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8日 星期四

馬駿:未來人民幣匯率跳躍式調整的可能性大幅下降

  • 發佈時間:2015-08-17 08:00:19  來源:光明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郭偉瑩

  8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就人民幣匯率若干問題回答《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未來人民幣匯率出現跳躍式調整的可能性大幅下降。

  第一財經日報:經過三天(8月11日至13日)的貶值之後,上週五(8月14日)人民幣匯率趨於穩定,許多市場人士對央行快速穩定市場預期的能力表示讚賞。但是,仍有一些人擔心,上周的情況表明,人民幣在幾天之內可以出現百分之三點幾的貶值,未來是否會經常出現跳躍式調整的情況?

  馬駿:上週二至週四間人民幣匯率貶值的直接原因是對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定價機制的修正,這是強化匯率定價市場化程度的一項特別的措施。隨著人民幣定價機制的市場化程度的提高,匯率的短期靈活性會提高,有助於避免匯率過度偏離均衡水準,因此反而會大幅降低未來出現跳躍式調整的可能性。

  當然,要判斷人民幣匯率的中期走勢,更重要的是要分析經濟的基本面。我國經濟已經出現企穩回升的跡象。我認為,今年下半年GDP的環比增速有望超過上半年,全年有較大概率達到7%左右,明年經濟增長也可能繼續受益於這個回升的勢頭。從需求面來看,支援經濟企穩回升的有如下幾個具體因素:第一,我國從去年底開始降息降準,今年上半年又加大了積極財政政策的力度,這些政策調整都應該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發揮正面的作用。第二,商品房價格和銷售從今年4、5月份開始復蘇。一般來説,房地産銷售回升2~3個季度之後,就會拉動房地産投資。第三,地方債置換和發行基本解決了地方在建基礎設施項目的再融資問題,在鐵路、保障房、水利、環保等領域開工的一系列新項目也有望加速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的基建投資。

  日報:也有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央行是否需要通過持續干預市場來穩定匯率;如果是,會不會出現外匯儲備的持續下降?

  馬駿:對此不必過於擔心。既然匯率已經接近均衡,而且中國的經濟基本面支援匯率的基本穩定,那麼經過上周的一個短暫的貶值之後,未來一段時間更有可能的是雙向波動,就是説升值和貶值的機會是差不多的。央行已基本退出對匯率市場的常態式干預,只在特殊情況下通過干預來熨平過度偏離基本面的短期波動。未來即使央行需要干預市場,向兩個方向干預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日報:7月份,M2增速高達13.3%,超出政府工作報告中關於今年M2增速為12%的預期目標。在上週四的記者會上,央行表示7月份貨幣信貸增速的跳升與當時支援資本市場平穩發展所採取的臨時性措施有關。這些貨幣信貸增速的一次性變化如何影響匯率?

  馬駿:在資本項目已經有一定開放度的經濟體,如果出現流動性過度的情況,一般會導致短期利率下降,而利率下降又會在短期內産生對匯率的下行壓力。我認為,我們通過最近強化匯率市場化定價機制的改革,已經釋放這種短期壓力。未來一段時間,隨著上述一次性因素的逐步消失,貨幣信貸增速和貨幣條件應該回歸合理,這將成為支援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因素之一。

  日報:一些評論認為,人民幣的貶值導致了全球大宗商品價格的下跌,各國匯率的競相貶值,甚至可能影響美國的通脹率並使得美聯儲改變加息的步伐。你如何看待這些評論?

  馬駿:我覺得,不少評論誇大了人民幣匯率變動的溢出效應。首先,其中一些判斷的前提是人民幣會持續大幅貶值,而這個假設前提就是不對的。事實上,上周出現的是一個短暫的匯率波動,很快就穩定住了。而匯率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主要取決於前者的中長期趨勢。第二,國際上一些匯率和資産價格的短期變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預期,而預期經常會在幾天之內對某個事件出現過度反應。隨著市場預期的穩定,過度反應的一些價格應該會理性回調。第三,一些人在分析中採取了簡單化的“算術”方法,即假設其他所有變數都不變,只計算匯率對某國通脹率或某種商品價格的直接影響。這種簡單化的方法忽略了市場供給和需求對匯率的反應,非常容易高估匯率的影響。

  關於競爭性貶值的説法,我認為,中國沒有意圖和需要來參與“匯率戰”。中國未來經濟復蘇的主要動力來自於內需。另外,即使考慮到人民幣上周的貶值,過去幾年之內人民幣的實際有效匯率的累計變化仍然是較大幅度的升值。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