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醫藥 > 健康資訊 > 正文

字號:  

失控的瑪咖:價格像股票一樣每天都在變

  • 發佈時間:2015-06-01 10:04:35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朱苑楨

  失控的瑪咖:下一個螺旋藻?

  一齣麗江的三義國際機場,一群因為常年紫外線照射而膚色偏深的當地人圍在出口處,熱情招呼著:“去古城嗎?有車!”“訂酒店了嗎?”這是麗江最廣為人知的一張名片:熱門的旅遊地。

  第二張麗江名片馬上就要出現——如果你稍加留心的話。坐上機場大巴,筆直的機場高速兩旁不時閃過一塊塊牌子,上寫“某某瑪咖育苗基地”。高速路兩邊隔十來米一個的小廣告牌,“百歲坊”瑪咖佔據了將近一半的席位,“麗江瑪咖”、“亞雄瑪咖”則隔一段路就出現在一幅大廣告上。

  瑪咖正成為麗江的一張耀眼新名片:麗江是中國最大的瑪咖生産基地,中國瑪咖總量的八成産自麗江。當地政府已把瑪咖寫進政府規劃,並計劃在2020年把瑪咖打造成一個百億産業。而上述幾大瑪咖品牌,正是當地赫赫有名的瑪咖龍頭企業。

  似乎一夜之間,瑪咖紅遍中國。這種來自南美秘魯的十字花科植物被商家冠以“壯陽聖品”的名頭,飯桌上人們談起它時總伴隨著一抹心知肚明卻又神秘兮兮的微笑。瑪咖的壯陽功效被人質疑,而它的價格也在去年被哄至一個高峰後隨之跌落,這棵自帶神秘光環的植物真實功效如何?是怎樣被炒作起來的?瑪咖會像當年的螺旋藻一樣曇花一現,還是如當地政府期待的那樣成為當地新的百億産業?疑問就如高原土地上那密密麻麻的瑪咖苗一樣多。

  四年前始具“中國身份”

  關於麗江如何種起了瑪咖,當地盛傳著一些故事。其中一個講述納西族的轉業軍人楊勇武如何輾轉得到瑪咖種子並費心在麗江試種成功,楊勇武后來在麗江創辦了格林恒信瑪咖公司,該公司位於麗江文筆山山頭的南溪瑪咖基地,被稱作中國瑪咖的發源地。

  另一個傳聞稱瑪咖其實原産麗江。有人説,納西語裏有一種叫“瑪咖”的植物,翻譯成漢語為“吃了不累的果”。《東巴經》裏瑪咖叫“天根”,東巴文中的象形文字也與瑪咖的樣子十分相似。據稱,後來楊勇武在麗江尋到了野生瑪咖。

  2002年瑪咖在麗江試種成功,後又歷經數年,2011年瑪咖終於辦好中國“身份證”,衛生部宣佈瑪咖為新資源食品。瑪咖真正的産業化時代從此開啟。

  麗江市生物資源開發創新辦公室(下稱“麗江生物創新辦”)發展統籌科科長馬白華告訴《第一財經日報》,2011年是個明顯的時間節點,在此之前瑪咖一直處於試驗和推廣階段,而在獲得國家新資源食品的認證後,當地政府開始重視,並將其作為重要産業來推進。有一組數據可以看到瑪咖如何以驚人的速度發展:2011年前麗江種植瑪咖的面積不超過2000畝,而2014年,種植面積達到7萬畝。

  在種植面積達到頂峰之時,瑪咖的市場價格也被炒至最高。去年瑪咖乾果的價格,一公斤高達上千元,而現在由於産量大幅提升,瑪咖乾果價格回落至400元∕公斤。需要指出的是,這還只是當地拿貨的批發價,市場上瑪咖的零售價至少是批發價的3倍。

  麗江天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黎君告訴《第一財經日報》,去年11月瑪咖最熱的時候,價格像股票一樣每天都在變。而其時瑪咖並未成熟(瑪咖收穫的季節在12月底1月初),有農戶為了賣個高價甚至提前把尚未成熟的瑪咖從地裏挖出來。

  業內人士透露,瑪咖火熱後,麗江當地一撥礦老闆和房地産老闆開始進軍這一産業。看中瑪咖産業的還不乏各種行業的大公司,比如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均與格林恒信有合作,生産瑪咖養生酒,山西杏花村與天天生物合作生産亞雄牌瑪咖酒,雲南白藥集團旗下有瑪咖片(壓片糖果)産品,廣藥白雲山也于去年推出“白雲山鐵瑪”瑪咖人參黃精固體飲料。此外,上市公司麗江旅遊及華邦制藥早在2011年便聯袂涉足瑪咖産品,當時兩者一同成立子公司投資瑪咖項目,香雪制藥也在2012年有計劃監理2萬畝瑪咖種植基地。2014年年初康美藥業也推出了康美瑪咖。

  瑪咖種植混戰

  從麗江市區驅車20多分鐘就到了文筆山,再爬過山路幾十道彎,海拔3100米處的大塊平地是格林恒信的南溪瑪咖基地。

  5月底正是瑪咖育苗的季節。塑膠大棚裏,一盆盆嫩綠的瑪咖苗整齊排列。這些瑪咖苗已經長了30多天,再過二三十天就能移到地裏。然後再過半年,12月底1月初,這批瑪咖就進入收穫季節。

  南溪基地負責人楊春槐也是納西族人,他在這座山頭已經守了七八年。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瑪咖最理想的生長環境是濕度保持在70%左右,氣溫在20℃~30℃之間,海拔在2900米以上,晝夜溫差10℃左右,土壤最好偏鹼性。

  與本報記者正好一同前往南溪基地參觀的,還有來自福建一家電商企業的幾個年輕人。他們想引進瑪咖製品作為他們的自營産品。格林恒信目前在全國有200多個專賣店,以加盟形式為主,招商負責人告訴本報,首批拿貨達到5萬元以上就可以成為格林恒信的經銷商。

  去年瑪咖最熱的時候,前來南溪基地考察的人一批接一批。格林恒信的司機一天要往基地跑個十幾趟。

  南溪基地的幾百米開外是一個村落。這個村落與南溪基地關係密切。每年,瑪咖苗由公司免費派發給農戶,農戶在自家地上播種,成熟後由公司統一收購。這種“公司+農戶”的模式是麗江瑪咖種植的主要模式。待播種下去後,楊春槐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密切監視農戶的種植行為,是否按照要求不加化肥不打農藥。

  他更緊張的工作是在瑪咖成熟的季節。能否把當初發放的瑪咖苗全都回收來?這種時候公司上下全都緊張起來。格林恒信總經理楊曜武告訴《第一財經日報》,每到回收季節,就會有外地商販向農民加價收購,這樣公司的苗錢都收不回來,跟農民簽了協議也沒用。格林恒信當初為了防止外地商販收購農戶瑪咖還設置了關卡,最後被政府叫停。

  黎君所説的案例更誇張,瑪咖成熟季節,麗江寧蒗一家公司只回收瑪咖苗數量的20%,另一家只回收了10%。

  這種模式的天然缺陷使得當地一些大公司開始自己租地請人種植,儘管這樣成本會更高,但是避免了回收時的糾紛和損失。而種植上的亂象只是瑪咖混戰的一個小縮影。價格紊亂、品質參差不齊、宣傳口徑混亂,這都是擺在瑪咖百億産業夢前的困局。

  壯陽聖品是騙局?

  瑪咖最被廣為人知的功能是壯陽。一些商家甚至打上“3天見效”的廣告。而到底瑪咖真實功效是什麼?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麗江接觸的官員和企業人士紛紛認為“壯陽説”過於誇大瑪咖在提高性功能方面的作用。最早進入瑪咖種植領域並做了相當多前期研究的格蘭恒信在瑪咖功效上有著相當的發言權。楊曜武説,瑪咖的真實功效是調節激素平衡。抗疲勞、利睡眠,對男性的前列腺有好處,能夠提高精子活力,能平衡女性的荷爾蒙分泌,延緩更年期,長期服用能增加受孕幾率。

  中國工程院醫藥與衛生工程學部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用植物研究所所長肖培根在一篇名為《瑪咖——全球矚目的保健食品》的文章中指出,瑪咖對亞健康狀態人群恢復健康可能有很好的調整作用,特別在改善內分泌方面有良好前景。文章中的小鼠實驗顯示,瑪咖有增強體力、減輕壓力、增強性功能的作用。

  一些人認為這種誇大的宣傳會對瑪咖行業造成不利的影響。表現之一是商家為了貼合“壯陽”功能在産品上做功夫。一名業內人士向本報透露,有些商家在瑪咖粉裏添加比較劣質的偉哥粉,吃完了後很快就能見效。還有些在瑪咖裏添加興奮劑。

  黎君對瑪咖突然火熱表示並不奇怪。“這就是遊資的問題,跟股市紅火的道理差不多。熱錢從房地産流進了股市,蓄滿後又開始流向其他行業。”黎君説,只要是大宗商品都有炒起來的可能性。只要資金看上了這個産品,不管是什麼樣的産品,都可以炒起來。“更何況瑪咖有這麼好的被炒作的點。”還有一種未經證實的説法是,溫州商人是把瑪咖炒起來的推手。

  但他表示,去年瑪咖被熱炒起來,真正賺到錢的不是那些規範做産業的人。“瑪咖産業還沒有準備好就被推向聚光燈。”賺到錢的是那些倒賣原材料的散戶,主要不是本地人。而熱炒隨之而來的是品質的參差不齊。黎君認為,目前市場上流通的十之八九都不是真正的麗江瑪咖。

  壓片添加物可至90%

  品質參差不齊讓人們擔憂:瑪咖産業會否重蹈螺旋藻覆轍?當年雲南螺旋藻産業紅極一時,後來由於市場混亂逐漸沒落,2012年幾大螺旋藻品牌涉嫌鉛超標的事件更是給了這個産業致命一擊。

  楊曜武説,大家都在喊堅決不能重蹈螺旋藻覆轍,但是做著做著好像還是那條路。他回憶,

  天然螺旋藻的産地是麗江的澄海湖,後來很熱門時,江浙一帶很多湖裏有人工種植,然後拉到澄海湖來賣。生産過程也存在添加,最嚴重時,正規養殖出來的螺旋藻一噸乾粉價值80萬元,最後賣出來的産品居然價格還沒有原材料貴。“這裡面不知道添加了多少其他東西。”

  楊曜武説,現在瑪咖也是這樣。他曾經去問一些打粉壓片的廠家,瑪咖片可以添加到什麼程度,廠家回答説添到90%都沒問題,這意味著只需要放10%的瑪咖。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瑪咖壓片確實需要加黏合劑,目前格林恒信嘗試的最低限度的黏合劑添加量是7%。“如果有産品包裝上標識100%純瑪咖粉,絕對是假的。”

  瑪咖原本只能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高海拔地區生長。而由於高海拔種植成本更高,許多人在海拔2000多米的地區也種起了瑪咖。這種瑪咖如果自然生長的話根莖會縱向發展,也可能空心,這時候,種植者就會施加根部膨大劑,這對瑪咖的營養價值損害很大。

  企業家們在擔憂的同時仍對未來抱有信心。對於瑪咖價格回落,楊曜武認為這其實是價格回歸理性,這是件好事。“中間炒的那些人,沒利潤就不幹了,留下的那些真正做事情的人來規範這個市場。現在瑪咖沒那麼好賣了,那以後市場上就沒有瑪咖了嗎?不會的。”

  黎君的天天生物在全國5000多家連鎖藥店售賣螺旋藻産品和瑪咖産品。他説,螺旋藻第一品牌連續四、五年的銷售額都保持不變,即使不去做行銷,銷售額也不會變,這説明螺旋藻有穩定回頭客的。他希望通過連鎖藥店培養一群這樣的客戶:理性消費,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品種不同的瑪咖在市場上也存在價格差異。目前黃、紫、黑三種瑪咖價格依次遞增,每斤價格相差一兩百元之多。其實,多位業內人士向本報記者證實,不同顏色瑪咖內含的瑪咖酰胺含量都是差不多的。

  還有一個疑問是,秘魯瑪咖比麗江瑪咖好嗎?多位業內人士的答案均是否定的。麗江當地一家瑪咖公司每年從秘魯進口300公斤瑪咖粉和自己的産品一起送去檢測機構做盲檢。三年來的檢測結果均一致:農殘和重金屬含量,秘魯瑪咖比麗江瑪咖要低。而瑪咖酰胺等營養物質含量,這家公司所測自家瑪咖與秘魯瑪咖不相上下,甚至高於秘魯瑪咖。

  黎君透露,麗江的種植成本比秘魯略高。如果直接從秘魯買瑪咖粉,加上運費價格其實與麗江差不多,但是如果從商家手中買,秘魯瑪咖炒得比麗江瑪咖要高一些。他還透露,現在秘魯很多種瑪咖的是中國人。

  標準已出臺

  當地政府對瑪咖産業抱有巨大期待。根據雲南省規劃,至2020年,全省瑪咖種植面積將發展到20萬畝,幹品年産量達2萬餘噸,農業産值超過25億元,預計加工銷售收入可達500億元。而麗江的規劃量是雲南省規劃的一半,即,至2020年,瑪咖種植面積達到10萬畝。瑪咖成為當地新的百億産業。

  對於這個目標,楊曜武直言:“産業規劃的20萬畝肯定能實現,但是這20萬畝的品質,我覺得很難有保障。”黎君表達得則更謹慎:“這是個有潛力的市場,但也是亟待規範的市場。”

  “現在市場很混亂,由於沒標準,産品好壞不分,商家都是靠忽悠。經銷商抬高價格收購,讓價格偏離價值,這是一種急功近利的思想。”馬白華説,價格的問題政府沒辦法管,政府只能制定標準,區分什麼是好什麼是壞,通過這個標準來倒逼企業規範種植。

  楊曜武認為,瑪咖未來的前景是藥食兩用,不僅可以濃縮提取後做成食品添加劑,還能做成針對前列腺、抗疲勞、助睡眠等的單方藥和中醫裏面的復方藥。當然,入藥的話需要一個較長的週期。目前瑪咖製品多以食品售賣,少數産品為保健品身份。

  缺乏標準不僅對瑪咖市場造成巨大損害,也阻礙了瑪咖走出國門。麗江生物創新辦副主任韓光明此前對媒體記者表示,有日本、新加坡等國的企業前來考察麗江瑪咖,這些企業原先是從秘魯進口原料。但由於缺乏國家相關標準,雙方不能簽署相關協議。

  幾年前,當地政府開始著手制定一系列瑪咖標準。目前《麗江瑪咖栽培標準技術規程》已于近日正式頒布實施。這是全國第一個瑪咖産業的地方性技術規範。裏面對麗江瑪咖的種植環境要求、種子種苗繁育、大田種植、病蟲害防治、産品貯藏、加工運輸等方面進行了規範。比如規定要在海拔2800米以上的最適宜區域內種植,同時開展有效的輪作機制,禁止連作;實施“綠色”“有機”種植,嚴禁使用《規程》中禁用的化肥、農藥、“膨大劑”等。

  另一個標準是《雲南省食品安全地方標準瑪咖幹製品》,據麗江生物創新辦透露,這一標準已提交至雲南省衛計委審批,可能在下月發佈。此外,瑪咖糖果壓片、瑪咖泡製酒的地方標準均在制定中。下一步政府還將設立專門的瑪咖檢測中心。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