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國內VR産業生態調查:“山寨”叢生巨頭“驚蟄”

  • 發佈時間:2016-03-18 09:03:24  來源:光明網  作者:方璐  責任編輯:張少雷

  導讀

  值得注意的是,BAT也扳下開往VR的道岔。3月17日,阿里巴巴宣佈成立VR實驗室,將發揮自家平臺優勢,同步推動VR內容培育和硬體孵化。而在去年12月,騰訊已經宣佈Tencent VR SDK及開發者支援計劃。百度視頻也于當月推出VR頻道。

  巨頭在起跑線擺出了火拼的架勢,一場大戰前的硝煙味正在擴散。

  3月16日晚9點多,34歲的曹峻瑋在北京剛剛開始吃晚飯。他當天從南京趕到北京,只為通過參與“2016第12屆TFC全球移動遊戲大會”跟VR(Virtual Reality,即虛擬現實)“行業小夥伴”交流技術成果。在南京讀了7年書,2007年碩士畢業後,學航空宇航專業出身的曹峻瑋身份變成Nibiru(睿悅資訊)創始人之一。

  這家總部設在南京的創業團隊,員工人數僅100多人。借VR(Virtual Reality,即虛擬現實)熱,歷經幾輪投資,“5、6月將啟動C輪,融資規模過億元人民幣,公司估值10億元。”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及即將進行的融資時,顯得很開心。

  本報記者採訪的幾家國內VR公司,成立時間都在三年以內。它們一致認為,2014年3月,Facebook斥資20億美元收購Oculus VR公司是VR迅速在中國引爆的開始。年輕、正被資本捧在手心、對未來充滿憧憬,這是對當下中國VR公司的集體注解。

  這些分佈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地的VR創業公司,均宣稱在某一環節擁有獨創科技,但都對未來外資品牌長驅直入後有可能造成的衝擊信心不足。數據顯示,去年200多家VC在VR領域投資35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BAT也扳下開往VR的道岔。3月17日,阿里巴巴宣佈成立VR實驗室,將發揮自家平臺優勢,同步推動VR內容培育和硬體孵化。而在去年12月,騰訊已經宣佈Tencent VR SDK及開發者支援計劃。百度視頻也于當月推出VR頻道。

  巨頭在起跑線擺出了火拼的架勢,一場大戰前的硝煙味正在擴散。

  VR投資潮起

  據了解,阿裏VR實驗室的內部代號為GM Lab。在內容方面,阿裏已全面啟動Buy+計劃,並將協同旗下的影業、音樂、視頻網站等,推動VR內容産出。

  騰訊在去年底宣佈VR戰略規劃後,今年3月,推出整合了感測器和專用螢幕的頭戴顯示設備(HMD),即DK。

  巨頭覺醒來自於Facebook收購Oculus VR公司。而對於國內很多人來説,VR還如初戀女友的心思一樣難以捉摸。

  3月16日中午,本報記者在北京地鐵上,打開國內某網站提供的宣稱“VR帶你看兩會”連結,移動手機或人體旋轉一圈,的確得到與看平面不同的多維度視角。這就是VR?曹峻瑋否定了,他説,VR營造虛擬環境,令人仿佛置身現實中,“如果原本你在地球上,看VR好比你到了火星”。“沉浸”是從業者對VR視覺效果的常用描述詞,這個用語渲染了普通人對VR的想像。

  VR對投資企業形成巨大吸引力,這促使産生上述行業集體押注VR的現象。業界將2016年稱為VR元年,認為在今年將出現更多面向消費端的産品,但亦有觀點認為2015、2016這兩年市場重在關注VR投資、佈局,VR爆發期預計在2017-2018年。

  3月15日,北京聖威特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總經理楊濤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説:“現在不管是國際、國內,針對VR完全沒有(行業)標準,完全處於比較混沌狀態,未來有實力的公司一定會脫穎而出。”

  據本報記者近幾年觀察,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對實景娛樂業務的重視,2015年10月,華誼收購聖威特部分股權,被認為是其加碼實景娛樂的重要舉措。

  楊濤分析,對華誼而言,“IP如何落地是大問題”,一部電影拍出來,如何再度到景區、主題公園以另外一種方式去延續IP生命力,“這不是華誼兄弟完全擅長、專業的地方”。聖威特官網顯示其“擅長運用光電藝術將虛擬娛樂實景化,通過虛擬現實及人機交互技術,打造獨特沉浸式遊玩體驗。”

  與楊濤的聖威特不同,蟻視(ANTVR)主要做VR、AR、全息現實等穿戴式設備。該公司負責人王興華在3月14日下午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説,蟻視自己做研發,在國內國外都有專利。據他介紹,目前移動端設備技術含量很低,産品簡單,但連接PC的VR頭盔一體機相對來説更有技術含量。不管是做移動端還是主打PC端,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套“核心演算法”,像現在深圳許多山寨廠商,可以山寨一些産品外觀、鏡片,但産品核心演算法卻無法山寨。

  王興華坦言,現在市場很混亂,不過山寨廠商主要還是山寨移動端設備,如手機,想做PC端頭盔還很困難。“移動端國內的話,深圳山寨廠家有一兩百家,但做PC頭盔廠商在國內不到10家,PC端頭盔已經上市銷售的也就只有四家左右。”他透露,國內VR廠商沒有自主生産晶片,都是使用第三方,如高通、Inter等。

  被聯想、樂視等企業投遞橄欖枝的蟻視,截至目前員工僅有60人。2014年3月蟻視成立並拿到500萬元天使輪投資,當年12月接過紅杉資本1000萬美金投資,去年12月將3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收入囊中。“國內做的比較好的都拿到了融資,”王興華提起資金語氣輕鬆,同時,他表示,做硬體研發確實很燒錢。

  Nibiru産品核心是VR系統及手機VR Launcher。該公司另一位市場部負責人吳增梅反覆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説,Nibiru“連接外設與內容,屬於中間層”,不做硬體設備,也不做研發,而是做VR系統,起一個硬體、軟體之間的橋梁作用,“目前市面上VR一體機的系統是我們家的”。2015年12月,Nibiru宣佈獲得由和智資本領投、毅達資本等數家投資機構跟投的8000萬B輪系列融資。2013年1月成立至今,Nibiru先後由青松基金(天使輪)、東方富海(A輪)、毅達資本(A+輪)完成了數千萬的融資。

  外資入境之憂

  “未來十年、幾十年,海外因素衝擊,中國VR産業會變成什麼樣,那時才是行業洗牌的時候。國外大公司有能力、資歷去顛覆,這是國內無法招架的。”吳增梅表達了她個人對VR市場未來的憂慮。

  目前VR領域缺乏統一標準是事實。吳增梅認為,VR硬體系統很難形成像電腦産品一樣的標準,類似Windows系統標準“成本昂貴,投入非常大,不是任何量級公司能做”。其次,從做晶片到做VR系統,這些廠商之間會涉及許多不同領域,“需要很多大廠支援,因為介面、標準不一樣”。綜合這些原因,她認為,國內VR尚處非常初級的階段,涉足VR需要很深的技術積累,沒想好就別去碰。更重要的是,目前用戶普及度低,還沒走向用戶。這意味著VR距離産業化還有相當一段距離要走。

  王興華認為一旦VR市場真正激戰,“到時候國內VR廠商活下去不會超過5家”。他向本報記者透露,做VR會有風險,但擁有核心技術就不用擔心,“獨家光學技術”、“複眼光學技術”,這兩項是蟻視核心關鍵。把握核心技術的前提是什麼?擁有核心技術人才。本報記者了解多家VR公司得知,這類公司共同點是技術員工比例最高。比如Nibiru公司100多名員工中,技術研發、産品設計人數達70%。

  按王興華預計,未來可能出現碩果僅存5家的情形,首先被淘汰的是“深圳小公司”。他認為這些公司只是“趁著風口趕緊撈點錢,等國外、國內主流(VR公司)起來之後,就不做這個了”。王興華同樣為當前VR市場沒有統一行業標準憂慮,他認為發展一段時期後,可能會有巨頭公司聯合起來做標準,目前“小創業公司沒這個能力去做”。另外,雖然人們對VR産品寄予未來取代電腦、手機的厚望,目前還相當於“大哥大”階段,消費者體驗市面上一些VR産品或多或少出現不適應,比如眩暈、嘔吐,“技術還不是很完備”。

  “深圳小公司”在曹峻瑋眼裏,是一部分客戶。“我們不跟這些小嘍啰為敵,我們做VR系統,是給他們提供幫助,小嘍啰沒有這個能力做系統又要做硬體時,他們要去賣産品,他們有渠道跟品牌效應,我們有技術。”對於合作的大廠,比如手機廠商,通過Nibiru的技術,在手機功能裏嵌入VR,讓消費者體驗入門級VR感受,想要再進階發展,在這一過程中,無論功能機還是山寨機都擁有機會。而且就如同手機市場的發展,山寨機在未來也有轉正可能,變得“不那麼山寨”。

  提及未來外資進入後可能的激戰,楊濤認為自己比吳增梅、王興華所在的公司多了一層盔甲,那就是大家所作的業務不同,“做2B(意即針對客戶)的話不會被國外廠商攻佔,因為國外廠商沒有在2B這塊做太多研究,這塊業務實力也未必比我們強。對於其他國內公司比較消極的態度,認為狼來了有風險,由於沒有統一標準等,可能會對2C(意即針對用戶,比如個體用戶)這塊造成打擊。”

  曹峻瑋對未來抱有信心,“除了美國,中國會是第二個VR大國,中國有區別於國外企業的基因,我不認為外資品牌一進入中國就完了,但有些模倣很嚴重的領域可能就失敗了。”中國VR企業明顯優勢在於資本介入,正是由於資本大量涌入,從2015年開始,許多公司加大研發,這極大刺激了中國企業在VR技術方面的革新,雖然相比美國底氣還不那麼足。

  資本看中VR原因何在?

  VR激戰、洗牌期到底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資本真正冷下來,洗牌期就真正到了,等燒錢的人把錢燒光,資本會去投更有實力的公司,沒有實力的公司很難吸引到資本的青睞。”楊濤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説,“2015年下半年之前,資本對VR的投資是失敗的,資本對這個行業並不了解,下一步,希望行業裏的公司都踏踏實實把技術做紮實,真正把核心價值發揮出來,不至於等大潮退去的時候被淘汰掉。”

  “經過幾輪大洗牌,産品性價比提升到觀眾能接受,那麼最終剩下的一定是行業翹楚。”3月15日,樂視內容製作中心總監王玉玨對記者表示,至於一些公司憂慮的行業標準不統一問題,他認為,標準不同但只要最終呈現的內容“是同一個解析度、高清就好了,只是效果、牌子不一樣而已”。提及VR進入門檻高低問題,他認為,現在大家還是在技術參數門檻上廝殺,將來幾年後洗牌會洗到“經驗門檻”,沒做過這個的人可能就進不去了,所以出手要早。

  “樂視有很多好IP,將來要拍VR大電影,之前做的《太子妃升職記》、《羋月傳》,都可以改編為VR版。視頻媒體形式的變革,一開始從膠片時代轉數位時代,從標清轉高清,高清轉到3D,現在是3D轉VR時代,這麼多歷次技術革命中,VR是最大的革命。”王玉玨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説。

  資本又是看中了VR行業的什麼特性?3月16日,深圳前海和智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一位高管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説:“VR應用已經起來了,這是我們堅定看好的方向。”該人士透露,2015年12月領投Nibiru8000萬融資B輪前,“我們碰到很多(類似企業),但也是挑來挑去,挑到了睿悅這家,我們看準了就配置了3000萬。”

  資本對VR是一時興起還是真正“沉浸”到這個行業中?該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説,VR無論硬體還是內容都已經成為趨勢,現在就看技術的突破和內容豐富度,“如果還有好的(公司)還會投資,我們還佈局了一家AR公司,都屬於未來技術性成長行業”。

  任何初起行業,單打獨鬥成功性降低,企業有可能走向衰敗,上述人士強調,VR這個行業必須要眾人拾柴,“眾人都願去做就好辦,如果只是靠一兩家就麻煩了。”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