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人物 > 正文

字號:  

國臺辦原副主任龔清概被稱龔十億 斂財手段曝光

  • 發佈時間:2016-02-04 07:14:54  來源:新京報  作者:翟星理  責任編輯:吳起龍

龔清概在新聞發佈會上

  1月21日,福建平潭金井灣港區1號碼頭正在施工。當地高姓商人稱,該碼頭原本為其公司取得使用權的船塢碼頭項目,但龔清概上任後推翻該項目,因此他一直在實名舉報龔。

龔清概在泉州石獅市沙堤村的老宅。作為一個漁村青年,龔由村幹部走上仕途。

  一個是誕生了國內眾多著名品牌的海邊工業城市,一個是以日均過億投資拉動發展的海島,福建晉江、平潭的大發展和大建設,讓龔清概迅速成為福建官場的名人,也成為他仕途的“兩大基石”。2013年10月,龔調任國臺辦副主任,成為第一位會講閩南話的國臺辦副主任。

  但兩年三個月後的2016年1月19日,綽號“龔十億”的龔清概即被通報涉嚴重違紀接受調查。在此背後,傳出他在晉江利用職權為親屬牟利,在官場作風強 勢,因人事問題遭同僚匿名舉報。而在平潭,也有人稱他不避諱與商人的交往,主政平潭不久即插手土地項目,後因推翻福建省重點建設的船塢碼頭項目遭到商人實 名舉報。

  2015年1月21日下午,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金井灣港區,天空陰鬱,魚腥味夾雜著細雨,從海面飄向正在施工的1號碼頭。

  平潭島土生土長的高姓商人説,這塊碼頭和海域,原本是他從親友處集資取得使用權的,項目開工後被列為福建省重點項目,但龔清概到任後,將土地和海域使用權變更為另一傢俬企,導致他上億投資血本無歸。

  從2011年開始,高姓商人實名舉報龔清概,但事情遲遲得不到解決,一名股東破産幾欲輕生。“我原來已經快準備放棄了,但是聽到龔清概被查,又有了一絲希望。”高姓商人説。

  而在龔清概仕途起步的晉江,同樣有人不斷舉報。當地人士稱龔插手工業園區和地産項目斂財,成為大家口中的“龔十億”。

  漁村青年

  高中畢業的龔清概是當時村裏學歷最高的年輕人之一,就此成為村幹部,走上仕途。

  這個被晉江、平潭多人舉報的龔清概,是一個出生在泉州石獅市沙堤村的漁村子弟。

  龔家老宅位於沙堤村中心位置的一個小道觀旁。1958年6月出生的龔清概,是龔家六兄妹中的老三。

  沙堤村老人龔濤平(音)告訴新京報記者,龔清概的父母都是本村漁民家庭出身,老夫婦長期在近海打魚為生。龔清概在六個兄弟姐妹中樣貌最為出眾,從上小學 開始就頗受老師喜愛。他説,受當時大環境影響,加上漁村傳統風俗,當地漁民並不看重孩子的學業,但自幼聰穎的龔清概憑藉自身努力讀到高中畢業,成為當時全 村學歷最高的年輕人之一。

  晉江市司法系統一位在職幹部回憶,1978年,泉州地區幹部大換血,組織部門在泉州轄區內選拔任用了一大批年輕幹部,龔清概也在此列,任晉江縣永寧公社沙堤大隊團總支書記。

  上述司法系統幹部稱,高中學歷加上為人聰明伶俐,使年僅20歲的龔清概成為一名村幹部,這在當時大批起用年輕幹部的大背景下相當普遍。

  晉江市一位與龔有舊交的在職正科級幹部告訴新京報記者,龔清概在村幹部的崗位上展示出的領導才能,被當時晉江一位領導看中,提拔到縣委組織部,從幹事升到組織科科長。

  該幹部介紹,在縣委組織部工作時期,龔清概並沒有像同時期的年輕幹部一樣安於現狀,而是在閒聊中經常表露出希望更進一步的想法,“身邊的朋友説以後對幹部的學歷會越來越看重了,你高中學歷現在還説得過去,以後可能就不好説了。”

  受到啟發的龔清概爭取到機會到泉州市委黨校脫産學習將近兩年,1987年畢業後即被任命為深滬鎮黨委副書記、鎮長。

  深滬鎮是著名港口輕工業集聚地。龔清概在深滬鎮任職的五年時間裏,深滬鎮依託內衣製造等産業,經濟迅速騰飛。“他從那時候開始就和創業期的一批企業家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係,深滬鎮經濟的快速增長,也是他晉陞晉江副市長的最大資本。”該幹部評價説。

  外號“龔十億”

  在晉江任職的十年中,龔逐步成為這座民營資本重鎮的一把手,他借此積累了仕途基礎,也掘得了個人的“第一桶金”。

  晉江市屬泉州市管轄,在福建的經濟地位醒目,長期有“福建經濟看泉州,泉州經濟看晉江”的説法。

  自1992年升任晉江副市長,此後的13年時間裏,龔在晉江穩步進階,先後擔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市委書記,成為這座民營資本重鎮的一號人物。

  晉江一位副處級退休幹部告訴新京報記者,龔剛剛調任晉江時,當地民營經濟非常活躍,龔結識了一大批目前名聲在外,但當時還在創業階段的企業家,“一點都不誇張,龔清概為這些大企業早年的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給他們量身打造了不少先上車後補票的做法。”

  該退休幹部解釋説,以地址在晉江市區的一個工業園區為例,龔為這些工業用地開價12.5萬元一畝,但如果大企業願意按每畝5萬元的價格先把錢交到龔個人手裏,龔會允許企業每畝土地暫交1萬元的使用金即可使用,待企業獲得投資收益後補齊差價、完善手續。

  晉江多名商人和官員均證實該説法。有商人稱,如果沒向龔個人先交每畝5萬元,即便按每畝12.5萬元繳納足額使用金或許也無法使用土地。

  晉江商人林城(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2002年,他與另一位朋友原本打算各自拿下32畝土地,朋友得知龔私人每畝要收5萬元,放棄了拿地想法。

  但林城沒放棄,“覺得規劃是政府定的,沒必要把錢白白花在龔清概身上”。他按每畝12.5萬元繳納400萬土地使用金,但事後找龔清概要不到地。“他讓 下屬告訴我,説我的地還沒確定具體位置。”林城認為工業園區規劃圖紙已定,繳納使用金時也已講明位置,“我託人問龔清概,他説圖上找不到你的地。”

  在龔施政晉江的頭十年,晉江民營資本活躍,誕生了國內諸多著名的商業品牌。2002年底,接受媒體採訪時,龔清概將1992年至2002年稱為“晉江有史以來發展最快、變化最大、民生最為寬裕、社會最為穩定的十年。”

  但晉江國土部門一位在職幹部評價,龔雖然解決了當時企業擴張急需的工業用地問題,但因為操作不規範,一些遺留的手續、程式問題至今無法解決,“當時他承諾的先上車再補票,現在車上人都快走光了也沒見一個補票的。”

  該幹部透露,這個工業園區也成為龔清概的第一桶金,“誰要拿地,一畝交給他5萬,保守估計上億,‘龔十億’就是那個時候開始喊起來的。”

  “深耕”晉江

  主政晉江,龔清概強勢為官、與商人交往過密曾引發爭議,而其親屬插手市政和地産項目也非秘密。

  “如果落馬官員都有原罪,那龔清概的原罪就在晉江,他在晉江做事太囂張了。”一位與龔清概一直保持良好私人關係的福建商人説。

  該商人介紹,當時龔在晉江的一些行為引起過較大爭議:為官強勢、與商人交往過密、親屬插手市政工程和地産項目。

  晉江司法系統一位在職科級幹部回憶,2002年晉江召開全市幹部會議,市委書記龔清概主張削減公務員獎金,遭到一部分參會幹部的反對。該幹部説,龔聽到 反對意見後十分不滿,“他説政府一個月給你們發四五千塊你們還不夠花?我自己500塊花了3個月都沒花完。”會後,公務員獎金即被大幅削減。

  同樣是在2002年,龔為了救市房地産,曾邀請幹部、商人組團買房。前述晉江國土部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受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影響,民營資本重鎮晉江的房地産直到2002年尚未能恢復。

  他介紹,當時晉江一處新開發的高檔社區華泰社區滯銷,因與開發商私交良好,龔親自打電話邀請同僚和有實力的商人組團到華泰社區買房,“市委書記打電話叫去買房,誰敢不去買呢?”

  “作為市委書記,你托市無可厚非,但是你指向性這麼明顯就説不過去了。他一直都是這樣,只為有實力的大企業服務,中小企業理都不理。”前述晉江退休副處幹部評價。

  龔的一個表親透露,龔本人也在華泰社區購買了一套高檔住房。

  龔的親屬插手市政工程和地産項目,在晉江官場也不是秘密。

  前述晉江司法系統幹部介紹,晉江長興路上一個高檔小區的開發商為龔的妹夫。龔的妹夫還承包過晉江人行道擴建工程,將浴室用的馬賽克磚鋪設在體育場外的人行道上,完工後不久就被發現工程品質太差不得不返工,在當地一度淪為笑談。

  前述晉江退休副處幹部説,2002年算是龔的多事之秋,強勢市委書記龔清概被至少兩個同僚匿名舉報濫用職權、與商人交往過密、利用職權為親屬牟利。

  “入主”平潭

  有平潭幹部稱,龔清概頗愛交際,喜飲高檔白酒,經常淩晨一兩點才從酒桌上離席。

  2010年2月,龔清概從南平市委副書記、市長任上調任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下稱平潭實驗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

  平潭實驗區在福建的行政地位相當特殊。這裡是中國大陸距離台灣島最近的地方,與新竹市隔海相望,最短距離不超過130公里。

  平潭一位在職副處幹部告訴新京報記者,龔剛到任平潭島時召集當地幹部開會,“幹部一到他就不滿意了,説他在南平當市長時來開會的都是縣長、縣委書記級別的,怎麼到了平潭來的都是鄉長鎮長?”

  該幹部稱,龔掌管著鉅額投資的分配權,剛到任平潭時即被各路商人“圍攻”,龔本人頗愛交際,喜飲高檔白酒,經常淩晨一兩點才從酒桌上離席。

  根據公開資料,龔在平潭實驗區管委會主任任上三年半時間裏,掌管的投資總額約為1000億元。2010年平潭完成投資近100億元人民幣,從 2011-2013年,平潭在基礎設施上的投資總數約為1000億元。這些投資主要來自國家開發銀行、農業發展銀行等政策性銀行給出的授信。龔在任時,當 地媒體將日均過億的投資稱為“平潭速度”。

  “他和商人走得很近,這在官場不是秘密。”他説,龔喜歡與商人交往,在平潭時毫不避諱,平潭官場廣為流傳的一個説法是,龔將建在平潭森林公園的高檔酒店低價租給一位胡姓富商。

  胡姓富商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胡的一位密友告訴新京報記者,胡原籍江西,早年跳霹靂舞出身,後在福建泉州經營連鎖酒店發家,目前其掌管的酒店項目遍佈全國。

  2015年3月20日,中紀委通報時任福建副省長徐鋼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新京報報道曾指出徐鋼在泉州一家酒店集團持暗股,該集團即為胡姓富商旗下的酒店。

  胡的密友透露,徐鋼被帶走前,胡姓富商先被辦案人員帶走,兩個多月後才離開專案組,此後胡不再露面,將家族企業交由其胞弟打理。

  但在平潭時期,龔也因土地項目開罪于商人。平潭本地地産商陳平(化名)説,龔到任平潭後掀起一場地産投資熱潮,但龔喜歡邀標,與大企業談妥條件後請一些企業陪標。2011年的一次住宅用土地拍賣會上,同時掛牌的10個地塊均事先由龔指定了中標企業和中標價。

  陳平回憶,一個平潭本地商人看中一個地塊,在拍賣會上搶標,不斷舉牌至每畝400萬元,最終搶標成功。他説,當日成交的其他9個相鄰地塊的中標價每畝不足70萬元,“龔清概很生氣,説他不懂規矩。雖然拿到了地,但龔清概一直給他下絆子不讓開發,到現在地還閒著。”

  這位中標商人婉拒了新京報記者的採訪。陳平説,龔落馬後,該商人正在設法解決此事。

  插手港口建設

  平潭商人對龔清概的舉報曾一度被時任省長蘇樹林“壓住”,但隨著蘇的落馬,讓對龔清概的舉報再無所遁形。

  除了地産項目,龔清概對平潭實驗區工程項目的另一重點領域——港口建設似乎也頗感興趣。

  平潭本地高姓商人告訴新京報記者,2005年起,他從親友處集資準備在平潭金井灣港區修建大型船塢,並拿到13.1791萬平方米的工業土地使用證和60.88公頃的工業用海海域使用證。

  2008年1月,福建省重點項目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的文件顯示,高姓商人經營的修船萬噸、造船3萬噸船塢及配套工程項目被列為福建省重點項目,並要求其儘快組織公司完工投産。

  2010年2月,龔到任平潭。高姓商人稱,當年3月,他接到時任平潭綜合實驗區經濟發展局(下稱經發局)局長歐小寧的通知,“告訴我們,我們的船塢和海域都要收回,平潭的規劃改了。”

  高姓商人回憶,他通過平潭本土官員打聽,得知龔清概決定將船塢用地和海域交給一傢俬人控股的企業來做,“如果真的是國家需要,我絕對配合,但龔清概交給私人做,我不會退讓。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這麼多股東,砸進去這麼多錢。”高拒絕了9600萬元的賠償方案。

  高姓商人開始了漫長的陳情舉報之路。他介紹,2011年起,他先後向福建省紀委、中紀委、國務院信訪辦、交通部、中國海監和福建省港航管理局舉報,稱龔清概涉嫌濫用職權、賤賣國有資産、與商人存在利益交換。

  他自稱,龔得知後曾找人向他傳話,“説讓我繼續去告,告到北京也沒用。”平潭人事部門一位在職科級幹部稱,龔得知高姓商人舉報自己後曾向身邊的幹部大發雷霆,“説這件事你們怎麼還沒給我辦好?”

  龔也曾被紀檢部門叫去談話。前述沙堤村村民龔濤平稱,2013年還在平潭任上時,龔曾被叫到福州談話,“他打電話回沙堤村,讓家裏人趕緊放鞭炮。”

  前述平潭在職副處幹部告訴新京報記者,2013年10月龔調任國臺辦副主任後不久,中央某部門派員來平潭審查龔主政平潭時期的政府賬目,審查即將結束時,工作人員在平潭入住的酒店遭竊,部分重要賬目遺失。

  大約在同一時期,晉江官場風傳龔的親家因兩家兒女婚姻不和而實名舉報龔。但2016年1月30日晚,龔的親家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從未舉報龔清概,但不排除有人假借他的名義進行舉報,“我已經通過組織程式向紀委説明瞭情況。”

  即便如此,政商兩界對龔清概的舉報並未中斷。龔的一位表親透露,2014年4月中央第九巡視組巡視福建期間,平潭官場、商界均有人去福州找巡視組反映已進京上任的龔的情況,但這些舉報最終被時任福建省長蘇樹林壓下。

  但蘇樹林的落馬,讓對龔清概的舉報再無所遁形。

  前述平潭在職副處幹部稱,2015年10月下旬,辦案人員來到平潭,又有一撥商人舉報龔清概,“真是成也平潭,敗也平潭。”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