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低油價或成壓倒委內瑞拉經濟的最後稻草

  • 發佈時間:2014-12-03 16:12:29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畢曉娟

  原標題:評論:低油價或成壓倒委內瑞拉經濟的最後稻草

  資料圖片:馬杜羅視察委內瑞拉石油公司煉油廠。

  石油創造了委內瑞拉的兩大“最值”:全球最大的儲油國、拉美地區能源依賴度最高的國家。在這個已探明儲量為2970萬桶的國家,石油與天然氣之總産值高達GDP的25%,石油收入佔該國總出口的95%、政府預算的96%,併為社會發展領域的投資提供了80%以上的資金來源。鋻於上述石油經濟的突出特色,全球油價波動不可避免地引發委內瑞拉的經濟起伏,釀就了這個石油富國的成敗傳奇。

  在查韋斯時代,委內瑞拉充分享受了全球油價超級週期帶來的紅利,也悄然滋生了經濟發展的隱患。2000年至2012年期間,委內瑞拉石油收入較前期翻了一番多,經濟增長位於拉美地區國家前列,在減貧和縮小社會差距方面也有不俗表現。同期,委內瑞拉還成功地推動了“加勒比石油計劃”的實施,強化了“美洲玻利瓦爾聯盟”國家間的團結,地區影響力一度躍至巔峰。

  然而,在這種“成功”模式下,石油收入被大量用於社會項目,社會性開支“擠出”生産性投資,使得委內瑞拉的石油産能日漸萎縮,2013年的日均産量僅為265萬桶,遠低於OPEC為其限定的310萬桶的配額。對於石油經濟而言,産能不足和投入不足形成惡性迴圈,成為高懸在經濟發展頸項之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更為糟糕的是,查韋斯治下的委內瑞拉未能擺脫傳統的“資源詛咒”,石油工業之外的其他産業發展受到嚴重制約,國內90%的商品依靠進口,經濟外部的脆弱性凸顯。

  由於産業結構的扭曲,委內瑞拉在油價高企時代也無法擺脫輸入性通脹和物資緊缺的噩夢,而油價下跌則進一步加劇了經濟困境。自馬杜羅政府上臺以來,國際油價逆轉,委內瑞拉經濟一路下滑。據英國經濟學人資訊部估計,2013年委經濟增長僅為1.3%,2014年和2015年甚至會出現2.5%和0.5%的負增長,2016年也僅能勉強恢復至0.7%。與此同時,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和物資緊缺亦將日趨嚴重。據委中央銀行統計,截至2014年8月,委內瑞拉通貨膨脹率已高達63.4%,物資短缺指數亦超過20%,經濟已明顯出現偏離正常軌道的不良趨勢。

  有關經濟界人事普遍認為,為了拯救經濟,委內瑞拉政府必須加大投入,提供外部政策刺激。據估計,2014年和2015年,委內瑞拉的油價預算平衡點分別是161美元/桶和151美元/桶。顯然,在國際油價現已跌破70美元/桶的背景下,口袋空空的馬杜羅政府不得不選擇增稅、加強價格管控和取消汽油補貼等措施。然而,對於今天的委內瑞拉而言,前兩項政策已應用至極致,特別是稅收政策方面,2011年後的石油暴利稅已導致資本大量外逃,進一步加稅無異於殺雞取卵。而取消汽油補貼可能導致的國內油價上升,很可能加劇以往的民眾反政府抗議,甚至引發類似1989年的“加拉加索(Caracazo)”暴亂。

  經濟困境和政策選擇窘況使得委內瑞拉政府對歐佩克達成限産協議寄予厚望。然而,2014年11月27日,OPEC部長級會議決定保持石油生産目標在3000萬桶/日不變,任由國際油價停留低位。時任委內瑞拉石油部長的胡安·巴勃羅·佩雷斯·阿方索曾稱“石油不是黑金,而是魔鬼的排泄物”。而今讖語再次成真,對於“石油詛咒”下的委內瑞拉經濟,如果政府無法大規模地調整經濟結構,無法推行大幅全面改革,那只能束手待斃或靜候新的歷史機遇了。(岳雲霞 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