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財經 > 保險 > 保險要聞 > 正文

字號:  

醫保基金窘迫 OTC或將逐批退出醫保目錄

  • 發佈時間:2015-07-21 09:06:04  來源:貴陽晚報  作者:王蔚佳  責任編輯:郭偉瑩

  已進入調整倒計時的新一輪全國醫保目錄更新工作或將出現史上最大調整。

  《第一財經日報》20日從權威渠道獨家獲悉,現有醫保目錄中的556種(化學藥品200種、中成藥356種)非處方藥(OTC)將逐批次從目錄中退出——儘管相關部門對於具體的退出進度和方式仍未形成最終統一意見,但“已經確定的是,在即將公佈的新醫保目錄中,不會再增補新的OTC品種進入”。

  “剝離”OTC:醫保基金壓力?

  隨著新一輪醫保目錄調整進入倒計時,此前曾被多次爭議的OTC産品剝離醫保問題再度成為討論熱點。

  與之前不同的是,此番包括以往反對方等在內,均對這一問題有不同程度鬆口。而主管這一領域的人社部更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討論新一輪醫保更新方案時,“確實對此進行了深入探討”,“從整體看,OTC産品退出醫保目錄應該是未來的一種探索方向。”

  而在前述權威人士看來,在此時“重提”OTC退出醫保,更直接的壓力或許來自醫保基金的現實支付壓力。

  本月,人社部發佈的《中國社會保險發展年度報告(2014)》顯示:2014年,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員醫療費用為7083億元,比上年增長15.2%;較2009年增加4218億元,年平均增長19.9%。

  人社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此前曾表示,從2013年的情況來看,全國有225個統籌地區的城鎮職工醫保資金出現收不抵支,佔全國城鎮職工統籌地區的32%,其中22個統籌地區將歷年累計結存全部花完。在城鎮居民醫保方面,2013年全國有108個統籌地區收不抵支,醫保資金已經不堪重負,而且現在各項醫療保險基金支出增長率均超過收入增長率。

  事實上,全國多省份統籌基金結存均偏離“滿足6~9個月支付需求”的安全紅線。

  “作為自我藥療的主要承載對象,相比需要醫生處方才能使用的處方藥,OTC使用和獲得都比較方便,相應的安全風險也較低,存在被從目錄裏拿出去的邏輯。”前述權威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

  但他同時認為,也正是因為OTC的這一特點,決定了其存在於醫保目錄的價值和意義——相對便宜,使用安全,廣泛覆蓋常見病,可以更大程度上減輕患者的經濟負擔。

  對此,人社部專家也曾在公開場合表示,以世界最大藥品市場美國的經驗來看,在OTC藥品上每消費1美元,將為美國醫療保健體系節省6~7美元,每年將節約千億美元。

  但現實的壓力似乎更為緊迫。

  5月5日,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改委同國家衛計委、人社部等部門頒發《關於印發推進藥品價格改革意見的通知》,宣佈自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絕大部分藥品政府定價,完善藥品採購機制,強化醫保控費作用,強化醫療行為和價格行為監管,建立以市場為主導的藥品價格形成機制,這一中國藥品定價歷史上最大動作的改革正式宣告了市場定價時代的到來。

  也因此,通過醫保控制費用的意圖被強化——“醫保部門要研究制定醫保藥品支付標準,做好醫保、招標採購政策的銜接配合,促進醫療機構和零售藥店合理確定採購價格。”文件強調。

  權力博弈:醫保“保護圈”

  醫保對於任何一家制藥企業的意義,都非同尋常。

  對於銷售80%份額仍高度集中于醫院渠道的藥品市場而言,進入醫保意味著穩定的銷售,持續的市場覆蓋以及由此帶來的利潤增長——一個流傳于坊間的説法是,一個藥品進不進入醫保目錄,銷量可能相差10倍。

  也因此,入圍醫保目錄一直是包括跨國制藥公司在內的所有制藥企業競爭最為激烈的主戰場,也成為利益最為糾葛的區域。

  近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省人社廳醫保處原處長涉嫌受賄一案進行宣判,一審以受賄罪判處童某某有期徒刑10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産人民幣五萬元。

  法院審理查明,童某某利用其擔任省人社廳醫療保險處處長以及安徽省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的職務便利,多次接受他人關於所生産、代理的藥品進入省醫保目錄等事項的請托,共收受他人賄賂90多萬元。

  OTC退出醫保也毫無疑問將在市場環節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市場人士分析指出,這一制度將對已經批准上市的OTC藥品,特別是在醫院銷售市場份額較大的部分産品産生重大影響,其市場將會大大萎縮,原有定位醫院市場的規劃、行銷方式和調整都需要推翻重來。

  更糟糕的在於,“這種政策延續下去,將導致藥企從藥品研發、生産環節上,生産企業不再花資金投入,臨床評估、評審、申報及産品行銷戰略上將不再會關注OTC市場藥品。”有觀點認為。

  以往受制于國家處方藥嚴格銷售政策的藥店,不得不調整以往利潤主要來源的OTC,同時面對沒有醫保報銷後客源的流失和非處方藥物違禁銷售的風險。

  “這個政策肯定會對網路藥品銷售的幾大平臺産生利好,目前網路銷售比實體藥店更具優勢的就是OTC、保健品和家用醫療器械幾大類,如果實體藥店沒有了醫保定點銷售的王牌,會很容易被網際網路衝擊。”有不願透露姓名的網路藥店銷售負責人20日向本報表示。

  本月,一份對天貓醫藥館上半年銷售數據的統計顯示,截至6月底,天貓醫藥館醫療器械、OTC藥品、計生用品、保健用品、醫療服務五大類目共完成銷售額22億元——其中,銷售份額佔比最大的為醫療器械類達四成,其次是OTC藥品類近三成。

  截至6月底,獲得網上藥店牌照的企業共314家,而在上半年又新增了44家,另外,根據天貓統計,已有194家企業在天貓開設官方旗艦店,佔比達61.98%。

  “我們曾經在幾年前就一直建議國家取消OTC藥物進入醫保,但這個取消並不是孤立的取消,而是配合一系列藥品政策的改革。”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不願透露姓名的負責人20日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現在回過頭來看,儘快建立統一的國家藥物政策仍然是當務之急——在設立國家健保局之後,合併“城鎮職工醫療保險藥品目錄”、“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和“新農合藥品目錄”等,明確OTC藥物不再進入國家健保目錄。

  該負責人認為,我國現行的“基本藥物”制度由於缺乏國家基本醫療保障體系的頂層設計和制度性統籌安排,在藥物遴選、相關配套保障制度、政府財政補貼政策、供應保障與使用等銜接上都存在著大量的空白,一味單方面擴充目錄不是明智之舉。同時應在近期著手國家對執業藥師的立法、制度建設和隊伍建設。目前除醫院藥劑師外,取得執業藥師資質的人員總數在18萬左右,遠遠不能滿足零售藥店、藥品生産與批發企業的崗位需求。只有先落實了執業藥師的體系建設,適時推行處方藥藥師調配製度,才能真正確保患者的合理用藥和用藥安全,才能有利於實現健保控費,才能逐步實現醫藥分業管理。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