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財經 > 理財 > 理財要聞 > 正文

字號:  

易經班收費數萬“起盤”化災 導師手機號碼測命運

  • 發佈時間:2015-12-28 08:15:25  來源:新京報  作者:趙朋樂  責任編輯:胡愛善

易經培訓班公益講堂上,主持人介紹學費標價4800元、優惠後3800元的“特訓營”。

4名易經班的“老學員”圍著一位第一次來聽課的女士,不停遊説其繳納3800元“特訓營”學費。

進入“特訓營”的學員會得到封面印有清華園圖片的講義,裏面有各種“易經古卦”。

12月24日,自稱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導師”的林弋茹,通過某網站為學員“起盤”算命。

一位首次來聽課的女士在“老學員”勸説下刷卡繳納“特訓營”學費。“導師”通過解析手機號碼算出該女士工作不順。

  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研究萬事萬物運作規律及相互關係的易學,算命占卜的功能被不斷放大。

  在清華大學華業大廈,就有這樣一個用手機號碼預測命運、通過“起盤”算卦化解災禍的易經培訓班,整個培訓從公益講堂、“特訓營”、“研修班”到“弟子班”分為不同階段,費用從100元到近13萬元。培訓班“導師”林弋茹自稱擁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及一些社會機構的“導師”、“顧問”身份。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該培訓班亂象叢生:“老學員”向新學員推銷更高階段課程掙提成、學員如退學不能被退還高額學費。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及部分機構,否認與林弋茹有關係。清華大學還收回林弋茹使用的教室,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中國周易協會專業人士認為,易學研究的初衷是研究自然辨證規律,一些算命騙術損害了易學的名譽,同時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缺乏規範,也是導致易學亂象叢生的原因。

  今年9月初,谷妍被微信朋友圈裏一個“‘國學經典之旅’由清華啟航”易經培訓班公益講堂的連結所吸引。

  該易經培訓班的授課地點在清華大學華業大廈,課程介紹寫著“易學智慧實際應用,展示運用奇門遁甲斷健康、婚姻、財運,巧布‘文昌局、桃花陣’家庭美滿幸福……”,同時還附有授課“導師”林弋茹的簡介:北京大學總裁班國學導師、中國奇門遁甲現代應用協會副會長、鏗鏘玫瑰戰友團特聘顧問。

  “我看是清華大學辦的,應該比較正規就報名了”,谷妍沒有想到,等待她的是一場亂局。

  退學不退高額學費

  易經培訓班百元公益講堂到近13萬元“弟子班”環環相扣,學員被建議改名換姓辭掉工作

  “她(林弋茹)説通過手機號碼,可以看到一個人的命運,有沒有錢、有沒有貴人相助、有沒有疾病……”,這次收費100元的公益講堂,谷妍的感覺是林弋茹講得挺“玄乎”。

  但同班的“老學員”的建議,讓谷妍有了興趣,“説是可以報一個‘特訓營’,讓林老師‘起盤’幫忙看一下家裏的問題”。想起家中企業的困境以及與丈夫兩地分居的無奈,谷妍當場交了“特訓營”學費3800元。

  交錢後,林弋茹應谷妍的請求,在課堂上為其新裝修的房子“起盤”。

  谷妍回憶,林弋茹的“起盤”,是在一個網站,輸入時間等數據後,得出來一系列天干地支的組合,排列在“九宮”裏,然後再根據每“宮”內的組合得出不同的結論。林弋茹給她“起盤”所得出的結論是:房子可以居住,但緩解不了家裏企業資金緊張的狀況。

  到了10月底,“特訓營”裏的“老學員”們又紛紛建議谷妍再報學費49800元的“研修班”,獲得免費“起盤”化解災禍的機會。“他們説林老師在控制上課人數,年底還要漲價”,谷妍著急了,想要報名但錢又不夠,於是將信用卡25000元的額度刷完,交了定金。

  上完“研修班”第一天的課,經谷妍要求後,林弋茹安排了免費“起盤”。“林老師看了之後説家裏的工廠不行了,得關,不然損失更大”,谷妍説,她還想問與丈夫分居的事,但被拒絕,“她説一次只能問一件事,再問再交錢”。

  谷妍回去後,與父親商量了關廠的事,結果被父親訓斥:“這廠子是我一輩子的心血,老師一兩句話就關,那麼多工人怎麼辦?”

  谷妍稱,林弋茹還説她名字不好,手機號碼也不行,都得換。但這也遭到了谷妍丈夫的反對,“名字換了、手機號碼換了,你還是你嗎?”

  “上了研修班後腦子越來越亂,晚上總是做夢,夢到的都是卦象”,谷妍説,在丈夫的開導下,她決定退課。

  谷妍找到了易經培訓班負責人何青陽要求退款,被告知如果退課,她就失去了學員身份,不僅不能退款,還要再補交2萬餘元“起盤”的費用。拒絕補交費用的谷妍隨後發現,自己被踢出了公開課、“特訓營”、“研修班”的微信群,再也沒有收到任何上課通知。

  有著同樣遭遇的不僅是谷妍,“特訓營”學員張雪上了一次課後就“後悔了”。她發現“特訓營”大部分時間,林弋茹都是在講手機號碼,提出退錢遭拒後,張雪只能繼續“聽聽看”。

  2013年年底參加“研修班”的學員方敏回憶,林弋茹給屬蛇的自己和另一個屬豬的學員“起盤”後,稱“蛇與豬相衝,不衝不見財”。她於是將工作辭去,專心與那位學員合夥賣酒,結果不但錢沒掙到,還被對方欺騙,“這半年我算是悟到了,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

  在“研修班”之上,還有學費129800元的“弟子班”。

  “聽説上弟子班可以隨便問問題,我當時沒有那麼多錢,只交了一半6萬多”,報過“弟子班”學員李萍説,她後來得知就算是“弟子”,讓“導師”給“起盤”也得交錢,太不划算,自己也沒那麼多時間去聽,就轉成研修班。”

  手機號缺6“沒貴人”

  授課者被稱係北大清華“導師”;通過解析手機號碼為學員算命

  11月末,新京報記者通過谷妍認識的老學員馮姐,報名易經培訓班的公益講堂。

  公開課100元課程費,除含午餐外,還可領到印著清華大學字樣的筆電和筆。收據上蓋著“北京真如知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簡稱真如知怡文化公司)公章。

  林弋茹授課常在華業大廈五樓1510和1515兩間教室。經查詢,華業大廈屬於清華大學,1510和1515教室租給了同方光碟公司,再轉租給真如知怡文化公司。

  12月12號,公益講堂在1515教室開課,教室內有6張大桌子,其中4張桌子每張圍坐著8名學員,其中有1到2名已在此學習一段時間的“老學員”。記者簽到後,領了聽課證被分到2號桌。之後又陸續有學員到來,坐在其餘兩張桌子上。

  上午9點半,中式上衣、黑色褲子打扮的“導師”林弋茹走進教室。林弋茹個子高挑,頭髮盤起,長長的指甲涂著暗紅色甲油。此後每次上課前,學員全體都會起立喊“老師好”,林弋茹也以深鞠一躬回應,然後開始講課。

  公益講堂主持人向亭之向學員介紹稱,林弋茹是清華大學總裁班的導師,北京大學EMBA導師,奇門遁甲現代應用協會副會長。“我的課堂不講神神鬼鬼的東西,因為清華大學是不允許講那個的”,林弋茹強調。

  在第一堂課上,林弋茹先拿起簽到表,分析最先簽到4位學員的電話號。“這個號剛用會好一些,如果用了十多年,那很累……這個號整體來説,資金鏈要小心……這個號有兩個6,工作變動全跟6有關係”,林弋茹一面進行分析,一面還打消學員們的疑慮:“有人説號碼是隨意選的,我只有一句話,有意無意都是天意。”

  分析手機號碼是林弋茹這節課程的主要內容。如數字3、4屬木,代表仁;6、7屬金,代表義;1屬水,代表智;9屬火,代表禮;2、5、8屬土,代表信;0代表空無。

  一個1891172開頭的號碼,林弋茹的解析是:“9屬火,説明這個人愛面子、酒肉朋友也多,9通酒字嘛;我們再看72,7通妻字,二女爭夫啊,喜歡他的女孩子很多;但是號碼中沒有6,也就是沒有貴人……”

  “算命和迷信與易學是不同的概念”,中國周易協會專業人士就此表示,目前社會上拿易經和企業管理結合,或用易學中比較怪誕的詞語,來預測個人命運的現象很多。但易學研究的初衷是研究自然辨證規律,而非算命。

  課堂上的“老學員”

  知情者稱老學員推銷課程掙提成;有學員借上課接觸“高端客戶”

  公益講堂主持人向亭之提醒,報“特訓營”的前五名學員,可獲林弋茹免費“起盤”。下午上課前,就有三名學員報了3800元的“特訓營”。

  下午上課後,林弋茹通過網站為三名學員線上“起盤”,分析了他們的工作前景等。“咱們休息一下,還有兩個免費起盤的名額”,為三人“起盤”後,林弋茹離開教室。

  “只有兩個機會了,趕緊報吧,讓老師給你看看家裏的事兒”,“老學員”馮姐把記者叫到一邊叮囑稱,錢不夠先交定金也行,有多少交多少。

  同時,向亭之及其他“老學員”也不斷現身説法,分享到“特訓營”進行“起盤”的好處:有人去澳門賭場贏了400多萬、有人換了電話號碼雙腿舊疾康復、有人新交的女朋友是因為算出了他這幾個月的“桃花運”……

  12月12日和19日兩次公開課後,共有8名學員報名“特訓營”。12月24日,林弋茹在清華科技園紫光大樓再次舉辦公開課,又有4人報名。授課接近尾聲,林弋茹強調“我不會在課堂上賣課的”,但課程結束之後,又有幾名“老學員”立即圍住記者,勸説參加“特訓營”。

  “每次‘起盤’林弋茹都安排我站在一邊,催著説時間到了老師很忙,再有問題得另外起盤,要收費”,早在2010年左右就與林弋茹合作的“潘姐”向新京報記者透露,時間一長“老學員”們也清楚情況,但希望把交的錢掙回來,而拉到一個新學員可以拿36%的提成。

  在此過程中,新京報記者還發現,並非所有學員的目的,都是要林弋茹“算準問題”。部分學員借上課之機搭便車,推銷保險、瓷器、凈水器等,“你只有進入這個圈子,才能接觸高端客戶”,一位老學員告訴記者。

  中國易經協會副會長金雍閎,列舉了易學行業算命的“貓膩”。如在給人預測時往往故作玄虛,誇大其詞,“比如説本人或家人某時會有什麼大的災難(破財、血光之災等),受測者感到驚懼要求化解,行騙者借化解之名斂財”。

  金雍閎説,一些易學研究者在預測過程中,還利用長期積累的經驗,“這些經驗有許多心理學的合理成分,猜對求測者心理的概率很高”。

  金雍閎建議,易學初學者要想避免上當最好多做了解,不要只相信廣告宣傳,和一些人天花亂墜的吹噓。

  “導師”傳道史

  知情者稱林弋茹疑為“自學成才”,曾與多人合作開課

  “她説對易經感興趣,我就送了她一些書,2011年介紹她聽了一期奇門遁甲的課,後面她應該是自學的”,在林弋茹的老鄉、同樣教授易經課程的黃生看來,林弋茹講的內容並非真正的易經。

  在網上搜索“林弋茹”,出現三十余條公開資訊,近一半是招生宣傳。其中張義作為聯繫人頻頻出現。

  記者撥打宣傳資訊中所留電話聯繫到張義,他稱自己是在一次國學課堂上認識的林弋茹,“當時我創建了一個講國學易經的平臺,就邀她過來講課了。”

  張義説,為推廣林弋茹,2013年7月為其舉辦了在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大禮堂的公開課。記者注意到,這次公開課的現場照片後來頻頻出現在林弋茹招生宣傳中。

  在張義之後,林弋茹與在清華大學做培訓的李建國合作。

  李建國回憶,當時他手上有很多學員資源,林弋茹的學員丁寧主動找來,提出由他來為林弋茹招生。但從去年10月份到12月份,林弋茹一共只給了他不到兩萬塊錢,連開支都不夠。

  與此同時,林弋茹也開拓了外地市場,為其在各地招生的是沈之。“但是開闢了重慶、成都、新疆、西安這四個市場後,林弋茹與當地代理商直接對接,就沒有我的事了”,沈之説。

  離開林弋茹的還有她曾經的“弟子”丁寧。對於兩人分手的原因,丁寧的説法是,李建國是他花一萬塊錢學費才在課堂上接觸到的,但之後林弋茹跳過他跟李建國合作,因為沒有拿到相應的報酬,自己只得另尋出路。

  “有些人剛學了幾天的易學,就到處去給人講課,搞培訓班”,金雍閎認為,易學行業從業人員的綜合素質參差不齊,有不少魚目混珠者。擁有高學歷,真正由於愛好易學文化而從事此行業的人少,文化水準較低,出於謀生而從事此行業的人則比較多。

  金雍閎同時表示,易學行業雖是一個古老職業,但受到多年的禁錮,也算是新興的行業,因此行業尚未規範、並且也很難規範起來。

  “導師”回應質疑:“我不在乎”

  北大清華否認林弋茹身份,收回教室;林弋茹稱傳授“公共的知識”

  12月25日上午,林弋茹在紫光大樓的“特訓營”課程結束後,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採訪。“我不在乎,什麼都看淡了”,面對質疑她表示,“站在這個位置,擔得起多大的臟水就承載得起多大的榮譽。”

  “清華北大的教材印著我的名字、印著我的PPT,現在學校裏依然有我的課,我有照片為證,我的招生廣告裏就貼著這些照片。”林弋茹表示,自己確有北大和清華的導師身份,並師從“二十多名老師”,當記者請其舉出老師姓名時,林弋茹稱要“保密”。

  不過,在林弋茹最新一期的招生宣傳中,張義為其舉辦的在清華土木工程系公開課的照片,並沒有出現。

  就為谷妍“起盤”一事,林弋茹稱,她告訴谷妍關門、借錢、找人合作等,都是用公式推演出來的。而且她做諮詢按小時收錢的,“起盤”費用就是25000元,“‘特訓營’、‘研修班’已經上了,扣除課程費還欠我的錢。我就定這麼貴,你願意來啊。”

  林弋茹還告訴記者,她所講的手機號碼解析,來自易經裏的河圖洛書,是“公共的知識”。她講的任何一句話,在古籍裏都能找到出處,任何一個例子,在網上都能查到公開發佈的消息。

  針對林弋茹清華北大總裁班國學導師的身份,北京大學宣傳部回應新京報記者稱,該校並沒有叫林弋茹的導師。

  清華大學宣傳部表示,經查林弋茹非清華大學工作人員,與清華大學沒有任何關係。對於其以“清華大學國學導師、特聘專家、特聘教授”等名義開展活動的行為,清華大學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其租用的教室由北京同方光碟股份有限公司使用,該公司將教室租賃給某公司。某公司未遵守租賃合同,擅自將教室轉借,用於林弋茹講課使用。目前教室已被收回。

  記者在中國社會組織網站上搜索林弋茹擔任副會長的“中國奇門遁甲現代應用協會”,未查到任何資訊。

  對於林弋茹“鏗鏘玫瑰戰友團特聘顧問”的身份,公益組織鏗鏘玫瑰戰友團的團長杜慶潔表示,去年10月29日,在全球乳腺癌關愛月的活動上,有朋友介紹林弋茹參加。杜慶潔本人與林弋茹做了簡單交流,聘請她為“國學易經”方面的顧問。雖發了聘用證書,但沒有邀請林弋茹講過課。

  (文中谷妍、張雪、方敏、李萍、張義、李建國、丁寧、沈之、黃生均為化名)

  (記者 趙朋樂 實習生 楊書源 盧淑嬋)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