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正式納入SDR 比重10.92%超越日元和英鎊

  • 發佈時間:2015-12-01 06:28:00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程婕  責任編輯:吳起龍

  人民幣正式納入SDR

  人民幣在SDR籃子中的比重為10.92% 超越日元和英鎊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董會于當地時間11月30日投票決定,批准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此舉意味著人民幣成為後佈雷頓森林體系時代第一個真正新增的、第一個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也是第一個按可自由使用標準加入的SDR貨幣。

  人民幣毫無懸念地成功入“籃”!美國東部時間11月30日(北京時間12月1日淩晨1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在華盛頓宣佈,人民幣符合SDR(特別提款權)的所有標準,批准人民幣進入SDR,于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這標誌著人民幣成為第一個被納入SDR籃子的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後,特別提款權中的第五種貨幣。

  事件

  人民幣成SDR中第三大貨幣

  拉加德表示,人民幣滿足包括“自由使用”在內的所有入籃要求,執董會決定將人民幣納入SDR,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經濟體系的重要里程碑,也是對中國政府此前改革貨幣與金融體系所取得進展的承認。

  人民幣入籃之後,在SDR籃子中的比重為10.92%。其他四種貨幣的權重則相應減少:美元比重將從41.9%降至41.73%;歐元從37.4%降至30.93%;日元從9.4%降至8.33%;英鎊從11.3%降至8.09%。雖然人民幣的權重比之前市場估算的14%-16%小不少,但已經超越日元和英鎊,成為SDR貨幣籃子中第三大貨幣。

  “人民幣加入籃子有重要象徵意義。被接納後它將是佈雷頓森林體系時代第一個真正新增的、第一個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也是第一個按可自由使用標準加入的SDR貨幣。”中金研報指出,入籃之後,中國可以人民幣向IMF提供資金、參與危機救助及其他運營。簡而言之,加入籃子會確定地增加人民幣在IMF機制內的使用。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也認為,作為新興市場的貨幣,人民幣納入SDR,這意味著人民幣被認可為全球儲備貨幣,這也將反映出世界經濟的變化。

  恒生銀行署理首席經濟師薛俊昇指出,此舉是人民幣邁向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的新臺階,顯示國際貨幣基金認可人民幣可以在國際間自由使用。

  分析

  各國央行將增持人民幣

  劉利剛指出,根據IMF對於其成員國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産的調查,2014年,各國央行所持有的SDR存量達到2540億美元,佔到外匯儲備總量的3.24%。如果IMF將SDR貨幣籃子中10%的權重給人民幣,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人民幣將達到254億美元或者1620億元人民幣(假設美元兌人民幣為6.4)。不過,這一數量比中國平均每月貿易順差的一半還要少。這意味著人民幣納入SDR的直接影響非常小。

  “但是,當人民幣成為SDR貨幣之後,中央銀行和主權財富基金可能會增加他們所持有的人民幣。”劉利剛預計,全球央行和主權財富管理基金將可能會增持人民幣。目前,各國央行的外匯儲備配置中,SDR組成貨幣所佔的比重為82.6%,非SDR貨幣僅佔6.7%。2015年第二季度,除中國以外,其他央行的外匯儲備總額為7.8萬億美元。如果他們將人民幣在其投資組合中的比重在現在0.95%的基礎上增加1個百分點,這意味著對人民幣資産的需求將增加780億美元。澳大利亞央行早前曾表示,願意將5%的外匯儲備配置為人民幣資産。如果全球央行都採用這一比率來配置人民幣資産的話,全球央行的外匯資産中將有3900億元為人民幣,高於2014年的746億元。事實上,IMF的調查顯示,除了美元,在2013至2014年期間,全球央行增持最多的儲備貨幣是人民幣(增加了290億美元)。

  薛俊昇也相信這會鼓勵各國央行日後增加人民幣資産作為其外匯儲備的一部分。他預測,假若未來十年,人民幣佔全球外匯儲備的份額升至5%,略高於目前英鎊儲備的份額,則平均每年各國央行需要增持的人民幣資産接近3000億人民幣。

  據分析,除了中央銀行,其他機構投資者也可能隨之增加人民幣資産配置。根據主權財富基金研究所提供的數據,2014年大型公共機構投資者(資産超過100億美元)的資産,包括養老基金、中央銀行和其他主權財富基金,共計為21萬億美元。如果全球都開始增持人民幣,未來人民幣外匯儲備資産的總量將非常可觀。

  釋疑

  人民幣如何成為儲備貨幣

  劉利剛指出,人民幣要成為全球儲備貨幣需較長時間,這一發展過程也將是漸進的。目前,主權投資者投資人民幣資産的方式包括:首先,投資離岸人民幣債券。每年財政部都例行在香港發行點心債,其中一部分主要給央行和主權投資者。此外,中國政府日前也在倫敦發行了人民幣主權債券。未來,中國政府需要在更頻繁地在海外市場發債,來解決人民幣債券市場的供給問題。

  其次,各國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也獲准可以進入境內債券市場。人民幣若納入SDR,這也意味著中國將會對外國投資者開放境內的金融市場。目前中國債券市場的人民幣債券發行總量為11.9萬億元,存量為35.6萬億元,中國的債券市場可以吸納大量的海外投資需求。事實上,境內債券市場的人民幣債券産品比離岸市場更加多元化,這也將給外國投資者更多投資人民幣資産的選擇。

  第三,部分央行可以通過與中國央行的貨幣互換協議來將本國貨幣轉換為人民幣,目前人民幣互換協定的總額度為3.28萬億元,相當於4490億美元。

  影響

  人民幣“走天下”更方便

  對於中國的企業和百姓來説,同樣可以從人民幣“入籃”SDR中獲益。

  北京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中心主任曹鳳岐指出,我國的經常項目已經實現了全面開放,國際貿易中人民幣支付的比重不斷提升,只是資本項目還沒有完全放開。而出國留學、個人海外投資等都有可能從人民幣“入籃”中間接受益。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認為,人民幣“入籃”SDR對外貿企業也具有實際意義。如果越來越多的進出口商品採用人民幣計價,會降低中國企業的匯率風險和匯兌成本,提高進出口企業的效率。  

  新聞名詞

  SDR是什麼?

  特別提款權(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産和記帳單位,亦稱“紙黃金”。它是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但由於其只是一種記帳單位,不是真正貨幣,使用時必須先換成其他貨幣,不能直接用於貿易或非貿易的支付。

  SDR誕生於1970年,最初是為了支援佈雷頓森林體系而創設,最初每特別提款權單位被定義為0.888671克純金的價格,也是當時1美元的價值。

  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規定,每隔五年,IMF都會對SDR貨幣籃子進行一次例行復審。為了簡化特別提款權的定值方法,增強特別提款權的吸引力,1980年9月18日,基金組織又宣佈將組成“一籃子”的貨幣,簡化為5 種西方國家貨幣,即美元、聯邦德國馬克、日元、法國法郎和英鎊。經過數次調整後,目前SDR的貨幣籃子權重為美元41.9%,歐元37.4%,英鎊11.3%,日元9.4%。這一權重比例于2010年11月確定,2011年1月1日正式生效。

  通常情況下,IMF每日根據外匯市場對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4種貨幣的匯率報價計算SDR價格,以美元計價並顯示在IMF網站上。以2015年11月25日IMF網站數據為例,1SDR約等於1.374美元。截至2015年9月,IMF創造並向成員國分配了2041億SDR(相當於約2800億美元)。

  2015年又是一個“評估年”,具體操作共分為兩步,首先是篩選符合要求的貨幣,其次是確認各種入選貨幣的權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