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國企利潤上繳比例提高5% 提比例是把雙刃劍

  • 發佈時間:2015-04-19 07:0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王晨 烏曉雷  責任編輯:張恒

  近日,遼寧省財政廳發佈的《關於進一步提高遼寧省省屬企業國有資本收益收取比例的通知》稱,從今年起,適當提高省屬企業國有資本收益收取比例。遼寧省的國有獨資企業應繳利潤收取比例在現有基礎上提高5個百分點,收取比例上調後,按照4個大類執行。

  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2020年提到30%,更多用於保障和改善民生。去年,財政部又發佈《關於進一步提高中央企業國有資本收益收取比例的通知》,將國有獨資企業應繳利潤收取比例在現有基礎上提高5個百分點。

  然而,今年年初遼寧社科院發佈的藍皮書顯示,去年遼寧國有企業經濟效益下滑,虧損企業面達50%左右。提高國企利潤上繳比例是否會讓遼寧國企雪上加霜?

  國企紅利上繳比例提高是把雙刃劍

  東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郭德仁認為,這會使本來就很困難的遼寧國企再次遭遇緊縮的困擾。對於東北地區的企業應該與其他地區有區別地對待,比如暫緩執行該決定,這有助於振興東北經濟,縮小地區差距。該政策短期內會讓省內的一些企業雪上加霜。

  郭德仁介紹,遼寧省國企數量眾多,大多是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投資建立的。如今大多設備陳舊老化,産業結構僵化,産品單一、技術落後,缺乏競爭力。大量資本滯存于落後企業內部,難以完成轉移和優化,缺乏對市場的靈活應變能力。尤其在經濟減速成為新常態的情況下,問題暴露得更突出了。主要問題有:産品銷路不暢,庫存積壓,生産經營陷入困境;企業冗員多,退休職工多,社會負擔、政策性負擔沉重;債務多,資金緊張;企業虧損面廣,虧損數量大;資本存量埋入過多、過深。2014年,遼寧、吉林、黑龍江3省的經濟增速分別是5.8%、6.5%、5.6%,位列全國後5位之列,滑出經濟合理區間。今年一季度,這3省的多項經濟指標繼續走低,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增大。而今年前兩個月遼寧工業增加值為-4.5%。

  “但是該政策也有積極意義。這樣迫使企業必須作出變革,優化資産配置,積極開發新品,參與競爭,提升核心競爭力,提高企業效益,改善産業結構,淘汰落後産能,實現資源向優秀企業流動。同時借助於企業紅利上繳比例提升的契機,地方政府可以集中優勢資源扶植地方重大項目,發揮地方優勢。所以其短期效果和長期效果是不一致的。國家應考慮不同地區、不同行業的不同特點差別對待,在上繳比例和推進時間上要有不同部署,發揮政策積極的一面,把可能的不利影響暫時降低到最小。”郭德仁説,這一政策不會影響企業的正常經營。因為上繳紅利是稅後利潤,所以跟國有企業員工、高管收入也沒有關係。但是對有些企業來説,職工的教育培訓、福利等可能會受些影響。包括對企業的研發投資和市場行銷及擴張,未來的發展模式、方向、規模都會産生一定影響,並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企業的預期。

  郭德仁建議,要避免走形式,搞過場。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現象産生。在提高國有企業紅利上繳比例的同時,也須防範部分國有企業提價,或者以次充好、偷工減料等,將提高上繳的利潤轉嫁到廣大消費者頭上。由於享有壟斷經營特權,完成“轉嫁”目的並非難事。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提高國有企業紅利上繳比例的意義就要大打折扣,並間接導致消費者經濟負擔加重。所以,在穩步提高國有企業紅利上繳比例的同時,還需嚴格控制壟斷商品價格上漲。只有這樣,提高國有企業潤上繳比例的意義才能真正得到體現,廣大民眾才能真正從該項舉措中得到實實在在的實惠。

  遼寧社會科學院經濟所副所長宋帥官介紹,國有企業是遼寧老工業基地的“大塊頭”,國有企業的改革、發展及經營狀況,可以間接反映遼寧老工業基地發展的基本面。遼寧經濟面臨下行壓力與國有企業經濟效益下滑不無關係。遼寧國有經濟佈局仍偏重於重化工業,輕工業、服務業及戰略性新興産業佈局偏輕。老工業基地振興過程中解決了很多歷史遺留問題,如困難企業退出、政企分開、企業辦社會、轉換經營方式等,但國有經濟的戰略佈局和傳統産業轉型等方面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國有企業仍然依靠國家的特殊政策、能源資源優勢、規模擴張等發展重化工業。例如遼寧除農産品加工業以外,各大支柱産業的龍頭企業都是國有企業,其中冶金産業佔70%左右,石化産業尤其是原油産業佔90%左右,裝備製造業更是國企雲集,包括瀋陽機床、北方重工、瀋陽鼓風機、大連大起大重、華晨汽車、大連船舶等。所以,這樣的産業佈局很容易受到市場環境影響。

  宋帥官分析,在以上遼寧國企大環境下,從省屬或市屬國有企業層面來看,利潤上繳比例提高,影響應該不大,當前遼寧國有企業出現困難,地方政府可能會採取相關辦法,上繳的這部分利潤除一少部分用於一般性財政預算和社保資金之外,絕大多數都會因支付改革成本、科技創新、節能減排項目、改革脫困補助、國有經濟及産業結構調整等重新回到企業內部。在不影響日常經營的情況下,國家股東按一定比例得到合理的分紅,對國企員工和企業高管不會産生較大影響,企業內部有比較完善的利潤分配機制,員工受《勞動合同法》的保護。所以,不會因為股東利益的重新分配輕易改變員工和高管的工資和薪酬。

  倒逼國有企業節能降耗、提升效率

  郭德仁表示,穩步提高國企利潤上繳比例,有利於倒逼國有企業節能降耗、提高效率,也有利於減少國企奢侈浪費現象。企業利潤上繳比例帶來的收入可用於資助政府的社保和養老開支,從而縮小貧富差距,擴大消費支出,達到刺激需求、拉動經濟的目的。另外,有利於改變過分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模式。一些西方國家認為,中國的國有企業享受著利潤留成的優厚待遇,就等於變相的財政補貼,在市場競爭中有失公平。這也是一些歐美國家不承認我國市場經濟地位的原因之一。

  他分析,雖然經歷了多次改革,但是相對於國企使命及同國外性質相近的一些上市公司相比,目前我國國企上繳紅利比例依然偏低。2013年央企上繳比例分五類,比例分別為20%、15%、10%、5%和暫不上繳。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2020年前,國企紅利上繳比例提高到30%。即在不影響繼續經營的情況下,國家股東得到比較合理的分紅,國有企業作為全民所有,在國家需要時,應該作出非常貢獻,它的發展應該使全民受益,而不是少數經營者獲益。因此適時提高國企利潤上繳比例,符合國家和人民利益。

  國企利潤上繳比例提高,是一個動態過程,前提是不影響企業正常經營。從歷史遺留問題和現實情況看,30%和5%是一個相對合理的標準。但是這個比例的確定,在不同時期應該有變化。在企業發展較好,效益較高時期,這一比例可以適當高一些,當經濟增長乏力,企業自身陷於困境時可以調低一些。

  宋帥官説, 國企上繳紅利從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了,只是在這期間有部分年份國企出現經營困難,利潤下降或虧損而沒有上繳。這只是國家在特殊時期對國企實行的特殊政策,而不能認為是常態。從國家公共財政預算的角度來看,當前公共項目建設與社會保障事業發展急需大量資金,尤其是社會保障覆蓋面有待擴大、保障水準有待提高。在這種背景下,穩步提高國有企業利潤上繳比例,有利於增加國家發展公共項目與社會保障事業的資金數量,從而促進我國的公共建設與社會保障事業發展。最後,國企上繳一定比例的利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使國有企業加快改革和發展步伐。倒逼企業通過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進一步提高企業活力和市場競爭力。

  在宋帥官看來,目前的上繳比例相對較低,不適應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的需要。近年來加快提高國企利潤上繳比例的呼聲很大。比例上調後,根據行業不同,國有企業上繳利潤佔其利潤比例分為五類:第一類為煙草類,中國煙草總公司,稅後利潤收取比例為25%;第二類為石油石化、電力、電信、煤炭等具有資源壟斷特徵的行業企業,收取比例20%;第三類為鋼鐵、運輸、電子、貿易、施工等一般競爭性行業企業,收取比例15%;第四類為軍工企業、轉制科研院所、中國郵政集團公司、2011年和2012年新納入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實施範圍的企業,收取比例10%;第五類為政策性公司,包括中國儲備糧總公司、中國儲備棉總公司,免交國有資本收益。在當前經濟增速放緩,企業經營困難加劇,國內需求增長滯後情況下,國企上繳紅利的步伐應該加快,而且從2014年國有企業經營狀況來看,國有企業利潤總額24765.4億元,同比增長3.4%,提高國有企業利潤上繳比例仍有一定空間。此次上調5%的幅度,是為達到預期目標進行的漸進式調整,這樣的調整會給企業留出一定的緩衝期,讓企業消化壓力,比較符合實際。

  國外國企上繳比例最高達80%~90%

  郭德仁告訴記者,近年來央企利潤不斷增加,但上繳利潤總額少且增幅緩慢,上繳比例總體上低於同期央企利潤增幅。同類型央企上繳利潤比例有所不同,但都低於“上市公司股東分紅比例為稅後可分配利潤30%到40%間”這一國際慣例。而丹麥、芬蘭、法國、德國、紐西蘭、瑞典、南韓、挪威等的國家企業,他們上繳比例最高的達80%~90%。我國從央企利潤的使用情況看,大部分紅利仍在國企內部流動,極少用於公共財政和改善民生方面。央企利潤不斷增加,具備了讓全民共用改革發展成果的可能。國家應制定合理的分配政策,既保證央企自身的發展,又促進國家財政收入穩步增長和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

  利潤上繳比例提高會形成倒逼國企改革的力量,會促進企業加強成本核算,改善投資結構,優化資源配置,進一步提高企業經營管理水準,更加注重提高效率和經濟效益。過去由於資本收益較高,一些企業盲目投資,不太注重實效。在上繳利潤比例提高的前提下,國企應該謹慎了。如何增加收益,如何調整資源配置,企業會更加精打細算。

  宋帥官認為,按國際慣例,上市公司股東分紅比例為稅後可分配利潤的30%到40%。國有資本向國家上繳盈利普遍高於這個水準,不論什麼機構擔任國有股東的代表,都要求將國企紅利轉給財政部門,用於公共支出。紐西蘭、英國、法國、德國、南韓、新加坡等都是如此。但不同國家的國企分紅政策差別很大。如紐西蘭根據國有企業的資本結構、未來投資計劃和盈利前景等來制定分紅計劃;新加坡國有企業分紅主要考慮現金流,分紅水準高的達到盈利的80%~90%,一般為盈利的30%~60%。英國國家電網公司每年的上繳比例在70%~80%。中國不能照搬國外的做法,但從長遠來看,部分國有企業上繳比例還有上調空間。30%的比例不是上限,也不是最終目標。

  宋帥官表示,利潤上繳比例其實是一把“雙刃劍”,若在恰當時機提高比例,從微觀層面來看可以促使企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優化營利模式。從宏觀層面來看,國家可以利用這部分紅利去優化國有資本配置,淘汰落後産能,培育先進産業。若上繳比例提高過快過高,會增加企業負擔,不利於實現可持續發展。過低過慢,也會容易導致國有經濟比重過大,削弱企業競爭力。本報記者 王晨 通訊員 烏曉雷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