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運營商提速降費被指誠意不足 網友:誰半夜用流量

  • 發佈時間:2015-05-17 07:31:32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在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推動“寬頻提速降費”後兩天,也是國際電信日的前兩天,15日下午,國內三大電信運營商集體出招,紛紛推出“N大舉措”推進提速降費。

  然而,三家運營商的新套餐、新價格卻遭遇大量用戶吐槽,“設計不合理”“價格還不夠低”甚至“為何不降反升”等抱怨聲漸起。用戶質疑“説好的降價呢?”,提速降費,運營商真的拿出誠意了嗎?

  出招:“10元每GB”“流量不清零”

  國內三大電信運營商15日紛紛出招,拿出不少“舉措”以推動提速降費。業內人士認為,如此集中的運營商表態推進實屬罕見。

  中國移動15日下午宣佈,以“八大舉措”推動降低網費,推出10元1GB夜間流量套餐、假日流量套餐等,並推出50元含2GB的4G流量卡。針對用戶關心的超出套餐外資費水準,移動方面稱套餐外流量資費最低將降至0.06元至0.1元每兆。

  中國聯通也宣佈,在北京地區降低固定寬頻資費,寬頻業務50M、100M單産品價格分別下降約34%和40%,100M資費從3280元/年降至1980元/年;降低全網移動用戶數據流量綜合單價20%以上。開展低至10元包1.5GB省內流量半年包促銷活動,流量跨月不清零,半年有效。

  中國電信方面宣佈,將在全國範圍內將寬頻速率低於4兆的網路免費提速到4兆,百兆寬頻包年費用下降30%,從3000元左右下調到2000元以內;另外,將推廣49元含2GB省內流量的4G套餐,並稱每GB價格下降到25元等。

  這種集中表態在業內看來也屬罕見。電信行業分析師付亮説,這次三家運營商紛紛梳理各自業務,將流量轉贈、共用等都拿了出來。“雖然是在四五月價格調整週期裏,這種以集團牽頭、涉及全國的用戶的表態仍屬少見。”

  吐槽:“誰半夜用流量啊!?”

  在方案公佈後,三家運營商“誠意不足”的抱怨吐槽也在網路上持續發酵。網友吐槽,單從價格來看,每GB的流量價格仍沒有普遍下降,運營商多采用“限時流量”“促銷套餐”來拉低單價。

  “夜間流量”成為網友吐槽的焦點。“中國移動推出的這個半夜11點到第二天早晨7點的夜間流量,10元1GB,誰半夜用流量啊,何況在家還有WiFi無線網。”網友“春琳”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説道。

  類似的吐槽不在少數,甚至有網友發現,按照部分省市公司的優惠活動,新的套餐價格不降反升。網友“堇舍舍3YM”留言説,“江西移動閒時流量包10元3GB,你這是要漲價嗎?”也有用戶反映“原來移動閒時流量5元1GB啊,怎麼又漲了?”

  再例如聯通推出的“最低10元1.5GB”的優惠套餐,網友“夢緣k”説,“果然縮水,要看在網時間,按成長值算折扣,要在網3年才能10元1.5GB。”網友認為,這些“仍需進一步解釋”的優惠並不能算是直接價格下調。

  此外,越來越複雜的“疊加包”和資費設計也引起消費者擔憂。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80後李女士擔心,“平時流量套餐的扣費就不透明,萬一包了節假日流量套餐包或半夜流量包,結果被扣了正常流量怎麼辦?”

  在微網志上,針對三家運營商推動“提速降費”討論已成為熱門話題,熱搜超過20萬。其中,圍繞降費力度不夠、誠意不足的網友留言佔據多數。“感覺運營商又開始玩文字遊戲,打太極。”有網友留言説。

  追問:這價,還能降嗎?

  運營商忙著表態卻遭遇“吐槽”,為何費力不討好?通信資費價格還有下調的可能嗎?價格難降,卡在了哪?除了規模降價,用戶還能期待哪些?一連串疑問困擾著消費者。

  “最近無論是國家對寬頻網路速度、價格的重視,還是工信部的屢次表態,以及百姓輿論的高度關注,這都給三家運營商施加了不少壓力,因此,表態降價在所難免。”飛象網總裁項立剛説,但電信資費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各地分公司的運營和市場情況,因此,不難理解三家運營商總部對價格調整只能是方向性的。

  專家認為,“降價的空間還是存在的”。“消費者可以期待各地公司具體落地這些措施,推出更實惠的流量價格和服務。”項立剛説,如果十分滿分,此次運營商扎堆表態最多得到七分,“留下三分的空間,要看各地如何降費提速”。

  業內觀點認為,當前價格下調的“梗阻”在於網路建設和技術突破的進度偏慢。付亮説,儘管4G用戶規模已經過億,但基本上還只是中國移動一家獨大,聯通、電信的4G發展太遲緩;加之大量用戶仍停留在2G、3G網路上,這牽制了運營商的4G拓展和資費降低。

  運營商對“建設遲緩”也有話説。北京聯通網路建設部總經理王學毅説,以4G網路建設為例,進小區、入戶等都存在問題,基站建設、網路建設也需要社會各界都能理解支援。

  除了降價,運營商還能做些啥?“這次提速降費的集體表態,我給總體打6.5分,在服務方面還是有提升空間的。”付亮説,在集體宣佈降費提速後,運營商需要面臨的是如何給增多的客戶、需求提供更好的服務。

  除了服務,完善監管也同樣重要。當前不少寬頻消費者在抱怨“假寬頻”“寬頻速率不足”“流量偷跑”等一系列消費“頑疾”。專家認為,這還需要相關監管部門進一步明確監管機制,從根源上規範市場。例如,主管部門應對二級寬頻服務提供商、分銷商加強服務品質監管,保障消費權益。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