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天

王吳相距千里隔空對戰 雷士照明公司治理燈下黑

  • 發佈時間:2014-08-12 07:52:00  來源:新華網  作者:賀 駿 李金明  責任編輯:王文舉

  8月11日下午,王冬雷和吳長江幾乎同一時間分別在北京和重慶召開發佈會,向媒體大倒苦水

  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與原CEO吳長江,在8月8日因搶奪公章發生激烈肢體衝突之後,于昨日公開“訴苦”,向公眾“拉票”。

  8月11日下午,王冬雷與吳長江分別在北京和重慶召開發佈會,訴説自己的“苦處”,痛斥對方的“不是”。

  也許是剛剛經歷過血的教訓,《證券日報》記者發現,在北京和重慶兩地的發佈會會場外,均有不少便衣保安來回走動,儼然兩方均加強了安保。

  由於雙方發佈會幾乎是同步召開,因此,在記者們的“傳話”下,王冬雷與吳長江也是屢屢針對同一問題,你有來言我有去語。在這種方式下,雙方彼此的積怨越曝越多,而在旁人看來,也越來越難以分清孰是孰非。

  到底誰搭救了誰

  2012年年底,就在吳長江與賽富亞洲閻焱鬧的不可開交之際,吳長江通過引入王冬雷旗下德豪潤達的資本,最終重新坐回了CEO的職位。因此,王冬雷一直被外界視為吳長江的盟友,以制衡閻焱等資方。

  如今,從盟友變成死敵的兩人開始翻前賬,當初到底是誰幫了誰。

  在王冬雷看來,自己是吳長江的大恩人,“我用4億港元溢價的價格,從抵押銀行手中接手他即將被收購的股票,使他免於破産,同時增發1.3億股德豪潤達股票給他,使他實現賬面盈利”。

  而在吳長江看來,自己則是挽救了王冬雷,“王冬雷説2012年是他救了我,實際上,2012年他要不和我合作,他就崩盤了,這是後來他們的一個高管告訴我的。在確定和我合作之後,他給他媽媽打電話説‘我們有救了,我們有希望了’,這是他的原話”。

  在商言商,儘管兩人都認為自己才是對方的救星,但有一點雙方是一致認可的,即德豪潤達與雷士照明有非常好的互補性,雙方如果合作,絕對都會更加大賺。王冬雷亦表示,正是看上了這一點,才會沒在意吳長江與閻焱的矛盾,“我之前不認識吳長江,但他與閻焱鬧得不可開交我是知道的,他向我做了很多解釋我當時相信了他。當時合作的時候,只是考慮兩家公司在商業上的極強的互補性,在商業模型設計上,我和吳長江進行了高度的利益捆綁,在正常商業邏輯下,我認為是不會出問題的。”

  “當時引入德豪是朋友介紹,但是我也看好行業的機會,我考察了工廠、了解了情況,德豪做出了有技術含量的産品,但是它沒有渠道和品牌,但雷士有這方面優勢,如果好好合作,一定能夠借助LED行業轉型做到全球前三。”吳長江表示。

  到底誰插手了誰

  除了在“戀愛”期間“誰幫誰”上莫衷一是之外,雙方在“婚後”的主導權上,也是積怨頗深。

  吳長江認為,王冬雷對雷士照明插手的過多,“王冬雷很多事情不跟我商量,這是我非常不高興不開心的。他不斷插手我們的考核,插手人事安排,插手財務制度,修改許可權,讓我沒辦法正常經營下去。我不斷忍讓,容忍”。

  而王冬雷則表示,自己從來就沒有插過手,甚至稱的上是不管不問。“在‘裏子’上,通過入股及增發,我讓吳長江賺了6億元,在‘面子’上,我用我的投票權,把他送進董事會,讓他重新當上CEO。在此之前,作為董事長的我,從未參加也從未召開過任何高管會議,一直在後臺支援他的工作,讓他做雷士老大。”王冬雷表示,“我現在深刻的後悔,我對內部事務管理的太少了,太相信他了”。

  不過,對於給“面子”一事,吳長江認為,那是因為當初雙方簽過一份秘密協議,在雙方約定的權利義務中,規定了保證他在董事會位置。換言之,吳長江進入董事會並擔任CEO是雙方有約在先,而非王冬雷的“恩賜”。

  對此,王冬雷表示:“第一、我們之前是有過君子約定,這個約定主要是對雙方各自上市公司的工作相互支援,但是有一個明確的前提條件,不能損害上市公司股東利益,這是明確的前提條件;第二、這個協議的有效期是一年。”

  而吳長江則表示,“協議隨時可以公佈,我們的協議沒有時間期限,沒有一年的時間期限”。

  到底誰操守低

  除了公司治理層面掰扯不清外,雙方還彼此指責對方的個人操守。

  “德豪的經營不好,一些費用要拿到雷士報銷,不是幾十萬、幾百萬元,是幾千萬元,我們管理層不同意,這也讓他懷恨在心。”吳長江表示。

  對此,王冬雷反問道:“我在雷士根本沒有簽字報銷權,我沒在雷士報過一分錢。一個幫別人掙6個億的人,還會報銷幾萬元、幾十萬元錢嗎?我會為幾千、幾萬、幾百萬元錢,去跟某個人鬧翻嗎?可能嗎?又有什麼花費可以是幾百萬元、幾千萬元呢?”

  除了“婚前”、“婚後”的積怨之外,在王冬雷看來,此次罷免吳長江,還因為他是個欠下鉅額賭債的賭徒。而根據《公司法》規定,個人所負數額較大的債務到期未清償的,不得擔任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為了印證自己此言不虛,王冬雷還現場播放了一段錄音片段。在錄音中,兩個男聲一問一答,其中一個男聲承認自己欠了3億元、4億元的賭債,現在每個月僅利息就要還1000萬元。對於為何想起對談話進行錄音,王冬雷表示:“7月18日,吳長江在我辦公室當面承認他有4億元的賭債,而且是非法賭博的賭債,每月利息超過1000萬元,而且已經4個月沒有支付利息了,天天被人追著跑,當時吳長江帶眾人來公司,公司保安部非常警覺,啟動了安保錄音錄影設備。”

  不過,由於播放的錄音片段時間很短,背景也較嘈雜,因此有現場記者希望能把錄音片段播放的更長一些。對此,王冬雷表示了拒絕,稱“不能把太多的人牽扯進來”。

  此外,在究竟是誰在掏空上市公司、非正常關聯交易等問題,雙方也是各執一詞,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雷士照明的日常生産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影響,雙方“戀愛”時對未來的憧憬已經蕩然無存。

  有不願具名的分析人士對《證券日報》指出:“從目前雙方激烈對峙的情況來看,雙方想依靠‘講理’而讓對方讓步,短期內幾無可能。目前最合適、最快的解決方式,是監管部門、法律部門介入,畢竟上述雙方爭執的焦點,很多已經涉及到刑事範疇,尤其是4億元不明賭債,也需要給公眾一個説法。”

  不過,據《證券日報》記者觀察,儘管雙方在發佈會上劍拔弩張,均認為對方褻瀆了法律,但也均未表示會將對方訴諸法律。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