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匯率急貶 一次性貶值或為防止資本外流考慮

  • 發佈時間:2015-08-19 07:05:26  來源:新京報  作者:趙毅波 陳楊  責任編輯:吳起龍

  “匯率貶值對我們企業當然是好事一件,但以後會不會一直維持下去我們也很擔心。”在央行上周決定大幅下調人民幣匯率之後,一家出口企業負責人表示。

  8月11日,央行宣佈人民幣中間價定價機制改革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遭到“突襲”,當天一次性大幅下調逾千點,連續三天大跌,累計貶值逾4.66%,為近20年來最大一次調整幅度。雖然8月13日人民幣企穩甚至有所回調,但各方仍然心有餘悸。

  此次人民幣貶值雖然符合市場預期,但在美聯儲加息、中國資本賬戶開放加速和匯率形成機制日趨市場化的背景下,貶值時機選擇和幅度之大卻令外界大感意外,人民幣未來走勢如何也成為包括外貿企業在內的各方普遍關注的焦點。

  人民幣貶值時機耐人尋味

  央行稱人民幣匯率與市場預期出現偏離,分析認為人民幣積壓了巨大的貶值壓力需要釋放。

  8月11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1136點,跌幅近2%,為歷史最大單日跌幅。央行方面表示,本次定價機制的完善是由於“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相對全球多種貨幣表現較強,與市場預期出現一定偏離”。

  為何決策層選擇此時來實施這一行動?

  1994年以後,我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企業和個人按規定向銀行買賣外匯,銀行進入銀行間外匯市場進行交易,形成市場匯率。央行設定一定的匯率浮動範圍,並通過調控市場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

  這套匯率制度一直平穩運作至亞洲金融危機爆發。當時央行主動收窄了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將人民幣匯率盯住美元,堅持不貶值。直至2005年匯改前夕,央行才放棄了盯住美元。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際,匯率曾重回盯住美元,維持在6.83長達兩年,直到2010年。

  從匯率的20餘年改革進程看來,央行一直在提高市場化程度與經濟金融形勢之間的鋼絲上搖擺。而一直不敢冒進的匯率定價機制,為何選在股市震蕩尚未平息,三期疊加導致各項經濟數據持續走弱,美聯儲加息預期導致全球市場波動的今天進行改革呢?

  民生證券研究院研究員朱振鑫表示,人民幣積壓了巨大的貶值壓力需要釋放。從2014年四季度以來,美元指數驟升導致持匯意願上升、結匯意願降低,人民幣匯率持續承壓,但央行一方面死守著中間價這個“錨”不動(中間價一直在6.12左右小幅波動),另一方面死拽著牽引人民幣的“韁繩”不動(波動區間不能超過中間價±2%),導致人民幣積壓了巨大的貶值壓力。

  國泰君安首席宏觀分析師任澤平認為,在此刻急降匯率的原因在於修正前期高估值,向均衡值靠攏。自2014年7月以來(至2015年8月11日),衡量美元對所有貨幣匯率的美元指數升值22%,歐元對美元匯率貶值19%,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升值0.6%。

  任澤平提到,7月出口同比增長-8.9%,出口數據與人民幣匯率嚴重偏離。7月24日,國務院發佈《關於促進進出口穩定增長的若干意見》第二條就提到“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基本穩定”。

  快刀斬亂麻取代慢刀子

  相對升值時的平緩,本次中間價的調整顯得格外雷厲風行。央行一次性貶值可能是為了防止資本外流的考慮。

  貶值時機耐人尋味,貶值幅度也遠超預期。一位外匯交易員表示,他到現在想起那三天近3000點的貶值幅度,仍然覺得無法接受。但想到十年匯改以來,人民幣相對美元升值的幅度,又覺得即使再貶值20%,仍然可行。

  自2005年匯改實行當日,人民幣升值2%,隨後10年保持緩慢升值的態勢。8月18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達到6.3966,匯改10年以來,人民幣累計升值超20%。

  相對升值時的平緩,本次中間價的調整就顯得格外雷厲風行。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表示,若匯率緩慢地貶值,匯率貶值預期一旦形成,將形成跟風拋盤,資本外逃,人民幣現貨被拋售。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也表示,央行一次性貶值的目的可能是為了防止資本外流的考慮。因為如果一步步貶值可能會令市場形成趨勢性貶值的預期,有可能形成大規模資本外流。如果一下子貶值到位,這些資本想逃也來不及了。

  事實上,在中間價改革之後,央行也一直在試圖撫平市場對人民幣的未來預期。

  央行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從國際國內經濟金融形勢看,當前不存在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的基礎,央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中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程漫江表示,目前中國還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所以會有這種出人意料的舉動,並不奇怪。

  方正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郭磊則認為,央行一次性貶值釋放兩個信號:第一,中國經濟有信心撐住中期匯率,未來不會存在匯率層面系統性的風險;第二,在貶值之後,中國出口壓力釋放,經濟企穩和需求擴張概率更大。

  市場化背景下匯率波動性加大

  有觀點認為,人民幣走勢取決於國際國內的經濟情況,尤其是中國出口的表現。也有人認為,人民幣未來貶值仍是大勢所趨。

  對於未來人民幣走勢,申萬宏源預計將呈現先貶後升的V形走勢。急跌已過,未來一個階段是有漲有跌總體下跌,急跌加上緩跌大概需要3個月時間。之後人民幣企穩是大概率事件,具體則取決於經濟是否企穩、美聯儲加息衝擊是否消化以及中美博弈。

  招商證券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在一次內部電話會議上稱,這一輪匯率走弱持續的時間,至少要一週或者可能更長的時間,要再去觀察,都是一個高波動的時期。人民幣匯率的中樞應該是在6.3-6.5之間。

  但朱振鑫表示,人民幣未來貶值仍是大勢所趨。首先,出口競爭力下滑導致經常賬戶的順差趨於收窄。其次,隨著一帶一路戰略推動資本輸出,資本和金融賬戶的逆差趨於擴大。

  程漫江認為,人民幣未來匯率走勢要看周邊貨幣的表現。央行希望由市場確定人民幣價格,那就需要通過其他貨幣的價格來共同確定,如果美聯儲加息預期不變,其他貨幣會跟隨美元貶值,人民幣還有進一步的貶值空間。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王自鋒認為,可以肯定的是,未來市場化背景下人民幣的波動性將顯著增加。具體是貶值升值則要取決於國際國內的經濟情況,尤其是中國出口的表現,“如果出口表現繼續惡化,那人民幣可能會繼續貶值”。

  央行上周表示,各方面要更加關注經常項目的狀況,這是未來決定匯率走向的最主要因素。

  外貿企業的匯率波動壓力

  貶值固然構成對出口企業的整體利好,但人民幣匯率波動性的加大也令企業承壓。

  隆江製衣總經理張漢武表示,雖然目前(人民幣匯率)一下子跌了這麼多,但我們也擔心這是否會一直延續下去,因為我們都是當天結匯。

  坐落于廣東省中山市沙溪鎮的隆江製衣是一家主要生産牛仔褲的出口企業,每年向美國市場的出口額大概1000多萬元。

  “比如,我們現在以6.4的匯率向客戶報價,到一個月後訂單下單,匯率肯定會發生變化。到時候因為是以當天匯率結算,假如人民幣匯率又上升了,我們直接就産生了損失。”張漢武説。

  面對匯率波動性,另一家企業選擇了用金融産品來對衝風險。

  主營半導體的上市公司蘇州固锝近日發佈公告表示,為降低經營風險,減少匯率波動對公司業績的影響,公司擬與銀行開展遠期結售匯業務。

  蘇州固锝證代表示,之前公告的遠期結售匯業務尚在討論之中,由於人民幣大幅貶值後一些客戶的需求量有所下降,對業績仍然産生了影響。

  遠期結售匯的交易原理是,企業與銀行簽訂遠期結售匯合約,約定將來辦理結匯或售匯的外匯幣種、金額、匯率和期限,在到期日再按照此前約定辦理結售匯業務,從而鎖定當期結售匯成本。

  但張漢武指出,使用遠期結售匯要求企業的出口量比較大、訂單也比較穩定。該公司出口的量還比較小,因而還沒有用這個。

  一位曾在外貿企業工作的財務人員表示,一些交易量大、業務多的外貿企業,很多都已經做了遠期結匯業務,早已和銀行鎖定了匯率。所以人民幣大幅貶值也未必能讓企業短期內獲得利潤,這類企業很可能會觀望人民幣未來的走勢。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