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醫藥 > 正文

字號:  

藥品流通中間環節或被縮減 中間商面臨生存危機

  • 發佈時間:2015-03-29 08:32: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毅

  陳立是個樂觀的醫藥轉行者,這幾天他正在籌備自己火鍋店的開張。

  在這之前,陳立和朋友在安徽開了一家二級醫藥商業公司,目前他們已經沒有新的代理,做完手頭上的遺留業務之後,他們的公司就要關門了。

  今年2月份,全國合理用藥會議召開,這次會議的主旨是要減少醫院用藥,解決以藥養醫的現有醫療漏洞。“如果醫院用藥管控再升級,直接受影響的肯定就是我們這些二級中間代理商。”正是在這次會議之後,陳立覺得自己要和征戰20多年的醫藥江湖告別了。

  而就在3月11日,衛生計生委也出臺了藥品二次議價徵求意見稿,這份意見稿的主題與全國合理用藥會議的精神非常相似,旨在進一步降低藥品價格,減少藥價水分,意見稿中要求藥廠只能委託代理商進行一次終端配送,也就是變相減少藥品流通的中間環節,砍掉大量二、三級代理商的生存空間,並且鼓勵藥企將藥品直接配送給醫院。

  目前,中國現有醫藥商業公司10000家左右,除去大型一級代理商外,僅僅二、三級和小型一級醫藥代理商就佔到了4000多億的市場份額,隨著中間醫藥環節的減少,4000多億的市場份額將被藥廠和大型一級代理商重新分配,而大量的二、三級和小型一級代理商,開始面臨著被兼併重組,或者倒閉轉行的生存危機。

  中間商的生存危機

  2月3日,全國合理用藥工作會議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召開。會議上軍區總醫院介紹了自己的用藥情況:6年時間裏,該院用藥佔比從45%下降到了26.6%,為了打掉藥品價格的虛高空間,醫院圍繞藥廠規模、配送能力、業內口碑等制定了一個《供應商量化評定標準細則》,以便能及時發現並淘汰“二道販子”、信譽度低的供應商以及劣藥、暴利藥等;此外,該院主渠道供應商由116家減少到了18家,藥品品規也從1850種減少到了1322種。

  目前,全國大部分醫院用藥佔比在45%以上,部分醫院甚至高達70%左右,雖然中國的合理用藥已規範多年,但效果不佳,所以陳立覺得這是衛生計生委在潛移默化的告訴市場,未來將會真正加緊對醫院藥品使用量的限制。

  參與該會議的一位浙江地區衛生計生委人士透露,雖然會議上國家衛生計生委領導並未直接道出海軍醫院的模式要全國推廣,但意味深長的讚嘆,已經充分表露出了潛在意思,那就是鼓勵其他醫院向瀋陽軍區總醫院學習。

  隨即,3月11日衛生計生委關於全國藥品價格二次議價徵求意見稿再次出臺,其中指出:“允許醫療機構對中標、採購的藥品進行二次議價,並且在降低價格時,鼓勵藥廠與醫院直接結算;同時規定,藥品到醫院的途中,只允許委託一次”。也就是説,今後只允許一級醫藥商業公司的存在,而二、三級醫藥代理商將被這項規定限制在門外。

  也就是説,即使陳立不想告別,也不得不身離開了,而像陳立公司這樣的二級醫藥代理商還有許多。

  據商務部的數據顯示,在目前的10000多家醫藥商業公司中,排名前100位的大型醫藥商業公司藥品主營業務收入佔同期全國醫藥市場總規模為64.3%,而2013年中國藥品市場總規模達11463億,也就是説,像陳立公司一樣的二、三級和小型一級醫藥代理商大概有9000多家,這9000多家佔據著大約4000億元的市場份額。“中國不需要上萬家醫藥商業公司,100到200家大型一級醫藥代理商已經足夠了。”一位醫藥商業公司的高層稱,這幾年隨著資訊技術和物流能力的提升,藥品過多的流通代理環節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以前醫院終端和一級代理商的資訊很難直接連接,因此給予了二級代理商發展的空間,但現今隨著資訊、物流能力的提升,醫院已經可以實現和一級代理商聯網對接,醫院裏所有的藥品庫存需求一級代理商都可以及時看到,因此現在無需委託二級代理商,一級代理商自己就可以及時的安排配送了。

  上述醫藥商業公司高層透露,目前,各省事實上已經形成了兩到三家穩定的大型醫藥商業公司,全國加起來總共有100多家。

  擠走藥價水分

  不過,這裡還有一個混亂的概念,就是眾多的二級代理商同時也是一級代理商。

  比如陳立的公司,除了承接大型一級代理商的業務外,同時也是一些小藥廠的一級代理商。因為一些規模較小的藥企沒有足夠的資本自建行銷隊伍,而大型一級代理商也不願意代理他們的産品,所以這些小藥企只好把小型的醫藥商業公司作為他們的一級代理商。

  在醫藥行業,這類一二級醫藥商業公司有個籠統的稱謂——“中間商”。這其中包括配送商和代理商。也就是説配送商負責把藥品從庫房送到醫院去,只和醫院的藥劑科打交道。而代理商要做方方面面的工作,醫院是否採購藥品,醫生用不用藥品、用多少,這些都是代理商工作範圍內的事情。

  這其中,也分為一級代理商和二級代理商,一級配送商和二級配送商。而在醫療市場環節中,往往一級商家幾乎容納了藥品的代理和配送,因為為了保證藥品的安全,GSP要求庫房的倉儲常溫為25度左右,並必須設有冷庫和冷鏈配送,而二級代理商和小型一級代理商因為投入庫房成本和實行GSP監管的要求較高,因此大多不設庫房,有了藥品銷售訂單後就通知廠家或是一級代理商發貨。

  據陳立介紹,大部分小醫藥公司,通常租個民用房就將藥品放在裏面,根本不在乎藥品的倉儲適應溫度。正是這種不規範的環境,導致了劣質藥品橫行。

  而在藥品流通環節中,大量二三級代理商的存在則抬高了藥品的終端價格。比如以某款普通藥品價格為例,藥廠保留15%左右的利潤後設定出廠價,在流通環節中,省級型的一級醫藥商業公司為了走量,通常在保證15%左右的利潤後再分銷給二級醫藥商。二級醫藥商由於銷售成本較高,因此利潤空間一般在50%—60%左右。以陳立90人左右的小型醫藥公司計算,年純利潤大約會保持在70萬到80萬之間。“但從2013年開始,隨著招標環節的壓價,陳立公司的利潤逐漸降低,到2014年純利潤只有30萬左右了。”陳立和合夥人分成後一算,一年8個月的時間漂泊在外,賺的卻越來越少。

  而當二級經銷商們大概40%左右的利潤空間被擠出後,藥品的價格就會自然下壓40個點。屆時,醫院以藥養醫改革就將會取得極大的突破,最終使老百姓看病買藥的費用大大降低。

  寡頭形成期

  在一位國藥河南醫藥商業公司人士眼裏,這一輪政策,讓眾多的二級醫藥代理商面臨著生存危機。今後,他們可能會被大型醫藥商業公司兼併,然後整體運營歸屬到總部劃定的區域性公司架構,在總部的規劃內分銷、配送藥品。

  當然,他們也可以像陳立一樣,徹底告別醫藥行業。

  而隨著有關政策對藥品的管控,中國醫藥商業公司的寡頭格局也正在逐漸形成。在哈藥、燕京醫藥公司人士眼裏,10000多家的醫藥商業公司實在太多了。而美國真正的大型醫藥商業公司只有3家。

  目前,雖然國內前百強醫藥商業公司集中度在提高,但相比國外還是較低。據商務部2013年藥品流通統計分析顯示,前100位藥品批發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0.1%,其中前10位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2.9%,前50位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0.9%。

  而年度主營業務收入100億元以上的藥品批發企業有12家,比上年增加2家;50億到100億元的有11家,比上年增加4家;10億到50億元的有75家,比上年增加1家。

  事實上早在2009年時,商務部就有意推進醫藥商業公司的行業性洗牌。

  據商務部關於藥品流通的“十二五”規劃綱要顯示,截至2009年底,全國共有藥品批發企業1.3萬多家;2009年,全國藥品批發企業銷售總額達到5684億元,2000年至2009年,年均增長15%。

  而由於長期實行的以藥補醫體制等體制性弊端,以及藥品定價、採購和醫保支付機制不完善等問題,加上準入門檻較低、行業規劃管理欠缺、市場競爭不充分、執法監督工作不到位等因素,導致藥品流通行業集中度偏低,現代醫藥物流發展相對滯後,購銷領域各類違規經營現象突出。

  為了提高行業集中度,規範流通行業的混亂局面,商務部的綱要提出到2015年末形成1到3家年銷售額過千億的全國性大型醫藥商業集團,20家年銷售額過百億的區域性藥品流通企業;藥品批發百強企業年銷售額佔藥品批發總額85%以上。

  據接近商務部藥品流通司的人士透露,當時商務部在編制這份規劃綱要時,內部討論曾希望通過政策杠桿,到2015年末讓行業洗牌至3000家左右。但考慮到無法有把握控制,因此並未最終寫進文件中。

  而對於推動行業的重組,形成龍頭企業則是文件明確規劃的。對於龐大的企業數量,綱要指導加強日常監管和考核,建立退出制度,對違法違規和不遵守各項管理制度的企業要限期整改,嚴重的取消經營資格。

  在這一總的思想指導下,近些年各地加大了對部分中小型醫藥公司的取締。三月份,山西對證件過期、未通過新修訂的GSP認證的省內64家藥品經營企業進行了業務制止。福建省作為醫改的試點省份,提出到2017年省內保留10家配送企業配送全省的藥品和器械。而在這5年中,國藥、華潤、哈藥、北藥等等大型醫藥集團則在不斷的擴張自己的行銷版圖。“伴隨著藥價的改革,中間環節必須清理。”衛生計生委人士稱,接下來流通環節會被更加規範。而未來,中國醫藥商業公司寡頭的格局也會逐漸形成。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