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財經 > 新聞 > 正文

字號:  

雷軍:小米的目標是做全球"最酷"

  • 發佈時間:2015-05-18 07:41: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世界知識論壇·中韓企業家高峰論壇”進入倒計時,這場盛會將迎來中韓兩國最具代表性的科技公司,其中包括約佔南韓GDP的20%的三星集團以及估值高達450億美元的小米公司。

  

  “世界知識論壇·中韓企業家高峰論壇”進入倒計時,這場盛會將迎來中韓兩國最具代表性的科技公司,其中包括約佔南韓GDP的20%的三星集團以及估值高達450億美元的小米公司。

  對於小米來説,三星是極具競爭力的對手,這場強者之間的對話也將在由中國每日經濟新聞和南韓每日經濟新聞聯手打造的論壇中呈現,我們特地邀請到了三星電子社長樸商鎮,小米科技有限公司總裁林斌出席本次論壇。就在論壇即將召開之際,記者專訪了小米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雷軍,為您全方位解讀小米。

  5月12日,小米Note頂配版首次通過線下渠道——小米之家公開發售,售價2999元。雖然雷軍早已説服自己,這款手機足以翻過3000元,但最終他還是停住了,“這是立場問題。”他説。

  小米的第五年,最貴一款手機上市,名字叫“安卓機皇”。對於一直奔跑在中低端市場的小米來説,“機皇”是否會把小米推上一條新的跑道?小米的終點又在哪?

  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小米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雷軍。在長達三小時的交流中,每每談及産品,他會異常興奮,提高音量或直接起身拿出樣品作對比。

  “機皇”橫空出世

  5月13日下午兩點半,約定的採訪時間已過,雷軍的會議還沒結束,小米的工作人員特此為他申請了五分鐘的午飯時間。數分鐘後,他攥著這款“機皇”到來,聊起前一天線下銷售的情況。“真的令我很震驚,排在第一位的人聽説前一天下午四點半就開始排隊。我和他握手時他手是冰涼的,我也激動得不知道要説什麼。”雷軍説道。

  在此之前,他心裏也沒底。當價格最初確定在3299元後,雷軍依然在跟上游供貨商談判,試圖尋找壓低價格的空間。直到公佈價格的前一天,他糾結了1個小時,前後打了6通電話,把售價由3000元最終確定在了2999元。

  如他所言,1塊錢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是一種立場,小米堅持最高性價比的立場。當超過3000人在小米之家排隊購買小米Note頂配版,而線上通過小米網預約購買的人數達到了100萬人時,雷軍跟他的隊友在位於清河五彩城的小米總部喝了啤酒,吃了麻辣小龍蝦,就當是慶祝。

  “我從來沒有説過我們秒殺蘋果、三星,我只是説這個點我們做得比蘋果好……我是理工科背景,其實我覺得有些人對我有誤解。”在想不到如何表達時,雷軍也忍不住笑場,這讓大家都輕鬆不少。

  理工男的素養讓雷軍將“機皇”配置和盤托出,“正面2.5D玻璃+背部3D曲面玻璃、驍龍810處理器、4GB DDR4運作記憶體、64GB ROM,”他拿起桌上的手機,摩挲著背面玻璃,“這個工藝非常複雜,這是在竹質、木質、藍寶石、真皮、陶瓷不同後蓋中精選出來的……大家能理解我兩年前的心情麼,就是不惜一切,什麼好就用什麼。”

  他不忘把任何一處細節展示給周圍的人,這更像是打滿雞血的金牌銷售。至於“機皇”,雷軍説它是為了“發燒而生”。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DC數據,2015年第一季度,蘋果和小米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分別為1450萬部和1350萬部,分居一、二位。“實際上小米第一季度真實的出貨量是1498萬台,因此小米才是第一。好吧,反正小米都是數一數二的份額。”雷軍顯然有些不滿這一數據,他給小米今年定的目標是8000萬~1億台。他表示,二季度的數據將非常好,小米今年完成9000萬台以上的出貨量沒有問題。

  否認進軍房産汽車

  速度越快,意味著觸摸到天花板的時間會越短。對於衝進高端機市場的小米來説,其顛覆自身的難度會越來越大。你能感覺到雷軍的焦慮,他眼睛裏的紅血絲已侵佔了瞳孔以外的所有部分,有人説,自從創辦了小米,這紅血絲就沒消退過。“之前行業在爆發期很難沉下心來做事,而供應鏈瓶頸期可以讓手機企業靜下心來做事。比如用戶永遠覺得電池續航不夠,畫質不夠好等,手機産品在細節方面還有更多改進空間,這對全行業都是一個好事。”雷軍説,“我不在乎別人説我們是便宜手機公司,我們只要是個好公司就行了。”雖説無意,但他還是會拿出一個極具説服力的數字來回擊。“今年我們網際網路服務的收入在50億~60億元左右。”

  不經意間,雷軍的小米帝國已經從三大核心業務發展到連接一切的戰略,再到染指網際網路金融,環環緊扣的生態鏈將小米的估值在16個月內從100億美元推升至450億美元。據了解,小米計劃用投資的方式入股100家硬體公司,目前已經投了39家,計劃向其開放品牌和流量,以覆蓋多數智慧硬體領域。

  當被問及小米不會碰觸的領域時,對之前進軍房地産和汽車的傳聞,雷軍再次明確否定。“小米三大核心業務是手機、電視、智慧家居。其中手機業務目前做到了國內第一、全球前五;電視業務銷售正快速上量,內容在補齊短板,電視盒子也做到了國內份額第一;智慧家居方面,小米智慧路由器份額第一,空氣凈化器每月銷量超過10萬台,市場份額約20%。”

  他甚至用“超級滿意”、“嚴重超出預期”來評價小米智慧家居的發展。小米智慧家居超級APP已經放在手機鎖屏界面裏面,這是小米目標連接一切的開始,全開放,不站隊。對於競爭對手的跟進,雷軍稱小米在智慧家居的思路現在很清晰,不是概念化,而是已經商品化。小米在連接一切的戰略上,是付諸實施最快,連結數量最多的企業。“為了把這些打通,我們投資了美的,一年生産3億台家電來説這是非常可怕的。”投資美的是小米智慧家居戰略的延伸,雖然並不會進軍房地産領域,但雷軍也表示,會通過智慧家居來與房企合作。

  忙到沒時間焦慮

  5月11日,小米金融正式上線網際網路金融産品“小米活期寶”,雷軍説,小米天生就適合做網際網路金融業務。“做網際網路金融是自然延伸,去年我們的主要精力還是要成為中國智慧手機市場的老大,所以它就排在後面了。但我們投了幾個網際網路金融公司,正在了解賽道,目標是未來3~5年成為中國網際網路金融的主要玩家。”

  從手機到網際網路服務、電商平臺、智慧家居以及網際網路金融,小米已經尋找到不止一條的變現路徑。所以,當上市這些問題拋給雷軍時,他回答很堅定,“我不是為了市值在做這家公司,我們已經被超級認同了,如果是想證明什麼,那今天我應該全部都證明了,我認為小米未來的道路就是全球化,能讓全球每個人享受中國科技創新的樂趣。”對於上市時間表,雷軍依然表示,從現在起五年之內不考慮上市。

  對於能達到450億美元的估值,射手座與生俱來的自信讓雷軍對自己進行了如下的總結:“我一直是一個堅韌不拔、百折不撓的鋼鐵戰士。我在這個行業26年,沒有人比我更執著、更具理想主義精神。順勢而為對我們這種堅韌不拔的人來説,是時代的大機會。對於我來説,小的堅持都應該放棄,這樣才能走向人生巔峰。”

  有人提醒,Uber正在計劃開展新一輪融資,這會使Uber的估值達500億美元,從而超過小米。“那太好了,從此我們就是世界估值第二的網際網路公司了,大家都去超越Uber就好了。”雷軍説,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全球最代表未來、最酷的科技公司。至於如何界定這個“酷”,雷軍認為,用戶認同的便是最酷的。

  對於全球戰略佈局,雷軍説印度是小米的新戰場,但挑戰在於,海外發展並非簡單地複製和平移小米模式。不光在印度,越來越多的海外企業已經意識到小米的“威脅”。早在去年9月,南韓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崔炅煥就曾在南韓提到了“小米衝擊”。

  但這為小米的全球化戰略清除了一些障礙,“你知道一年前,外媒都是罵我的,説我是China apple、copy。所以我拒絕接受外媒採訪。但現在,華爾街日報、時代週刊,幾乎都是正面的聲音。”

  雷軍説,在採訪之前,他接待了一群從美國來的客人,他們看到“機皇”後興奮地説,如果這個産品在美國肯定會大賣的,雷軍回了一句,“step by step”。他的從容和自信也在進一步影響著小米,當有人問起現在的雷軍是否還會焦慮時,他説,我根本沒時間焦慮。

  人物側記

  對話雷軍:人生最後一件事就是做小米

  有人問,雷總您一天到底可以睡幾個小時呀?還沒來得及回答這個問題,他又想起上半段沒答完的問題,所以至今沒能打聽到他的作息時間。聽一位熟悉他的媒體朋友説,雷軍經常在半夜12點還要約人談事或見朋友。

  這也難怪,對於剛剛度過5歲生日的小米來説,這絕對是一家年輕的公司,但這並不妨礙它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創新公司。如雷軍所説,小米站在了這個時代的風口,接下來發生的都是順勢而為。

  但這一切,絕非偶然。雷軍對産品是完美主義者,他説自己應該是小米的首席産品官。他甚至會在回答問題的時候不自覺就“跑題”到産品的介紹上,讓現場的媒體忍不住打斷他,“問題還沒回答完呢。”他只好一副知音難覓的悲涼感,“你看這麼好的東西,你們都不聽,改天我要專門找時間給你們講講……”

  採訪過半,中場休息時他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就攥著小米剛出的一款充電寶説,“剛剛我讓誰誰誰摸了一下我的新電源,你們知道嗎?它好極了,還有這個線,它根本就不會壞。”

  很多時候,他沉浸在構建小米帝國的絕對信心中,即使有所差池,他也不願輕易流露。理工科出身的雷軍不是一個語言巨人,語言往往要比思維慢半拍。為了渲染自己的情緒,他最常用的是,超級滿意、嚴重超預期這些詞句。他甚至對記者説,我們要少用形容詞,但緊接著,他給自己堆上了一堆形容詞:堅韌不拔、百折不撓的鋼鐵戰士。

  言畢,大家哄笑。對雷軍的採訪還是很快樂的,他時不時會抖幾個包袱,包括他的雷氏英語。即使被問到一切有關競爭對手的問題,他總是笑笑説,“友商的問題就不便評論了吧。”

  以下是採訪中的部分對話:

  媒體:為什麼會取“安卓機皇”這麼土鱉的名字?

  雷軍:我一直強調少用形容詞。過去一年我們被批評最多的就是不發燒,如果用普通工藝和外觀,我們對不起米粉,對不起“首發”,我們也沒有勇氣和自信。我們要從名字上就向發燒友展示我們的勇氣和自信,讓整個手機都是頂配,重新站到制高點。

  媒體:怎麼看今年國産智慧手機市場面臨的增長瓶頸?

  雷軍:確實,智慧手機到了瓶頸期,但這不是壞事。所以,今年小米要穩住陣腳、夯實基礎、把大家眼裏的神話變為實業,今年是一個梳理和站穩的過程,但我們無論如何都會堅持小米的高品質、高性價比理念。我們要重回為發燒友服務的理念。

  媒體:既然説2015年整個中國智慧手機市場已經不會再增長了,用性價比還能打動用戶嗎?

  雷軍:性價比是小米的DNA,所以我們一遍一遍重復,希望它植入人心。高品質、高性價比在任何時代都是王道。Costco一直保持低利潤率,它的每一款産品都是老闆親自用過的,大家買Costco的産品不用考慮,直接抱走。我希望大家以後買小米的産品也可以不用考慮直接抱走,這也是對我雷軍的信任。

  媒體:小米生態鏈目前哪一家做得最好?

  雷軍:目前我們已完成和正在完成的生態鏈産品主要有39家。我認為他們都集體超預期,都很好,只是還需要時間來驗證。我認為他們都是90分、95分、99.99分。我們的智慧家居板塊從手環到空氣凈化器,款款爆品。

  媒體:有人説,您投資的生態鏈企業都處在您和小米的光環之下,可能少了些自我。您怎麼看?

  雷軍:我們對生態鏈的原則是不控制、不站隊、不排他、完全開放。某些小米生態鏈中的公司成長速度快,會産生眩暈感,這是他們對聚光燈的適應期。

  媒體:在小米成功之後,會考慮轉行嗎?

  雷軍:我人生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做小米。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