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煤炭資源稅改革在即山西斬斷向煤要錢的手難

  • 發佈時間:2014-10-30 07:43:00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原標題:煤炭資源稅改革在即 山西斬斷向煤要錢的手難

  “塌方式”的官場震蕩之後,山西面臨著“凈化政治生態,實現弊絕風清”的艱巨任務。與此同時,煤炭資源稅改革的啟動也是這個煤炭資源大省必須面對的課題。

  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在做好清費工作的基礎上,煤炭資源稅從12月1日起,正式由從量計徵改為從價計徵。煤炭資源稅稅率幅度為2%~10%,具體適用稅率由省級財稅部門制定。

  山西是煤炭資源大省,煤炭資源稅改革將對這個傳統能源基地産生怎樣的影響?尤其在當下煤市持續低迷的背景下,山西將確定怎樣的稅率,在激發煤企活力的同時穩住財稅收入?成了外界關注的焦點。

  斬斷向煤炭要錢的手談何容易

  在研究、討論、博弈多年後,煤炭資源稅改革終於落地。有分析人士稱,煤炭價格持續低位徘徊的市場背景,是推行煤炭資源稅改革的大好時機。不少輿論也報以諸多期待,認為此項改革將“有利於煤炭企業提高對資源的合理開採利用,有利於節能減排”。

  如何把好事辦好?結合“稅率由省級財稅部門制定”的規定,煤炭資源稅改革考量著山西地方主政部門的決心和智慧。

  春江水暖鴨先知,企業是市場中最敏感的單元。“要説對我們企業的影響,一是要看省政府的稅率定多少,二是要看五花八門的收費能不能真正清理掉。”山西呂梁一家煤企負責人在談到煤炭資源稅改革時表示。

  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的多位煤炭企業負責人都表達了類似看法,心懷期待又難言樂觀,觀望和猜測是他們共同的心理。

  企業主的憂慮首先源於捆綁在煤炭上的各種收費能否徹底清除。有資料顯示,煤炭企業平均稅費負擔水準在35%左右,其中稅收負擔21.03%,是全國工業行業平均稅負水準的2~3倍。

  在産業結構相對單一的山西,向煤炭伸手要錢,幾乎是很多地方政府和行業主管部門的慣性思維。在當前煤價持續走低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做好清費工作,就對煤炭企業從價徵收煤炭資源稅,將會使企業不堪重負。

  同煤集團的一位人士透露,目前,資源稅3.2元/噸,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平均17元/噸,採礦排水水資源費3元/噸,礦産資源補償費1.81元/噸,排污費0.53元/噸,林業基金0.05元/噸,上述合計25.59元/噸。

  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在10月16日召開的煤炭資源稅費改革工作會上表示,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求此次改革不能增加煤炭企業總體負擔。

  煤炭資源稅改革第一步是清理涉煤收費。

  俗話説“靠山吃山”,對於諸多缺乏區位優勢且土壤貧瘠的山西縣市來説,煤炭就是“上帝的饋贈”,涉煤收費是很多市縣的收入來源和承辦大型活動的“錢袋子”。如今煤市不景氣,非煤産業也增長乏力,要斬斷向煤炭要錢的手談何容易?

  面對煤市長期不景氣的困局,從去年起山西接連出手清理不規範的煤炭收費:2013年8月1日,停徵礦山環境恢復治理保證金和煤礦轉産發展資金兩項煤炭基金,減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務費;今年7月1日起,取消煤炭稽查管理費,同時降低服務費和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的收費標準。

  但上述做法更像是在煤企陷入困頓時,政府為避免竭澤而漁採取的權宜之計,上述政策只是以行政通知的形式下達,通知上寫的是“暫停徵收”。

  一位接近山西煤改決策層的人士坦承,清理市縣政府、各部門涉煤收費情況比較複雜、難度和阻力很大,進程緩慢,而且後期很可能會出現反彈。

  但隨著煤炭資源稅改革日期的臨近,山西加速推進清理涉煤收費。9月中旬5位山西省委常委和副省長帶隊,到各地市進行涉煤收費清理督導。山西省有關領導表示,要充分認識做好涉煤收費清理規範工作的重要性,對那些打折扣搞變通的行為,要依紀依法嚴肅查處。

  省長李小鵬強調,當前我們在全國率先開展煤炭清費改革,既為煤炭工業輕稅薄賦、輕裝上陣創造條件,又為煤炭資源稅改革打下基礎、做好準備。

  稅率蹺蹺板

  從上世紀80年代起,我國開始對煤炭從量計徵資源稅。具體到山西,1984年起徵收煤炭資源稅,地方煤礦定額為1.6元/噸。2004年7月1日,山西煤炭資源稅調整為3.2元/噸,焦煤稅為8元/噸。

  按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要求,煤炭資源稅改為從價計徵後,煤炭資源稅稅率幅度為2%~10%。煤炭資源稅的稅率一頭牽動著企業的負重,一頭影響著地稅收入,就像是一個置於市場中的蹺蹺板,微妙卻影響重大,尤其是在當今煤市持續不景氣的背景下,如何在保證財稅收入的同時幫助煤企脫困,稅率的確定是關鍵。

  晉中市財政局在2010年以從價計徵方式,按稅率為5%,對轄區內的42座煤礦進行了一項調查。測算結果顯示:稅收貢獻率由從量計徵的17.54%增加到22.51%,利潤率由25.16%下降到了20.19%,調整幅度較小,且利潤水準仍高於其他行業,但資源稅佔銷售收入的比例由0.86%提高到5%,絕對額增加50817.28萬元,每噸資源稅稅額由4.46元提高到26.11元,資源稅佔稅金的比例由4.87%提高到了22.21%。

  該調查的結論是,稅率5%時,“其效果是明顯的且對企業利潤影響不大”。

  但當時煤價高企,如今煤市深陷困局,也就是説,測算的前提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

  山西省煤炭廳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山西全省煤炭工業經濟利潤僅8.04億元,全省煤炭企業噸煤平均利潤5.72元。山西省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山西煤炭綜合售價平均為401元/噸,而在2011年則為656元/噸,導致煤炭企業利潤嚴重縮水。

  目前山西每噸煤從量資源稅是3.2元,改從價計徵方式後,如果按每噸煤炭320元計算,即便按照最低2%的資源稅率也需要上交6.4元。這也意味著,資源稅的稅收將大幅增加。

  以同煤集團為例,按2013年噸煤平均坑口價298元測算,如果從量計徵,需繳稅3.2元/噸;如果從價計徵,按2%~10%的稅率計算,則為5.96元/噸~29.8元/噸。

  單純從稅收上看,從量到從價的改變,對企業可能增加的噸煤稅負影響不算太大,企業負擔能否真正減輕,關鍵在於各種涉煤收費的清理。

  山西省政府今年6月出臺的《涉煤收費清理規範工作方案》顯示,山西省當前涉煤收費達四大類27項。山西省財政廳初步測算,通過清理規範,2014年至少可減輕煤炭企業負擔60.87億元,噸煤減負6.5元;2015年再取消兩項收費後,可至少再減輕煤炭企業負擔74.64億元,噸煤再減負7.8元。兩步改革全部到位後,噸煤減負量至少可達14.3元,每年至少可減輕企業負擔135.51億元。

  對煤企來説,不管是稅還是費,都需要出錢,但這兩者有著質的不同,稅很規範,而費的隨意性很大,省、市、縣都有一些自行設置的收費名目。

  山西將交出怎樣的答卷

  來自山西省權威部門的數字顯示,60多年來,山西累計産煤130億噸,外調近100億噸,供應全國28個省區市,總産量和外輸量分別約佔全國的四分之一和80%。

  但與此同時,山西省也在承受煤炭開採的諸多後果。地下水資源遭到嚴重破壞,土地植被及耕地被破壞,採煤區群眾的生存條件惡化。近年來,媒體屢屢曝光山西採煤區沉陷,環境污染等問題。山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對採煤造成的生態問題深感痛心,並下決心進行整治。

  據權威部門測算,每開採一噸煤可造成環境損失成本72.32元。2007年國務院特批山西設立的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主要用於單個企業難以解決的跨區域生態環境治理、支援資源型城市轉型和重點接替産業發展、解決因採煤引起的社會問題。

  晉中市財政局2011年的一份報告顯示,當年企業每開採一噸煤,資源稅上繳4.46元,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上繳28.58元,按規定,其中50%即14.29元用於區域生態環境治理,水資源補償費1.99元,礦産資源補償費8.49元,稅費合計用於環境補償的收入為29.23元,遠遠低於開採一噸煤所造成的72.32元的環境損失成本。

  但10月10日財政部和國家發改委聯合下發的《關於全面清理涉及煤炭原油天然氣收費基金有關問題的通知》(下簡稱“通知”)中明確規定,山西省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屬於自12月1日起明確取消的範圍。

  面對由煤炭開採帶來的環境欠賬,山西原本就有些有心無力。如今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將被取消,山西就不得不在煤炭資源稅稅率上,對環境治理的成本有所考量。

  此次改革規定,煤炭資源稅具體適用稅率由省級財稅部門在2%~10%幅度內,根據本地區清理收費基金、企業承受能力、煤炭資源條件等因素提出建議,報省級人民政府擬定。省級人民政府需將擬定的適用稅率在公佈前報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審批。

  那麼山西的稅率將是多少?這一點備受社會關注。

  數據顯示,2013年山西的原煤産量96256.9萬噸,原煤綜合售價按400元/噸計算,銷售額為3850.276億元,當年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預算收入為190億元,大約佔到了2013年山西財政收入的0.15%。如果下一步停收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為彌補這一部分的財政收入,資源稅的稅率至少應為5%。

  山西省財政廳2013年測算,在全面取締涉煤收費,包括取消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的前提下,要保證地方現有收益,以煤炭平均售價465元/噸計算,資源稅率可定為7.4%。

  據中國青年報記者了解,由山西省政府副秘書長白秀平牽頭,煤炭廳、發改委、安監局多名副巡視員組成的煤炭改革小組已就山西煤改拿出了一份草案,其中就涉及山西煤炭資源稅稅率的確定。但面對媒體,小組成員皆三緘其口。

  山西省省長李小鵬近期在第五屆中國太原國際能源産業博覽會上表示,借助煤炭資源稅改革的契機,山西將推進煤炭銷售體制改革,著力解決政企不分、價格不順、交易成本高等問題,儘快形成資訊化、標準化的現代交易方式;推進煤炭資源市場化配置,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形成公開公平有序的礦業權市場。

  今年以來,山西多位省級領導被調查。風暴過後,山西正以理順煤炭市場為契機,從機制上消除消除權力尋租、滋生腐敗的土壤和空間。

  “理規範涉煤收費是深化煤炭管理體制改革的突破口,是緩解煤炭生産經營困難、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也是建設法治政府的重要體現。”新到任的山西省委副書記樓陽生在帶隊督查時説。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