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兌美元一次性貶值並不意外

  • 發佈時間:2015-08-18 03:31:45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胡愛善

  ■ 金融觀察

  對人民幣貶值的過度反應,可能其實只是片面的僵化觀念。人民幣要成為全球認可的國際儲備貨幣,不可能處於長期升值的趨勢,此輪匯率大幅波動,是逐步走向市場化的必然。

  近日,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央行“突然”將人民幣兌美元在三天內貶值近5%,是自2011年7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不斷上升觸頂之後的首次下跌,成為全球市場的大事件,引來各界的不同反響。

  上週二,美國億萬富翁、總統參選人唐納·特朗普指責中國“正在吸美國的血”,利用從美國賺來的錢,以及從美國吸引來的就業對自身進行重建。而國會參議員民主黨人舒默和共和黨人格雷厄姆等政客,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中國操縱人民幣,壓低出口價格,這傷害了美國工人的利益。

  然而,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卻對這次人民幣大調整表示支援,並且稱幾年前將人民幣納為“全球儲備貨幣”的障礙,就在於人民幣在岸(onshore)與離岸(offshore)的差異問題,現在中國央行決定,未來的中間價會應“綜合考慮外匯供求情況,以及國際主要貨幣匯率變化”而定,是值得肯定的,希望中國在2~3年內實施浮動匯率制、甚至讓人民幣可自由兌換。

  因此,對人民幣貶值的過度反應,可能其實只是片面的僵化觀念。看一看美元就知道了,美元上升下降是基本常態:上升的時候回流美元,貶值的時候輸出通脹。尼克松時期的美國財政部長康納利,他的一句“至理名言”,道出了美元霸權帶給世界的危害:“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世界各國)的問題”。

  美元的特殊性,也確實令美國成為“世界銀行”,不久前美聯儲宣佈:“只要美國經濟強勁就加息”。當前,人民幣貶值導致美元上漲,強勁的美元對企業利潤增長是負面的,特別是跨國公司,比如,Yum Brands和蘋果公司等等。由此,美國的經濟增長率可能會降至2%以下,不足以支援加息。也難怪這次人民幣貶值,遭遇到美國政客們的攻擊。

  但是,人民幣要成為全球認可的國際儲備貨幣,不可能處於長期升值的趨勢,此輪匯率大幅波動,是逐步走向市場化的必然,隨時上升下降應該成為新常態。從長遠來看,人民幣依然是強勢貨幣,匯率上升是大概率事件。

  而一些美國經濟學家對人民幣貶值,他們有著不同的理解:今年上半年,在美元升值的時候,另外幾大貨幣都在貶值,日元跌了50%,歐元、加幣和澳元下跌超過30%,英鎊、瑞郎以及盧布也貶值了……只有人民幣沒有貶,還跟著美元上升,人民幣實際和名義有效匯率指數創了歷史新高,這實際上是一個錯誤的決策,現在彌補正當其時。

  因此,從各方貨幣趨勢來看,這次人民幣兌美元的一次性貶值其實並不意外,相反是有跡可循的。從近期的各種信號來看,人民幣國際化勢在必行。第一步就是希望加入IMF的SDR,其前提就是人民幣須自由兌換。人民幣之所以能維持目前的高匯率,關鍵在於不能自由兌換。也就是説,在確定人民幣自由兌換之前,人民幣來一次較大幅度的貶值確有必要。

  很顯然,這次人民幣兌美元一次性貶值,並不能解讀為人民幣將出現趨勢性貶值,而是匯率市場化的重要一步。在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之前,其釘住(pegging)美元依然是主基調。

  中國仍然是出口大國,中國産品出口主要靠資源優勢而非靠匯率優勢,況且在美元定價權的前提之下,匯率貶值對促進出口起不了關鍵作用。然而産業轉型則需要時間,等産業轉型結束,甚至到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之時,人民幣兌美元才有可能進入貶值通道。

  □陳思進(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深風險投資顧問)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