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陽澄湖大閘蟹背後的“江湖”:一個湖泊三個協會

  • 發佈時間:2014-09-22 09:41:57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柏可林 攝

  

  按照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的計劃,2014年的陽澄湖大閘蟹開捕節,定在9月23日。但在此之前,打著陽澄湖旗號的大閘蟹早就“橫行”各大市場,在未開湖之前,蟹從何來?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卻暴露了陽澄湖大閘蟹背後不為人知的“江湖”:陽澄湖大閘蟹到底誰在管,又該怎麼管?

  其實,管陽澄湖大閘蟹的“組織”還真不少。上述的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名氣最大,業內都叫“蘇協”,原蘇州市漁政管理站站長楊維龍擔任蘇協會長長達11年,而最初提出為陽澄湖大閘蟹佩戴“防偽戒指”的也正是蘇協。蘇協之外,還有蘇州工業園區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業內稱為“工協”;昆山巴城陽澄湖蟹業協會,業內簡稱為“巴協”。

  蘇協、工協、巴協,三者之間相對獨立,卻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其中以蘇協和巴協的關係最為緊張。

  為什麼一個行業,一個湖泊,成立了3個協會?3個協會之間,為何還關係緊張?這麼多協會,大閘蟹又該如何找到自己的“組織”呢?

  協會恩怨

  蘇協與巴協的最大分歧在於,到底哪個協會頒布的商標,才是真正代表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遺憾的是,這一爭執本身,並不是兩個協會的市場競爭力之爭,而是協會背後的行政能力之爭

  大閘蟹不是一門小生意。2013年,陽澄湖大閘蟹的産量超2000噸,按2013年每斤215元的價格來算,這就是8.6億元的收入。按照陽澄湖大閘蟹出水價格每年上漲15%-20%的慣例,2014年僅陽澄湖蟹商的毛收入就將超10億元。

  面積120平方公里的陽澄湖分為西湖和東湖兩部分,分屬於不同的行政區域管轄,東湖主要位於蘇州吳縣市境內,産自東湖的大閘蟹俗稱為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而位於蘇州市和上海之間的西湖,主要位於昆山市巴城鎮,這裡的大閘蟹因此被稱為巴城陽澄湖大閘蟹。

  由於陽澄湖大閘蟹産區分屬不同的行政區域,因此催生了蘇協與巴協兩家行業協會。這兩個協會分別為各自屬下的養殖戶頒發正宗陽澄湖大閘蟹防偽戒指——正宗陽澄湖大閘蟹身份證,每只螃蟹都有一個惟一編碼的證書,即陽澄湖大閘蟹防偽證書也有兩種。雙方在多個場合號稱自家的大閘蟹才是最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多年來明爭暗鬥,彼此之間互不買賬。這就意味著,即使加入了行業協會,所賣的螃蟹可能仍然不是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

  蘇協使用的商標名是“陽澄湖大閘蟹”,印在防偽戒指扣上。蘇協綜合管理處處長瞿清在接受《國際金融報》採訪時表示,“蘇州市政府是陽澄湖大閘蟹保護商標的惟一註冊人,只有經過政府授權的協會和企業才能使用這一商標,而我們協會是惟一經授權使用這一商標的協會,因此經協會認證的無疑是最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

  有蘇協授權的“陽澄湖大閘蟹”才是真正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巴協不同意。

  在昆山巴城鎮湖濱路,一位巴協負責人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巴協的註冊商標是“巴城陽澄湖大閘蟹”,這一商標通過昆山市工商局向國家工商總局提出申請,並且帶有地理保護標誌,同樣是正規的。該負責人還向記者展示了協會于2012年至2013年間獲批的對於“巴城陽澄湖”包括“蘇州市知名商標”和“江蘇省著名商標”的證書與銅牌。

  如此一來,蘇協與巴協當然就口水不斷了。更為嚴重的是,由於蘇協會長楊維龍集協會會長與行政官員于一身,有行政力量介入行業競爭之嫌,讓事態更加複雜化。

  2002年,楊維龍在擔任蘇協會長之前,行政職務是蘇州市漁政管理站站長,還是蘇陽牌大閘蟹的主要經營者之一,其後為了以“中立”的姿態更好地經營協會,楊維龍放棄了經營,成為一名專職協會會長。對於楊維龍對外標榜的“中立”身份,巴協多次提出質疑。楊維龍不僅是一名協會會長,此外還身兼蘇州市陽澄湖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負責具體管理事務。這個管委會的管理範圍包括陽澄湖上所有養殖戶和漁民的管理,大閘蟹的生産和養殖全程都可以直接干預。

  蘇協與巴協勢同水火,工協也很難獨善其身。不過工協倒沒有“爭雄之心”,一早就向蘇協表達“忠心”。這一點,可以從工協會長吳阿二的另一個職務——蘇協常務副會長,找到證據。

  也許工協會長的職務安排,給了上級管理靈感。2013年,多次公開與前蘇協會長據理力爭的巴協會長榮偉,如今也搖身一變,成了蘇協的常務副會長,而他所屬單位一欄標注的則是昆山市巴城陽澄湖鵬澄大閘蟹交易有限公司,與工協會長吳阿二一同擔任蘇協的常務副會長。

  如此一來,三家會長,一正二副,至少在職務上都統一在了蘇協的旗號下。

  會員爭奪

  一個蟹商,為何要同時加入兩個協會?反過來説,同時加入兩個協會,所謂正宗陽澄湖大閘蟹到底依據什麼標準?如果協會只管收錢,那這個“組織”,大閘蟹找對了嗎

  行業協會分庭抗禮,最直接的衝突就反映在爭奪會員上。由於協會有自己的註冊商標,為了大閘蟹能夠冠上“正宗”的頭銜,不少會員單位出於對自身利益的考量,繳納高昂的會費,成為協會會員。而會員的增加帶來最明顯的效應是會費水漲船高,以蘇協為例,2008年時蘇協的理事單位年費為2000元/年,2009年漲到7000元/年,2010年為1.5萬元/年,到2014年會費已經漲到了2.5萬元/年,漲幅令人咋舌。

  當然,除去會費的壓力外,要想成為協會會員並非難事。《國際金融報》記者走訪了蘇州工業園區唯唯亭亭陽澄湖大閘蟹交易市場,蘇協理事單位蘇州陽澄湖中湖水産生態養殖有限公司老闆夏全男在接受採訪時透露,中湖于2007年遞交申請成為蘇協理事單位,“2005年的時候出現了防偽戒指,2006年明顯覺得沒有戒指賣蟹不如以前容易,所以在2007年決定要申請加盟(成為會員)”。

  記者從蘇協官方網站了解到,現行的入會流程包括:申請單位(個人)向協會秘書處提出書面申請;填寫團體(個人)會員入會登記表;單位提供法人資格證書複印件等有效證件;交由協會秘書處審核後報協會常務理事會批准等步驟。

  《國際金融報》記者隨後就審核環節致電蘇協秘書處詢問,副秘書長陸彬告訴記者,審核報批並沒有具體的流程,主要就是對申請單位(個人)所提交的資訊與證件證偽進行驗證,一般若情況屬實,都具有入會資格。“當然,我們也會考慮申請單位是否有在業界不良的記錄,比如被媒體曝光以次充好、亂開價之類,對於這樣的企業我們也會謹慎對待。”

  夏全男回憶稱,當時周圍不少商戶都在籌謀要加入協會的事,大家一同交了申請,繳了錢也都辦了下來。“2007年的時候,這兒(指唯唯亭亭陽澄湖大閘蟹交易市場)還沒有工協,所以這兒的一波蟹商都加盟了蘇協,後來進市場的也有加盟巴協的,聽説流程也差不多,繳了錢也都能辦下來。”

  當然,也有同時加入兩個協會的蟹商。昆山陽澄湖澄風大閘蟹養殖場既是蘇州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的理事單位,又是巴城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的常務理事。對此,總經理老高有些無奈,稱繳兩份錢並非出於自願,而是形勢所迫。“有時候跟外面做生意,人家只認蘇州市的牌子;有時顧客來吃飯,又只認巴城的牌子。”老高坦言,市場是自己選擇成為“雙面會員”的原始動力。

  老高原本是蟹農出身,也曾經歷過1995年時養蟹賣蟹辛苦一年賺不了錢還賠本的低谷,後來抓住了機會翻身做了蟹商,才有了如今相對優渥的生活。但是對於現在賣蟹人、吃蟹人都過度看重“協會認證”的態度,老高依然感到有些彆扭。“在同一個陽澄湖裏養出來的蟹,難道因為養殖戶加入了不同的協會,貼上了不同的牌子,就變樣了嗎?”

   真假“蟹戒”

  即便是事關存亡的商標授權,協會能做的也不多。正如《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的蟹商説,“這塑膠扣兒實則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加入協會對於蟹商來説,更多只是看重其認證能力,每年按時領取防偽戒指,使其能夠以絕對“正品”的身份入市,但除此以外,協會能做的又有多少?

  記者在唯唯亭亭陽澄湖水産交易市場1號館的一家店舖看到,陽澄湖金榮蟹行的業主顧女士正和丈夫清單空運貨物,據悉這批訂單來自黑龍江佳木斯,預計3日後就能送到。由於並未加入任何行業協會,金榮蟹行賣的蟹比其他幾家便宜了近一半,2兩6至2兩7的大閘蟹開價僅為25元/只,要是量多更能便宜上許多。被問及有關防偽戒指哪來,顧女士隨手便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大把,“這是去年的,今年的要到9月23日以後才會有,要是顧客要求我們就先把去年的套上。”顧女士表示,“這塑膠扣兒實則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從2005年以來,陽澄湖大閘蟹管理單位在陽澄湖大閘蟹的交售過程中,主要推行蟹農憑IC卡交售和公司持IC卡收購制度。據蟹農介紹,所謂“IC卡”就是陽澄湖大閘蟹養殖資訊卡,這是蟹農承包湖面的憑證,也是每年領取防偽“戒指”的鑰匙。

  據協會介紹,在每年的大閘蟹銷售前,協會會先聘請水産專家對湖區的大閘蟹生産情況進行綜合評定,核定出每個養殖戶的商品蟹數量,然後統一製作IC卡,發放到養殖戶手中。每張IC卡上都含有養殖戶姓名、身份證號碼、養殖面積、可交售的大閘蟹數量等相關資訊。

  此前,蘇州品質監督局標準化科副科長勞偉梁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養殖戶有陽澄湖大閘蟹養殖資訊IC卡,大閘蟹經銷企業持陽澄湖大閘蟹公司資訊卡,在指定交易市場進行現場交易。每一個防偽標識都應是在指定的監管場所完成在螃蟹上的佩戴,所以市場上不應出現與蟹分離的真戒指。但實際操作中並非如此,記者分別向多家蟹商求證,無論是否為協會成員單位都認定,這些戒指並不是必須在“指定的監管場所佩戴”,而是可以憑蟹農和公司的IC卡領取後再戴在大閘蟹身上。領取後怎樣佩戴,戴在哪些蟹身上,“基本沒什麼人管,而且其實很少有顧客買完後還去打電話認證,所以也有商家用去年的,或是直接買假的戒指”。

  在走訪中,記者親眼見到了這些“假戒指”。這些“戒指”構造簡單,沒有防偽的功能,但有自己合法的銘牌。“不認識的肯定會説和陽澄湖的一樣。”店家説正是這個原因,這種打擦邊球的“陽蟹”標誌“戒指”才有市場。店家介紹説,除了這些簡單的戒指外,還有“更好的”,説著便從店裏取出一批“正宗陽澄湖大閘蟹”戒指。該戒指外觀與往年正宗“戒指”一模一樣,戒指上也印有防偽碼。“這個是去年的樣式,今年的還沒出來。”店主向記者坦承,這些倣冒貨是去年留下的,已經不怎麼銷售,只是給客人展示一下。不過店主稱,等到今年陽澄湖大閘蟹開捕後,倣冒正宗的戒指很快就能到貨,屆時使用這種戒指就能假冒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

  對此,昆山市巴城鎮水舫酒樓負責人狄坤明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確實是個大問題。由於即使是協會成員單位,每年領取防偽戒指也並非完全免費,官方售價在0.5元/只,如果捕售量龐大,單就戒指來説也是一筆不可忽視的支出。而酒樓飯館一般都是從蟹商處直接進貨,不能避免即使知道戒指是假的,依然以彼此覺得實惠的價格成交的事情。

  蘇協理事單位昆山市巴路陽澄湖大閘蟹有限公司總經理卜建平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真戒指還是假戒指的問題,和真蟹假蟹的問題一樣,協會在監督上困難重重。“除非被舉報,或是被質監部門逮個正著,前些年也不是沒有因此被罰了幾十萬的。”此外,卜經理還向記者透露,蟹市價格差異大的問題也非常普遍。“儘管協會有指導意見,但並未對售價有嚴格控制,即使是相鄰的‘溏子’裏出來的蟹,有時價格差別也很大。”

   “觸網”利弊

  蟹商走電子商務之路,是潮流,也是必然。但如此一來,本來脆弱的監管就更是處處有漏洞了,本來一地的錯誤,可能被複製到全國。如此一來,協會是否已準備好了

  由於陽澄湖大閘蟹開捕在即,當地蟹農都進入了緊張忙碌的時期。儘管從預期來看,今年的天氣情況對大閘蟹的生長有利,個頭比去年大、價格也比去年低,然而大部分的養蟹大戶並沒有因此感到輕鬆。

  蘇州工業園區蟹品尚水産養殖場的徐建根坦言,往年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訂單找到府,今年這部分客戶銳減。蘇協秘書長嚴金虎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包裝小一點是我們今年的趨勢,比如4個一包裝、6個一包裝,都可以。此外還要開拓此前沒有開發的市場,比如東北地區、西北地區,我們都要多去推薦。”此外,嚴金虎還透露,以往陽澄湖大閘蟹的銷售渠道主要在酒店和專賣店、大型超市,但今年將重點組織企業重點開拓網購市場。

  不過,嚴金虎也指出,“觸網”引發了很多負面影響,“以前我們對網店監管得比較少,網上蟹券價格虛高、網路上銷售的陽澄湖大閘蟹很大一部分是假冒的,公司沒有經過資格認證,蟹的品質也就難以保證。”據悉,協會已在去年推出了官方電子商務平臺,平臺由蟹業協會推選出歷年誠信度高、服務好的養殖和經銷企業為供貨商,商家要求至少3年內沒有消費者投訴。“這個平臺上的蟹券價格雖然是企業自定的,但如果出現價格虛高的情況,協會將進行處理”。

  從2011年首次試水電子商務,到今年七成以上的陽澄湖大閘蟹將通過網購消化,在“三公”打壓導致團購消費持續走低、陽澄湖大閘蟹又陷入“四面楚歌”,被周邊省份大閘蟹集體殺價圍剿的情況下,開拓網購市場不啻一個自救的積極舉措。只是,“後楊維龍”時代如何打破困局,確保網購大閘蟹貨真價實,同樣成為新的考驗。

  據嚴金虎介紹,陽澄湖地區擁有1000多家銷售大閘蟹的網路店,預計今年網購銷售將從去年的50%提升至70%,與此同時,“三公”團購消費則要下降近30%。不過,嚴金虎説,由於文化程度不高,很多蟹農並不懂網路,網店服務品質低下,也缺乏誠信,實際並未在網購中賺到錢,協會今年將會在這方面對蟹農蟹商提供幫助,並且在有需要的情況下聘請有經驗的大閘蟹“網路經濟公司”為他們服務。

  記者在大閘蟹交易市場看到不少蟹商正在對大閘蟹進行捆紮、裝盒、寄件的工作,有店家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現在每天都要寄出幾十個快遞,北京、上海、河南各個地方的都有,這些“先爬出來的陽澄湖大閘蟹”銷售並未受到影響,而正式開捕之後訂單還會增加。儘管大家都爭先嚷著今年的生意不好做,但好在網上蟹券的銷售情況還算不錯。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