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5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央行放開利率管制 利率市場化改革基本完成

  • 發佈時間:2015-10-26 07:31:23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10月24日起,央行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存款基準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另對商業銀行和農村合作金融機構等不再設置存款利率浮動上限。

  市場關注點側重在降息和降準,但放開存款利率上限才真正觸及了中國金融體制的根本環節,這標誌著歷經近20年的利率市場化改革終於基本完成。

  早在1993年,十四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就提出:“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就是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基礎性作用”。在此思路指導下,1993年12月的《國務院關於金融體制改革的決定》提出“逐步形成以中央銀行利率為基礎的市場利率體系”,“我國外匯管理體制改革的長期目標是實現人民幣可兌換”。

  在20年的改革中,“價格是資源配置的信號”、“價格形成機制的市場化是改革的重要內容之一”等觀念逐步成為共識。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總要求,指出了“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加快推進利率市場化”的金融改革具體方向。

  從1996年放開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為起點,歷經近20年漸進式改革,放開存款利率上限的市場條件也已成熟。目前,金融機構的資産方已完全實現市場化定價,負債方的市場化定價程度也已達到90%以上。人民銀行僅對活期存款和一年以內(含一年)定期存款利率保留基準利率1.5倍的上限管理,距離放開利率管制只有一步之遙。此次放開存款利率上限,標誌著利率市場化改革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針對本輪利率市場化改革,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李波接受採訪時表示:“利率市場化是金融改革的核心內容之一,關係到整個資金配置,是影響非常廣泛、深遠的重要內容;對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對金融市場的格局都會有重大影響。”

  時機成熟,配合降息週期

  距離放開利率管制只有一步之遙,利率市場化最終“靴子”落地。然而,央行選擇目前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依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值得注意的是,當日,央行同步宣佈了“雙降”。下調金融機構貸款基準利率0.25個百分點至4.35%;下調存款基準利率0.25個百分點至1.5%;並且,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目前,實體經濟仍然面臨著一定下行壓力,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比上半年繼續略有減速,投資增速也繼續放緩。”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表示,這次降息降準,反映了最近一段時間宏觀經濟情況變化對貨幣政策的要求。

  另一方面,馬駿表示,雖然CPI漲幅由於豬肉價格的因素有所上升,但由於石油價格再度下跌、國內産能過剩等原因,PPI的降幅繼續擴大。另外,國際收支的情況也在發生變化。為了鞏固前期穩增長措施的成果,維持實際利率的基本穩定,保持充足的流動性供給,仍有必要適度調整基準利率和法定存款準備金率。

  顯然,配合降息週期,緩解放開管制後短期利率可能出現上行的壓力也是央行“一箭雙雕”組合政策的重要目的。

  “存款利率央行不再管制,是改革非常關鍵的一步。”之所以選擇目前的時機,李波表示,“國際國內實踐都表明,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最好在物價下行、降息週期中進行,這樣存貸款定價不易因放鬆管制而顯著上升。當前,我國物價漲幅持續處於低位,市場利率呈下行趨勢,為放開存款利率上限提供了較好的外部環境和時間窗口。”

  “我們現在正處於利率下行週期,這是實現利率市場化比較好的時機。因為在利率市場化改革初期,沒有了上限管理,可能導致有些定價上行,如此,配合降息週期,可以部分對衝,甚至完全對衝、緩解短期利率可能出現上行的壓力。各國的經驗也表明,在降息週期實行利率市場化改革是比較好的。”李波表示。

  金融市場、實體經濟得到什麼好處

  本輪利率市場化改革,對於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無疑大有裨益。

  “取消存款利率浮動上限以及後續利率市場化改革在金融穩定意義上已經具備了重要前置條件。”央行研究局局長陸磊表示,改革有風險,推動改革需要預估和管理風險。作為一項重要的保障性制度安排,2015年5月1日出臺的《存款保險條例》和面向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保險機制的建立,為金融業穩健可持續運作和存款人權益保障構建了紮實的制度基礎,嚴守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這次改革也釋放了很重要的信號。表明在當前全球金融動蕩、中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中國政府通過改革來穩增長、調結構的信心和決心不是説説而已。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大,央行主動雙降是減緩經濟下行的政策。央行的基準利率下降,利息下降,對企業減輕負擔有正面影響。”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周其仁對本報記者説。

  談到本輪利率市場化對企業、老百姓的影響,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對表示:“短期來看,此次改革後,增加了老百姓在存款方面的選擇面,相比于當前基本相同的存款利率,以後會有所不同。有些銀行的利率可能會稍高一點。特別要強調的是,從長遠來看,當利率市場化後,金融行業將會更靈活、效率會提高,也會提供更多滿足老百姓需求的金融産品。”

  利率市場化還需要做什麼?李稻葵説,央行是利率市場化的主導者,存款利率上限的放開已經邁出了歷史性一步,但並不能説是完成了。利率市場化是一項系統性工程,不能光靠央行一家來完成,其他部門也需要在改革方面跟進配合。比如銀行業監管部門需要加強監管,財政部也需要加快完善國債收益率曲線,為形成符合市場規律的利率,尤其是中長期的利率創造條件。

  “我們也看到隨著連續幾年居民收入的增長,經濟高度複雜化、多樣化,各種需求都有。單一的、高度管制的金融服務已經難以適應市場的需求。”周其仁表示,“利率市場化不光是有利於現有金融機構平等競爭,還可能刺激潛在的供應者進入。對於金融機構準入機制的進一步開放,值得期待。”

  利率市場化,還需要做什麼

  “利率市場化改革並沒有一步走完,這很可能只是一個開始。”李波表示,“比如央行的利率調控,貨幣政策如何從以數量調控為主,轉向以價格調控為主。利率市場化之後,這項任務就更緊迫了。”李波表示,金融機構、金融市場、企業和居民,包括央行金融管理部門都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取消對利率浮動的行政限制後,並不意味著央行不再對利率進行管理,只是利率調控會更加倚重市場化的貨幣政策工具和傳導機制。

  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從這個角度講,利率市場化改革將進入新階段,核心是要建立健全與市場相適應的利率形成和調控機制,提高央行調控市場利率的有效性。

  一是通過央行利率政策指導體系引導和調控市場利率。借鑒國際經驗,我國正在積極構建和完善央行政策利率體系,央行以此引導和調控包括市場基準利率和收益率曲線在內的整個市場利率,以實現貨幣政策目標。對於短期利率,央行將加強運用短期回購利率和常備借貸便利(SLF)利率,以培育和引導短期市場利率的形成。對於中長期利率,央行將發揮再貸款、中期借貸便利(MLF)、抵押補充貸款(PSL)等工具對中長期流動性的調節作用以及中期政策利率的功能,引導和穩定中長期市場利率。

  二是各類金融市場以市場基準利率和收益率曲線為基準進行利率定價。貨幣市場、債券市場等市場利率可以依上海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Shibor)、短期回購利率、國債收益率等來確定,並形成市場收益率曲線。信貸市場可以參考的定價基準包括貸款基礎利率(LPR)、Shibor、國債收益率曲線等,在過渡期內央行公佈的貸款基準利率也仍可發揮一定的基準作用。各種金融産品都有其定價基準,在基準利率上加點形成差異化、客戶化的利率體系,但萬變不離其宗,都圍繞市場基準利率變動。

  三是進一步理順利率傳導機制。在完善央行政策利率體系、培育市場基準利率的基礎上,央行將進一步理順從央行政策利率到各類市場基準利率,從貨幣市場到債券市場再到信貸市場,進而向其他市場利率乃至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同時,通過豐富金融市場産品,推動相關價格改革,提升市場化利率傳導效率。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