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芙蓉姐姐:這十年,我有了名聲也丟了名聲(圖)

  • 發佈時間:2014-09-29 07:14:32  來源:新京報  作者:賈鵬  責任編輯:胡愛善

  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芙蓉姐姐,史恒俠。

  十年來,身體裏的兩個角色一直沒有統一過。

  她會這樣自省,當初,史恒俠是個漂亮的才女,芙蓉姐姐是個臭名昭著的符號;現在,史恒俠越來越平庸了,“芙蓉姐姐”反倒讓很多人接受了。

  “這十年,我有了名聲,也丟了名聲。”

  從網路走到現實

  芙蓉姐姐最近一次成為新聞人物,還是以一種“秀”的方式。

  9月9日下午,她在微網志上發出征婚啟事,轉發、評論、點讚超過3萬次。

  出名後的這些年,芙蓉姐姐徵過N次婚了。這次徵婚的背後,是她利用網路人氣,為一款交友軟體做的廣告。

  她算是大V了,有近430萬粉絲,很多微網志動輒轉發過萬。

  類似的商業合作,已經成了網路人氣向商業價值轉化的一種手段。“應徵的人其實很多。”芙蓉姐姐説。

  芙蓉姐姐不願意過多提起那個廣告。她説起了藝術。一齣舞臺劇,在這部和愛情有關的戲裏,她是貫穿全劇的靈魂;一部即將開拍的微電影裏,她也是女主角。

  芙蓉姐姐已不滿足電影裏的客串角色,她幻想有一部大製作,演女一號,女二女三決不考慮,自己去挑男主角。“你能幫忙聯繫幾個大牌男演員嗎?和我搭戲。”芙蓉姐姐問記者。

  她厭倦了成為被挑選的角色。

  “我已經在龍套的角色上熬了太久,趁著年輕力壯,就演女一號。”

  她希望自己多棲發展。

  去年第一次當了導演。這部由她主演的微電影拍攝了一週,開機儀式上她告訴劇組成員,“這是要參賽的作品”。

  她看重作品。因為(剛出名)那幾年沒有作品,在別人眼裏就是草根,“我不能總停在草根這個層面上。”

  微電影拍完,業界評價毫不留情,“都在拍風景,太想表達了,故事太空洞。”

  芙蓉姐姐自我檢討,不知道怎麼拍才是好的。但又委屈:一本書掉落的畫面,後期剪輯拍了十多遍,“我對自己要求很高”。

  很多網友説芙蓉姐姐現在成了“勵志女神”,她自己也覺得,已經擺脫了當年的形象。

  不管這四個字是否帶有調侃和嘲諷,在芙蓉那裏,這是一種讚譽,意味著一種認可,“公眾人物的形象應該是積極的,勵志就很積極。”

  “那不是紅 是臭不可聞”

  楊欣仍然記得10年前第一次見芙蓉姐姐時的場景,“在清華大學西門,她騎一輛自行車,扎著馬尾辮,看上去很普通。”

  楊欣那時還是天涯社區的版主,在給芙蓉拍照片時,他很意外,面對鏡頭,“姐姐”很自然地就擺出了S造型,後來在網路上被奉為經典。

  芙蓉姐姐很自信,她會説:“茫茫人海中,我肯定是那種讓人眼前一亮的女子。”

  這自信持續了十年。

  對於當初網路上的嘲諷,芙蓉姐姐回憶起來還覺得驚訝。她説自己和那些嘲諷她的網友都是普通人,“我在網上展示自己,你在嘲笑我,可你連展示自己的勇氣都沒有。”

  芙蓉姐姐説,當初沒想過要出多大名,但各種嘲諷和惡語還是讓她難以承受。每次出門都要用太陽鏡遮住大半張臉,生怕被人認出來,去超市買東西,收銀員説了聲芙蓉姐姐,“嘩”一下人就圍上來,她東西都不敢買,直接跑了。

  她對“芙蓉姐姐”這個符號當年的判斷是,“那不是紅,是臭不可聞”。

  “S造型”讓她早就被外界劃為“草根”了,不屬於能登堂入室那一類,“出名的方式就能決定以後的價值嗎?”

  她想完善自己。

  芙蓉姐姐自我完善的方式,是混進不同的學校聽各種講座,她説一年下來能聽五六十場,有講經濟管理的、網際網路的、戲劇電影的。

  “姐姐會看很多演員修養方面的書。”芙蓉姐姐的助理周先生説。

  正籌備的舞臺劇,芙蓉姐姐請了編劇和導演,閒下來時她會留意人家看什麼書,關心什麼話題,“她很看重這些。”

  芙蓉姐姐説,她喜歡看周作人的書,還有朱自清的散文。被問到喜歡哪一篇,她切換了話題,和記者聊希區柯克,她把這位好萊塢導演當成了作家。

  聽到網友還稱她為網路紅人,她有些著急,試圖用唱歌、舞蹈方面的才華,來區分自己不僅僅紅在網路。公開場合中,她更願意用藝人、公眾人物來自我定位。“網路紅人這個標簽,一直吞噬著我,我現在做的,就是撕掉這個標簽。”

  如今,芙蓉姐姐有三名助理,分別負責商業合作、網路形象維護和接待媒體,還有一名經紀人,專門制定她的宣傳策略和演出計劃。

  負責接待媒體的助理周先生説,芙蓉姐姐對於網路炒作已不像當初那樣熱衷,她更看重現實中的商業演出,網路上的商業合作,如今對於芙蓉姐姐像是雞肋,“接,還是網路紅人身份;不接,這畢竟是筆收入。”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