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熱點追蹤 > 正文

字號:  

宗馥莉:我們是最尷尬一代 被70後壓著被90後趕著

  • 發佈時間:2014-12-04 09:57: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作者:王夢影 陳璐  責任編輯:曹慧敏

  導語

  “我父親是親力親為做每一件事情,他覺得這樣有更多的成就感,但是我覺得一個企業家不能把所有的責任附在一個人身上,這個風險就高了,所以我希望打造人與人之間的共贏。”宗馥莉説。“我們是最尷尬的一代,被70後壓著,被90後趕著。”

  

  宗馥莉

  “你最近最幸福的事兒是什麼?”卓爾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閻志、杭州宏勝飲料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宗馥莉、協鑫(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執行總裁朱鈺峰等著名企業家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給出了各式各樣的答案:孩子;建立了産業園;服務了客戶……

  這是11月26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第十一次會員代表大會上,青年企業家代表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活動中發生的場景。目前,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共有會員1938名,其中35歲以下佔47%,研究生以上學歷佔31%,本科學歷佔64%。協會還吸收了港澳臺特邀會員36名。

  “我們是最尷尬的一代,被70後壓著,被90後趕著。”著名的“創二代”宗馥莉語速極快。

  在公共活動露面時,2014年福布斯中國商界女性排行榜上排名第八的這位女企業家在公共活動露面時,總是免不了頻頻被提及與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宗慶後的父女關係。在場另一位總和上一代一起被提及的80後是朱鈺峰,他父親朱共山是光伏行業的巨擘。

  “90後創業沒有包袱,所以他們更多的是一種自我能力的實現。而我們這個歲數的人應該説過往的經歷是比較正統的,畢業進公司開始歷練或者是工作。”朱鈺峰説。

  承前啟後

  朱鈺峰説:“我覺得對於我自己來講,(父親)他應該算一個偶像級的人物。我一般都會叫他董事長。”

  “我在家叫(宗慶後) 老爸 。” 宗馥莉笑著説。

  經過高中、大學八年的海外留學歲月,2004年,宗馥莉以新人身份回到娃哈哈,並沒有立刻進入決策層,2010年才擔任娃哈哈旗下杭州宏勝飲料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據報道,她“非常勤奮,經常是第一個去,最後一個走”。但她表示,現在的 她看起來不那麼拼了。

  “我父親是親力親為做每一件事情,他覺得這樣有更多的成就感,但是我覺得一個企業家不能把所有的責任附在一個人身上,這個風險就高了,所以我希望打造人與人之間的共贏。”宗馥莉説。

  宗慶後曾在2013年全國兩會時表示,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第二代大多有留學背景,一大半不會接班,而自己的企業“規模比較大,也比較先進”,所以女兒“可能還看得起”。

  宗馥莉坦陳,和她差不多的“創二代”基本都是在國外留學,西方文化崇尚標新立異,也非常有創新性,但是自己還是需要回到國內這個大環境裏面。

  “在這七八年裏面,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認同別人的東西,也希望學到更多,通過公司的企業文化去傳遞到每個員工身上,這樣的話,社會也會根據我們的一些變化去變化。”宗馥莉一字一句地説,“不要把我們看作是二代,80後本身也有一代企業家要出來,我們扮演的可能更多的是承前啟後的角色,我們除了要傳承,同樣也要發展。”

  對低調的年輕高管朱鈺峰而言,父親那一輩人最大的特質就是勤奮,但也有開放和創新。協鑫集團從一片荒地起家,2011年技術改革,擴建了三條當時全球最大産能的1.5萬噸生産線。自主研發的太陽能原材料多晶硅和單晶矽在産品技術上步入世界一流水準。這是他認為最有價值的事情。

  “(我對父親)不是聽從,但是我覺得成功的人一定有成功的理由,並不是因為他是我的父親我就要否定他,或者我是他的小孩他就要否定我。”朱鈺峰説。

  熱愛

  “我覺得這兩年我最幸福的事就是昨天我們的股價終於回歸到我們的發行價了。”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秘書于騰群的話,引發台下企業家一片會意的笑聲,“我們的市場價值得到了回歸,我覺得我們公司的價值再次得到了認同。”

  于騰群現在的要務之一就是盯著資本市場。他清楚地記得A股發行價是4.8元,最高到了12元,去年跌到低谷,2元錢左右,所有人見到他都問股價什麼時候升上來。

  于騰群覺得,這是一家老企業,也是新企業。中鐵所屬的中鐵山橋集團歷史可以追溯到1894年成立的山海關機器廠,直到2007年9月12日,以整體重組、獨家發起的方式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成立,12月3日正式A股上市。

  70後於騰群從西北政法大學畢業後進入了這家老資格國企的西安鐵一局,距1989年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成立不到一年。他專注的就是把本職崗位規定的職責履行好,每完成一件工作,領導説“小夥子不錯,繼續努力”。

  于騰群後來轉到總部,接觸到青藏鐵路的修建工作。在青藏高原的風火山4800米左右的地方,中鐵建了一個科學觀測站,每天早、中、晚三個時間點固定地去測量溫度、風向、風速以及凍土的變化情況。説是觀測站,就是一間房子,沒有電視,只有兩個人守在那兒,父親去世了,兒子頂上去。也是這麼間房子,從1950年代初一直到2000年初,一天沒落下,積累了世界範圍內都少有的、非常翔實的數據。2001年6月,青藏鐵路破土動工,3萬人在4000多米海拔上扛著氧氣瓶作業。當時面對的三大世界性難題——高原凍土、高原缺氧和環境保護全部被攻克了。

  “我就是在這樣的一個企業當中逐步地成長起來。所以你現在問我的價值觀是什麼?我覺得就是熱愛。”于騰群説。

  現在,這家擁有將近300萬名員工的中國中鐵是全球最大的集團建築公司之一,在世界五百強當中排名第86位。中國目前在建和已經建成的2/3的鐵路、60%的地鐵和1/10以上的高速公路,由這家老國企建造。

  于騰群每天要和很多境外投資者接觸,他就給人家講這些關於熱愛的故事,他覺得這裡一定有投資的價值。

  創業環境

  “請各位企業家為所在地區的創業環境打打分吧?滿分100分。”現場有人提問。

  閻志覺得,對外省企業來説,武漢可以給100分,因為“武漢的高校特別多,有130多萬在校大學生,是中國在校大學生最多的城市,也是世界在校生最多的城市之一。武漢也是繼中關村之後中國第二個自主創新示範區,已經産生了很多優秀的創業企業,武漢人很厚道,胸懷也很寬廣,大江大湖養育了很好的心性”。

  宗馥莉指出浙江的軟環境其實可以再提升一下,比如高學歷人才都是在北上廣,這方面需要更多努力。于騰群認為北京的創業環境不錯,但也有對一個更公平的市場環境、更法治的創業環境的期許。

  “中國發展太快了,民營經濟規模還不夠大。”北京國能中電節能環保技術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白雲峰也覺得有不完美的地方。

  “我很難定位自己是一代還是二代,在座有很多可能跟我一樣,大學畢業以後先在體制內幹,然後某一個時間點辭職並創業。”白雲峰説。1975年出生的他1999年加入國資企業北京國華電力有限公司,是當時唯一的非電力行業發電公司。

  白雲峰既當選過年度經濟人物,又做過年度時尚先生,他感到今年最幸福的事情是和浙江大學、華北電力大學等高校科研院所合作,把燃煤的污染降到比燃氣還低,“這項成果未來有望緩解肆虐的霧霾”。

  創業以後,他在部落格、微網志上的簽名都是一句老話:本分守正,天道酬勤。“有的時候就有 不追求完美,就會覺得不進則退 的感覺。” 白雲峰説。

  “任何價值觀的形成,都是大家共同創造的結果。一方面,我們要推動社會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但另一方面,我們要看到,任何價值觀的形成不是由一部分人來制定,讓另一部分人來遵守的。在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進程中,應該是我們不同的人群共同為我們的價值體系形成創造新的貢獻。”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黨組書記皮鈞認為,企業家人群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價值觀不是自己“講”出來的,是在實踐中被他人“讀”出來的。“我們要善於引導青年企業家把個人的價值觀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有機統一起來,並引導他們通過實踐,不斷和豐富和發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