直線距離也就在1公里左右,在這裡我們就能聞見煙筒裏飄散過來的異味。

  走到工廠背後,我們更清楚看到,四座煙筒有三座在冒煙,濃煙在空中綿延幾百米,運煤車在路邊穿行,很明顯,這家煉釩企業依然在開足馬力運作。因為工廠建在地勢較高的山坡上,周邊村莊清晰可見。

  去年採訪時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就了解到,這家工廠除了污染空氣,最嚴重的就是釩礦渣隨意露天堆積,對當地土地和水源造成了嚴重污染。

  記者來到了去年記者曾經去的礦渣堆積場,這距離工廠約500米。去年這裡曾經是一塊麥地,現在已經被各種顏色的釩礦渣堆滿,從礦渣上的車痕看,這裡被填才沒幾天。

  村民:去年這兒還沒倒渣,今年就有了。

  而在這個煤場的北邊,一個更大的礦渣堆顯露在記者面前。面積約有近千平米,高約20米,散發著陣陣刺鼻的氣味。從這兩張對比圖上,我們似乎看不出太大的區別。記者了解到,去年這裡的情況被曝光之後,礦渣堆上曾鋪土種草,但是沒過多久,這裡又開始堆積礦渣。下面的這個水池,其實都是礦渣的滲出液,散發出陣陣刺鼻氣味。

  記者了解到,煉釩過程中都會大量使用到硫酸等有毒化學品,不僅會産生大量有毒氣體,而且這些露天堆積的礦渣一旦雨水沖刷,大量有毒廢水就會排到下游或是滲入地下,帶來嚴重污染。

  在這些釩礦堆北面約1公里的坡腳下,就是九重鎮的劉溝村,這個村莊正好處於煉釩廠以及這些礦渣堆的坡下,上下落差近100米,釩廠以及這些有毒的礦渣廢水,大部分最終流到了包括劉溝村在內的下游村莊。去年採訪時,劉溝村村民們就反映,他們是這家工廠的最大受害者,流經村莊的這條小河溝早就已經被工廠污染,連莊稼都不能澆。再次來到村莊時,村民説污染依然在繼續。

  在這些釩礦堆北面約1公里的坡腳下就是九重鎮的劉溝村

  劉溝村村民:以前我們小孩子小河游泳逮魚什麼的都有,現在你要下去,一游泳回來那身上癢,起疙瘩。

  村民們説,自從10多年釩廠建在這裡,村邊這條小河溝裏的魚蝦、水草早就陸陸續續死光,山坡上煉釩廠露天堆積的礦渣,一下雨就會將大量有毒廢水衝到河溝以及地裏,現在河溝裏的水看著很清,實際上這水流過的地方連植物都不會長。現在更為嚴重的,村裏的地下水也已經被污染,水井裏的水幾乎都不能吃。

  村民喝的飲用水到底是什麼樣呢?村民決定給記者燒一鍋水看一看。水燒開之後,記者發現水面開始起了一層白色粉末一樣的漂浮物,再過了十分鐘,水底便出現了這樣一層白色的沉積物,另外一口燒開水的黑鍋裏,這樣白色的沉澱物看的更為清楚。為了證實村民的説法,記者又來到了另外一戶村民家,他們也決定給記者燒一盆水看看。

  十幾分鐘水燒開之後,水面同樣出現了一層白色的漂浮物,過了一會這些漂浮物又沉到了水底。為了讓記者看得更清楚,一位村民用一個竹把子,把水攪動了一下。沉積物在水下形成了一團白色的絮狀物。

  記者:看著挺嚇人的。

  村民:這東西沉澱,時間長了人吃了會得結石。

  村民現場給記者燒水

  這盆不到兩公斤的水,燒開之後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的白色沉積物,這些白色的沉積物是什麼呢?村民們説,他們也不知道這水裏究竟是什麼東西,對人體究竟有多大的危害?在沒有其他水源的情況下,村民們只能飲用這樣的井水。

  記者:這種情況有多少年了?

  村民:有10年了,我記得我剛(嫁)過來那時候,水還好,這七八年水垢都多了,這都吃不成。

  沒有辦法的情況下,稍有條件的村民只能自己裝凈水器。

  村民:你看這才多長時間,十多天,不到二十天,全部成這樣了,原來這(濾芯)是白的,現在都成黑的了。

  記者:花了多少錢?

  村民:花了一千六七百塊錢。(井裏)剛抽出來就洗衣服,這個就做飯時用。

  因為水質太差,凈水器的濾芯一個月就要換一次。

  村民:一個月就要換一次,你看城裏頭,兩個月,三個月換一次,這邊一個月就要換。

  村民們告訴記者,因為這個煉釩廠,村裏的河流、地下水包括空氣都已經被污染殆盡,這裡的土地原本非常適合種植辣椒、芝麻等經濟作物,但是現在根本無法耕種。

  在劉溝村,很多稍有經濟條件的村民,幾年前就早已搬出了這裡。記者看到,有的人家因長期無人居住,院子裏都長滿了雜草。而繼續居住在這裡的村民們不得不擔心的是,水和環境的污染,不知道會給他們以及子孫後代會帶來怎樣的惡果。

  村民:得病的特別多,老年人基本上都有病,這水沒辦法喝。

  採訪中,劉溝村村民告訴記者,煉釩廠污染最嚴重的就是到處堆積的礦渣堆,記者看到的礦渣堆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在村莊東邊和煉釩廠之間,還有一個更大的礦渣堆。

  到處堆積的礦渣堆

  村民:那邊有個打溝,深溝,他們就把礦渣埋在那裏。

  按照村民的提示,記者從劉溝村出發不到5分鐘,就來到了村民們所説的這個礦渣堆,這裡足足有兩個足球場大,約有30米高,將曾經的山溝填滿。從不遠處堆積的濕礦渣看,這裡最近還在使用。礦渣下方,大片的麥地有些已經枯死。礦堆一旁道路上,雨水沖刷後留下的這些小坑裏,水已經變成了鮮艷的綠色。在這些礦渣的下方不遠處,就是村莊和河流,被釩廠污染的這條小河,流經劉溝村後直接匯入了刁河,流向了漢江。

  釩是一種稀有的金屬,煉釩廠的主要産品是五氧化二釩,用於冶金、化工等行業,本身有劇毒,對呼吸系統和皮膚有損害作用,長期接觸可引起慢性支氣管炎、腎損害、視力障礙等。而在煉釩的過程中,會使用強酸等大量有毒化學原料,産生的礦渣中也含有大量有毒物質以及重金屬。如果處置不當,會對土壤和地下水造成不可逆轉的嚴重污染,繼而威脅人體健康。

  其實,早在2005年,《河南日報》就曾以:“淅川縣九重鎮煉釩污染何時休?”為題,對這家玉典煉釩廠嚴重污染環境的情況進行過曝光,之後也有多家媒體對這裡的污染情況,進行過報道,但差不多10年過去了,這裡的污染依舊。

  村民:反映了多次,都不管用。

  記者了解到,因為接受記者採訪,曾經有兩位村民被人打傷,所以現在很多村民都很害怕談及釩廠污染的情況。

  記者:不讓你們説?

  村民:要是被查出來,就揍死你。

  不僅是在九重鎮,在距離淅川縣城約20公里的毛堂鄉賈營村,大量含有重金屬的工業礦渣被隨意堆積在了河道邊。這是一個鐵砂礦的尾礦堆,堆積在河道只有幾米的距離,甚至這裡的河水都被攔截起來作為洗礦用水,洗礦池和河道幾乎連為一體。

  村民:這些礦渣堆在這裡三四年了。

  村民們告訴記者,因為鐵砂行情不太好,幾個月前這裡已經停産,但是這些礦渣露天堆在這裡已經四五年也沒人管,長年雨水沖刷,這條小河的水早已被污染。

  村民:影響那個水嘛,那個水不能吃。

  不僅水被污染,附近村民都不敢在礦渣附近放養。

  村民:羊吃了上面的草,都生不了小羊了。以前我們這個村吃水就在河裏,後來吃不成,又往上游挪了幾十米,那井才打好的。

  村民們告訴記者,緊挨這個鐵砂礦廠旁邊,還有一個鉛鋅礦廠,近五米高的礦渣同樣露天堆積在了河邊。很明顯可以看到,小河溝的水已經變成了黑綠色。

  村民:究竟對人體有多大的害處,我們也不懂。那個尾礦水,在那裏挖了個池子,都沉澱在裏面。

  根據村民提供的線索,記者來到了在這個鉛鋅礦廠後面的山上,果然,這裡還建了這樣一個鉛鋅礦的尾礦池,尾礦泥將池水都染成了黑色,水面漂浮著白色的結晶物。礦池下方,滲出的污水直接排到了山溝。路邊,記者碰到了一位騎摩托車村民。

  村民:要是夏天,這裡下大雨,污水肯定一起流下去了。流到毛堂鄉的大河,最後流到丹江。

  馬軍:選礦、還有冶煉,這些過程會常常産生一些更加有害的物質,尤其是這些有色金屬,常常是和一些有毒的重金屬去伴生的,那麼這裡面像危害最大的像鉛、汞、鉻、六價鉻,還有這些貴金屬砷,這些物質是危害最大的,很多這些有毒有害的重金屬,它不能自然地降解,也就是説它釋放出去以後,它就會長期的存在。

  馬軍,北京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他告訴記者,像一些金屬礦渣、尾礦,絕大部分都含有有害物質,未經任何處理,特別是露天堆放,對於周邊的環境將會帶來不可逆轉的嚴重污染。

  馬軍:一旦到了雨季的時候,很多就會直接被山洪被這些雨水沖刷到河裏面,這些垃圾就直接損害了這個水體的品質,那麼另外即使是做一些簡易的填埋,那麼這種填埋如果沒有做這些防滲的系統,它也會是被隨著這個雨水滲入,那麼它會淋溶出來,溶解出來這些有害的物質。這種垃圾的滲濾液,實際上它的危害是相當大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規定:産生危險廢物的單位,必須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處置危險廢物,不得擅自傾倒、堆放;不處置的,由所在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馬軍認為,儘管我們國家對於工業固體廢棄物也就是工業垃圾有著嚴格的處置、防治的法律法規,但是監管不嚴還是這些問題存在的主要原因。

  《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

  馬軍:現在就是在我們整個的工業污染防治中間還存在著一些著一些缺陷,這裡面雖然定義了這些相關的排放的法律法規標準,但是執法不夠嚴格,違法的成本很低。在它的背後實際上是一些地方,還是希望用這些高污染,高排放的行業去拉動當地的GDP,這些問題在全國其實很多地方都普遍的存在。

  在淅川縣玉典釩業有限公司的官方網站上記者看到,這家公司隸屬於淅川縣玉典化冶有限責任公司,依託淅川-內鄉-西峽一帶豐富的釩礦資源,集礦山開採、五氧化二釩精細加工、釩系列産品研發銷售為一體的合資企業,也是當地唯一一家在加拿大多倫多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企業;像這樣的工業企業,該如何做好環境治理和無害化排放呢?儘管因為污染的問題被多家媒體曝光,但到目前還是沒有太大的改變。為了治理污染企業的排放,當地政府曾表示,先後有350家冶煉、化工等企業被關停,40多個能為GDP作“貢獻”的大型項目被拒之門外。其實,針對工業垃圾特別是危險廢物的處理一直是個難題,各地都在想辦法來解決。在湖北襄陽有這樣一家企業,他們著手將工業垃圾,特別是危險廢棄物變廢為寶。

  湖北襄陽企業變廢為寶 促進迴圈産業發展與清潔生産

  在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的生産車間裏,工人們正忙著將剛剛分離出來的工程塑膠粒、鉛及鉛合金裝袋、整理,作為再生材料送往塑膠製品廠和蓄電池廠迴圈利用。鉛酸蓄電池因成本低、性能穩定,長期在電動車電池等市場佔據主體地位,但因鉛污染又飽受詬病。

  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王進:廢鉛酸蓄電池屬於危險廢物,如果不回收會對土壤造成污染,會對人群造成重金屬危害,如果不規範回收,會對水體、大氣和土壤造成不可逆的危害。

  位於湖北省襄陽市谷城縣的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於發展迴圈經濟的高新技術企業,這家公司的主要業務就是將再生資源回收、加工再利用,産業涉及廢鉛酸蓄電池、廢鋁綜合利用;鉛基合金及鋁合金的研製與生産。金洋冶金公司投建的廢鉛酸蓄電池資源化新技術等項目,解決了廢舊蓄電池迴圈利用的難題,不僅降低了這些工業廢品的污染風險,同時也帶來了不錯的經濟效益。

  金洋冶金公司投建的廢鉛酸蓄電池資源化新技術項目解決了廢舊蓄電池迴圈利用的難題

  王進:採用廢舊鉛酸蓄電池低溫熔煉技術,廢鉛酸蓄電池通過破碎分選,把電池裏面的各個組成部分分開,鉛和鉛糕這塊,通過冶煉,把它轉化成精鉛和鉛合金,用於生産新的蓄電池,塑膠主要用於生産再生塑膠粒,廢酸轉化為硫酸鹽副産品,進行回收利用。

  王進告訴記者,在回收處理、迴圈利用時,如何避免對周邊環境造成二次污染,是他們這個行業面臨的最大難題。金洋冶金歷時十年研製的廢舊鉛酸蓄電池低溫熔煉技術,彌補了傳統技術的短板。

  現如今,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年可處理廢鉛酸蓄電池20萬噸,輻射以襄陽為中心周邊800公里半徑範圍的省市地區。年産鉛及鉛合金25萬噸、鋁合金10萬噸、再生塑膠5萬噸、硫酸鈉2萬噸,在區域內形成了鉛、鋁兩大再生有色金屬迴圈經濟産業鏈。

  王進:我身後這些鉛合金,大概有一千多噸,它是我們回收了1600多噸(廢舊鉛酸)電池,通過我們這項技術提煉而成,這些産品馬上就要發往上海、廣州、武漢等各個城市和地區。

  這批一千多噸的再生鉛合金,不僅將為企業帶來1500萬的銷售收益,也避免了1600多噸廢舊鉛酸電池可能會帶來的環境污染。截止目前,湖北金洋冶金股份有限公司累計回收廢鉛酸蓄電池1.5億多只,相當節約原生礦石1000多萬噸,節約標煤42萬噸,減少廢酸排放60萬噸,減少固體廢物排放25萬噸,削減二氧化碳112萬噸,削減二氧化硫17萬噸。

  襄陽市環保局副局長 朱華偉:固體危險廢物管理是環境保護非常重要的內容,襄陽市按照資源化、無害化、減量化的要求,一手抓無害化管理,一手抓迴圈利用,規劃建立了谷城和老河口迴圈經濟産業園,涌現了再生資源利用的金洋模式,餐廚與生活垃圾協同處置的國新天匯模式,促進了迴圈産業發展與清潔生産,環境保護的相得益彰。

  半小時觀察:

  工業垃圾最大的隱患,是對水源、土壤等環境資源的破壞。處理好了,它是當地經濟建設的正能量,處理不好,難免會産生安全問題。河南淅川是南水北調的核心水源地。近幾年來,當地政府已先後關停了350多家企業,為保證南水北調的水源安全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玉典釩業的給周圍環境帶來的污染隱患,還需要引起更多的關注。再過兩天,2015年元旦,新修訂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將正式實施,這是現行的環保法25年來首次大修。其重要的內容是,在新環保法中規定了重點排污單位,應當如實向社會公開其主要污染物的名稱、排放方式、排放濃度和總量、超標排放情況,以及防治污染設施的建設和運作情況,接受社會監督。嚴禁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或者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作防治污染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不難看出,新修訂的條款更加細緻,所列舉的情形更加具體,為這部法律的可操作性加分不少。希望這部“鐵券”法律,同步得到“鐵腕”的執行,真正發揮好它對環境的保護作用。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