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

2015螞蟻金服在路上:馬不停蹄拿牌照 四業務臨挑戰

  • 發佈時間:2015-12-16 07:14:06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畢曉娟  責任編輯:劉波

圖片來源:資料圖

  中國網財經12月16日訊(記者 畢曉娟)2014年6月,螞蟻金服聯合天弘基金推出餘額寶,打開了網際網路金融瘋狂發展的大門。截至2015年底,誕生一年多螞蟻金服已馬不停蹄的拿下保險、證券、銀行、基金等各大核心金融牌照,迅速成為全牌照的網際網路金融公司。

  除了迅速擴大自己的金融生態圈,螞蟻金服在2015年另一個工作核心是輸出金融解決方案。正如螞蟻金服總裁井賢棟所言,“在螞蟻金服整個的業務體系中,支付、理財、融資、保險等業務板塊僅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真正支撐這些業務的則是水面之下的雲計算大數據和信用體系等底層平臺。接下來,螞蟻金服的戰略就是開放這些底層平臺,與各方合作夥伴一起,開拓網際網路時代的金融新生態。 ”

  今年盛傳螞蟻金服有上市計劃,但公司對此並未回應,專家則認為其上市存在不確定性。

  2016年,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徵信、銀行、個人理財等四大業務面臨不同程度的挑戰,監管政策也會形成一定風險。

  業務核心:構建金融生態圈 輸出金融解決方案

  在成立一年多不到的時間,螞蟻金服迅速成為全牌照的網際網路金融公司,在一系列動作的背後,還隱藏著螞蟻金服對金融解決方案輸出的極大重視。

  2015年,螞蟻金服工作的核心就是輸出金融解決方案,擴大金融生態圈。這種輸出主要包括兩部分,一種是對自己的子公司;另一種則是對外部的其他金融機構和創業公司。

  在內部輸出上,螞蟻金服旗下的保險、基金、證券、銀行、股權融資、徵信等各個子公司,幾乎無一例外的植根于螞蟻金服的金融雲。

  保險方面,作為第一家網際網路保險公司,眾安保險已完成A輪融資,估值超過500億。僅今年雙十一期間,眾安保險當日的保費收入達到1.28億元,保單數量達到2億。而作為眾安保險的第一大股東,螞蟻金服在數據等方面的支援功不可沒。

  9月14日,螞蟻金融收購國泰産險。其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在車險等服務傳統保險需求的領域,螞蟻金服會努力把自身在應用場景、網際網路技術、大數據、徵信、風控能力等方面的優勢輸出給保險業務合作夥伴,推動行業向前探索更多的可能。

  銀行方面,螞蟻金服旗下的三家銀行都依靠于螞蟻金服的金融解決方案。6月25日,浙江網商銀行正式開業。這傢具有深刻網際網路基因的銀行,利用螞蟻金服強大的風控和數據能力,目前貸款餘額已達到52億元。

  9月份,螞蟻金服豪擲6.8億美元投資的印度支付巨頭Paytm,10月獲得印度央行發放的全印度第一張支付銀行(Payment Bank)牌照的籌建許可。11月底,螞蟻金服宣佈,聯手南韓電信等19家公司共同發起設立的網際網路銀行——K Bank已獲得南韓政府批准籌建,待籌建完成並提交開業申請獲批後,便可正式營業。

  對取得海外銀行牌照的行為,螞蟻金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這不是簡單拿個牌照的問題,而是表示我們網際網路金融領域的模式、技術和經驗,一整套在向外輸出。”

  基金方面,螞蟻金服大數據的能力也得到了體現。2月初,螞蟻金服入股德邦基金,持股比例30%。隨後,處理完跟內蒙君正的糾紛後,成功入股天弘基金並成為第一大股東。而後者因為跟螞蟻金服合作推出首款網際網路寶寶産品“餘額寶”而名聲大噪。餘額寶因應用場景多樣化受到推崇。

  證券方面,2015年,螞蟻金服在證券業務的動作頻頻,旨在實現實時交易。6月,螞蟻金服收購恒生電子母公司浙江恒信100%的股權,實現間接控股。11月4日,螞蟻金服與德邦證券達成資本層面的合作,正在等待監管部門的批准。

  據媒體報道,螞蟻金服在支付寶炒股的功能或許不僅僅是炒股而已,或將實現港股、A股選購,並在大數據支撐下實現“社交實盤交易”。

  徵信方面,憑藉多年積累的交易數據、對海量資訊數據的綜合處理和評估能力,芝麻信用在試運作期間已開展一系列行銷活動;基於芝麻信用的螞蟻花唄等個人信貸産品也在雙十一期間大方光彩。數據顯示,螞蟻花唄雙十一期間完成6048萬筆交易,佔支付寶整體交易8.5%,且有60%用戶從未使用信用卡。

  不僅對內部子公司開放數據和金融解決方案,螞蟻金服還將其共用給外部金融機構和創業公司。

  螞蟻金服總裁井賢棟曾表示,“在整個螞蟻金服的業務體系中,支付、理財、融資、保險等業務板塊僅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真正支撐這些業務的則是水面之下的雲計算、大數據和信用體系等底層平臺。接下來,螞蟻金服的戰略就是開放這些底層平臺,與各方合作夥伴一起,開拓網際網路時代的金融新生態”。

  9月,螞蟻金服正式宣佈推出“網際網路推進器”計劃,表示將與金融機構加大合作,計劃在5年內助力超過1000家金融機構向新金融轉型升級。而記者最新從螞蟻金服方面了解到,發佈“網際網路推進器”計劃之後,20家財險公司已加入該計劃,並在渠道、技術、數據等多方面展開闔作。

  11月底,螞蟻達客作為一個網際網路股權融資的平臺正式上線。目前定位在非公開股權投資,每個項目的投資人數在200人以內,也是螞蟻金服“網際網路推進器”計劃的重要一步。

  人事狀況:高管保持穩定

  與其他網際網路金融機構頻繁的高管變動不同,螞蟻金服在2015年的高層變動並不明顯。

  螞蟻金服目前對外公佈的高管包括:集團董事長兼CEO彭蕾、總裁兼網商銀行董事長井賢棟、副總裁韓歆毅、副總裁兼網商銀行行長俞勝法、首席技術官程立、首席戰略官陳龍、人力資源副總裁曾松柏、大安全副總裁Jason Lu、國內事業群總裁樊治銘、國際事業部總裁彭翼捷、理財事業部總經理袁雷鳴、保險事業部總經理尹銘、芝麻信用總經理胡滔。

  其中,為發展保險業務,螞蟻金服將原中國人壽財險公司副總裁兼中國人壽電子商務公司副總裁尹銘招致麾下。10月,在螞蟻金服開放日上,尹銘以螞蟻金服保險事業部總經理的身份正式亮相。

  上市疑雲:存不確定性

  作為網際網路金融行業的“巨人”,螞蟻金服在成立一年多時間裏,攻城掠地、動作不斷。不僅業務全面發展,還受到“國字頭”、“中字頭”機構的青睞,對於其上市的傳聞不斷。

  7月3日,螞蟻金服對外宣佈已完成A輪融資,引入了包括全國社保基金、國開金融、國內大型保險公司等在內的8家戰略投資者。

  據媒體報道,按照融資額以及佔股比例倒推計算,螞蟻金服當前市場估值在450-500億美元,與小米和Uber比肩。此外,媒體報道還稱螞蟻金服將於2017年登陸資本市場,上市地點或為A股。

  無獨有偶,馬雲好友、菜鳥網路前CEO、銀泰商業前董事長沈國軍也曾無意間透露,螞蟻金服不出意外將於明年在國內A股上市。對於該言論螞蟻金服方面不予置評。

  雖然業務佈局迅速、全面,備受資本青睞,但螞蟻金服的上市仍然存在兩大不確定性。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黃震曾向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從外部來看,A股不同板塊對企業上市要求和特點不盡相同,螞蟻金服面臨選擇問題。從內部來看,螞蟻金服主導的産業、盈利模式是否清晰、可持續也是影響其上市的因素。“哪幾塊業務要放入擬上市中,如何進行分拆、劃清關係,作為整體出現,這要做具體規劃”。

  2016年:四大業務臨挑戰

  2015年螞蟻金服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但2016年,螞蟻金服仍然面臨不小的挑戰,旗下支付、徵信、銀行和個人理財等四大業務都會受到一定衝擊,來自監管的政策風險也存在著。

  支付寶(支付業務):來自銀聯等、微信的挑戰仍存

  作為螞蟻金服的當家業務,支付寶一直面臨銀聯、微信支付(財付通)等對手的挑戰,2016年也不例外。

  根據Analysys易觀智庫發佈的《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5年第3季度》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第3季度,移動支付市場總體格局繼續保持穩定,支付寶以71.51%的市場佔有率繼續佔據移動支付市場首位;財付通位列第二,市場份額為15.99%,比上季度增加個2.91百分點,市場份額增幅較大。

  對此,黃震指出,微信支付的用戶量已經很大,但是場景不足,如果能創造更多場景,將對支付寶帶來挑戰。銀聯也在不斷的佈局,對支付寶有一定的抑制。

  在銀聯方面,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指出,銀聯因為有多年積累和政策因素形成的壟斷優勢,支付寶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市場參與者,肯定會給它帶來威脅。

  芝麻信用(個人徵信業務):多場景行銷受質疑 業務開展存變數

  9月,還處於試運營期間的芝麻信用遭到央行“窗口指導”。據媒體報道,央行已對芝麻信用在多個應用場景的“芝麻信用分”行銷活動受到質疑。10月,在螞蟻金服一年一度的開放日上,芝麻信用總經理胡濤對於中國網財經相關提問,並未正面回答。

  另外,牌照遲遲未下發,也是芝麻信用面臨的不確定性。今年1月5日央行通知稱,6個月後將發放個人徵信牌照,然而距離預定時間即將過去半年,相關牌照卻遲遲未下發。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向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芝麻信用多場景的行銷確實受到了質疑,但與徵信牌照未下發沒有太大關係。可能央行對於整個大數據徵信還在思考和調研之中,這對芝麻信用而言是一個變數。此外,徵信如何形成比較好的商業模式也值得探索。

  宋清輝指出,芝麻信用嚴重依賴場景行銷,被央行叫停之後,加之牌照也未下達,肯定會影響其2016年的業務開展以及業績。

  網商銀行(融資業務):遠端開戶待解

  自設立之初,網商銀行就定位為一家純網路銀行銀行作為一家純網際網路銀行。由於遠端開戶等政策遲遲未能落地,網商銀行不能吸儲。俞勝法曾表示,網商銀行未來不會靠吸收存款來解決信貸資金的問題,一方面依靠自有資金,另一方面會謀求同業合作。

  董希淼認為,遠端開戶對純網路銀行對業務發展肯定有影響,因為這是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很重要的一點。但網商銀行通過線上線下結合開展業務的方式彌補了遠端開戶問題的不足,遠端開戶並不是網商銀行“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宋清輝也指出,因為監管未正式鬆口,網際網路銀行要實現遠端開戶很難,目前貸款的資金來源一半是各合作方銀行,不會成為太大的問題。

  餘額寶、招財寶等(理財業務):收益率下跌客戶流失

  利率市場化下,支付寶、招財寶等理財産品的收益率在持續下滑。2015年一季度末餘額寶資金規模為7117.23億元,三季度末規模將至6039.48億元,下降1000多億元。其收益率也由最開始的6%以上降至2%左右。

  此外,作為網際網路定期理財産品,招財寶的年化收益率也下降到5%左右。11月,招財寶還爆出違約事件。

  黃震指出,餘額寶和招財寶利率下降,部分用戶流失是必然的。客戶投資額會降低,將資金分流道其他渠道。但是因為跟支付寶賬戶綁定,餘額寶不會消失,還會有沉澱資金在。

  政策風險 部分業務發展存不確定性

  除上述業務風險,專家還指出了2016年螞蟻金服會遇到的政策風險。

  黃震提醒道,2016年來自監管的政策風險和不確定性依然存在。螞蟻金服如何應對即將到來的監管政策,這是需要進一步加強的工作。以往網際網路金融野蠻生長和直接對抗的做法要做一些調整。

  董希淼也認為,2016年網際網路金融行業進入2.0時代,即步入規範發展時期。而螞蟻金服主要圍繞著網際網路金融業務開展,部分業務發展具有不確定性。“建議螞蟻金服認真落實監管細則,進一步擁抱監管”,董希淼如是説。

  螞蟻金服2016年如何破局,我們將拭目以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