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銀行 > 銀行要聞 > 正文

字號:  

三行業營改增所有方案7月或出

  • 發佈時間:2015-06-04 08:50:20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房地産、金融、生活性服務業三大行業將出臺營改增所有方案。目前方案已經由財政部稅政司制定完畢,有望7月向社會公佈。有業內人士透露,房地産業、建築業稅率或為11%,金融業稅率和生活服務業的一般徵收稅率或為6%。

  專家表示,如果營改增按計劃全面推進,減稅規模有望達9000億到1萬億元。

  齊 發 三行業同出所有方案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一位接近財政部人士處獲悉,房地産、金融、生活性服務業今年均將納入營改增範圍,不同於以往分行業納入,此次改革將針對剩下的三個行業出一個營改增所有方案。目前方案已經由財政部稅政司制定完畢,尚未上報國務院。“一旦上國務院常務會,方案很快就會向社會公佈。”上述人士表示。

  但該人士也表示,就算最快6月份能上國務院常務會,準備工作也要好幾個月,所以正式實施最快也要今年下半年末期。

  談及為何要三個行業一起出所有方案,該人士稱,增值稅抵扣涉及上下游的鏈條,各個行業間並不是完全獨立、完全割裂的,按行業改革可能造成更多人為的扭曲,所以多個行業一起改革更為科學。

  安永大中華區間接稅主管合夥人梁因樂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最終的政策發佈和實施將分為三步:第一步是框架性文件的發佈,這一文件將僅包含最後一批行業增值稅的稅率、徵收方法,以及一些過渡期的措施,發佈時間預計在6月底至7月初;第二步是相關行業實施細則(含金融業的實施細則)的發佈,預計在第三季度,金融業的實施細則將出臺,而10月左右,房地産業和生活服務業的實施細則將出臺;第三步是政策的正式實施,預計建築安裝、房地産業和生活服務業將在今年第四季度出,在今年12月或者明年1月金融業的營改增將正式實施。

  梁因樂表示,金融業稅基應該是金融企業提供的應稅服務的增值。金融業應稅服務被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利息收入,第二類是金融商品買賣收入,第三類是服務費類收入,而適用於這三類的稅率均為6%。“根據目前的徵求意見稿,第一類的進項暫定不能抵扣,第二類因為稅基本身就是交易差額,因此也不抵扣進項,第三類的服務則可以抵扣進項。”他説。

  與此同時,據梁因樂介紹,房地産業營改增的稅率或定在11%,生活服務業的稅率或定在6%。

  梁因樂表示,目前銀行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籌備,而籌備“營改增”本身就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例如大型銀行有上百個以上系統和上萬個服務項目,就需要梳理清楚哪項業務對應哪些系統,為未來進行分項目的納稅做準備。另外,銀行在總行層面之下,下設分行和支行,有些服務可能僅在分行層面推進,因此也需要先把這些服務對應地納入銀行系統。“這些工作半年之內完成有一定難度。”他坦言。

  分 歧 金融業草案內容仍存“變數”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接近財政部人士處獲悉,營改增所有方案此前已經制定完畢,就等走程式上報國務院,不過近幾日可能會有新的變化。至於是什麼變化,尚不得而知。

  梁因樂也説,中國是全球第一個針對金融業全面徵收增值稅的大經濟體,這是一個重要的改革,相關方案的規劃也歷時好幾年。不過,目前,金融業的徵求意見稿內容仍然存在一些變數。

  據記者了解,由於方案中與金融業相關的內容在不同部委之間討論時存在分歧,所以政策的發佈也可能推到6月底7月初,目前爭議環節就是對利息收入部分徵稅是否要抵扣進項。“除了一些本來就免稅的業務,比如涉農業務之外,如果允許進行進項抵扣的話,則銀行同業拆借的資金成本部分就可以作為進項抵扣。”梁因樂説。

  梁因樂説,利息收入中能夠進行進項抵扣對於銀行業本身的稅負而言,影響並不大,但是這涉及下游抵扣的考量,尤其對於與銀行有資金業務往來的大量上下游企業而言,影響是巨大的。“比如房地産業,這是一個資金密集型行業,會大量向銀行貸款,如果銀行的利息收入不能進行進項抵扣,則它在繳納增值稅時,這部分貸款也就不能作為成本支出進行抵扣,這無形中加大了該類企業的負擔。”他説。

  梁因樂還指出,對不同的應稅服務採取不同的稅收政策也可能會造成一些稅收風險和扭曲。“比如,對於利息收入這部分進項不予抵扣,但是對於服務手續費這部分進項可以予以抵扣,如此一來,一些銀行可能為了贏取更多的客戶,就有動力去把服務手續費做大。這實際上存在稅務上套利的空間。而且,與目前監管層力推的銀行減免服務費的精神相悖。”他説。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不抵扣進項能夠減少稅收改革對實際利率的影響。另外,如果允許利息收入進項抵扣,則應稅金額就會減少很多,對於目前本就吃緊的財政收入而言,無疑又多了一層壓力。

  “徵求意見稿中規定的不能抵扣是暫時的,未來待時機合適,政策也可能會有所調整。”梁因樂説。

  效 應 減稅規模近萬億發力穩增長

  營改增也意味著大規模的減稅效力。目前財政遭遇兩難,一方面自身減收壓力大,一方面外界對增支期望高。此前有輿論認為,財收下行的情況下,營改增遭遇巨大阻力,今年能否完成改革還需觀望。

  不少人士注意到,今年財政預算報告中談及完成營改增改革時用了“力爭”二字,對此有業內人士稱,這是為今年可能無法按照改革時間表完成營改增留了個活口。此前,許多財稅專家均表示,財稅改革時間表面臨重大考驗,因為直接稅推進緩慢,營改增或出現放緩的可能。所有方案無疑打消了人們的疑慮。

  至於減稅的規模究竟有多大,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曾表示,如果營改增全部到位,減稅規模將達到9000億。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也曾估算稱,若“營改增”覆蓋至所有行業且稅率調整完善後,將有9000億元到1萬億元的減稅空間。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斌認為,減稅規模不僅涉及稅率問題,更重要的是要看如何進行抵扣。

  張斌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金融業營改增的基本考慮是保持原來稅負不變。房地産業從5%的營業稅變為11%的增值稅,要看建築業的沙石料等材料是否可以開具發票進行抵扣,否則稅負可能會提高。不過還要看房地産的下游是否可以抵扣,如果可以的話,房地産業的稅負就可轉嫁出去。

  張斌稱,生活服務業原來繳納5%的營業稅,營改增後分兩種情況,一種適用於一般徵收的適用6%的稅率,另一種是小規模納稅人仍然適用3%稅率,這是因為很多生活服務業從業者達不到500萬銷售額。對小規模納稅人而言,從5%的營業稅到3%的簡易徵收稅率,這部分肯定是減稅的。至於適用6%一般徵收稅率的生活性服務業是否減稅要看抵扣情況,比如餐飲業,如果抵扣多,那相對於不能抵扣的5%的營業稅,稅負會降低。

  “所以對於實行改革的行業本身而言,金融業稅負總體可能不變,生活服務稅負可能有所下降,而房地産業則主要看改革對其下游的影響。”張斌説,營改增是既定的稅制完善,是制度的改革,不能因為財政壓力大,就讓改革停滯。

  此前高培勇曾表示,如果營改增按計劃全面推進,今後若干年財政收支壓力將進一步加大。“減稅也是應對經濟下行的穩增長措施,從這個角度看就應該減稅。”張斌表示:“我們要看下一步經濟的走勢,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進一步擴大赤字,突破3%也是有可能的。”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