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8日 星期六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易憲容:人民幣無持續貶值基礎 但貶值預期短期難改

  • 發佈時間:2015-09-29 07:35:49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胡愛善

  ●保持人民幣企穩是當務之急,否則人民幣的貶值預期可能惡化

  ● 在外國投資銀行來看,房地産泡沫破滅擔心是存在的

  ● 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是正常現象,全球市場對此根本不用過多擔心

  隨著中國經濟總量越來越大,經濟增長速度放緩是很正常的事情,全球市場對此根本不用過多地擔心。而且中國經濟仍然存在著無限增長的潛力,中國有一個無限大的市場,中國居民的消費能力在增強。正是在這意義上,中國政府有能力改變當前的經濟局勢,讓人民幣匯率穩定。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 易憲容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月21日表示,中國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的目的,是使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更加市場化。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也絕不主張打貨幣戰。

  “新匯改”之後,中國人民銀行一直在強調,這次人民幣貶值主要是校正人民幣匯率的中間價與現匯價的偏離,貶值是一次性,並進入市場採取措施讓人民幣匯率企穩在6.4左右。

  可以看出,無論是政策導向上,還是經濟基本面上,人民幣貶值都“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儘管如此,但市場對人民幣貶值預期卻難以短期內改變,人民幣貶值短期還存在一定壓力。

  政策與市場預期為何存在分歧?

  8月份,中國外匯儲備減少了939億美元,這是連續4個月中國外匯儲備下降;中國央行資産負債表中國外資産總額下降了1300億美元左右;國內全體銀行體系的外匯佔款下降約1150億美元。

  所以有分析認為,“新匯改”之後,8月份大致有1800億美元資金流出中國。也就是説,儘管中國央行在“新匯改”之後採取各種圍追堵截的方式來減少國人把資産流到海外,但是,這些政策的效果卻並不是十分明顯。因為,無論中國央行如何對國人把資金流出海週邊追堵截,只要預期人民幣貶值,國內居民總是有辦法讓資金流出海外。

  也就是説,儘管中國央行一直在強調人民幣貶值已經完全釋放,但是預期人民幣貶值是否結束是相當不確定的。再加最近國外金融機構對人民幣貶值預測的升溫,更是會增加未來人民幣趨勢的不確定性。比如繼荷蘭合作銀行早前刊出研究報告預測人民幣年內再貶值8%,日本投資銀行大和更是預測人民幣匯率至明年底前再貶值15%或7.5%水準。

  那麼人民幣匯率趨勢的預期為何會有這樣的分歧?爭論焦點又在哪?應該注意,人民幣的貶值預期一旦形成,要想在短期內得以真正扭轉,是十分不容易的。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央行的政策一定要堅持,否則人民幣的貶值預期可能惡化。

  因為,“新匯改”之後,不僅會導致資金流出中國市場,中國央行如何採取措施堵住這股資金流出是相當困難的。同時,為了穩定人民幣匯率,中國央行不得不採取對市場干預的行為。這不僅導致8月份中國的外匯儲備大量下降,外匯佔款大幅度減少,也導致離岸市場投資者大量地拋棄人民幣,而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幾個月。

  國外投資銀行為何會預期人民幣大幅度貶值?最為主要的依據還是中國金融體系的脆弱性及當前中國經濟所面臨的風險。因為,在他們看來,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來,歐美國家金融危機之後企業及家庭更多的是去杠桿,而中國則反之是加杠桿,而且中國的信用極度擴張的程度冠于全球,並由此催生中國經濟中存在的一些房地産泡沫、信貸泡沫、地方政府債務泡沫等,這就使得中國金融體系顯得十分的脆弱。

  比如今年以來中國股市的大起大落、中國銀行利潤水準創新低及不良貸款快速上升,都是這種脆弱性的具體表現。如果這些泡沫破滅,人民幣隨時都有大幅貶值的風險。

  在國外投資機構看來,在中國金融體系具有脆弱性的同時,中國實體經濟所面臨的風險也越來越高。因為十幾年來造成中國經濟繁榮的“房地産化”經濟,本身具有極高的風險。中國房地産業原有的模式已經不可持續了,但是當前似乎仍然被當作拉動GDP增長的動力,這就可能讓中國的房地産市場面臨風險只能增加。更重要的是,中國經濟“房地産化”已經成為當前中國經濟得以持續發展的障礙。

  應該看到,前十幾年“房地産化”經濟的發展,不僅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中國經濟的産業結構調整和中國企業創新的精神與能力(全民都去炒作房地産,企業根本不願意從事實體經營),也是當前中國居民消費力不足,或中國居民的巨大消費力無法釋放出來的最大障礙。

  因為,高房價對一般居民來説具有嚴重的消費擠出效應。所以,中國的“房地産化”經濟一開始停滯就立即把中國經濟生活中所有的問題都暴露出來。所以,在外國投資銀行來看,房地産泡沫破滅擔心是存在的。而中國房地産存在的泡沫,同樣會造成人民幣的貶值預期。

  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基礎堅實

  而從另一方面來説,中國經濟具有無限增長的潛力,只要讓這些潛力釋放出來,就能夠保證中國經濟持續穩定地增長。比如,儘管當前中國經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總量開始向美國看齊,但是中國居民的平均消費水準不足美國的平均消費水準的五分之一;當前中國的城市和農村比例基本上是對半開,即目前仍然有一半以上的人為農民,而中國農民的收入水準及消費水準不足城市居民的三分之一,差距同樣巨大;還有,東南沿海地區與中西部地區的經濟相比,其差距肯定要比城市居民與農村居民的差距還要大;大城市與小城市的差距也是如此。

  這些巨大的差距一方面是中國經濟面對的問題,同樣也是中國經濟增長之潛力,如果中國能夠進行更多的重大改革,那麼這些經濟增長的潛力都會釋放出來。

  也就是説,隨著市場化經濟全面展開,中國的經濟增長潛力正是以不同的方式釋放出來,這是誰也無法阻礙的歷史潮流。隨著中國經濟總量越來越大,經濟增長速度放緩是很正常的事情,全球市場對此根本不用過多地擔心。而且中國經濟仍然存在著無限增長的潛力,不僅在於中國有一個無限大的市場,還在於隨著中國經濟增長,也讓中國居民的消費能力在增強。現在的問題就在於中國政府的經濟政策如何來引導,如何讓中國經濟增長的無限潛力釋放出來。

  正是在這意義上,中國政府有能力改變當前的經濟局勢,讓人民幣匯率穩定。不過,由於經濟體制改革的不完全同步,目前要讓中國經濟的增長潛力發揮出來、釋放出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也是為何國內的投資者也在把其資金流出海外的重要原因所在。

  在這種情況下,假如中國央行政策有些許偏差,新的一波人民幣的貶值潮隨時都可能發生。所以,對於中國央行來説,要徹底地扭轉人民幣的貶值預期,保持人民幣企穩是當務之急。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