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0日 星期一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全球化迎歷史轉捩點 推動央行貨幣體制改革

  • 發佈時間:2015-12-01 07:11:17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春暉

  人民幣全球化的歷史轉捩點

  對我國而言,人民幣納入SDR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將提升我國在國際金融領域地位及話語權,有利於推動我國央行的持續貨幣體制改革,帶動全球各國央行投資於人民幣;而對IMF來説,也是其尋求變革、促進改革的重要信號。

  國際貨幣經濟組織(IMF)11月30日開會就是否將人民幣納入SDR表決,結果或在12月1、2日公佈。人們普遍認為,SDR貨幣籃子的調整需要表決權的70%贊成才能確定。目前,美國的表決權不到17.40%,再加上日本6.464%,美日之和23.871%,不到25%,要取得“否決票”至少還要有一個歐洲大國支援才行,但德、法、英、意等國都已不是反對者。此外,巴西等新興市場國家也相繼表示支援,週邊障礙已全部掃平。美日已無法阻止人民幣進SDR成國際貨幣。而人民幣進SDR,就將成為第五種國際貨幣。

  國際智庫高盛在10月29日的紀要中寫道,完完全全的“贊成”票是最可能的結果。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認為,任何附加條件可能都只能是技術性。渣打銀行[微網志]的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主管、同時也曾擔任過IMF顧問Jukka Pihlman説,IMF會絕對避免“有條件的通過”所帶來的不確定性。

  IMF對一國貨幣加入SDR 規定了兩大技術規範條件:一是該國出口貨物和服務總量位居所有成員國前列,二是貨幣應“可自由使用”、與主要國家貨幣“自由匯率”。IMF在8月初發佈的報告稱,在上一次評估中,中國滿足了“出口”這一“入門要求”,但人民幣並沒有被納入SDR是因為“它並不被判定為能夠自由使用,這是‘國際貨幣’選擇的第二個要求”。而這一次,中國已完成了IMF在今年8月提到的大多數改革要求。

  我國央行8月11日實施了匯率中間價改革,令當天中間價更依循前日的收盤價波動,此外央行還採取措施干預離岸人民幣市場,收窄兩岸價差。我國近期還釋放了繼續推進市場化改革的意願,允許外資更大程度地進入滬深證券市場,取消了外國央行、主權財富基金和其他大型金融機構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配額限制。

  “十三五”規劃建議提出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我國央行10月30日表示,考慮在上海自貿區開展試點項目,允許境內個人投資者直接購買海外資産。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央行將擇時在一定時間會退出在外匯市場的干預,提高中間價定價機制的透明度和市場化程度;更為靈活的外匯制度將有助於中國提高資本配置效率,逐步邁向更為平穩、平衡、能夠有自我調節、自我修補能力的市場化、市場經濟軌道。

  目前,境外央行、主權財富基金、國際金融組織等機構均可通過人民銀行代理,間接進入中國銀行間外匯市場開展即期、遠期、掉期、期權等衍生品交易。下一步,將允許境外央行類機構直接進入中國銀行間外匯市場,開展即期、遠期、掉期和期權等外匯交易。

  10月底,我國央行正式發佈《進一步推進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金融開放創新試點加快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方案》,其中提及,計劃在自貿區內率先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拓寬人民幣投資回流渠道;拓展自由貿易賬戶功能、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研究合格境內個人境外投資試點的細則和操作方案。

  當然,美國國會仍然存在對華的過敏心態。美國打算同意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使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體系一極,以此進一步促進中國金融市場的透明化,但如果中國改革被推遲,摩擦有可能隨之加強。不過,美國“並不認為人民幣納入SDR將動搖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壓倒性地位”。擁有華爾街的美國還有觀點認為可借助人民幣的成長力發展本國經濟的現實路線。截至去年末,據IMF的數據,美元佔全球貨幣市場總份額超過61%,歐元為33%,而人民幣僅1.8%。

  其實,作為國際貨幣的相對地位遭受危險的是日元,8月在作為結算貨幣的全球市場份額上被人民幣超越。此外,民營企業的人民幣結算也有可能增加,日本如何提升同樣作為亞洲貨幣的日元的吸引力將成為新課題,人民幣隨著“中國製造”可以走向任何一個角落。

  對於我國而言,人民幣納入SDR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將提升中國在國際金融領域地位及話語權,人民幣納入SDR還將帶動全球各國央行投資於人民幣。而對IMF來説,正式認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人民幣為SDR的國際貨幣,具有“國際法定”的不可替代的意義。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也有利於推動中國央行的持續貨幣體制改革,也是IMF尋求變革、促進改革的重要信號。

  人民幣入SDR就成了一種國際貨幣和儲蓄貨幣,而其他國家央行增持人民幣資産是一個緩慢逐漸的過程。以筆者之見,加入SDR之後,人民幣就應與美元脫鉤,作為一種獨立的貨幣存在。否則加入的意義將大打折扣,因SDR籃子中無需多一個與美元匯率高度相關的貨幣。隨著美聯儲加息時機的臨近,美元兌其他貨幣升值是必然的,人民幣與美元掛鉤就意味著兌一籃子貨幣將繼續升值,這對中國經濟並無益處。納入SDR後,人民幣將立即面臨一連串嚴峻考驗,比如當前人民幣貶值壓力依然較大,資金外流,企業和居民將陸續償還此前積累的外債,以對衝美元升值風險等等。世界都在看我們會如何應對。

  (□鞏勝利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獨立經濟學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